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合作文][SS+LC]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第二集完 ...
查看: 11184|回复: 21
go

[合作文][SS+LC]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第二集完结)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2 23:14 |显示全部帖子

【罪案剧】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

又名:阿斯普洛斯——永恒的邪恶

 

作者:F菌(Ciminal Minds side),北宫嬛(CSI side)

 

主要人物介绍:

【阿斯普洛斯】拥有合法执照的知名心理医生,其爱好是探查病人隐私,寻找到其中符合人格缺陷的适合体做实验。本人不进行犯罪活动,善于利用心理暗示鼓动他人作案。阿斯普洛斯在心理学界已是恶名昭彰,但由于医术高明仍有不少人找他做治疗。许多知名连环杀手都是阿斯的病人。

【德弗特洛斯】阿斯普洛斯胞弟,两年前被姐姐陷害入狱,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主治医生阿释密达主张德弗作案时处于精神异常状态,但苦于没有证据,只允许在重新评定精神等级后将德弗替换至特殊房。

【撒加】FBI行为分析组成员,曾经无法通过精神健康考评停职一年,后在组长要求下重新复职。曾经是阿斯特洛斯的病人,虽然只通过了初次会谈,姐姐了解到其存在家族精神病史和人格障碍倾向。

【艾俄洛斯】CSI纽约调查组组长,因为案件集中发生在纽约地区周边,所以和撒加工作上交集非常多。两人工作关系是对头,私下关系是情侣。

 

【希绪弗斯】艾俄洛斯直属上司,传说中的‘高层’。

【迪捷尔】卡妙直属上司,司法鉴定局头目。

【阿释密达】德弗特洛斯主治医生,是个好人!(= =)

【赛奇】行为分析组元老,目前已退休。

【白礼】退役的海豹突击队成员(纯粹乱掰了)

 

【CSI成员】

艾俄洛斯(组长),沙加,米罗,迪斯马斯克,卡妙(法医)

【行为分析组成员】

史昂(组长),撒加,穆,亚鲁迪巴,阿布罗狄(技术支持)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2 23:1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季 第一集 Doll Killer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Men alone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Joseph Conrad(我们不用去信仰任何邪恶的超自然力量,因为人本身已经够邪恶了。)

 

 

纽约橡实街区一月内发i生三起入室杀人案,被害者均为女性,年龄28-36。死者被人用胶带固定,封住眼睛后,连中数刀,最后因失血过多身亡。该案件引起了社区内极大恐慌,纽约警方被勒令限时侦破此案,为协助调查FBI也将调行为分析组到当地共同办案。

 

 

criminal minds side

 

part 1

[那本《爆弹狂的精神世界》我买回来了,谁对这个感兴趣?]

戴着护目镜的程序员一边飞速敲击键盘一边回答:[不是我。我才不喜欢那种把什么都炸上天的傻瓜。]

[那是老大么?]

[叫我撒加,我对任何一类罪犯都感兴趣不限于爆弹狂。还有,这本书是阿鲁要的。]

[是我。]高大的探员放下纸盒,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书,擦了擦封面。

[觉得惊讶?]

[不,也不是。啊,BOSS早!]

众人同时回头,跟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史昂打招呼。

[我把阿鲁从新奥尔良挖过来时,他就正在教育一个乱投弹的未成年。]史昂得意地说,[别人都拿这小混蛋没辙,结果阿鲁上去半小时后,对方就靠他怀里痛哭。我发现了这么个人才,他又是分析组第二期培训的成员,就立刻上报总局要求挖角……]

分析组各位都已经很习惯在老板侃侃而谈中自己干自己的事,只有阿鲁迪巴埋着头表情有点尴尬。

[……带他去现场后更发现,阿鲁观察力细节一流!我真是慧眼识人。]

[而且精细手工还相当出色。]穆过来端咖啡,[谢谢你的咖啡。]

[真的?]阿布转过来。[我也要一杯!]

[真的,我望尘莫及。]说话间撒加接起桌上电话,[这里是FBI行为分析组……是么?好,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后撒加机械转述电话里的内容:[各位准备收拾东西,我们似乎要去纽约?]

