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掉毛王子 (架空,希熙主,其他CP大概有……)
查看: 35992|回复: 42
go

掉毛王子 (架空,希熙主,其他CP大概有……)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2-15 08:28 |显示全部帖子
 

一、

艾尔熙德下班回家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了一只怪异的大翅膀生物。

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的翅膀是金色的,闪闪发光,羽翼丰满,造型匀称。违和的事情是这双翅膀长在一个大概没准可能是人的生物身上。

……而这个人外表看上去是个青年,有着俊美非凡的一张脸,温润的青色眸子,还有耀眼的金发,希腊艺术品一般匀称完美的身材……这是说,如果他是人的话。此时此刻,青色的漂亮眼睛正水汪汪、亮晶晶地盯着艾尔熙德看。

充满正义感和常识的好青年艾尔熙德扶了扶额,他很想吐槽自己的镇定。因为大家都知道,人类是不会长翅膀的……如果他是的话。


后来他用了很多年时间来后悔自己为什么真的把这个家伙捡回去了。

以前在学校时,阿释密达没事就给人算命。他跟传说中的卡珊德拉一样,向来不会说好话,而他说的衰事一般都会应验,因此没人想要听他的预言。可惜他们认清这个事实的时候,都已经各自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艾尔熙德就是受害者之一。

阿释密达对他说:“三十岁之前,你会被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一直拖累。无论你怎么想甩掉他,你都没法成功。他会一直黏着你为你带来霉运。”

“三十岁之后我就摆脱他了?”

“……不,三十岁以后你就习惯了。”

“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还没出场呢。”

哦。

那样的话我就不必费心远离自己的哪个损友了。艾尔熙德是讲义气负责任的人,可他不想被拖累一辈子。

“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这样么?”

“有。只要你为他生两个孩子,就可以解脱了。”


……喂。

那一刻,他忽然很想揍人……


如果在忽然萌发同情之前想起了这个预言就好了,可惜的是他没有,否则命运也就不叫命运了。这个故事的悲剧性在于艾尔熙德明明有机会避免他之后许多年的劳碌,还是踏上了一条命中注定的道路……

那个时候大翅膀生物叫住了他:“先生,可以带我回去吗?”

“……哎?”

……为什么这么直接啊。

“我是个天使,可惜我在来这里的过程中迷路了。没有人领我回去,好孤独啊。”青年晃了晃翅膀,无辜地说道。

“天使?世界上有那种东西?”吐槽点太多了吧……

“有的喔有的喔,我就是。”

“……天使的翅膀是白色的。”

“啊,所以,我是一个很特别的天使啦。”

也许应该补充说明一句,他比较像天使的一个地方是,他确实没有穿衣服……


艾尔熙德的家就在不远处。他把这只来历不明自称天使的鸟人带回了家。幸好他借租的房东一家人这几天外出度假了,不然的话,看到这个场景可能会报警的。

这一路上鸟人先生泪汪汪地说个不停。啊其实我叫希绪弗斯是专门来拯救人类的但是这个世界太冷漠了都没有人要我你是唯一一个肯理我的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是疯子我真的不是啊你摸摸看我的翅膀真是长在背上的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飞给你看……

艾尔熙德维持面无表情状态。

很多人把他这种表情当成冷酷,冷漠,冷静,……等等,其实艾尔熙德大部分时候只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离奇的现实而已。

这是大学时代一干好朋友熏陶出来的。在一群人品有问题的家伙中间你要么就会变得非常正直要么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严重不正常,艾尔熙德是前者。因为这群好朋友的缘故,他现在养成了处变不惊的好习惯。不就是一个自称天使的家伙嘛,跟阿释密达那样活生生的传说相比,太普通了太普通了。

“先去洗澡。”他把唠叨个不停的鸟人先生推进浴室,扔了一条毛巾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补充说明:“不要在大街上裸奔,会得传染病。我给你找件衣服。”

再补充说明:“……对了,浴室水龙头你会不会用。”

“不会。”里边理直气壮地回答。

艾尔熙德思考了一下,然后拉开浴室门:“我来教你——哎?”

