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圣域日常杂记——米妙婚姻篇[END]
查看: 26053|回复: 25
go

[原创]圣域日常杂记——米妙婚姻篇[END]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7-7-13 12:04 |显示全部帖子

类型:这次算比较正经的吧?

CP:米妙,一带而过的冰瞬……

碎碎念:然,其实,花园还是在BS没正经填过米雅的某南……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7-7-13 12:05 |显示全部帖子

天蝎座圣斗士·米罗X水瓶座圣斗士·卡妙

 

在我这个星期第七次看到小瞬委屈的脸后,开始叹气自己把他和冰河绑到了一起是否正确,明明相爱的两人相处起来怎么这么难呢——这个课题对于我一个14岁的小女生&几千年的处女神来说实在困难了点。

熟练的安慰神经敏感又纤细的小瞬,熟练的搬出几百个例子证明冰河的冷面寡言是师传而非针对个人,熟练的抓着小瞬去水瓶宫找冰河……我开始想是不是让撒加给我安排点正事做,哪怕是按圣斗士的名单每天祈祷祝福个四五十遍——我真是太闲了!

 

冰河正给自己的老师奉茶,看到怨念丛生的我拖着泪痕犹在的小瞬闯进水瓶宫,吓得一惊失手将茶杯摔落在地,焦急问道,“女神,出了什么事?瞬怎么了?”黑线,冰原贵公子的神经堪比北极熊,小瞬啊小瞬你说你跟一个压根不知道什么叫赌气的人赌气这犯的着么。

随便数落了两句打发他们去训练了,我看向从我进来就一直沉默行礼沉默站着的卡妙,对方也正疑惑的看着我,有点尴尬的笑笑,“抱歉,卡妙,打扰你了。瞬和冰河闹了点小别扭。”

卡妙点点头,“女神费心了。”

“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嘛。”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米罗呢?没在这里吗?”现在正是下午茶的时间,贪嘴的米罗怎么会错过水瓶宫精致的茶点呢。

“他有任务。”卡妙端了杯茶递过来,“您有事找他?”

“没,随便问问而已。”想到刚才那个“相爱容易相处难”的问题,我突然有点好奇,“卡妙,耽误你一点时间可以吗?”

“当然。”

“你觉得米罗是怎样的人?”我向来喜欢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他?”卡妙微微皱了皱眉,不知为什么明明是很优雅的表情在我眼里却透着点孩子气,“偏执的疯子,耍宝的呆子,多话的傻子,有毒的蝎子……”

我看着卡妙认真的表情万丈黑线……圣域果然不是好人呆的地方……“卡妙……我真不知道你对米罗有这么多不满。”

卡妙一愣,突然勾起一抹浅浅的笑,“不,也不算不满。反正他也不会改的。”

我疑惑的看着他,卡妙的笑里隐藏了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卡妙巧妙的回避了我渴求探索知识的眼神,伏身要收拾刚刚冰河打碎的茶杯残骸。

 

“STOP!别动!”随着自远处传来的吼声,一阵夹杂着宝蓝的金色旋风从外面直冲进水瓶宫,“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不要碰玻璃碎片呀你就安安静静的让它在那待着不行吗又不碍你的事等我回来自然会收拾的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毛病每次都会被割伤真不知道你神经有多大条传出去丢不丢人啊……”圣域里能有这么长气的人一是昂殿一是撒加再一个就是米罗了,而会在水瓶宫里大呼小叫的肯定不是另外俩个……

米罗一边毫无标点符号的碎碎念着,一边将卡妙拽离玻璃残骸并亲自打扫清理让危险物品彻底从水瓶宫消失。直到被卡妙一拳头敲在脑袋上,才愣愣的抬头,“女神,午安。”

“午安,米罗。我来找卡妙聊天。”

“耶?我都不知道这家伙还会聊天,女神不觉得是在对一只呆呆的企鹅倾吐心声么……呀,好疼!”

==|||如果说奥林匹斯特产乱伦和情杀,冥界特产翘班和休假,海域特产财宝和活宝,毫无疑问的,圣域的特产绝对是跳槽和毒牙!