[是啊,刚才忘了通知你们。]

众人齐刷刷看向史昂。

[我们刚接了个CSI处理不了的案子~具体情况大家飞机上谈。]

 

part 2

[这里是为你提供爱情工作生活一切咨询的双鱼宫,有什么事吗老大?]

[我想知道CSI调查员们电脑里藏的银行账号。]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可爱的经济小偷。CSI的电子防御系统从外部是很难攻入的。]

[凯文·保尔森可以攻入五角大楼,别告诉我CSI的防御比国家安全局还出色。]

言下之意已经把阿布同美国头号天才黑客画等了,这顶高帽分量可不一般。

[保尔森可是用了两周时间跟踪,我想老大你不会愿意等那么久。]

[那么从内部呢?]电话那头突然说。

[你指的是我可以直接接入他们内网,那就跟从抽屉里取东西一样容易啦~]

[很好。阿布罗狄,带上你的电脑下午之前赶到纽约警察局,不许迟到。]

 

part 3

[现在我是木马已经进到特洛伊城里了,要找什么呢~~]阿布罗狄愉快的攻破一道道简单的密码防御,在CSI个人电脑文件堆里翻着。

撒加坐在旁边敲了敲屏幕:[先看他们的案件存档,希望他们对待档案的态度比对待现场好些。]

[嗯!整理得很漂亮,做这个的人一定有完美主义。]

[于是他可能还有轻微的强迫倾向,看每个文件名连长度都一样。]穆在一旁恶毒地补充,今早现场调查那时不吭声可不代表他没生气,更不代表冷静温和的人不会记恨。

[现场残留毛绒,被打扫过的地毯,床单上溅射性血迹,嗯嗯,我们真的被隐瞒了很多东西。]史昂在后边快速记录,将这些碎片一块块拼接起来。

[再看验尸报告,我一直很好奇胶布是什么时候缠上去的。]

点开下方的文件,一张扫描稿跳出来:[是死前。]

[实施暴力伤害却不想看受害者眼睛,这家伙挺有趣。]阿布罗狄推了下屏幕,好让身后的人都能看清照片。

[他是个懦夫。]亚鲁迪巴闷闷地说。

[或者说是个被害妄想者。]撒加补充,[还有带走毛绒玩具可以更确认这点,他想寻找能带来安全感的东西。]

[嗯,让我看看还有什么……]正待打开下一个文件时,电脑屏幕微不可见地闪了下,阿布脸色一变,迅速扯下电源。

[怎么?]

[被反跟踪了……该死,我忘了这是笔记本!]

……

CSI大厅办公地点,某个刚才被定为‘拥有强迫倾向的完美主义者’嘴角抽了下。

敢入侵我的电脑,想死?!

 

part 4

[我是CSI现场调查组长,有要事找史昂先生。]

[不好,人家找上门来了。]

[阿布,清理掉没有?]

[快了,10秒,5秒……OK!他们现在就算把芯片拆开也别想找到痕迹~~]

[——请你们立刻开门!]

伴随某人的嗓门,行为分析组办公室门打开,一张足以傲视群雄的脸出现在面前。

[FBI的史昂,行为分析组负责人。艾俄洛斯调查员,你有什么事?]

[刚才有人入侵CSI成员私人电脑。]

[哦~那真可怕。]史昂很真诚地感叹道。

[入侵IP就是你们这里。]

[为什么不进来说话?]史昂打开门,同时两个人影侧着墙壁很自然的走出去了。艾俄洛斯看了他们一眼,空手,于是没有阻止。

[阿鲁,帮调查员先生泡杯咖啡。]史昂笑眯眯地对屋内仅剩的两人说道。一个人应了声拿起咖啡杯出去了,另一个心里浮起不好的预感。

[哪,撒加,他就交给你了。三十分钟搞定!]

[啥?]

[喂!]

