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圣战2200【2011.8.9大结局】
楼主: 白巧克力
go

[原创]圣战2200【2011.8.9大结局】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0-3-30 18:39 |显示全部帖子
 

如果说在一个小时以前,面对向自己恭敬下跪的男人,诺拉的心中充满着困惑不解的话,那么现在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想简直就是要生气了。

当然她自己也清楚,对这个叫德拉摩尔的人生气是毫无道理的。这个人救了她的命,并且一直谨慎地保护着她,寸步不离——而且这个人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那些视警察和军队如蝼蚁的感染者,在他面前也变成了蝼蚁,一个个像布口袋一样飞起来,落下去,再也不动弹。

她也不是为了迪兰克的事情生气。迪兰克在第二个感染者被击飞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任谁也救不回来,这不是德拉摩尔的错。

她生气的地方在于,德拉摩尔保护她的手段,简直就是在保护婴儿一样,连一米高度都不到坡度,他也要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守护着,难道他以为自己是残疾人吗?诺拉很想告诉他,自己在14岁那年就和几个朋友一起爬过阿尔卑斯山了。

但是每当诺拉表示出一点点生气或不耐烦的时候,德拉摩尔就会露出那种做错事被家长抓住的孩子一样的表情,让她有什么抱怨也说不出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诺拉忿忿地想着。

她曾经向德拉摩尔表示,自己只要到达河对岸就好,接下来就不用再麻烦他,但对方严肃地说:“女神大人,属下就是为保护您而来的,属下奉命将您带回教皇那里,在这之前,属下不会离开您半步,即使是献出自己的生命……”

“不要用那种骑士的口吻说话啦。”诺拉揉揉眉头,“我又不是什么公主。”

“您是比任何公主都要高贵的存在。”德拉摩尔回答,“您是女神,守护您是我的天职。”

“喂喂……”有一股无力感从诺拉的心里涌起来。这个人不像什么变态或偏执狂,但为什么要演这种一本正经的骑士剧呢?

突然一道黑影从她面前掠过,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德拉摩尔马上将诺拉护在身后,警惕地注视着这个黑影。那个黑影直起身来,诺拉发现这是个异常高大的感染者,德拉摩尔已经够高了,还是只能达到这个感染者的肩头——这家伙得有两米几吧?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感染者发出沉闷的笑声,“一个白银圣斗士!我还以为圣斗士都绝种了呢!你们的女神结果把你们的灵魂都保护去转世了吗?真好笑,明明是你们毁灭了冥界啊!”

德拉摩尔攥紧了拳头,盯着这个感染者。

“别这样,说几句话嘛,我们好歹是神话时代的对手,虽然你肯定没有这个记忆……”感染者歪歪头,“不过,白银圣斗士来这里做什么?——且慢,你拼命护着的那个小姑娘……嘿嘿,不会吧?不会吧?喂喂,告诉我啊,白银老兄!你身后这位小妹妹是谁啊?”

德拉摩尔哼了一声:“我没有回答你的义务,如果你要阻止我们离开,那我就只能视你为敌人了。”

感染者仰天大笑:“难道我们不是敌人吗?”

话音未落,他已经跨过十余米的距离,重重的一拳轰过来,诺拉能感受到空气就像一面墙似的挤压过来,如果她前面没有德拉摩尔,自己可能已经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不,在这之前,可能已经被空气压成了肉酱吧。

但是德拉摩尔双臂一锁,身体只是微微晃了一下,挡住了这次攻击。诺拉在他身后安然无恙。

“何必这么逞强呢?”感染者笑道,“你应该躲过才是明智之举啊,拼着受伤也要保护那个小妹妹,真是忠实的圣斗士哪。”

德拉摩尔抬起头,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道:“白银圣斗士,白鲸座的德拉摩尔,在此恭候!为了女神,绝不后退一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3-30 19:01 |显示全部帖子

真好笑,明明是你们毁灭了冥界啊

于是冥王带着冥斗士去了M78星云@ @?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3-30 22:51 |显示全部帖子
德拉摩尔挺可爱的……保护欲过度的骑士么=v=
女神加油……!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0-4-20 16:45 |显示全部帖子

对于德拉摩尔的这个回答,感染者似乎并不意外,他从漆黑的头盔里发出沉闷的笑声:“是啊,你当然不能后退……但是,你以为不后退,就能保护住你的女神了?”

