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合作文][SS+LC]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第二集完 ...
楼主: feila
go

[合作文][SS+LC]The legend of enternal evil(第二集完结)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5 14:28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集 kidnap

Evil is unspectacular and always human.And shares our bed… and eats at our table.——W.H. Auden(恶魔通常只是凡人并且毫不起眼,他们与我们同床,与我们同桌共餐。)

纽约某私立大学发生一起绑架案,被绑学生是纽约警局局长希绪弗斯养子,14岁的电脑天才雷古勒斯。纽约警方与FBI协助调查此案,要求优先保护人质安全。

根据调查目标锁定在前警察局某电脑工程师jack peep身上,该工程师长期得不到提升外加精心设计的方案被否决,对警方怀恨在心。但jack已失踪一个星期,家人与朋友均不知去向。通过对住宿搜查发现嫌犯有接受过心理治疗,并在疗程结束后同医师仍保持联络。于是撒加和艾俄洛斯一起去该咨询中心了解情况。

咨询中心主治医生阿斯普洛斯以保密原则为理由,拒绝了为警方提供病人资料的要求。同时撒加也认出阿斯普洛斯是他曾经见过一次,后因无法建立信任而中断了咨询关系的心理医生。为了跟绑架犯抢夺时间挽救人质,两人只好同阿斯普洛斯进行谈判,以自身秘密为代价交换情报。

part 2.5

“目前我们有不明身份者的什么信息?”行为分析组办公室内,四个分析员围桌讨论。

“录像一个,日记一本,药物几瓶。这是CSI提供的照片。”亚鲁迪巴将信封摊开放在桌上。

撒加结果一张贴有大大剪报的墙壁照,抱怨着:“看照片总不如看现场。他们都不知道除了犯罪信息本身,环境中的细节有多重要。”

——老大,被禁入现场是你的错啊。知情者阿布敢怒不敢言。

“剪报贴得很整齐,边角都自习修剪过。这是个细致的家伙。”

“实施绑架犯罪的一般都是细心,聪明的人。”亚鲁迪巴回忆着有关典型绑架犯的描述,“他们对实施绑架的家庭怀有某种仇恨,或认为对方抢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要索取回来。”

“背的好阿鲁。可每个案件都是不同的,”史昂把一张照片拍桌上,“现在我们还不能断定这家伙是不是典型绑架犯。”

“好消息或者不太好的消息。”穆推门进来,“他们收到犯人信件,要求赎金为——两千万。”

part 3

尊敬的希绪弗斯先生
你的孩子现在我手上
想要他平安归来便为我准备两千万
一个小时后我会联络告知付款方式

“这是犯人的字?好难看。”阿布看了眼照片,皱起眉。

史昂看了眼,丢下照片。照片中的信纸末尾印着几个可疑的红色斑点。“这是雷古勒斯的字,他平时都用键盘,现代美国学生的悲剧。”

穆点头:“上面痕迹正在做DNA一致性分析,至少说明被绑后他还活着。”

“‘尊敬的希绪弗斯先生',这称呼多讽刺。不明身份者一定很恨他。”撒加拿起照片一行一行看过去,“语法流畅,强调用I说明他的自负,而且滴血在信纸上这种类似恐吓的行为……”

分析室门被从外推开,进来的人看了眼情况问:“打扰到你们了?”

“希绪弗斯……我是说你上司还好吧?”蓝发探员此刻唯有报以最真诚同情。

“很不好,还没让他看到这个。”艾俄洛斯抓着本就凌乱的头发,“你们分析出什么了?”