说话间史昂把人一推,然后飞速关上办公室,反锁,钥匙扔回口袋。端了两杯咖啡走回来的亚鲁迪巴看到BOSS敏捷流利的动作,呆在原地。

[愣着干嘛?]很自然的接过一杯咖啡,[去告诉他们我们准备完毕,开始轮廓描述。]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2 23:20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1.5

 

“多管闲事的FBI。”
纽约警察局CSI负责人关掉手机快步走出办公室。
“米罗呢?”
“在法医解剖室。”
“沙加?”
“正在讯问犯罪嫌疑人。”
“迪斯马斯克从现场回来之后叫他们立刻来见我。”
“是,头儿。”
“毛发检验结果出来了吗?”
“我刚想说。那不是毛发,是人造纤维……看,我对比了所有的毛绒玩具,有一款和它吻合。”
“DG公司的玩具熊,被害人家里没找到玩具,也许凶手带走了。”
“有什么事,头儿?”
“又死了几个让你着急催我回来?”
“迪斯马斯克,你要是变成连环杀手我马上把你绳之以法。”
“别逗了小朋友,管好你自己别当上变态杀人魔。”
“我哪里比得上……嗨沙加大王,你把那可怜的嫌疑人怎么样了?”
“毫发无损,佛祖教导我们慈悲为怀。”
“呕……”
“嗯哼。”
忙着互相挖苦嘲讽的三名CSI调查员静下来,一致看向负责人。
“局长电话通知,FBI又掺和进来了,还是行为分析组。”负责人摊手,“别让他们碰我们的东西,罪案调查是门科学。”
“不用你教,我肯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再让那帮神棍搅黄案子我就把自己的脸挂到墙上。”
“这案子不归我管。”沙加大王甩开金发,“但愿艾俄洛斯你别又被美人计抓住。”
“哈!我的上司可不是FBI探员。”

 

沙加越过黄线进入犯罪现场,木结构房屋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腐臭,正对大路的窗户开了个大口子,下面一地碎玻璃。
“邻居家的孩子早晨把球踢进来了,他们敲了一会儿门没人应,于是翻窗进来找球,就发现了尸体。”警官说。
尸体斜躺在床上,头歪向靠墙的一侧。
“孩子们说想叫醒她,推了一下发现已经烂了。”
“尸体在哪里?”法医提着箱子站在门口。
“卡妙医生。”警察打招呼。
金发调查员把头朝床的方向一歪,示意法医过去检查。
“白种女性,年龄大概三十岁……沙加,你看。”法医指着死者眼睛上的胶带和身上的伤口。
“死亡时间?”
“大概两周前。”
调查员拨通手机:“艾俄洛斯,又一个胶带杀手受害者,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周前。”
“好的,我马上过去。”
“头儿,FBI行为分析组的人就快到了。”
“别放他们进来,就说负责人不在。”
“……”

 

“叮咚——”
一名三十多岁的妇女打开门。
“你好,夫人,我是纽约警察,今天早上是您报案吗?”
“该说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中年妇女有些紧张。
“很抱歉打扰,我想给您的孩子做个采样,可以吗?”
“我的孩子已经被吓坏了,请不要再来打扰他们。”
“没关系的夫人,这对孩子们没坏处。”
“阿斯普洛斯医生……”
从起居室走出一个白种男人,身高六英尺以上,长发和眼睛均为蓝色,面带微笑。来访者觉得他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好,我是阿斯普洛斯。”对方递给艾俄洛斯一张名片。
“心理医生?”
“是的,”阿斯普洛斯医生微笑,“夫人担心早上的事给孩子们留下阴影。”
“你好,医生,我是艾俄洛斯。”
他们互相握手,纽约警察局CSI负责人发现阿斯普洛斯医生的手保养得非常好。
两个孩子从心理医生背后探出头。
“你们好,孩子们。”艾俄洛斯露出从顶头上司那里学来的诱拐儿童专用笑容。
“你好,先生。”
“我想给你们剪指甲,可以吗?我保证不疼。”
心理医生对犹豫不决的女主人点头。
“另外还需要今天早上孩子们穿过的衣服。”
“这没问题。”

 