站在浴室中间的金发青年转过头向他温和而困惑地笑着,单纯得就像一个孩子。在他的脚边,掉了一圈又一圈,纷纷扬扬的,闪闪发光的……毛。


——别再掉毛了,下水道会堵住的,真的。


好不容易才把浴室的毛清理干净然后手把手地教希绪弗斯使用人间的洗浴装置。这个家伙学得还挺快。看来天使是一种有适应性的生物,不愧是处在进化链顶端的人类的近亲。(艾尔熙德同学,你这样想,上帝和达尔文都会哭的……)寻找适合希绪弗斯的衣服却遇到了麻烦。他的身材和自己的倒是近似,但没有衣服能塞下他的一对翅膀。

要不然就直接在背后开两个洞吧……

艾尔熙德找出一件大学时代的衬衫,又下楼去拿了把剪刀。他让还围着浴巾的希绪弗斯坐好然后开始替他比划。剪开了翅膀的位置,然后又用针线把边缘缝整齐。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他没有注意到希绪弗斯正在打量着周围。

房间布置很简单,除了一个摆在桌上的相框以外没有多余的装饰品,窗户也是简洁的百叶窗。床边有一个衣柜,床底下是箱子,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锁着的柜子,衣服和书籍都整齐地收在这些地方,生活用品各就其位摆放得井井有条。这些就是房间主人的全部家当。楼下的世界并不属于他。

“弄好了。”艾尔熙德放下针线,把衬衫递过去。

希绪弗斯快乐地抖了抖没干透的翅膀,水珠溅了艾尔熙德一身。

“谢谢你,我很久没有碰到这么好心的人类了。”

艾尔熙德默默地擦着脸上的水,没答话。


“你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艾尔熙德一边用吹风机把希绪弗斯的翅膀吹干,一边问他问题。

“其实我只是来人间看看,遇到需要实现愿望的人,就帮助他,可惜降落的时候出了一点故障所以脸着地了。”

“哦?实现愿望?”艾尔熙德是个好青年,所以他没有针对脸着地这一点进行吐槽。

“嗯。天使都是来帮人类实现愿望的嘛。”希绪弗斯微微一笑。“只要实现了一百个人的愿望我就可以回去了——哎,你有什么愿望没有?”

“愿望吗……?”艾尔熙德想了想。“世界和平。”

“……为什么是世界和平?你不想为自己许愿?”鸟人先生似乎有些吃惊。

“没有那个必要。”

“可惜的是,你许的愿望太大了,超过了我的能力。”希绪弗斯遗憾地摇了摇头。“本来如果你想要出名发财什么的,我说不定还能帮你做到。”

“那现在改还有效吗?”

“没有了。因为那不算是你真心想要的东西。”

“……哦。”艾尔熙德倒并不如何失望。

正如他所说,他并没有什么必要为了自己许愿。要是有想要的东西的话,自己努力去争取不就好了。何必依赖街上捡来的鸟人这种东西。

“可惜的是一次做好事的机会就这样没了。明天,我就上街去寻找需要得到帮助的人。”

“那个,你真的要这样子出去么……”艾尔熙德看了看满房间飘散的金色羽毛。


这天晚上没有时间再做饭了,因此晚餐是叫的外卖。

艾尔熙德指了指衣柜:“躺进去吧,我已经清理过了。你那对翅膀塞进去也没问题。”

希绪弗斯望向那个柜子:“……你要我站着睡么?”

“没办法,因为只有一张床。”

“……”

鸟人先生带着听天由命又有些委屈的神情钻了进去。

 

 

TBC

 

我终于还是发了……

于是也许是怪叔叔显灵了,昨晚梦见了马尼

本来那个梦的内容是LC代12人去撞墙………………结果镜头一晃马尼出现……旁白顿时念起了顺口溜,于是气氛变得……很搞笑………………(我记得那几句话是吐槽马尼的而且还很押韵……但现在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了OTZ)

马尼戈特同学!!!你真是太有爱了!!!

(我好象在说不相干的话OTL)

 

补充一句,我终于在梦里见到了怪叔叔,但是……为毛是黑发版的……乃被哈迪斯附身了么……可怜的小哈……(众人:你可怜的对象错了吧?!)