 诺拉一瞬间觉得头顶有什么东西掠过,紧接着一只手臂从旁边伸过来,将她拉出了好几米,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她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变成了无数碎屑,水泥渣滓噼噼啪啪地打在脸上,让她忍不住想闭上眼睛。 一个高大的身影拦在诺拉前面——又是德拉摩尔。

诺拉注意到,他左手手臂上的铠甲已经大半破碎了,还有些变形,鲜血正沿着那几道伤口往外流。她惊叫一声:“德拉摩尔先生,您的手!”

“一时大意……不碍事。”德拉摩尔后退一步,依然将她牢牢护住,但这时背后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你真的觉得不碍事吗?”

如同鬼魅一般,周围同时出现了四条黑影,和之前那个感染者一起将两人团团包围住,各种得意的声音从四面传来:“区区一个白银……”“你以为我们会和圣斗士一样单对单吗?”“真方便,只要打倒这个白银圣斗士,我们就胜利了啊!”

诺拉突然感觉到德拉摩尔身上有什么东西正在膨胀,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无形的热量。她能感觉到这力量在急速上升,就像能感觉到水壶里的水温上升一样——但是这种力量让她感到安心无比。

 一个感染者退了一步:“该死,好强的小宇宙,这家伙打算在这里拼命吗?”

 “即使拼命也没用,他已经废了一只手,而且我们有五个人,在力量上绝对超过他……”另一个感染者哼了一声,“上,现在就动手!”

 德拉摩尔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带着一种自豪:“圣斗士在守护女神的时候,能爆发出多大力量……现在就让你们看看!”

 五个感染者一起向他扑过来,诺拉也能感觉到这些人身上带着类似的力量,这种力量冰冷刺骨,与德拉摩尔比起来,就像是阳光与冰块。无形的压力从各个方向挤压而来,让她几乎要透不过气,但是下一个瞬间,那温暖如阳光般的力量猛然迸发,将所有的坚冰全部打碎!

 “白鲸超绞拳——!”

 一声巨响,诺拉脚下的地面猛然开裂,露出下面几米深的黑洞洞的地铁隧道,而一只有力的手适时抓住了她,将她拖了上来:“女神,让您受惊了……”

 “德拉摩尔先生,你……没事吧?”诺拉马上发现自己的问话纯属多余,借着昏暗的光线,她看到德拉摩尔身上的铠甲破碎了不少,鲜血混合着泥土裹在他身上,让他变得好像一座泥塑。但是他的眼睛依然闪闪发光。

 “抱歉,雅典娜大人,之前对敌人的实力估计不足……” 诺拉这才注意到,那五个感染者都无影无踪了。她仔细看着四周,发现其中一个感染者倒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同样是盔甲破碎,一动不动。 “这几个家伙不是普通感染者,应该是中级的部队……”

德拉摩尔有些摇晃地站起来,“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请跟我来。”

 “您的伤没事吗?”

“对付普通的下级感染者没问题……”

“但是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你走吗?”一个尖利的声音从侧面响起来,那是之前的感染者之一,他的铠甲只剩下一半还保持原样,头盔被打掉了,露出一张狰狞扭曲的脸,“大爷我可还活着呢!很吃惊吧?很绝望吧?你现在的小宇宙还不到刚才的十分之一强度,我只要一只手就能干掉你!”

“左手受伤,导致必杀技的威力下降了吗……”德拉摩尔又想要将诺拉护在身后,但是诺拉这次没有动:“够了,德拉摩尔先生,您为了保护我,已经做得够多了!”

“女神大人啊……”德拉摩尔微笑着看向她,“圣斗士就是这样的——这也是您将要承受的未来!”

 “可是,为什么是我……”

“因为您是指引我们战斗,保卫这个世界一切生灵的女神……”德拉摩尔伸出还能动的右手,用力抵住那个感染者的一击,铠甲的碎片和血肉一起飞溅,“我们相信您,并愿意为了您而战……为了这大地上的一切!”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你这种活在梦里的疯子。”感染者冷冷地接口,他身上的那冰冷气息更加浓厚了,“你现在两只手都废了,还想充英雄吗?那就和你的女神一起死吧!”