福特野马从孩子们的家门口驶过,停在案发现场的黄线外面,蓝发男人和紫发男人走下车。
“FBI探员,现在要进入犯罪现场。”
“慢着,撒加探员,穆探员,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艾俄洛斯拦住两个探员。
“CSI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你在这里,艾俄洛斯调查员。”蓝发男人冲在场警察们露齿微笑,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
原来如此。
“撒加探员,我强调过很多次了,请不要对我的部下出手。”
“因为你总是拒绝合作,艾俄洛斯调查员,我总不能放任你们暴力破坏重要的犯罪现场。”
“怎么做才不叫破坏呢?放任证据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消失直到一群神棍前来指手画脚?”
“你对行为分析总是存在非理性的偏见,艾俄洛斯调查员。”
“什么时候法律承认你们的分析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再来讨论那是偏见还是合理判断吧。”
趁撒加和艾俄洛斯争锋相对,穆绕过这两个人就要进去。
“马上离开,这里是我的犯罪现场。”
沙加拦住穆,傲慢地抬高下巴,“如果你们执意闯入,我将以纽约警察的身份逮捕你们。”

 

--------------------

 

Part 2.5

 

“死亡时间大约十二天,死亡原因是窒息,只有胸前这一刀是致命伤,其他都是死后留下的。”

“比最近发现的几起连环杀人案受害者都早。”沙加翻开验尸记录。

“注意这里,凶手割掉了她的舌头,然后强迫她吞下,舌头卡住气管导致窒息,胶带也是死后贴上去的。你们的其他受害者都是生前被贴上胶带,最后死于锐器导致的失血过多。”

“同一个凶手?还是单纯巧合?”

“这是你们的事,我只负责验尸。”卡妙医生关掉X光投影仪。

“两位有什么新发现?”米罗进入法医解剖室给另一具尸体拍照。

“一些不同点。”

“真不错,但愿这位躺在沙加大王床上的女士能成为突破点。”拍完照米罗迅速闪人。

沙加放下照相机,“刚好我要找米罗。”

“他开玩笑的,你不用认真。”医生说。

“拷贝连环杀人案的资料而已,你不用那么慌张。”

 

--------------------

 

Part 4.5

 

“该死!放我出去!”
“纽约警察局的设备那么容易被踢坏吗?”撒加好心建议,“用枪打烂门锁怎么样?”
“然后警报器会响,希绪弗斯也会杀了我……”艾俄洛斯蹲到地上蹂躏自己的卷发,“这回希绪弗斯真的会杀了我。”
“你可以跳槽。”
“到FBI?我讨厌那个地方。”
“艾俄洛斯,你这样说我会生气的。”
“我现在已经很生气了,撒加,为什么你们不能去管别人的案子呢?”
“你舍得那么长时间见不到我?”
“……算了。”艾俄洛斯站起来。
“想通了?”
“是啊,反正最后都会被希绪弗斯杀掉,不如现在先要点甜头。”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09-10-22 23:38 |显示全部帖子

过来占领沙发!

有更新原地满血复活!!嗷嗷嗷!

于是举爪,加小隆何处???=@@=

(史昂U个FH的!)

[url=http://dragcave.net/view/n9uL][img]http://dragcave.net/image/n9uL.gif[/img][/url][url=http://dragcave.net/view/Hclq][img]http://dragcave.net/image/Hclq.gif[/img][/url]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0-23 12:52 |显示全部帖子

阿斯姐姐气场真强大,阿斯姐姐是青少年偶像!

FBI那边的合作性应该比CSI那边好很多。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0-23 13:25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4.5后续发展!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3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5