“带有愤怒情绪的反社会人格者,细心,聪明,自大,他现在认为你上司或者说纽约警方哪里亏欠了他,而且欠得不少,有两千万那么多。”

某人抓头发动作更狠了。

“谁能凑出两千万?除了纽约中央银行。”

“这思维不错。”史昂突然插话,“谁也凑不出来,所以要钱不是他的目的。”

听的人脸色阴沉下来:“他想报复警方。”

part 4

下面插播一则紧急新闻:美国某私立大学一名14岁学生在今晨遭到绑架,绑架犯向被绑者家属索要两千万美元赎金,现在家属表示他们愿意凑集全部家产赎回自己孩子,同时也向全体纽约市民求助,有任何人看到一位年龄14岁,身穿白色体恤,深蓝色牛仔裤,金发绿眼的男孩,请立即通知警方。再重复一遍,被绑者失踪时所穿衣服为……

“这有用么?”米罗怀疑地听着新闻里穆提供的那些少得可怜的信息。

“其实这是放给绑票人看的。”亚鲁迪巴解释道,“由我们公开化信息总比媒体从他那里接受带偏见的信息要好。”

“而且,”史昂在旁边露出笑容,“给他看看警方现在有多狼狈,满足下他那扭曲的虚荣心,人质会相对安全。”话锋一转,“我本还想让希绪弗斯声泪俱下地录段视频‘请救救我家小雷!’效果会更好呢。”

很好。米罗捏着可乐罐想,以后我有事一定不会找FBI解决。

“接下来私人媒体可能会透露小雷真实身份,阿鲁你去告诉穆不用进行管制。下一次电话打来,大家就能敞开天窗说话亮话了。”史昂拿起手机,拨了个键。“你那边怎么样?”

电话那头传来平静沉稳的声音:“遇到点麻烦。”

“你会说麻烦那就是大麻烦了。”

“我会搞定的。”

“查明行踪就交给你了。”史昂沉默片刻,对电话那边的人补充道,“和犯人谈判由我亲自进行,所以你只管专心按自己步骤来。撒加,我相信你。”

“好。”

转身挂上电话,不知为何,从那声熟悉的肯定回复中,史昂觉察出些许不安。


part 5


铃————

一个小时又十分钟过去,在焦灼紧张的空气中电话铃声终于响起。

史昂按下接收,示意阿布罗狄开始跟踪。

“这里是纽约警方。”

放音机那头发出沙沙的噪音,一个低哑明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响起:“你们负责人是谁?”

“是我。”

“你是谁?”

“FBI探员,目前接管这里。”

“哈哈,纽约警察无能到要FBI插手了么。”

冷静迪斯冷静,他是故意的,这是种策略。底下米罗掐着迪斯手臂,同时卡妙掐住自己的,形成一个奇怪的链形。

“说说你的要求吧。”

“两千万,我不想重复第二次。你们准备好了么?”

“你知道普通家庭一小时之内不可能筹集两千万。”

“鼎鼎大名的纽约警察局长可不是普通人。”接收器那头慢悠悠地说,“要是他没办法凑到那么多钱,他就永远见不到自己可爱的养子。”

“再给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内我们用任何办法凑到。”

“不行。”

“就算提款机吐出那么多钞票也要一个小时。我们已经做出最高合作姿态,请你也考虑下。”

“不,你在耍诡计跟我拖延。”虽然还是拒绝,声调却少了之前的绝对。史昂听着露出微笑。

“那你认为怎么做能接受?”

“……只有一小时,四点我会再联络。”

咯啦。电话挂断。

“查出什么了,阿布?”史昂回头问。

美丽的程序员摇摇头:“转了十七个虚拟电台,最终也无法定位。对方显然很精通这个。”

“这也是收获。”史昂伸个懒腰,“一小时休息时间,等吧,等好消息或者这位先生再打来。”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0-25 19:10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猫仔救援行动!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6 01:11 |显示全部帖子
猫仔儿暂时没危险
XX比较危险……
————————————————————————————
part 4.5

“警官们,我不是说了无可奉告么。借职务之便对平民再二三的打扰可不好。”正要将人拒之门外,一只手伸过来有力的卡在门框上。天空的颜色对上夜空的幽暗。

“我不是以警方身份来。”

“哦?”