 诺拉突然走到了德拉摩尔身前。虽然她的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声音也不高,但是却让感染者停下了脚步。

 “我……不知道什么女神……也不知道什么是圣斗士……”诺拉咬着嘴唇,一字字地说,“但是我知道……你们这些感染者……把地球变成这样的,就是你们吧?夺走那么多人性命的,就是你们吧?杀死我的朋友和家人的,就是你们吧?”

“啊,是我们没错。我们侵占了这些人的身体,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地球,还有所有从地球上衍生出去的人都永远臣服在我们脚下,现在,我们要成为世界的主宰者!”感染者颇为自豪地抹去额头上紫色的血迹,“现在,小姑娘,你是最后的阻碍了,只要收拾掉你,就没人能阻止我们!”

“你休想——”德拉摩尔想要再次上前,却被诺拉拦住了:“德拉摩尔先生,您相信我能为您指引方向吧?那么,为了我已经失去的东西,还有即将失去的东西,我会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德拉摩尔吃惊地看着她:“可是雅典娜大人,您现在力量尚未完全觉醒……”

 “再让你们把这些废话继续下去,我就真的成了电视里的反派啦。”感染者猛然跳起,向两人冲过来,“一起去死吧!”

 告诉我吧,我该怎么做?你如此的相信着我,我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我,真的值得信赖,值得托付生命吗?我自己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如果我真的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力量,就请展示给我看吧!—— 似乎有什么光在诺拉眼前亮了起来,这光明亮、温暖而不可抗拒,将感染者急冲直下的身体整个挡住,并且弹了回去,在惨叫声中,那家伙直直地撞入了一幢大楼。

 诺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刚才是我……?”

“这是您的力量,但不是全部。”德拉摩尔抬起头看看那幢感染者撞进的大楼,“快走吧,那家伙的小宇宙还在,似乎只是被弹开了而已。我必须承认,现在我的实力下降了很多,所以得赶快——”

“走不了,你们谁都走不了!”那个感染者的声音从大楼里传来,“一个半死的白银圣斗士,一个还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女神……你们两个现在加起来连一个低级战士都不如!想要杀死我?太可笑了!”

感染者从大楼里跳出来,看上去比刚才更狼狈了,而且左手也软绵绵地垂下来,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了:“我已经通知了我的同伴,你们谁都别想跑……但是在这之前,小丫头,打伤大爷我的罪可是很重的,你就祈祷你身边的废物能保护你吧!”

他再次冲过来,一拳打在德拉摩尔身上,让德拉摩尔猛地撞上了几米之后的墙壁,然后狞笑着看向诺拉:“好了,这次还有谁来保护你?”

一道光突然掠过,打得感染者踉跄摔倒在地,他恼怒地抬起头来:“是谁?!”

 “豺狼座的普里斯在此!”一个黑发青年从昏暗街道的另一端走出来,“别想动女神一根头发!” “可笑呀,区区的青铜圣斗士……”感染者爬起来,“我就算只有一只手也能解决你,看我的——”

 但是他的攻击还是没能发出来,普里斯身后爆发出无数的光点,全部轰在他的身上,将他打得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又重重地砸在地上。感染者这次没能立刻起来,他咬着牙望过去:“刚,刚才那招是……”

“是天马流星拳。”普里斯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另一个更年轻的黑发男子,他朝感染者挥了挥拳头,“我是天马星座的艾里奥斯,受死吧,怪物!”

 

 

 ------------------------------------

 对天马座名字有不满的,欢迎提出修改意见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4-20 18:19 |显示全部帖子

很认真的不中二的一心一意的要占领世界或者毁掉世界的反派蛮萌的!!!!!!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4-20 19:19 |显示全部帖子

拐个萝莉回去真是太不容易了……简直声泪俱下了都!

 

还要看金牛座! Q^Q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4-20 20:34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名字的话痨反派辛苦了……这种喜剧角色保留下来多多出场也不错(打飞)


“大爷我可还活着呢!很吃惊吧?很绝望吧?你现在的小宇宙还不到刚才的十分之一强度,我只要一只手就能干掉你!”