“……唔……嗯……”
“!”撒加推开对方,“你在干什么?!”
“找到了,”艾俄洛斯提起一串金属件,“我就知道你把工具藏在腰带上,不过我还是要说,这样太危险了。”
“混蛋。”
艾俄洛斯把其中一根金属针插进钥匙孔转了两下,锁开了。“算账的话下班以后再说宝贝儿。”他在撒加唇边飞快落下一吻。
“这么早就出来了?”史昂朝CSI组长打招呼。
“工作场合我从不让步。”
“那可真遗憾,你来晚了,警官们都去找犯人了。”
“可别说是我的命令。”
阿布罗迪插嘴:“CSI当然没有那种权限,是修罗警官。”
“是我。”高大严肃的警官上前。
“又是修罗……你很想跳槽到FBI去吗?”
“你从没赢过分析组,我没必要考虑其他可能性。”修罗警官理所当然地说。
“干得真出色……你好,艾俄洛斯。”CSI组长接起手机。
纽约警察局长饱含“善意”的声音从里面传过来:“早告诉你离行为分析组的那个探员远点。”
“我只是个CSI,让他们来的是您,希绪弗斯局长。”
“你不是号称仁智勇兼备吗?”局长的语气一变,“这回干砸了我就……”
“这回干砸您就会让我滚回痕迹实验室再也不许出外勤,我听过很多次了局长。”
史昂抓过手机,“希绪弗斯,是我。”
“咳咳……”手机那头的局长好像呛住了。
“再暗中授意你的下属阻挠我的探员办案,我就把艾尔熙德的行动手机和家庭电话号码都告诉幻塔索斯,完毕。”他挂掉手机丢给CSI组长。
手机刚回到艾俄洛斯手里就再次响起。
“头儿,他们找到犯罪嫌疑人了!对方现在挟持了一名女性,情绪非常激动。”
“请解释一下是什么样的·真·凭·实·据·让你们这么快锁定嫌疑人。”艾俄洛斯关掉手机,眼睛恶狠狠地扫过在场所有FBI探员。
“先上车再说。撒加,给艾俄洛斯调查员介绍一下这次侧写。”

 

Part 5.5

“老实,胆怯,兢兢业业,社交障碍,寻求安全感?”
“凶手的行为已经表明了这一点。”
“又是这套把戏,上一个被你们侧写的对象刚刚因为证据不足无罪开释。”
“证据不足是因为CSI调查能力低下,行为分析组的侧写没有出错。”
“没有出错?那怎么解释最后一个受害者?”
车上的FBI探员们彼此交换眼神。
“看来你们还没看完所有档案。”艾俄洛斯一边冷笑一边拨通手机,“沙加,和探员们介绍一下我们最新也是最早的一位被害人。”

 

Part 7.5

“搜查那家伙的住处找到了玩具以及胶带,和犯罪现场发现的相吻合。”迪斯马斯克把一叠资料扔到艾俄洛斯桌上。
“根据调查,凶手从小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母亲管教极为严厉。”米罗合上笔记本。
“割舌的工具呢?”
“没有,哪里都没有。”沙加走进办公室,“需要进一步检查,那个被打死的倒霉蛋把犯罪现场打扫得太干净了。”
米罗和迪斯马斯克一顿交头接耳。
艾俄洛斯笑着放下资料,“哪儿都有一大堆破不了的案子,放松些不用太拼命,今晚我请你们吃饭。”
“头儿你不用约会了?”米罗吹着口哨问。
“暂时不用,我想那边今晚也要庆祝压过我们一头。”

 

-----------------------------

 

第二集预告:
“我觉得这位阿斯普洛斯医生长得和撒加探员有点像。”
“听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
“……我一直想知道像你这种人脸识别障碍患者是怎么当上CSI组长的。”
“因为我善于解构记忆他人特征,迪斯马斯克。”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3 23:29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4.7

[刚才你们BOSS上来亲自恰谈,愿意与我们积极合作。]史昂嘬口咖啡,让穆和亚鲁迪巴打开投影仪,[我们现在开始。]

[BOSS呢?]下面有人提问。

[他跟我们探员在讨论下一步行动。]史昂毫不犹豫地回答。于是下面三个调查员相互看看,彼此心领神会。

啧~他们头儿又中招了。

[根据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凶手对待女性的态度是粗暴的,但又非常谨慎。他们在确认对方没有反抗力的情况下仍将受害者眼睛蒙上,这证明凶手缺乏自信安全感。]

[所以我们要找的是这样一类人,白种人,在35-45之间。他们拥有大量时间跟踪受害者,打探她们消息而不被怀疑,估计跟工作性质有关,可能是快递员或者修理工。]

[凶手在案发后会小心清理地板,物品摆放整齐,这是一种强迫症倾向,可能说明幼时有非常严厉的长辈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他可能感到自己被不知名事物迫害,产生被监视妄想,杀人是他寻求安全感的方法,取走玩具这种纪念物能够补偿他们幼年的某种缺失。]

[所以我们的不明人物平时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些胆怯,工作上兢兢业业,而且很怕年长女性。这一类人拥有社交障碍,因此多半是单身或独居。由于他们很胆小因此不会跑到太远的地方作案。]史昂总结完后点点头,[我相信凶手就在社区之中。]

[……你怎么看?]关上没写下一个字的笔记本,沙加问旁边的人。

[纯粹胡扯。]

[不过我觉得调查过的有个家伙挺符合。]米罗开始刷刷翻自己的现场笔记。

[沙加我看你表情像是有疑虑?]