 

最后针对这个开头吐槽一下:你们两个上来就老夫老妻模式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2-15 19:45 |显示全部帖子

谁借我捶地乱滚那个表情XDDDDDDDDDDDD

 

熙德的吐槽是亮点啊亮点!!!!毛掉太多的话会让人很困扰啊政委XDDDDDD

 

PS:那谁他果然是过了期的冥王肉体么………………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2-15 22:22 |显示全部帖子

30岁……生两个孩子(为毛是俩??)……掉毛……

凌乱地泪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2-21 18:33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二天早晨,艾尔熙德跟平时一样准时起身,却觉得半边身子严重酸痛。右手几乎抬不起来。洗漱完毕,他打开衣柜,把希绪弗斯拎了出来。

“我去上班了。”

“上班是什么?”

艾尔熙德望天,决定换个话题:“你一天不吃饭饿不死吧?”

“……”希绪弗斯呆了呆,随即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虽然的确死不了……不过,你就这么虐待我么……”

“……好吧,有方便面。”前提是如果你真的会泡。

“方便面又是什么……”

艾尔熙德出门的时候还是觉得右眼皮直跳。他感觉有一点不安:这样把希绪弗斯扔在家真的没问题么?但是最终他还是抛开这个念头,径直去搭上了地铁。


希绪弗斯曾经站在高处俯瞰过这个城市,不过现在处于其中,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这城市是一部机器。它运转起来,会发出巨大的热量和噪音。川流不息的人群就是它的润滑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是它的零部件,街道上的汽车是它的链条,商场和工业设施是它的齿轮。在这有节奏而不停歇的生命之歌里,每个人都在过着规律的生活,只有他是一个外来者,是不属于这里的自由分子。但他也同样淹没在生活的浪潮中。

也许飞得高一些的话,会看得更清楚吧。

等到艾尔熙德回家的时候,他会深刻地觉得没有把窗子关好是个错误。

就在希绪弗斯张开双翼飞出窗外的时候,他被人看见了。


雷古勒斯觉得冷,还有饿。

从自己的小房间看出去,可以见到外面的街道开始渐渐冷清,上班的人们都已经各就其位了,只剩一些家庭主妇们从市场回来,拎着大包小包。这些袋子里装满了新鲜的食材,雷古勒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

就在两周前,他的亲生父亲失踪了。雷古勒斯对此并不意外。事实上他已经有半年几乎没见过父亲。他们来到这个城市以后,雷古勒斯就被关在家里,长时间只能通过自己的小窗子看外面的景象。每隔一段时间,也许几天,也许一星期,他会回来一次,顺便给他带一点东西,但总体来说,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里,也不怎么跟外面说话。

此时此刻,他内心所渴望的,只是能够有一点果腹的食物……但是,家里已经没有钱了。雷古勒斯在每个角落都翻过,结论是,把所有的现金集中起来,或许只能够到超市里买一包纸巾。

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指望一个孩子分太多神去哀悼。事实上他正在认真思考着怎样得到食物的重大哲学命题。他想,大人们应该不会让他这样的小孩饿死才对,可是要怎么让他们知道呢?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影子从天空中掠过。少年惊讶地趴到窗前,眯起眼睛注视那个金色的影子——那到底是……

影子在空中悬停了下来。


是错觉么?

埋首于各种图纸中的艾尔熙德抬起头。

办公室里大家都还在埋头工作,有些人正在隔壁的会议室里争论着什么,时钟指向下午三点。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运行。

——好像真的不对劲……

他想起了希绪弗斯,有一种回家去看看的冲动。不行,即使坐地铁也要半小时呢。他竭力用理智压下这种想法,改为拿起手机。

电话通了。听着里边的拨号音,他心想,估计希绪弗斯那家伙根本就不会打电话——

“喂?”