 

他们彼此泼了几句冷水,米罗把话题转回我身上,“女神在圣域很无聊吧,只有一群没什么乐趣的大男人。不如让穆调几个女白银回来圣域修炼?我记得天鹰她们和女神差不多同龄。”

我小小的感动了一下,笑着说,“大家都有自己的训练安排,不用特意为了我而变动的。”

“这样啊……那,女神想出去玩得话,可以私下跟我说哦。我们偷溜出去保证不会让撒加知道!”米罗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向我保证,表情认真地犹如发誓为了爱和正义而战。

“想想你的惹祸体质吧米罗,别给女神惹麻烦。”卡妙很不客气地泼他钻石星辰,转而稍稍有点内疚的对我说:“女神殿下,您想出去的话随时提出来,我们会陪同您去任何一个地方。”

我真的很幸运——我想——我的战士们是这样温柔体贴。我走过去挽住卡妙和米罗的胳膊,像个单纯的小女生对待邻家的温柔哥哥一般淘气的撒娇,“我在这里过的很快乐啦,除非你们赶我走不然我才不会离开。现在我要回女神居为我英勇忠诚的战士们祈祷,有没有荣幸请天蝎座和水瓶座两位大人陪我回去呢?”

米罗和卡妙彼此对视一眼,默契的笑着,“万分荣幸,我们伟大的雅典娜女神。”

 

走在通往教皇厅的石阶上,我和米罗闲聊,卡妙照例沉默着。

“米罗,听卡妙说你有任务,刚刚回来?”

“是啊,被老大打发出去跑腿。”

“任务会有危险吗?没受伤吧?”

“呵呵,女神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效忠于圣域的国家求援而已,对我来说都是小CASE啦。”

“说起来,我居然都不清楚我的战士们每天在忙什么……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女神。”我有点沮丧,但是撒加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根本也无须我多问,事实上我问了也没什么用。

“不,您是第一个愿意了解我们在忙什么的女神,这些琐事无须劳烦您挂心。”米罗扬着热情洋溢的笑容捏捏我的脸颊,随后弯下身子坏笑,“其实是我们根本没干什么正经事怕您知道了要骂我们呀。”

我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下,“说米罗成天在玩我信,但卡妙不会!”

“哈哈~~~”米罗大笑起来,连卡妙也有点忍俊不禁,我疑惑的瞄着这两个人,我说错什么了么?

 

“女神,事实上米罗算是比较繁忙的人了。”卡妙微笑着解释,“您知道的,我们每个人除了守卫自己的宫殿,还都分担了一些责任。”

米罗接着说:“撒加是教皇,大艾是辅佐官,昂殿老师是行政监管,这些您都知道。再接下来就是些琐碎的事情了,像穆掌管人事,老牛负责帐务,迪斯负责建筑,小艾负责训练,修罗负责刑罚——当然更主要是负责厨房了嘿嘿,阿布负责外交,加隆负责随时被抓来打杂,沙加那毒牙家伙最大牌什么都不管就会损人,还有卡妙是负责资料情报的。”

我很认真地听着,用心记下,“那米罗呢?”

“本来是负责普通任务的安排的。”米罗抓抓头笑得有点心虚。

“可是他图省事基本全是自己跑去搞定的。”卡妙清冷的声音很不客气地接了下去,“当然太无聊的他倒是会随便甩给其他人。”

“唉?这样不会太辛苦了吗?”我还一直以为米罗是好吃懒做的典型呢……原来他才是圣域的劳动模范啊!

“我是觉得,叫来几个白银安排任务再等他们完成后回来复命最后汇总整理上报老大实在太麻烦了,还不如我自己直接去嘛。”

“米罗……我都不知道该赞扬你的勤劳还是说你懒出格了……”

“呵呵,就算我功过相抵了好不好~~~女神想不想听我这趟出门遇到的好玩事。”

“想!”既然撒加默许了这样的事,肯定是米罗的能力足以胜任,自然不用担心,还是听听米罗讲故事吧。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进了双鱼宫,卡妙要我们等一下,径直进了偏厅,不多时端了杯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气的热牛奶递到米罗面前,“诺,喝了。”

米罗夸张的瑟缩了一下,俊朗的五官快皱成包子了,“不要吧,卡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牛奶。”说着还抽了抽鼻子,“尤其讨厌阿布家的玫瑰牛奶,恐怖的怪味道啊~~~

“米罗,说什么呐!”一支凭空射出来的玫瑰伴着阿布清亮的威胁从米罗耳边凌厉划过,当然小心的没有割伤一根头发。

卡妙冷冷的盯着他,“少废话,要不喝了它,要不我把你打晕了扔回天蝎宫,挑一种吧。”