[他们没解释最后一个死者,死因上看那个不明嫌疑人是个暴力狂可不是胆小鬼。这不对。]

[他们大概还不清楚最后一个死者情况。]迪斯马斯克冷笑道,[等着看笑话吧。]
 
part 6

[……情况就是这样。]沙加满意地听到电话那头陷入沉默,[明白?你们漏掉很关键部分。]

[那也是因为你们拒绝提供情报。]

[所以学黑客非法入侵?FBI还真是……]

[别吵!年轻人!]史昂从穆手里接过电话,[我承认分析出现了漏洞,从证据中表现出不一致。撒加你怎么看?]

[犯人像……两种性格。]撒加想了想,[那些举动是两个人做的,不明身份者一个具有冲动暴力倾向,另一个则是强迫行为。可是我们已经惊动一个,恐怕难以完成收网。]

[FBI都这么会推卸责任。]有人在沙加旁边插嘴。

[米罗,可以了。]艾俄洛斯认为自己有必要维持下暂时的和平。[先完成目前的逮捕行动,有情况回去再议。]

[YES~~头儿。]电话那头传来不情不愿的回答。

车子在橡实街区口刹住,CSI和FBI暂时达成一致,先逮捕眼下已经暴露行迹的犯人。

[突击队准备就绪!]五个全身武装的警员从越野车上跳下来,走到车窗前向艾俄洛斯请示。

[准备突入吧。]

[等等,在犯人精神状态不稳,又有人质在手的情况下,冒险突入只会坏事。]

[那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要随你的队员进去。]撒加说。

[绝对不行。]

[我可以说服他。]

[多一个外行我保证不了安全。]

[艾俄洛斯,我的毕业成绩你很清楚。我的安全自己负责。]说话间已经整备好配枪,左手将车门推开,径自朝受害者房屋走去。

后者低声骂了句不知什么语言的话,抽出手枪快步跟上。

part 7

[好的,好的,现在我放下武器,你很安全没人会伤害你。]撒加将手枪慢慢垂下,最后干脆丢在地毯上。艾俄洛斯心脏也随着金属坠地的声音,咯噔一下提到嗓子眼。

[…………]犯人手没那么抖了,但看向探员身后时仍露出犹豫神色。

[你们也都把枪放下。]探员清晰地向身后警察吩咐。

艾俄洛斯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踩到脚的猫全身毛炸起来:[你没权利命令我下属!]

[那你下命令啊,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

某人嘀咕了句,做了个停止射击的手势,[听他的,放下吧。]心里盘算自己最快举枪射击的速度,犯人和撒加间的距离,应该还是来得及。

[好了,我们已经充分表明愿意保护你的安全,让那位女士过来吧。]

[你、你要保证,没有人会打我……用刀子扎我……没有监视器……没有脑波发射器……]

[我保证。]探员露出和煦如四月暖阳的微笑,[我们会让你在条件最好的疗养院渡过,]加州精神病院不错,撒加在脑子里补了句。[那儿设置周到,保护严密,是全美国最安全的地方。]

抵在人质头上的枪慢慢垂下,钳制她脖子的手也开始放松,在禁锢松开的一刻,那可怜的女人突然惨叫一声,慌张地向警员跑过来。

糟糕!

受到刺激的犯人眼神恍惚,紧张地再次举枪,艾俄洛斯见状扑过去将那两人按在地下。

身后一声破裂开的枪响。紧接着又是几声,耳朵大脑发出阵阵轰鸣,一时无法分辨周遭情况。

谁开的枪?谁被打中了?