“不想继续上次我们被打断的谈话吗,医生。”撒加掐了一下手心,让自己表情自然些。

阿斯普洛斯没立即回答,而是上上下下好好打量这个失而复得的研究对象。

“你不是觉得没办法对我坦诚么?”

“我觉得坦诚是双方的努力,如果医生愿意对我坦诚,我也会尝试。”在明显的刺探目光下要保持假笑都不容易,撒加干脆收了笑容,盯着貌似很专业的心理医生。

“我喜欢你直接的态度~”阿斯普洛斯转身,“上来吧,我们已经有些了解,接待步骤就省掉节约彼此时间,相信你也同意。”

part 6

“有一个小时?”

“目前是,他答应得比我想象还爽快。”

“老到的绑架犯不会这么容易被左右,这家伙还是块嫩的。”

“比豆腐还水滑水嫩呢。”电话那头传来没忍住的噗嗤声,听电话的人在心里叹惜。

“这边撒加正跟他单独接触,……”

“你沉默了?有什么担心的?”

艾俄洛斯难得觉得这位为长不尊的分析组负责人,他们局长的死对头其实挺值得信任。“那医生给我感觉很不好,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总之算多年警员的第六感吧。”

史昂在电话那头点了下头:“把他资料给我,我让阿布查查。”

布置得颇为精巧的咨询室内,阿斯普洛斯偏在沙发上和撒加以标准45度对坐。

“要是说谎我可以看出来,只要有一句,我们之间谈话就——OVER。”他做了个手势,露齿一笑。

撒加正襟危坐:“你也一样。”

“要不先来个放松训练?我看你挺紧张。”

“这是第一个问题?”

“当然……啊,不过你要是同意这就算第一个问题。”

“做吧。”

阿斯普洛斯站起来,按下CD上的播放键,缓慢的轻音乐从音响中播放出来。“首先闭上眼睛,深呼吸……想象自己浸泡在温水中……”

撒加并未按照他的话闭眼,而是瞥了眼CD:“医生,你放的是G弦上咏叹调,这可不够专业。”

阿斯普洛斯缠了圈头发在手指上把玩:“意象对话是门艺术,不需要遵守常规。你想停止随时都可以。”

蓝色眼睛缓缓合上,治疗师低沉温和的指导语伴随音乐,暖意一点一点包裹身体。

part 7

“…………”从无光的隧道瞬间惊醒,眼睛瞳孔先是放大,再因光线刺激而缩小。快速镇定下来后,撒加发现自己仍是坐在咨询室椅子上,对面的人亲切地看着全过程,带着一点点期待的好奇问。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探员平静地提醒:“你的问题结束了,现在该我提问。”

“好吧。”医生轻松地往沙发上靠去,反正迟早会知道,他也不着急。“想了解什么,杰克同学切小鸟脚的小恶趣味?还是他小时候会尿床的事?”

你根本就是个毫无职业道德的无良医生。撒加心里想。

“你掌握了一些警方不知道,能帮我们找到杰克 皮普的线索,那是什么?”

“……”阿斯普洛斯脸上笑容消失了,“不行啊,聪明的、狡猾的撒加探员,这样问是犯规的。我讨厌违反规则的自作聪明,正如讨厌玩牌时一些自以为高明的小动作,不过作为诚意的表达我可以回答‘YES’,我确实有这样的线索,但要你找到准确的问题。”医生伸出一根指甲保养良好的手指晃了晃,“黄牌警告一次。”

“那么,继续我们的问题……你刚才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一个黑影。”镇定点,这没什么,“隧道深处是没有光的裂缝,很深,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那就是。”

心理医生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一个影子就从里面升上来……”感觉很冷,全身血液像凝固那样不能动弹,不能转身逃走,也不能出声叫喊。似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是根本逃避不了,注定的……

“可以描述它的样子吗?”

摇摇头。“没有看清。”

意象对话不够深入,中途被打断了。阿斯普洛斯有点小遗憾。

“该你了。”

接下来的问题,不容许出错。“杰克皮普在这里做过哪些精神分析?”