<------脑补了一下对幻mm这么说的熙德………………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0-4-21 15:11 |显示全部帖子

预告:预计再更新两次就能进入圣域众人部分

并正式转型为扯淡向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8-31 20:27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是替小宇宙通信不够良好的白巧克力先生贴的~

 

——————————————————————

 

“混蛋,不过是青铜圣斗士……”感染者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你们这些蟑螂……”
艾里奥斯哼了一声:“不知道谁更像哦。”
“等一下,艾里奥斯!”德拉摩尔皱着眉头打断他,“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两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黯然的神色:“对不起,大人,我们也遇到了攻击……其他人都……”
诺拉这才注意到两人脸上和身上有一些血迹。
“是吗,本来现存的圣斗士就不多……但这一次的牺牲是值得的!”德拉摩尔小心地护着诺拉走到他们身边,“听着,无论如何,我们要保护女神杀出这里!即使是——”
“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两个人回答。
诺拉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为了自己死去,尤其在这些人可以不用死的情况下——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这几个自称“圣斗士”的人绝对有能力逃出眼前的地狱。
但是看起来,眼下她没什么发言权。
三个人把诺拉围在中间,正要转身离开,却听见那个感染者嘶哑地尖笑起来:“来了,来了!哈哈哈,你们都死定了!”
圣斗士们的脸色都变了,诺拉也感觉到有巨大而似曾相识的冰冷气息从天上传来,迅速逼近,马上她就知道这是什么气息了:十余名感染者在夜空中划出不吉的轨迹,整齐地落在他们周围,每个人都像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恶魔。
“嘿,伙计们,就是他们,他们背后那个小姑娘就是!”受伤的感染者手舞足蹈地指着诺拉,“你们知道她是谁吗?知道吗!哈哈哈哈!”
“……是雅典娜。”一个矮小的感染者接口道,“千载难逢的机会,兄弟们,攻击!”
“当然!”
令人窒息的空压从四面八方齐齐压过来,即使是一幢摩天大厦想必也会被这合力攻击打成粉末,而德拉摩尔这次也没有试图再把诺拉护在身后,他只是对普里斯和艾里奥斯点点头:“接下来……女神就拜托你们了。”
白银圣斗士高高跃起,在空中舒展四肢,有什么东西似乎猛然从他体内爆炸开来,光芒犹如太阳般耀眼而温暖,冰冷空气被强大的气流一扫而空,就像是冰雪遇到了沸水一般。但是这种抵抗只持续了不到五秒钟,德拉摩尔的盔甲突然裂成无数碎片,随即这个大个子从空中笔直地落了下来。
“德拉摩尔大人!”艾里奥斯冲上去将他接住,而普里斯则跳上天空试图接替白银圣斗士的工作,不过他很明显无法像德拉摩尔那样有效,几乎是刚刚跳上去就重重地摔了下来,身上的盔甲也出现了多处裂纹。
“普里斯,你没事吧!”艾里奥斯在不远处大喊。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哈,咳咳……”普里斯拭掉额上的鲜血,抓住一根水泥柱努力站起来,“怎么办啊天马座!你可是历次圣战都能创造奇迹的圣斗士,想个办法!”
“你以为我是谁啊,两百年前的天马座?”艾里奥斯抬头望着天空,冰冷的气息似乎已触手可及,他咬了咬牙,“这群混蛋看来是要慢慢折磨死我们,他们设下了结界。”
普里斯叹了口气,把艾里奥斯往诺拉那边一推:“靠不住的家伙,你是怎么获得天马座圣衣的啊?算了,我来试试拦住他们,你带着女神快走!”
“我不觉得我继承了前代天马座的什么东西……我也不觉得我能在这种状况下保护女神逃出去。”艾里奥斯喃喃自语。
普里斯耸耸肩:“也对,那就一起死吧……可恶,如果只是我们两个的话还好,但是……”
诺拉听出了他的意思,有点不甘心地咬住嘴唇。什么啊,我也不想变成这样的……