……

撒加撑起来,看着被击中胸口的犯人倒在地上艰难喘息着。那几枪大概打穿了肺部,一旦尝试说话血沫便不断从口中涌出,尽管如此他仍不放弃地睁大眼,目光满是怨恨。

[……]

[算了,别看。]一双手掰过他肩膀,[你尽力了。]

拍开手:[怪你不好好约束部下。]

[喂,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救了你命!你的方法本来就是冒险,还把我的人也置于险境中——你在听没,绝没有下次,以后逮捕嫌犯你们通通别想再进到现场。]

背对着自己的人终于转过来,艾俄洛斯觉得他嘴角似乎有一点点笑意,因为过于不明显,所以又像是某种错觉。

还在纠结到底是现实还是幻象的警员脸上突然被偷袭了,他捂脸,后退,惊讶地看着这回绝对不是幻觉的某人如夏日正午般刺眼的笑容。

[个人感谢和公事,我一向分得很清楚。]

[……]

[愣着干嘛?]

[刚才没收到,再来个?]

part 8

[于是就这样?]

[还能怎么样。]调查院们忙着清理档案袋,熬过夜的探员们都趴在桌上装死。

[还有个嫌疑人未查明。]

[不关我们的事~~~证据不足,无法建立准确描述,这是你们搜查不力。]

CSI成员某位蹭蹭两步跨过来,抄起昏昏欲睡的程序员:[只会在后方睡大觉的人没资格这么说!]

[别冲我耳朵吼,小流氓。]

[你们迪斯和我们阿布关系不错呀~]史昂侧头靠在一堆文件上乐呵呵地评价道。

[——胡扯!]

[怎样都好,反正你们可以卷包袱走了。]艾俄洛斯坐在自己位置上盯着时钟,巴不得它走得再快些。

铃————

[喂?我是……什么!?具体详情?]接起电话刚听了一句,负责人脸色大变,拿过笔开始记录。

看到这情景分析组成员也打消睡意纷纷坐起来。

史昂听了两句,不出所料地放下公文包。

[我就知道我们还走不了。]

第一集完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0-24 17:57 |显示全部帖子

被骗了,不过很精彩

阿斯女王继续妖孽着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5 01:03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季 第二集


Part 0

“阿斯普洛斯医生,警方需要您的帮助。”

“有法院的命令吗?”

“没有,医生。”

“那么请恕我不能透露病人的隐私。”

艾俄洛斯走到楼梯口拨打一个号码。

“迪斯马斯克,有什么新进展吗?”

“我们找到了一大堆垃圾,但是能确定那家伙去向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心理医生那里呢?”电话那头的人说。

“医生拒绝合作,没有法官许可我没法撬开他的嘴。”

“纱织检察官说最早也要明天才能弄到许可,但是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该死的。”艾俄洛斯露出腕表看了一眼。“绑架犯还没和我们联络吗?”

“没有,我觉得希绪弗斯已经在发火了。”

“知道了,我会尽量想办法的……稍等,有插入。”他接起另一个通话。

“需要我们帮忙吗,艾俄洛斯?”FBI行为分析组撒加探员的声音从里面发出。

“不用……好吧,你有什么办法?”


Part 1

“失踪者希绪弗斯局长的儿子雷古勒斯,今年只有十四岁,就读于纽约市一所贵族学校。昨天下午放学后,去接他回家的司机得知雷古勒斯先行一步离开了学校。根据学校大门的监视录像找到了当时和雷古勒斯同行的人。”

投影仪显示出一张阴沉刻板的面孔。

“这是雷古勒斯学校的一名保安,三个月前就任。根据校方提供的资料我们搜查了他的办公室和住处,发现他可能使用假身份混进学校。我们还找到一堆剪报,”迪斯马斯克放下激光笔,拿起一叠东西,“全部是有关希绪弗斯和雷古勒斯的照片和行程记录。”

“一桩蓄谋已久的绑架案。”沙加闭眼下结论。

艾俄洛斯问:“指纹和DNA检测结果如何?”

“那家伙非常小心,什么也没留下,我简直怀疑他平时都把自己包在塑料膜里。”迪斯马斯克说了句冷笑话。“从他的办公室里我们找到一些精神类药物,也许是唯一关于这家伙的线索。”

“真糟糕,一个精神病人绑架了希绪弗斯的儿子……有精神类药物,那他的医生是谁?”