“你怎么知道他有做精神分析?”阿斯普洛斯眼睛发亮。

因为我知道你够无良。“那就是有了,我要知道他报告的内容。”

“他做得可多了,那孩子喜欢躺在这里听我放音乐,然后催眠,内心探索,镜像对话。好啦,选好一种想听的作为你下个问题吧,你只问‘做过哪些’,而我全部回答了。”

探员笑了笑,蓝色长发随他的动作像海波般晃动:“没关系,我想问的就是这个。”

part 8

四点,史昂接起电话时看了眼时钟,这回准时了。

“你好,皮普先生。”

对方沉默了下,显然没意料到警方已经掌握自己身份。过了会儿还是用沙哑的声音道:“钱可有准备好?”

“我想先确认下人质的安全。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

那头杂音半天,一个细细的略带犹豫的声音响起。

“阿爹?”

“小雷,是我。”史昂松口气。

“史昂伯伯……”

伯伯?风华绝代的探员对着全程录音的接收系统嘴角抽了下。“小雷你放心,我们一定接你回来。你知道自己在哪里么?”

“不知道,我什么也看不到……不过我能闻到……”

咯,电话设备被拿走用什么东西堵上了,片刻之后绑架犯声音再度响起。

“我警告过别玩花样,不准再问问题,只需要听我的指令。把钱装在编织袋里密封好,由非警方人员负责运送,不准跟踪,不准做标识,口袋和钱里不准放任何定位器。”

“皮普先生,两千万一个人可拿不动。”史昂静静听完才再度开口,“希绪弗斯先生已经把所有家产能当的都当掉了,房子也抵押不过银行现在不肯借款给他,要知道房产拍卖这事情要挂牌很多天,手续也麻烦……”

“你到底想说什么?”对方不耐烦起来。

“我想说的是,两千万分批给,第一次我们先运送五百万,之后再周转。”

“你当我傻瓜么!”

啊哈,你确实是个大笨蛋。“不不,皮普先生。你非常聪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知道怎样对你最有利。听着,现在你杀了人质,所有人都会同情警方。他们会说——哦天哪,纽约警察为了保护市民做出多大牺牲!说不定司法局会给希绪弗斯颁奖,他肯定会成为全民英雄。现在市民同情那孩子的呼声很高,你在看电视吧?你听见了么?”

穆在现场对着那些爱心泛滥,捧着雷古勒斯照片声泪俱下祈求的妇女们猛拍。

“所以选择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五百万,够你数到手软在夏威夷最美的东海湾享受一辈子。想想吧。”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6 01:12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5.5

站在阿斯普洛斯心理医生诊所外,艾俄洛斯又一次看表:距离犯罪嫌疑人第一次打来电话刚好过去二十分钟。

刚才撒加没说什么就进去了,这反而让他更加不安。阿斯普洛斯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板一眼遵循医生操守,他所“保护”的患者隐私是有价码的,那么撒加身上究竟有什么会让这个心理医生感兴趣的东西?

艾俄洛斯不希望两年前的那些事重新发生,因此他选择留下。

“喂?迪斯你那里怎么样了?”

“还在查,警方已经盘问过所有和杰普有接触的人,他们都说那家伙个性沉闷孤僻搞不清他会去什么地方。你们呢?”

“撒加正在和对方进行接触。”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下。“这有用吗?我是说,我知道很多让蚌壳开口说话的方法。”

“谢了迪斯,我想撒加有办法问出杰普的事。”

“哼,神棍总是知道如何对付神棍。我要去下一个地方,回头见。”

“祝你成功。”

艾俄洛斯把手机塞回裤兜,烦闷地揪着头发在诊所外走来走去。如果不是为了查案子,他现在就想冲进里面把撒加带出来。

手腕上的石英表滴答滴答作响,听上去好像一颗不知什么时候就要爆发的定时炸弹。裤兜嗡嗡振动,他克制着躁动的情绪,接起这同来电显示CSI的通话。

“沙加?有什么事?”