“真是的,就不能温柔点么。”米罗嘟囔着,还是不情不愿的灌下了满杯的牛奶,一脸委屈的看着卡妙。

“怎么了吗?”我不解的看着他们。

卡妙理也不理米罗,接过杯子转身放进偏厅,轻飘飘的说,“他胃疼。”

 

“哎?很严重吗,米罗?我叫人请穆来看看。”说着我便要往外走,这时一只白晰有力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高挑美丽的双鱼座战士如他的玫瑰一般凭空出现,笑眯眯的说,“女神不用担心,米罗的特效药就在这里嘛。”

“真的吗?”我担心的看向米罗。

“没事没事,小毛病而已。”米罗不在意的摆摆手。

“女神要不要去我的玫瑰园看看,今天花开得格外美丽,为了迎接您的光临。”阿布明亮的猫儿眼顽皮的瞄了瞄卡妙和米罗,又向我眨了眨。

“好啊好啊,阿布我今天帮你照顾玫瑰好不好。”我了然的挽住阿布的手臂,嘿嘿好歹我也是智慧女神嘛。

“傍晚我会送女神回去的,你们两个是要治病还是怎么样的最好回自己的地方哦。”阿布凉凉的扔下这句话,领着我向内厅走去。

 

~~~~~~~~~~小雅不做电灯泡的分割线~~~~~~~~~~~

 

“阿布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八卦了,今天要挑唆迪斯让他明天起不了床!”米罗忿忿的走近卡妙,勾住卡妙的肩膀,亲昵的亲吻他秀美的脸庞,“我以为已经表现的很完美了,可以请亲爱的卡妙侦探解释一下如何看穿我的完美犯罪吗?”

“完美犯罪?抱歉,亲爱的米罗疑犯,您的犯罪手法一如既往的糟糕。”卡妙扭过头认真地注视着米罗,

“第一,你刚才那5分钟的废话里完全没提这两天的饮食状况,证明肯定犯了忌讳;

第二,回来后立刻去复命证明你不想过会再被撒加召见,是想躲进蝎子窝里睡觉吧;

第三,头发明显的认真打理过,证明你不想被人看到因为疼痛而抓乱了的头发;

第四,手的温度比平时低,证明出了很多汗,这明显是不正常的事;

第五嘛,”卡妙扬起一抹淡然而温柔的笑,“我就是知道。”

“啊啊我服了我认输了。”米罗无力的将头倚在卡妙肩上,由他分担自己一半体重,声音隐含着戏虐的委屈“以后出任务我要自带便当。”

“少胡说了,你丢不丢人啊,黄金圣斗士的光辉形象全被你一个人毁了个干净。”卡妙一边不客气地骂着,一边用修长有力的手指梳理着洒在自己肩膀上的宝石蓝的长长卷发,“要怪就怪你的胃没有你的头坚强吧。”

“又来了,打小就这么一句。”米罗显现出隐藏着的疲惫,卡妙的手指如有魔力一般缓解了他的疼痛,同时也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不就是把你的头撞破了么,居然记到现在。”

游走在长发间的手指顿了顿,“听烦了?”

“没!”米罗棱角分明的下巴像只猫一般撒娇的磨蹭卡妙的后颈,“一辈子也不烦。”

 

“别闹了。”卡妙按住那颗不听话的头,清冷的声音遮不住浓浓的关心,“你回去休息吧,我去跟撒加说一声。”

“不用,我自己去,有点事得跟老大交代。”

“有麻烦?”

“怎么可能,你别瞎操心,哪有我搞不定的事。”

“你的胃。”

“~~~~卡妙~~~被你说的更疼了~~~”

“自讨苦吃!”卡妙拍拍米罗示意他起来,“这样吧,你去见撒加,我去找穆拿点药,上次他带回来了不少很有效的草药。”

“不要!让我喝那种又苦又难闻的药还不如杀了我痛快!”

“又来了,从小一让你喝药就说这句……”

“就一直说,也不许你烦。”

“幼稚!”卡妙用力敲敲仍赖在他肩上不肯动的宝蓝色,“快起来。办完正事赶紧回你的蝎子窝去,别再我那磨蹭,听到没有,水瓶宫太冷了。”

 

“唔”米罗含糊答应着抬起头来,手臂却圈紧了卡妙的腰,卡妙的手臂顺势落在他肩上,十几年的默契让他们同时贴近对方,没有试探没有慌张更没有闪躲,直接热烈的法式长吻浪漫缠绵,无言的传递着彼此的思念,珍惜与爱恋。

“卡妙……”米罗的手沿着卡妙的圣衣游走,挑逗般的在没有圣衣覆盖的地方画着圈圈。很奇妙的——卡妙的小宇宙全是冰系的招式,但他的水瓶座圣衣却拥有十二黄金圣衣中最高的温度,几乎接近体温的热度;而一向热情又很怕冷的米罗所拥有的天蝎圣衣,却是所有黄金圣衣中最低温的,于是拥抱成了两个人最默契的语言。