有人拿起了听筒,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孩子的声音。


下班之后艾尔熙德用比平时快了百分之三十的速度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了里边的景象。

地上放着几个方便面的盒子,空气中漂浮着大量绒毛。一个小孩子正在给希绪弗斯示范如何正确使用电视机遥控器,希绪弗斯似乎很感兴趣。

一切都很温馨,很和平,很其乐融融。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房间里的两人似乎都发现他回来了。那孩子抬起眼,马上站了起来。他大约十岁,长了一双清澈的琥珀色眼睛,棕色的头发有点乱,看起来脏兮兮的,好像流离失所的小动物。此时此刻,小动物用天真惊恐的表情望着他,艾尔熙德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有没有人解释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最后,他望向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家伙。

希绪弗斯也看见了他,绽开了一个眉眼弯弯的微笑:“哦,你回来啦?今天我出去了一下。所以带了个人回来。多亏雷古勒斯,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方便面该怎么做。”

“……”这种“所以”亏他能说出口。

而那家伙神态自若,丝毫没有给人添麻烦的自觉:“雷古勒斯想要一个像样的家。这是我满足的第一个愿望。”

他感觉到脑中有某种危险的念头。

“那么,你的意思是,还要让他在这里住下来?”

“当然啊。”

“……你不是天使吗,就不能为他变一个家出来?”

“不,既然实现的方法就在眼前,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呢?动用法力可是很累的。”

“……”每到这种关键时刻,艾尔熙德的语言能力就会离他远去。他瞪着不负责任微笑的某人,心想如果笛捷尔在这里吐槽的话就好了。

 “这就叫你所谓的实现愿望?!”

“是啊,这样不是很好么?”

“哪里好了?!”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蹭了过来。雷古勒斯蹲在一边怯生生地看着他们。希绪弗斯也望见了他,于是过去捏了捏孩子的脸,微笑道:“雷古勒斯快叫人。”

小孩子一溜烟跑到艾尔熙德身边,仰起脸:“叔叔好。”

“……”

……艾尔熙德听见自己脑海中某根理智的弦啪地崩成两段。

他面无表情地捏住雷古勒斯的脸往两边拉:“叫哥哥。”

 

 

====

卡文了,先拿上周的内容凑数/-\

于是...望LS........为毛是俩很快就会提到...小熙德现在应该刚20出头吧,还有10年时间给他纠结啊哈哈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2-21 18:37 |显示全部帖子

沙发~~~

这只天使除了往里捡人混吃混喝没事掉毛,还有别的。。。存在意义么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12-21 19:21 |显示全部帖子
人活着本来就是混吃混喝顺便等死吧,难道还需要存在意义么不需要吧
坚决捍卫阿斯普洛斯女王陛下圣域情侣去死去死团团长地位不可动摇!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12-21 19:45 |显示全部帖子
捶地打滚……第一个孩子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12-22 01:48 |显示全部帖子

其实这是一个聪明的天使!

你们不觉得么……Q^Q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17 12:49 |显示全部帖子
-萝卜:认真回答,有的,他能治愈小熙德……虽然小熙德不缺治愈……
-北宫:GJ……我相信混吃等死是这里大部分人的理想……其实这文的目的就是写一群普通人那奋发向上的生活……(殴)
-老大:=_,=以后还会有第二个……
-南瓜:点头,希绪叔叔的IQ也许不是最高的,但他的EQ绝对可怕……


---
在问清楚情况后,好不容易又为雷古勒斯收拾了一遍。艾尔熙德赶他去睡觉,脑中却不自觉地想起以后要为入住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订立准入程序——这个可怕的想法让他浑身一激灵。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希绪弗斯认识到谁才是一家之主,后者昨天还在街上游荡,没权利擅自捡个孩子——或者是其他的宠物——回来养。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希绪弗斯。看见窗子大开,艾尔熙德暗呼不妙,急忙拿上钥匙出了门。他仰起头,在天空中寻找了半天,却没有看到翅膀和羽毛。
这家伙该不会是识趣自己走了吧。
但根据他对命运的了解,事情总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他忽然发现身后的地面上有一个大大的影子。仰起头就能发现,希绪弗斯正坐在一根电线杆上,忧郁状眺望远方。那模样像极了某个法国人的著名雕塑。
但是……拜托你耍酷也把那对翅膀收起来,被人看到了还得了……
“希绪弗斯。”艾尔熙德招了招手。“下来。回去了。”
希绪弗斯低下头看见他,现出一丝笑容,他站起来展开双翼,轻轻巧巧地垂直降落,姿势比真正的鸟类要优雅多了。但对面的人却压根没心思欣赏。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谢谢,我是不怎么高兴。艾尔熙德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跟这只思维怪异的家伙解释。
“但是,为什么啊?那孩子我觉得挺可爱的。”
“如果你想要干好事的话,下次去扶老奶奶过马路不就好了。”黑发青年发现自己终于恢复了吐槽功能。
“咦……?可是,那么小的孩子孤零零地被抛下……你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同情心那种贵重的东西谁会带着上街?”
“……”
“……雷古勒斯可以在我这里住到周末。”
“咦咦……?”为什么是周末?希绪弗斯露出不解的眼神。
“到时候我会带他去办福利院的收养手续。”艾尔熙德推开房门,露出自嘲的笑容。“希绪弗斯啊……你以为,人类的世界就那么简单吗?”
他哐地把门摔上。