“这正是我要说的,”迪斯马斯克把两个堆满材料的纸箱子推倒台前,“这里也许会有什么蛛丝马迹。”

“好吧,”艾俄洛斯弹了个响指,“所有的人暂时放下手上不要紧的案子。”

 

Part 1.5

“信用卡广告,寻租启事,商场打折卡……Shit!”米罗摔掉手上的案件材料。

“我什么也没找到,你们呢?”

“糟透了头儿,我浪费掉整整一个小时。”

“我恨那些蠢货,我要让那些蠢货知道我的厉害,让那些蠢货都去死,所有的蠢货都去死吧……”沙加麻木地念诵道,“除了希绪弗斯父子的资料以外就属这类文字最多。”

“再找找,一定还有什么我们没找到的。”

“我找到了。”迪斯马斯克抱着一台打开的笔记本电脑急匆匆走进来,“搜索面部特征的结果出来了。”

CSI调查员们纷纷凑到电脑屏幕前。

“杰克·皮普,曾经担任警局的电脑工程师。一年前他提出一个改造纽约警区电子网络的计划因为‘不切实际’遭到否决,之后就从警局辞职了。”

“居然是这家伙!”艾俄洛斯对电脑里的大胡子男人照片扶额,“只不过剃了胡子,我竟然没认出来。”

迪斯马斯克嘴角抽搐,他刚要说点什么,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修罗”。

“迪斯,我刚查到嫌疑人……”

“皮普先生的恨意比预想的还要深,”迪斯马斯克一边听电话一边转述修罗警官的调查,“这家伙在离开警局之后就离了婚,房产和孩子都判给妻子,从那时候起他就不知所踪。”

“修罗,他的前妻现在在哪儿?”

“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上个月刚向法院起诉要求皮普支付拖欠的赡养费。”

“告诉我地址,马上就过去。”迪斯马斯克把手机夹到脖子下面,随手抓起一支笔。


Part 2

“我们是纽约警察,请问你是杰克·皮普的前妻吗?”修罗警官负责发言。

“警察……天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杰克杀人了?他杀了谁?!”

“你好像一点都不奇怪?”警官诧异道。

“当然!他本来就有精神病,我给他了好几位心理医生,可是他谁也不肯见,谁跟他提心理医生他都发火。我真的受不了了!”

CSI调查员和警官互相看了一眼。

“你还有那些心理医生的名字吗?”

“有的。”

……

“都有哪些医生?”艾俄洛斯隔着电话问。

“还不少。”迪斯马斯克一一翻看手上的诊所宣传单,“卡洛特医生,波利维尔医生,阿斯普洛斯医生,德梅医生……”

“等一下,你刚才说谁?”

“德梅医生。”

“不对,前一个。”

“阿斯普洛斯医生。”

艾俄洛斯从橱柜底部翻出用来堆放过期文件的纸盒子。“找到了。”

“沙加,这里暂时交给你,我出去一趟。”

“你确定是这个人?”

“我相信我的直觉。”


Part 2.1

“您好,请问是阿斯普洛斯医生吗?”

“我们前两天刚见过面,艾俄洛斯警官。”蓝头发心理医生微笑着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想知道这一年来您是否治疗过一位叫做杰克·皮普的病人。”

“杰克·皮普,他怎么了?”

“警方现在怀疑他涉嫌一宗绑架案,如果您掌握了他的线索,请告诉我们。”

“杰克·皮普。”心理医生把这个名字又念叨了一遍。

“他的确是我的病人,不过很抱歉,我必须为患者保守秘密。”

如果他真心保守秘密就不会承认自己和皮普的关系了。老练的CSI组长在心里说。

“您有什么顾虑吗?”

“我的顾虑就是保护患者的隐私,请回去吧艾俄洛斯警官。”

“阿斯普洛斯医生,警方需要您的帮助。”

“有法院的命令吗?”

“没有,医生。”

“那么请恕我不能透露病人的隐私。”

艾俄洛斯走到楼梯口拨通迪斯马斯克的电话。(回到Part 0场景)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03512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