“别。”卡妙自然知道米罗打的什么主意,捉住他不老实的手臂,“也不看看地方。”

“我们三天没见了~~~卡妙~~~”米罗身体里的爱情本能在蠢蠢欲动,不甘心的在卡妙耳边吹气,磨蹭他的耳垂,成功使两个人的情愫与体温迅速飙升。

“别闹了,米罗,你不累吗?”卡妙的声音低哑,但仍然竭力维持呼吸的平稳。总要有一个有理智的人,而有理智的人通常更辛苦。

“累,但是更想你。卡妙都不想我吗?”米罗问的很双关。

“想,但是你更需要休息,回去看看自己的脸色差到什么样了。”

“卡妙~~~

“别乱动,不然我用绝对零度给你降火。”卡妙不快的威胁着,双手却温柔的拥着米罗,尽力平复两个人波涛汹涌的感情。

卡妙不是冷血不识情爱的人,事实上很久以前便知道自己逃不开避不掉,因为对方是那样一个深邃又简单的男人,有如此明确的爱与恨。所以他心甘情愿的与他一起带上爱的枷锁,沉沦于失乐园的苹果树下。但是与生俱来的清晰理智明确的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放纵的时候,与爱欲相比,他爱的他更需要休息需要恢复需要睡个好觉。

“好点了么?”感觉到心跳的平复,卡妙放开米罗,同样问的很双关。

“嗯。”米罗梳理着刚刚被自己搅乱的卡妙石青色的顺直长发,然后掬起一捧长发伏身在上面印了个吻,“我先去教皇厅了。”

卡妙点头,目送米罗消失在双鱼宫后,向相反方向的白羊宫走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7-7-13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听阿布讲那过去的故事~~~~~~~~~~~~~~~~

    

“米罗是被昂殿救回圣域的。”

“他是希腊王室送与邻国政治和亲的公主的孩子,因为肩膀上的天蝎印记,米罗的出生被视为不祥的象征。两年后公主去世,米罗被监禁,在冰冷的石牢内奇迹般的居然活了整整一年。”

“皇宫中有人是护着米罗的,帮助他逃出了石牢,那群王室的混蛋哪肯轻易罢休,居然对一个三岁的幼儿下了狙杀令。幸好米罗的小宇宙在最危急的时刻觉醒,昂殿及时赶到救了他。”

“我第一次见到米罗时,他才是那么小小的一团,紧张戒备的缩在墙角里,看起来比同岁的小艾小了好多。蓝色的卷发乱糟糟的覆盖着大半个身体,沾了不少血迹,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会有的——空洞麻木,甚至残忍……”

“他不肯理人不肯讲话不肯吃东西,连稍微的碰触都会引起他巨大的抗拒,就在昂殿决定强行用意念力制住他时,穿着睡衣一脸冰霜的卡妙敲门进来了。他不爽的走到米罗面前,冷冰冰的骂‘喂小鬼,你好吵!’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最讨厌与人有身体接触的卡妙,居然鬼使神差的突然蹲下抱住米罗……”

“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情景其实很好笑,一个面无表情的冰娃娃用力搂着个更小更可怜的娃娃,就好像……保护心爱的玩具不被抢走似的……”

“米罗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拼命的挣扎,两个小家伙像小兽一样争斗。昂殿甚至不让我们去阻止,结果自然是弄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的一塌糊涂。最后卡妙气呼呼的制住米罗,狠狠K了他一拳骂道‘笨蛋!不要吵了!哪里有什么诅咒!那你杀个人来看看啊!’”

“米罗一下子就哭出来了,嗯,准确来说是泣,无声无息的,大滴的眼泪就落下来了。卡妙也有点不知所措,又搂住他轻声说,‘我叫卡妙,真有什么诅咒就冲我来,我才不怕!’”

“结果,米罗来到圣域后的第一个夜晚。结束于华丽丽的在卡妙怀里哭到睡着~~”

 

阿布的眼神随着他的叙述变化,从开始的嫌恶愤怒,到怜惜心疼,最后随着故事终结于一个温暖的怀抱而回复单纯愉悦,“卡妙从一见面就说米罗好吵,而米罗也总是能知道卡妙的想法,我觉得,也许他们的小宇宙就像即使不通话也不挂断的电话一样。不过呀,米罗被他骂的干脆破罐破摔,成天话多的没完没了,一天能说八十几次卡妙说怎么怎么,简直成了卡妙的发言人了。”

 