三、
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要早了两天降临。
“当初合同上写过的吧。这里不准养宠物!”度假归来的房东先生?修普诺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应该怎么告诉他?“其实希绪弗斯不是宠物鸟人也是有尊严的”么……
“不,他们只是我的亲戚。”艾尔熙德一手指向房中的两个人。雷古勒斯乖巧地蜷缩在角落。希绪弗斯则从浴室探出头来……两个人的表情有一个共同点:事不关己的无辜。
“亲戚……么……”修普诺斯先生嘴角抽了一下。“那最近满屋子羽毛是哪来的?我怎么不记得这附近有那么多鸟?”
“哦,这个问题我也在好奇。”
“而且我小女儿羽毛过敏!”
“那真是不幸啊。”
“总之这个月底合约就到期了,我不打算继续租给你住,免得幻塔索斯一天到晚胡思乱想!”
“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
如果不是因为学生时代比较缺钱,艾尔熙德也不太想接着住在这。本来按照计划要下个月才搬出去,也是租来的公寓,但好歹比这里更大,离工作地点也更近。忽然多了两个住户,这个计划看来只好提前了。
雷古勒斯自从听说了自己要被送到孤儿院,就一直惴惴不安。这个星期剩下来的时间里,他尽了一个小孩子能做到的所有努力,拼命讨好艾尔熙德,似乎打定主意不想被送走。希绪弗斯也蔫了一半,总是充满感情、泪汪汪地看着他,念叨着孩子啊你真可怜真不容易……艾尔熙德持续无动于衷。他忽然发现,这两个家伙长得还挺像父子的……
幸亏好心的哈斯加特老师接管了照顾小家伙和宠物的任务,要不然的话,雷古勒斯这几天只怕还得指望方便面。到了周末那天,艾尔熙德打电话联系了旧同学,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卡路狄亚开来的车上。
“你说这翅膀是真的?快让我摸摸——”卡路狄亚两眼放光,凑上去摸希绪弗斯的翅膀。希绪弗斯干脆地把羽毛一缩,毫不客气地避了开去。顺带,他还丢了一个“我心情很不好别碰我”的眼神。
“切——总有一天把你的毛都拔下来卖了。”小少爷不爽地咕哝一句,接着趴到副驾驶座上。“你开车吧。让他们坐到箱子里去。”
艾尔熙德坐进驾驶座:”其他人呢?”
“都在那边等你。今天的入伙饭你是少不了的。”
“没关系。”
卡路狄亚瞄了对方一眼,转移目标,捏着雷古勒斯让他叫哥哥。

正如卡路狄亚所说,一干借机蹭饭的家伙早就各就其位济济一堂。事实证明,虽然这干人都打着帮好友搬家的幌子,实际动手帮忙的却只有童虎和哈斯加特,其余光说不练的家伙们挤在客厅里互相打闹取笑吐槽玩雷古勒斯(……),完全无视了主人的存在。
而艾尔熙德没想到的是,房间里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我说……”他感觉到黑线自脑门上滚滚而下。“双人床这种东西,到底是谁送的?”
众人都凑过来看热闹,确切来说是看艾尔熙德,但被围观对象的表情一无变化,只是用锐利的目光轮流看每一个人。
“别看我。”卡路狄亚很自觉地闪开。“我有不在场证据。”
“也不是我,我才买不起这种东西。”马尼戈特表明清白。
“我没这么无聊。”雅柏菲卡撇清关系。
“可能是人家搬家留下来的吧。”史昂的思维总算比较正常。
“更可能是你终于感动了上天,于是给你送来一样特殊的礼物。”笛捷尔镇定自若。“万物存在皆有道理,相信它很快也会给你送来一个床伴。”
“……”满堂寂静。
“这不是很好么?我们三个人就不必有一个睡沙发了。”希绪弗斯打破沉默。
“……”鸦雀无声。
“可以。你和雷古勒斯就在这里睡吧。”艾尔熙德冷静地总结。
“……”