天空中的杀意终于凝聚成了肉眼可见的光芒,随即爆裂成耀眼的烟花,将周围环境照得如同白昼,诺拉看到已经不省人事的德拉摩尔的脸,看到两个年轻人咬牙不甘的眼神,还有突然从旁边楼房里绽放的金色光芒——轰隆一声巨响,原本触手可及的冷气被狂暴飓风代替,一瞬间现场飞沙走石,无数破碎的砖石向他们卷来,随即又被一扇无形的墙拦下,连一粒沙子也没能飞到诺拉身前。
“这,这是?”所有人都吃惊地看向风暴袭来的地方,弥漫的烟尘中,一个身影逐渐显现出来。
那是一身点缀着华丽纹饰的金黄色盔甲,在肩膀两侧突出两个巨大的角状造型。穿着这套盔甲的是一个短发的年轻人,眉毛被剃掉了,那地方只留着两个圆点,不过这奇怪的装扮并未让他看上去有多么不合群,倒是给人以亲切的感觉,就像隔壁已经认识十年,只比自己大几岁的兄长——就像赛尔蒂奇。
“迪恩大人!”两名年轻圣斗士一起惊喜地喊道。
迪恩向他们点点头,然后走到诺拉身边,和德拉摩尔一样单膝跪地,轻声道:“女神陛下,白羊座圣斗士迪恩救驾来迟,还请恕罪……接下来请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们。”
“你……们?”诺拉抬起头,看到那幢楼房里又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同样的金黄色盔甲,但是显得气势要足了许多:“金牛座圣斗士艾拉斯在此,女神请尽管放心吧。现在开始,不会再有任何人能伤到您一根汗毛。”
“喂喂,普里斯你看到了没,”艾里奥斯喃喃自语,“两个黄金圣斗士啊,两个啊!我只有在拿到圣衣那天才看到一个!”
“……我比你好一点,我多看到过一次。”
而站在周围的感染者们显然也产生了相当的动摇,他们互相看了看,突然一跺脚,纷纷扭头冲入了黑暗中。
“走,走了吗……”普里斯松了口气,“果然黄金圣斗士的威慑力不同凡响呐!”
迪恩转过身,向诺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女神,请往这边走,我们会护送你离开的。”
诺拉迟疑地没有挪动脚步,扭头看向德拉摩尔那边——白银圣斗士依然倒在地上,而自称艾拉斯的人正蹲在他身前似乎在说着什么。
“德拉摩尔伤得很重,不过既然我们赶到了,他是不会死的。”迪恩轻声解释道,“不用感到介意,女神,德拉摩尔清楚自己的使命,而且他也肯定为自己今晚的行动自豪。”
诺拉皱起眉头:“谢谢你们……可是,你们要我去哪里?”
“圣域。”迪恩回答,“在路上您有很多时间可以提问,不过我们现在最好马上出发,这里还有强大的敌人随时可能出现。”
诺拉低下头,沉默了几秒钟后,终于微微点头:“明白了,我们走吧。”
“大人……女神……怎么样了……?”德拉摩尔勉强睁开眼,看到眼前熟悉的面孔。
“女神已经安全,你辛苦了。”
“是吗,那就好……”
“别说话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破败的街道废墟恢复了宁静,远方还在传来枪声和警笛声。
“雅典娜就在面前,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行动?”离刚才战场不远的一个房间内,一个感染者冷冷地问面前的人,“你不打算向我们证明一下圣域叛徒的真实性?”
“我赶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两个黄金圣斗士。”被质问的人是个黑发青年,也穿着感染者的战甲,面带讥诮之色,“我叛离圣域可不是为了去同时挑战两个黄金圣斗士,你当我是疯子?”
“你也曾经是黄金圣斗士。”
“那又怎么样?”黑发青年眼神突然一冷,直盯着对方,“话说回来,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的行动?我不想和两个黄金圣斗士交手,因为没有获胜的把握——但是你这种货色,我一只手就可以干掉至少两百个!”
那个感染者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别忘了我是监视员!敢杀我的话……”
“杀监视员会引起高层不满什么的,我自然知道,”黑发青年伸手卡住监视员的脖子,动作快到对方都无法反应,“但是如果监视员因为自己愚蠢的指手画脚,而被折断四肢挖出眼睛什么的,我想他们一点都不会介意……你信不信?”
“你……你……”
似乎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恐惧,黑发青年冷笑着松开手:“听着,我怎么行动有自己的判断,轮不到你这废物指挥,下次再多嘴我就让你一辈子都没法说话——滚!”
监视员鼠窜而去。
黑发青年回过头望向窗外,良久之后吐出一口气:“雅典娜……到底是被找到了啊。”