“后来呢?”我迫切的急于多知道一些关于我的战士们的故事,打断了阿布快乐的回忆。

 

“呜,我想想,那时除了穆还被昂殿私藏在嘉米尔以外,大家已经都到齐了,但是小一点的还没有正式修炼,只做基本的体能训练,撒加艾俄负责照顾他们成天忙的够呛;修罗一直跟着艾俄训练,已经开始认真提升能力了;我和螃蟹的招式都是比较依靠小宇宙的邪门歪道,乐得偷懒;结果被怀疑有自闭倾向的米罗被昂殿安排给加隆负责。顺便提一下,当时昂殿一心要把琴座的白银圣衣塞给加隆,加隆抗拒的不得了成天玩失踪——我觉得这是加隆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事情之一,把他和撒加绑一块五音都能缺两个。”

“等到大家意识到事情不对时,米罗已经被加隆训练的很健康很阳光很开朗很热情,而且抗击打能力很好,于是圣域闯祸二人组华丽丽的诞生了~~~在加隆那个歪到大西洋的上梁教唆下,米罗一度将圣域闹得鸡飞狗跳的~~~”

 

“……阿布……为什么你一脸的兴灾乐祸啊……”

 

“耶?有这么明显吗?呵呵……不过那个时候很有意思啊,一群半大小子成天在训练场胡闹。反正大家年纪也小,破坏力又不会太强,昂殿也由得我们随意闹,不过弄坏了东西要自己修,不能丢给穆搞定这点比较不爽。”

 

“哎哎??昂殿都不管吗??不怕你们把圣域拆了啊??”

 

“当时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啊。而且昂殿本来就不是撒加那种事必躬亲型的领导,一向崇尚放羊政策,他有时间还跑去五老峰下棋或者回嘉米尔带他的宝贝学生呢。不过加隆的死穴是撒加,米罗嘛,闹得出格了卡妙自然会来收拾他和他闯的祸。”

 

阿布似乎想到什么,眼神变得柔和而无奈,“米罗这个人呀,看起来呆呆的没心没肺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是最偏执的一个。平时训练时有个磕了碰了的,他能宣扬的全圣域都来慰问他,可真要是出任务时受了伤或者有个病痛的时候,从来都是想方设法的掩饰过去不让人知道,一般会更加的惹事生非让人对他退避三舍,从小到大一直是这样。”

 

“……为什么呢……”

 

“问的好,我们也很想知道啊。”

 

“但是卡妙每次都能看出来对不对?就像刚才一样。”

 

“是啊,米罗到圣域后的第一年,卡妙几乎每隔几天都要跑去天蝎宫过夜,后来则总是在米罗分外惹祸的时候去,开始我们以为他是去教训米罗,艾俄多事的拦过几次,卡妙往往扔下一句话就走,‘我去看看那只笨蝎子有没有死在自己窝里’。——这两个家伙啊,都是不坦率的人呢。”

 

 

“有点出乎意料呢。平时总看着米罗跟在卡妙身边,还以为……”

 

“以为米罗是靠死缠烂打追到的卡妙是吧?嘿嘿,准是冰河那笨小子误导您的。他呀白跟着卡妙学了这么些年,除了制冷效果以外真就没得到他老师的真传了。想想我们都是什么人啊,哪可能随便就让人缠上了,更不可能明知是个钉子还往上撞。”

 

“所以卡妙和米罗是绝对的两情相悦!”

 

“哈哈,您怎么不质疑一下米罗呢?”

 

“米罗对卡妙的好傻子都看得出来啊。”

 

阿布耸肩,“准确地说,米罗是像个傻子一样对卡妙好。”

“试炼刚开始时,撒加决定一力承担罪恶之心,硬是逼走了加隆。米罗看在眼里后不声不响的去见撒加,直接就是参拜大礼,他掷地有声的说‘我不管那个见鬼的试炼是真是假结果如何,只要你放走卡妙,天蝎座誓死服从教皇——除了卡妙,我帮你做任何事杀任何人。’”

“十二宫战开始前,卡妙被召回圣域,米罗跟不要命似的冲进教皇厅,一拳打掉了教皇的三重冠,然后银河星暴就近距离的砸在他胸口上。米罗跪在地上死死的撑着地板,血顺着嘴角流下来,他仰着头盯着撒加,无惧坚持的神情——他以为自己死在假教皇手里,卡妙就会有理由彻底离开圣域了。”

“过了好久,撒加艰难的回复清澈忧伤,他悲哀的看着米罗说‘我们,没有人逃得掉了,这是命运’。米罗踉跄的站起来往外走,步履维艰但是语气坚定,‘我要肯认命早就死在17年前了。撒加,如果你伤害卡妙,我就跟你斗;同样,命运要伤害卡妙,我就跟命斗,斗到死!’”

 