“哎,说到这个。”饭局刚过,卡路狄亚就伙同童虎跑过来打听八卦。“恭喜你捡到一只稀有高级宠物,接下来打算拿他当什么用途?”
“摆在家里。”艾尔熙德洗着碗。房间里传来的巨大的喧闹声。
“那太可惜了,送给我怎么样,我会好好调教他的。”卡路狄亚献宝一般地表示。
“不要。”希绪弗斯干脆利落地拒绝。“我宁愿被摆在家里。”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另两人呈呆滞状。
“当然是刚才啊。”希绪弗斯纯真地看着艾尔熙德。“呐,熙德我会做好宠物的。收养我吧。”
艾尔熙德眯起眼,手里一只饭勺顶上他的下巴:“来,希绪弗斯你告诉我,我要宠物有什么用?”
好象确实没什么用。旁观者一致吐槽。
何况饲主的心情好象很不好……希绪弗斯讪讪地被拖了出去。
战术一?卖萌?失败……

希绪弗斯回到客厅,从一群人手里把雷古勒斯拎了出来,拖到一边面授机宜。
希绪弗斯:“雷古勒斯不想被送到福利院吧?”
雷古勒斯:(顿时沉默)“……”
希绪弗斯:(摸头)“乖孩子,我教你一个方法。你如此这般跟艾尔熙德说……”
雷古勒斯:“为什么要这样说啊?万一他真的……”
希绪弗斯:“我虽然不了解这个世界,但我很了解人类这种生物。你只管照办就好了,绝对不会有错的。”
雷古勒斯:“……”(万一错了怎么办……)
“乖,这是作为男人必须通过的考验。”
“……是!”
不得不承认,希绪弗斯对孩子确实很有他声称的一套。

哈斯加特在听说整件事的过程以后,率先表现了强烈的反对。
“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能送到孤儿院去!就没有人肯收养他吗?”
哈斯加特在众人中一直被叫做大哥。他很喜欢小孩子(虽然自己从来不承认),也很擅长照顾他们。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家里已经有了三个,他很想把雷古勒斯也带回去……无奈,实在是已经没这个条件了。
被他盯着的众人很自觉地调整视线,以免和他谴责的目光对上。只有艾尔熙德用毫无芥蒂的坦率眼神和他对视:“哈斯加特大哥,你养孩子太多了,现在连这种闲事你都要管?”
哈斯加特为之气结:“我可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两人沉默地对视。
此时马尼戈特讪讪地缩在角落里对雅柏菲卡发表评论:“他实在太不了解艾尔熙德了……”后者以无比赞同的表情点了点头。
以前,这两人从来没争论过。他们都是那种认准什么就决不妥协的典型,要分个胜负可不容易。众人都很不厚道地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观摩。笛捷尔趁机抢卡路狄亚的苹果,甚至没有祭出他最拿手的吐槽。
这一天一直作透明状的阿释密达忽然仰天打了个呵欠:“真无聊,我回去了。”
“……”
“凡命运都是注定好的。你们再怎么吵也是一样,改变不了什么,不如用这段时间来学会接受它。艾尔熙德,你家的新卧室不错。”
面对所有人发指的目光,阿释密达淡定地、施施然走了出去。
……他还敢再欠扁一点吗?!