“阿斯普洛斯的律师抗议警方骚扰他的当事人,你们还没问出杰普的资料吗?”

“阿斯普洛斯的律师?”

“没错,”沙加大王铁口直断,“那医生绝对有问题。”

“谢谢提醒,我不在的时候还发生过其他什么事吗?”

“很多,一堆盗窃抢劫伤害案,还有两宗黑帮火并,局里现在人手不足。”

“我知道了,里面完事之后我马上回去。”

挂断后艾俄洛斯再一次看表,距离撒加进去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我进去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可以跟过来。

蓝发探员当时是这么说的。

CSI调查员左手搭在阿斯普洛斯心理医生诊所的门把上,右手摸上腰间的配枪……

手机再次振动。

“什么事米罗?”

“那家伙又打来电话了,等一下……你要和FBI直接通话吗?”

“喂,我是史昂探员。”


Part 7.5

“听说你和FBI探员跑去骚扰一个心理医生?”

“连你也知道了,阿斯普洛斯的律师闹出来的动静可真不小。”

“叫阿斯普洛斯的心理医生?”

“你认识他吗局长?”

“我和他上过同一所大学,那时候他是校园里的白马王子,品学兼优表现出众,有很多追求者。”

“比你还多的追求者?”

“我现在没空开玩笑,和阿斯普洛斯交往过的人都有些稀奇古怪,让你那个探员当心。”说完那边就掐断了电话。

其实你就很稀奇古怪。艾俄洛斯把这句话吞进肚子里,插科打诨没法让他的心情变好,现在他最需要的是见到撒加从诊所里面安然无恙地走出来。


Part 8.5

“再放一次,肯定有什么是我没注意到的。”迪斯马斯克指挥声音影像分析师把嫌疑犯的电话录音倒带一遍又一遍。

“我用了最新设备,只能检查到杂音。”

“闭嘴你这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再迷信高科技干脆把你的耳朵割下来。”

“对不起前辈。”

“废话少说,刚才那一段重新放。”

阿布罗迪鄙视地瞪着这个咆哮不断的CSI。“你们就这样对待女性技术人员?”

“迪斯对后辈的要求比较高。”修罗警官拉低帽沿,“他从影音分析换到外勤后这里换过十几位分析师了,但愿春丽能干长点。”

“随你怎么说,我看不下去了。”

来自FBI的电脑程序员站起来,从CSI身后揪住他的耳朵大吼:“给我闭嘴,否则我先割掉你的耳朵!”

迪斯马斯克不耐烦地拨开耳朵上的手,用更大的嗓门吼叫,“停下!声音放大!”

“回放!”

“停!再放大!”

“还要放大!”

“这里要……”

“我知道!要反向过滤声音!”分析师条件反射地按下键盘。

从扬声器输出沉重的低音。

“春丽。”

“是!”

“听出是什么了吗?”

“好像……是打地基?”分析师小心翼翼地试探。

“听到了吗?”迪斯马斯克越过她直接对警官说话,“嫌疑犯就藏在某个建筑工地附近。”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6 21:47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9

“以上是全部,回答完毕。”医师折着白皙修长的手指,表情越发愉快。

经过三轮问答,他基本把可怜的杰克皮普根根底底都刨清了。撒加相信要是见到本人,有把握仅凭动动嘴就摆平他。

眼前这个人也是如此吧。

“那么亲爱的探员,下一个问题可能对你有些为难,不过不可以隐瞒哦。”

他只是故意要我紧张,撒加面无表情说:“问吧。”

“你的病史上,两年前……虽然我查不到你在哪接受治疗,但我肯定你是在康复中心待过一段时间。说说看那儿给你的感觉,什么东西令你如此讨厌医院,宁愿开二十分钟车去买药也不肯看看社区诊所?啊,别那样看我,我是好心想治疗下你的医院恐惧症。”