~~~~~~~~~~~~~~~~圣域内不提倡光速运动~~~~~~~~~~~~~~~~~

 

卡妙自白羊宫拿了药回到天蝎宫,见米罗还没回来只好先继续往回走,路过射手宫时居然看到艾俄闲适的窝在沙发里看书。艾俄见卡妙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无奈的笑道“教皇大人说有要事与天蝎战士相商,我就被请出来了。”

 

“要事?多重要的事?”

 

“我也想知道啊。”艾俄合上书站起来,拍拍卡妙肩膀,“应该谈完了,我们去看看吧。”

 

卡妙怀疑的审视着艾俄看似敦厚的和善笑容,“我说艾俄,你不是被撒加踢出来之后,打算拿我当挡箭牌再混进去吧。”

 

“你认为那两个人谁更别扭偏激又死性不改呢?”艾俄露出标准的被撒加称为“优秀猎人”自信表情。

 

而被米罗笑为企鹅的卡妙只有乖乖投降,“程度上来说差不多,但我很想扁其中之一。走吧,辅佐官大人。”

 

 

卡妙推开教皇厅厚重大门的一刻,霎时风雪大作令周遭的一刻如同坠进西伯利亚。艾俄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提升小宇宙尽量制约住他,“冷静一点,卡妙。”

 

事实上当时的情景实在容不得人冷静。教皇厅中央张开了结界,赤膊的米罗单膝及地规矩的跪着,完整的天蝎圣衣放在一旁,撒加站在他背后,手里握着那把足以轼神的黄金匕首,寒冷锋利的尖刃埋入了米罗蜜色的脊背,随着撒加利落的抽刀,划出一道四五寸长的血腥伤口。撒加将手放在米罗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方提升小宇宙,却不是为了止血疗伤,下一刻,一块布了结界手掌大小的轻薄银片伴着不断涌出的鲜血飞出,被撒加一把握在手里。

 

米罗从头至尾都只是沉默的跪着,刀尖入体时连眉也不曾皱过一下,直到此时才松了口气,眨了眨眼恢复一贯的嬉皮笑脸,轻松调侃着,“老大,你手慢了呦。”

 

撒加抬手摘下三重冠扔到教皇宝座上,同时解开了结界,无奈又心疼的扶起米罗,“下次我借你匕首让你来砍一下过过瘾好吧。那边那两个,石化解除没有啊,过来帮忙。”

 

卡妙收敛了冻气与艾俄一起走过去,面无表情的接手米罗帮他止血包扎。撒加有点苦恼的看着戒备状的卡妙,一脸无辜加委屈的看着艾俄,“卡妙生气了。”

 

“因为你用刀捅了米罗。”艾俄很好心的指指被撒加扔在一边的物证提醒,“不要装无辜了,你没有穆的道行高深。请伟大的教皇大人解释一下刚才的行为吧,私刑?惩戒?还是另有隐情。”——陈述句。

 

撒加白他一眼,叹了口气,“你们以为这教皇当着好玩啊,竟是受累不讨好的麻烦事。”说着晃了晃手里的银片,“喏,这是效忠圣域的宣誓书,只有教皇和洒过圣水的最高领袖才能持有,其他人接触的话就必须封进身体以血肉保存,而取出来的方法就只有你们刚看到的那一种了。”