[此贴子已经被Rei于8/31/2010 8:46:07 PM编辑过]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0-9-2 17:12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替沧桑的白巧克力君贴~

 

——————————————————————

 

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
“原来有直达圣域的航班?”诺拉坐在一架豪华客机的头等舱里,好奇地摸摸自己的座位,“我可不知道有这种事……”
“只要稍微使一些手段,让别人无法发现就行了。”迪恩已经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服,显得干净爽朗。看着这个英俊青年毕恭毕敬站在旁边的样子,诺拉突然生起一个想法:如果学校的同学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反应呢?
当然,这个想法马上就被她强行按下去了。因为路上接收了太多新的信息,她还有更多好奇的事情想知道:“迪恩先生,我记得你说过,部分圣斗士是有穿越时空能力的,比如……双子座?为什么不直接让他来接呢?啊,当然如果是双子座先生太忙的话那也没关系!”
“双子座的次元空间吗……”迪恩想象着突然出现的那个异次元,忍不住苦笑起来,“他那毕竟是战斗用的招数,过于暴力了……对了雅典娜大人,飞机上的机组成员大部分都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有必要的话,也请保密为好。”
“是喔……”诺拉稍稍有点遗憾地点点头,“对了,其他人呢?”
“德拉摩尔重伤,正在巴黎的医院接受治疗,艾拉斯临时有其他任务,两个青铜圣斗士则在下面的机舱候命。”
“大家都很辛苦呐……”
美丽的空中小姐走过来,询问他们需不需要什么服务,但诺拉注意到空姐有点心不在焉,而且脸上似乎洋溢着过于兴奋的表情,大概中了一亿元彩票的表情就是这样吧?还是说,难道她男友今天向她求婚?就在这时,有人解答了她的疑问——另一个乘务员激动地跑过来,小声说:“来了来了,快快!”
于是两个空中小姐不顾仪表地向后面冲去。
迪恩一手扶额,小声叹了口气:“女人……”
“咦?您在说什么,迪恩先生?”
“啊不,只是这个头等舱还有人要来而已。”
“她们是去迎接那个客人了吗?”诺拉向后张望过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金发男子,被乘务员们像众星捧月一般拥进门来。
诺拉的眼睛一眨不眨。
维尔特斯·修诺。年仅二十六岁,影响力已经涵盖整个太阳系,号称拥有二十亿歌迷的超级流行歌星,拥有梦幻般的容貌和歌声,几乎把所有同时代的流行歌手逼上绝路,连诺拉都买过他几张专辑。
听说这位大歌星虽然脾气不坏,但在日常生活中不喜欢与外人接触,如果要外出的话应该是用私人飞机才对,再不济也该包下这架飞机的特等舱,像这样和别人分享一个客舱的行为简直闻未所闻,看来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搭乘飞机吧!
维尔特斯显然也注意到了诺拉和迪恩,向他们微微点头以示招呼,接着就淹没在空姐们的签名本和闪光灯里,看来他的性格比传闻的还要好一点。最后是乘务长走过来驱散了所有疯女孩,然后——也掏出了签名本,让维尔特斯留下名字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彬彬有礼地关上了舱门。
从维尔特斯进来的那一刻起,诺拉和迪恩就像空气一样不被空姐们关注。不过现在,这个特等舱里只剩下他们三人了。
“他的保镖、经纪人和其他随行人员呢?”诺拉好奇地想,“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呢?不,好像这样太孩子气了,守护世界的女神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
迪恩一直没有坐下,而是默默地看着维尔特斯,诺拉有点担心起来,自己的守护骑士该不会觉得那位歌星是什么威胁吧?如果动起手来,恐怕……不,维尔特斯肯定会在一秒钟内被丢出机舱去的!希望他也只是个追星族就好了……