沉默。

“这问题太宽泛。”片刻后,他用阿斯普洛斯本人的应对方式回答。

“那我就问具体些。”现在医生脸上的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好意’了。“他们会给病人注射过量本巴比妥,保持一整天都安安静静的。当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家伙掀开你的袖子,将针尖刺入皮下,推动针头注入镇定剂的时候,你在想什么?你很清楚MMPI-2精神评定栏每道题,也知道怎么答才是正常的,但是什么原因使你一次又一次固执地填上不合格答案,明知这样做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回忆的开始总是最艰难,用力推开锈住的大门,再抵住不让它合拢。“药物注射会让大脑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要坚持完成第一句,后面的就简单了。就像撕开结痂的伤口痛的也只是最初那一下。“也许我只是想嘲笑他们用这个东西来评定人的精神是否正常,我想做出任何结果都可以,我是清醒的,但我愿意呆在里面嘲笑那些自以为正常的家伙。”

“这是你的真心话?还是连你自己也没觉察到……”

“……”

“百年前某位伟人提出了人的本能,迷人的,每个人都会有——所谓死的本能。而你特别强烈,在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毁掉自己的愿望……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你还能坐在这儿像个正常人那样跟我交谈。是什么东西支持着你,没有继续堕落下去?”

两个人注视着对方,僵硬地绷紧全身肌肉,谁都没有动。

“你的问题结束了。”撒加扶着桌子站起来。“医生,不介意的话,我想看看新闻。”

“随意。”

电视里传出绑架案最新动向,警方最终与犯人谈判结果,答应运送三百万外加机票护照换回人质。现在CNN为您进行案情的全程追踪报导…………

史昂能出色的完成,那么自己也不能认输。

“医生。”

“嗯?”注意到阿斯普洛斯盯着电视,反应迟了那么几秒。一些片段电光火石在撒加脑海里拼合,忽然明晰起来。

“我想人质没有危险了,皮普先生怎么样已经不是警方关注的问题。不过为了交易公平,我还得再问完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请说。”

“皮普先生在探索内心时有提到童年最喜欢去的地方,是什么。”

阿斯普洛斯眨着蓝色的眼睛看了他半天,忽然低下头边咳边笑起来:“很好,不错。他提到最喜欢工地,有水流经过可以玩泥巴,有大型建筑机可以感受地面震动,有赤裸的钢筋结构可以仰视,真是个从小就远离人群的家伙。”

“史昂。”还在楼梯上,撒加已迅速拨通手机,“他在一个远离市区的高层建筑工地,附近有河流经过!”

“阿布罗狄,纽约市内哪个工地符合条件?”

“第十一大道附近,正在建设中的能源博览会所。”

史昂放下电话,回头道:“警官,你可以派人了。”

【章节中所使用的理论】

死的本能——弗洛伊德观点,认为人都存在寻求死亡的本性,指向自身时表现为自毁倾向,指向外界时表现为破坏欲。

互惠原则——交易中,先给对方一点好处,接下来提出的要求对方便难以回绝。

让步原则——交易中,人一旦答应了一个小小的条件,那么对之后的条件也倾向于答应。

[img]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4/4421483895_9197e33bf0_o.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6 21:52 |显示全部帖子
Part 9.5

“撒加……”

“已经通知警局皮普所在的地方了,艾俄洛斯。”撒加笑得一脸疲惫。

“修罗刚才在电话里告诉我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艾俄洛斯拉起撒加的胳膊,半是搀扶半是引导把他塞进停靠在路边的车里,接着绕到另一侧车门进入驾驶座。

探员把头靠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累了就睡一觉,我们一会儿就能到达警局。”

“我想先去那个工地。”

“工地那里有迪斯马斯克和修罗还有你的FBI同事们,你现在需要休息。”

“你这样说显得我很没用。”

“怎么会?你今天是全纽约的英雄。”

“全纽约?”