 

艾俄抓抓头发,“我也知道这东西,可一般不是只要放进手臂中就可以了吗?米罗干吗……呜……”

 

撒加一肘捣在艾俄小腹强迫他消音,一边用小宇宙传音数落他,[你这笨蛋真想害死米罗啊他成天在外面跑任务能不知道怎么做最省劲吗用得着你多嘴啊也不看看卡妙的温度都降到哪了就会火上浇油冰上撒霜啊你真是个木头不会说话就别说少给我惹祸!]一边展露天使般的微笑安抚冷颜的卡妙和苦笑着的米罗,“米罗,这趟任务辛苦你了,卡妙,送他回去可以吧。我和艾俄还有事忙,回头见啊。”说完拽着艾俄一头钻进了资料室。

 

~~~~~~~~~~~~~~~~撒加是典型的管杀不管埋~~~~~~~~~~~~~~~~

 

“卡妙……”米罗想说点什么,卡妙却率先放开他向大门走去,“回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语的穿过双鱼宫,水瓶宫,山羊宫,射手宫,直到天蝎宫卡妙都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米罗苦笑着拽住他,“喂,生气归生气,徒步穿越地球可不好玩。”

 

卡妙自觉心烦气躁,不耐的甩开米罗的手,甚至不自觉的用上了小宇宙。米罗本能的后退一步,牵动了背后的伤口疼得皱紧了眉,连忙撑住一边的墙壁稳住身体。卡妙本要扶他,手伸到一半却又硬生生的放下了,扭过头冷淡的说,“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嗯。”米罗目送卡妙离开,踟蹰了一下,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满月夜,洗去一身烦躁的卡妙独自坐在卧室的窗边发呆,看着薄凉的月光洒在自己清爽干燥的手指上。卡妙讨厌血腥,他的绝招中没有一种是直接让人见血的,于是这些年来,他手上沾了血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那只笨蝎子的血。米罗温热的鲜血滴在自己手指上的感觉——非常极其特别相当……不痛快。

 

客厅里不时传来冰河和瞬说笑嬉闹的声音,还是孩子嘛——卡妙扯动嘴角微笑,却想起自己也不过二十出头——都还是孩子啊。叹了口气,卡妙终于无比鄙视自己的下了结论——最为冷静清醒的水瓶座黄金圣斗士,目前正在幼稚无聊的闹别扭中——原因……不明。

 

站起身,卡妙利落的换上居家服从偏厅出了水瓶宫——身为老师就要在各方面起表率作用,为学生创造良好的学习榜样——冷静的水瓶战士十分鸵鸟的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

 

 

自家门口,一只精致的中国瓷瓶凌空漂浮着,穆优雅的小宇宙轻松接入,“新配的药,治疗外伤很有效。”……

 

山羊宫,走廊一侧的矮桌上放着食盒,一张便签立在上面,是修罗劲瘦的字体,“天蝎宫外卖,有劳送达”……

 

射手宫,黄金留言板上最明显的地方刻着“我会帮你们教育撒加的。——艾俄留。PS:也会帮你们请假的^-^。”……

 

站在天蝎宫门口的卡妙不甘心的回头瞥了上面那几座在看好戏的宫殿一眼,暗骂,“你们这些家伙!赌个气都不让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7-7-13 12:14 |显示全部帖子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01 才可浏览,你当前积分为 0

Rank: 1

发表于 2007-11-20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5555。。。。。。我现在是多少分啊!! ?????[em12]

Rank: 1

发表于 2007-11-20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可怜的小米,为什么要挨上一刀呢?? 好想看下面的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8-3-7 23:13 |显示全部帖子

死了.....................

我要怎么才能修炼上去...不要逼我水嘛................

我也想看挨刀原因耶~ 怨念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8-3-10 00:59 |显示全部帖子

对不起小南我又看了一遍…………………………………………………………

鼻血!!!!!!!!!狂喷!!!!!!!!!!!!!!!

万人仰视性感半裸跳水名将撒小加

Rank: 1

发表于 2010-12-17 21:08 |显示全部帖子
额 遇到积分限制了 追着看日常杂记追到这里

Rank: 1

发表于 2010-12-17 21:20 |显示全部帖子
额 达到分数了为什么还是不能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465382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