但迪恩只是侧着头,一动不动,过了一分多钟,才开口道:“好了,乘务员都到下层去了。”
维尔特斯点点头,向他们走过来,这让诺拉非常意外,没想到黄金圣斗士还和歌星很熟——直到维尔特斯走到她身边,单膝跪下,轻声道:“雅典娜大人,双鱼座黄金圣斗士,维尔特斯在此觐见。”
寂静的精灵在三个人中间不慌不忙地跳了一场舞。诺拉现在的头脑空白程度也和现场的鸦雀无声不相上下。
地球头号巨星跪在自己面前表示无限效忠,这种事从来没有出现在诺拉哪怕最大胆的幻想里,而现在却摆在面前,这让她生出想要拼命掐自己胳膊的念头。
“本来是我和艾拉斯负责这次的旅途安全,但艾拉斯临时有任务。”迪恩终于打破了难堪的沉默,诺拉松了口气,“而保护女神事关重大,教皇的死命令是至少要有两名黄金圣斗士陪同,所以只能把离这里最近的维尔特斯叫来,平时因为他身份特殊而很少召唤他,不过这次再为难也是非来不可。”
“保护女神乃天职,没有任何为难之处。”维尔特斯回答。
诺拉这才注意到对方还保持着跪下的姿势,赶紧摆摆手:“啊,认识您很高兴,维尔特斯先生……快起来吧!”
金发青年闻言立起,诺拉偷偷比了一下他的身高,似乎不如资料里说的高啊,只比自己高半个头而已……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突然一花,定睛看去,整个机舱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各种颜色的玫瑰,每一朵都散发着让人心情愉快的清香,而维尔特斯手里还拿着一支白玫瑰,正微笑着递给她。
半路上突然迪恩攥住维尔特斯的手,表情都扭曲了:“你突然摆什么鬼玫瑰阵啊?!手里还是白玫瑰?!”
“……不是毒玫瑰!是经过改良的观赏玫瑰!”维尔特斯委屈地辩解,“你觉得我是疯到在女神面前拿出白玫瑰的人吗?!”
“你开第一场演唱会的时候就干过!”迪恩没好气地松开手,“一抖手就把魔宫玫瑰甩出来了,当场迷翻上百个,好在抢救及时!后来还要动用各种关系善后,让大家都以为晕倒的歌迷只是太过激动而已……”
维尔特斯顿时涨红了脸:“只有那一次是失手。”
“好了好了,”诺拉赶紧打圆场,“我想维尔特斯先生不是这么鲁莽的人。”
“别迁就他,雅典娜大人!”迪恩还有些耿耿于怀,“平时迁就这家伙的人够多了!”
“你有立场说我吗,迪恩少爷!”维尔特斯终于忍不住了,“围在你身边的人好像也不少哪?”
“咦,迪恩先生也是大人物吗?”诺拉眨着八卦的大眼睛。
“大集团的继承人喔。”维尔特斯说了一个企业的名字,这个名字诺拉常常看到,似乎是常年在世界排名前十位的矿业巨头,“只要亮出身份,想巴结讨好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第一继承人而已。”迪恩没好气地反驳,“嘉米尔族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了。而且这个身份也是方便为圣域提供资金支持,古拉萨财团破产后,总要有新的资金来源啊!”
“那个,我想问一下,”诺拉举起手,“黄金圣斗士都是像你们这样的大人物吗?”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都低下头去:“不,有点名气的……似乎只有我们两个。”
“教皇大人算不算有名?”
“要说有名也可以,不过,是专业领域内的。”迪恩耸耸肩,“雅典娜大人应该没有听说过。——话说回来,维尔特斯,你带着这些无害玫瑰上机,如果真的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办?”
“这趟航班可以在三小时内抵达目的地,敌人也应该不会在白天出现,再说……”维尔特斯自信满满地拍拍衣服,“魔宫玫瑰什么的,我还是有应急存货的。”
“你果然带了剧毒的玫瑰上来!”
“不然要怎样,不带的话你也一样抱怨吧!”
世界头号歌星和企业界巨头继承人在面前好像拌嘴一样的吵架,确实是千年奇景。诺拉开始隐隐担心起其他的下属来,真的没问题吗?所谓的圣战,就靠这样的战士哎,而且领导人还是自己——好像没有比自己更不可靠的领导者了啊!
那边的争执突然停止。
两个年轻人一起回头望向窗外,脸色凝重起来。诺拉听到迪恩咕哝了一句:“谁说敌人不会在白天出现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83929 秒, 2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