“也是我的英雄。”炽热的吻落在探员唇上,泄露出破碎的呢喃。“我为你骄傲,宝贝。”

两对唇瓣分开,蓝发探员眨眨他的蓝眼睛,突然抬手勾下调查员一头金褐色短发下暴露出的脖子。

“那么艾俄洛斯,现在我这个英雄想要奖励。”

“没问题,要多少有多少。”

坐在诊所二楼窗边俯视这台全封闭反光玻璃汽车的阿斯普洛斯医生轻快地笑了。

“现在我知道了,这真有意思。”


Part 10

新闻:警方突袭了第十一大道附近正在建设中的能源博览会所,抓住了正在里面的绑架犯,成功解救了人质。根据可靠消息,这名绑架犯名叫杰克·皮普,曾经担任纽约警方内部的电脑工程师,后因得罪警方高层而遭到解雇。记者正在进一步调查这起黑幕的真相……

“皮普先生,请问你是否遭到了来自纽约警方高层的打压迫害?”

“修罗警官,你的上司是否参与了这起黑幕?”

“雷古勒斯,你的父亲希绪弗斯先生是否如传闻般和多名女性同时有染?”

啪!

艾俄洛斯按掉电视机开关,一手揽过撒加的肩膀,“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我已经没事了。”撒加尴尬地推开他。

“但是我有事,宝贝。我当了一整天的电话接线员,警局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尽情嘲笑我。我需要你的安慰。”

“你这……”

“艾俄洛斯组长有人找您。”

“……”撒加丢给他一个“还不快去”的眼神。

“知道了。我马上回来。”在情人脸上啄了一下,组长先生转身走出办公室。“是谁找我?”

“是一位叫做阿斯普洛斯的先生。”

CSI负责人在他所属的警察局停下脚步。

“你好,艾俄洛斯先生,很高兴再见到你。”蓝发心理医生潇洒地伸出右手。

“我也很高兴再见到你,医生,”艾俄洛斯和他握了一下手,“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看看你。”心理医生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我的荣幸,医生。”

“现在看完了,我也该回去了,但愿我们下次还能再见面,艾俄洛斯先生。”

“欢迎你下次来警局,医生。”

“这家伙的确很可疑。”

艾俄洛斯被突然在自己背后发声的人吓了一跳,“迪斯马斯克,你回来的可真快。”

“因为我没兴趣看父子热泪相拥的洒狗血戏码……”刚从现场解救人质归来的CSI调查员脸色阴沉,“说起来,我觉得这位阿斯普洛斯医生长得和撒加探员有点像。”

他的上司摸着下巴,“听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

“……我一直想知道像你这种人脸识别障碍患者是怎么当上CSI组长的。”

“因为我善于解构记忆他人特征,迪斯马斯克。”

“也包括撒加探员?”

“撒加又不是其他人。”艾俄洛斯拉住刚好走过来的撒加探员。

迪斯马斯克痛苦地捂脸,“真是够了,我既不想看父子天伦也不想看白痴情侣当众卿卿我我。”

“那你可真幸运,我刚好要去下一个犯罪现场。晚上见撒加,记得等我回来。”

 

【第二集完】

 

-------------------------------

 

下集预告:
“我在毒理学年会上听说了这样一桩趣事:有个心理医生用他的患者试验混用各种精神类药物,那可怜的孩子被弄得精神失常。”
“米罗,你说的这个心理医生该不会叫阿斯普洛斯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据说有些事只有他们心理医生行业内部的人才知道。”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0-27 00:05 |显示全部帖子

阿斯普洛斯女王的存在感好强

xxxx小心,你也许被嫉妒了?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0-27 00:25 |显示全部帖子
因为阿斯普洛斯女王才是本文真正的主角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1-8 10:20 |显示全部帖子
好久没更新了,好期待下集~~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1-10 19:41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luobo在2009-10-27 0:05:38的发言:

阿斯普洛斯女王的存在感好强

xxxx小心,你也许被嫉妒了?

一定是被嫉妒了呢…………!

Agave&xxx http://asukanemo.blogbus.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20538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