艾尔熙德一直没有表现出不爽,但这之后,众人都很知趣地告退了。
他望着大厅里的一片狼藉,忽然觉得心里空虚得要命,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叹气。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个小小的软软的东西在蹭他。像只猫。
“艾尔哥哥。”雷古勒斯眼睛里含着泪水。“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把我送到福利院去吧。我真的不介意的。听说那里也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孩子。我可以跟他们玩,跟他们一起住。”
艾尔熙德没有表情。
“……雷古勒斯的愿望,是想要一个家吧。”
“……?”
他摸了摸小孩子的头,眼睛却看着别处:“有些话,我必须跟你说明白。我只是刚毕业找到工作,没有什么钱,连自己上学时的欠债都没还清。你如果要跟我一起住,就不像在别人家里那样吃好穿好,上得起好的学校。也许你以后会失去很多机会……至于我自己,不要说小孩,恋爱、结婚都没试过,根本就不会照顾别人。这些你都不介意?”
艾尔熙德完全忘记了自己在面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他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在进行国际谈判。为了安抚对方,只有努力地挤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
他觉得很紧张。
他,艾尔熙德,就算面对高等数学考试题、阿释密达的破坏性预言、天使忽然降临、世界金融危机……都能保持无比镇静的态度,现在对着一个小孩子竟然觉得紧张?
这是多么不真实啊。
雷古勒斯果然无法理解他的犹豫。很明显,小孩子的耳朵只收听到了最重要的信息:“可是,我觉得没关系啊……反正我以前也没上过学……”
“那好吧,这都是你自己选的。”
“真的?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
“当然是真的了。”
雷古勒斯一下扑到他怀里,撒娇一般地蹭起来:“艾尔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宠物真是一种麻烦的东西……
艾尔熙德抱着赖在他身上不走的小孩回到客厅。希绪弗斯仍旧蹲在墙角一动不动。
雷古勒斯跳下地,几步跑到他身边,兴奋地一把环住希绪弗斯的脖子:“万岁——!艾尔哥哥说了我们可以留下来!”
“真的?”希绪弗斯露出得逞的笑,和雷古勒斯在地上滚成一团。“我就知道熙德你是好人!”
“是啊,所以你以后就当我的宠物吧。”
希绪弗斯的笑容更闪亮了:“好啊,我不介意。”
“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雷古勒斯,你就是一家之主。希绪记得要听雷古勒斯的话。”
希绪弗斯闪亮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战术二?以退为进?(好像)成功……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17 12:49 |显示全部帖子
囧,更新了N次才编辑好,还不小心多发了一楼,蹲……
于是这一楼就发一个福利性质(?)的番外吧。
其实这是答应草酱的米雅……
---------------------
毕业以后,雅柏菲卡没有去找工作,而是自己开了一间花店。该店专门经营各品种的玫瑰。由于店主本人那活广告一般的脸,花店生意兴隆,开业半年店面就扩大了一倍。雅柏菲卡的美貌属于男女通吃级,但对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特别有吸引力,因此常常会有一些羞涩的女孩定期过来买花,只为了换到帅哥微笑一个。
雅柏菲卡是真心喜欢玫瑰花和他的花店,对于小女生他也乐意糊弄。困扰的是,总是有一些不知好歹的人冲着他的美貌来捣乱。如果是一般的小混混也就罢了,雅柏菲卡根本不放在眼里……但,世事往往不是那么美好的……
记得学生时代,他们一干人(其中的某些)为了发泄过剩的精力,干出无数挫事。其中最挫的事情之一,就是某人把每个人的姓名照片资料发到了征婚网站上。这个不知名的罪魁祸首隐藏得很好。如果他被揪出来的话,一定会变成花插。
——因为这个玩笑,雅柏菲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两个星期之内,他收到了325封求婚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举着手中的布袋,咬牙切齿地质问一屋子人。
马尼戈特还是和往常一样不知死活:“啊,我们在比谁收的信更多。雅柏你赢了。”
……众人用佩服的目光看着他。
笛捷尔瞄了一眼那个袋子:“有多少是男性寄来的?”
……众人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眼看雅柏菲卡就要陷入暴走状态,童虎奇怪地问:“雅柏,你在生气什么?受欢迎不是好事吗?”
……众人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雅柏菲卡不怒反笑,他把袋子往桌上一扔:“你们自己数。”
经过艾尔熙德严谨作风的统计,其中有67封情书属于男性。其中10封属于同一个人,这个人叫米诺斯?格里芬。
“这个人我听说过。”卡路狄亚表示。“似乎是个著名的有钱少爷兼花花公子,也在我们学校。不过真没想到他还男女通吃……”
“……他写了些什么?”众人都很好奇。
捧着信的艾尔熙德刚要说话,卡路狄亚凑过去瞄了一眼,顿时乐了,然后把信抽走:“还是我来读吧。让艾尔熙德来念这么饱含热情和心血的作品,会暴殄天物的。”
说罢他用抑扬顿挫的语调朗诵起来,一干人笑得东倒西歪。此后,“我美丽的玫瑰”很长一段时间里当了雅柏菲卡的外号。当然,敢当面叫的人,其实不多。

再后来,是一次巧合。
毕业之际,他们学校与外校联合举办了一次纯学术研讨会。雅柏菲卡作为所在系的高材生被推荐出席。但组织者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直到最后一刻才把名单交到他手上。
雅柏菲卡发现会议名单中有米诺斯。他望向和自己坐在同一张桌子的一群人,在思考究竟是哪个。黄色头发表情严肃那家伙不像。黑发带着轻佻笑容的家伙却在和旁边的女人调情。一个个打量过去,他望向那一排最后那个长相猥琐的佝偻男人,发现对方在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看。
……实在是太好了。他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雅柏菲卡喜欢美丽的东西。所以他很庆幸一会把这张脸扁得爹娘认不出来的时候不用带有任何惋惜之情。
在这一天的末尾,扁完人的雅柏菲卡心情愉快地往外走。
……当然,后来他得知这个家伙叫尼奥比的时候的心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为后来他无意中听人说到,米诺斯其实是找人代班参加了那个会议。
也就是说,没能扁到正主……实在是徒留一场遗憾。
他后来几乎忘记了这个故事。那不过是学生时代一次有趣的回忆。他这张脸从小到大惹来的麻烦可不止这一次。雅柏菲卡早就学会了不跟任何人计较,而是愉快地接受现实。反正正如童虎所说——受欢迎姑且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在招徕顾客方面大有帮助。
当然……在招徕麻烦方面也大有帮助……

后来的某一天,也许是2月14日也许是3月——总之大概是个什么节日。因为那天来买花的人特别多,他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坐下来休息一下。
那时候已经到了黄昏,夕阳在这个城市的高楼间撒下了一片茫茫的金红色,照得屋中央花团锦簇,一片迷离,气氛很完美。就连雅柏菲卡的心境,忽然也安宁而温暖起来。
某位银发青年就在这样完美的气氛中,闪亮登场。
“多么美丽的男人啊……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你比那些照片要好看得多了。”
——他的开场白让站起身准备招呼客人的雅柏菲卡改为一脚踹了过去。
完美气氛破坏殆尽。
这个家伙穿了一身黑色风衣,搭配名贵的钻石眼镜。雅柏菲卡嫌恶地看着这一身装束,该不会,这个男人以为自己这样很帅气?
“请问你有事吗?”
被踹飞的青年扶着墙站起来:“不要这么暴力嘛,雅柏菲卡,我只是来道歉的而已。”
……道歉?
雅柏菲卡迅速在脑子里回想着,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啊?
“那些信……”对方委婉地提醒着,同时保持距离待在他踹不到的地方。
“……你就是那位米诺斯?”哦,怎么办,忽然想揍人。
“那时候是我跟艾亚在开玩笑打赌而已,所以随便开了个征婚网站……我只是想着既然要求婚,当然要找个好看点的人,这样至少不会吃亏啊。”米诺斯振振有词地说道。“而且,写信给男人的话,也不会麻烦地缠着我……”
“哦?所以你并没有认真?只是想玩一下吗?”
“这个嘛。”米诺斯摆了摆手,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调说。“如果你爱上了我的话,我可以配合一下。”
——你是来道歉呢还是让我揍你一顿?!
雅柏菲卡望着对方目瞪口呆。
他被米诺斯那强大的逻辑、彪悍的言论,以及恬不知耻的个性震慑了。

(番外TBC)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96867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