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LC架空坑注意】航海时代
楼主: Gladria
go

[原创]【LC架空坑注意】航海时代

Rank: 1

发表于 2010-11-22 22:26 |显示全部帖子
我还以为那只狐狸是大米变的呢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12-1 22:25 |显示全部帖子
完全不像水手的脸……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就是雅柏……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1-13 23:25 |显示全部帖子
 

            第五节 神棍给的礼物一定是有其作用的

   

亲爱的哥哥:fficeffice" />

你还好吗?身体怎么样了?

我们的船队里又多了几个同伴。新来的容克斯先生,布雷里奥先生和卡奇斯先生是非常专业的船舶修理师,牵涉到船的时候就连艾尔熙德先生,他们也不会让步的。

还有一位新成员,雅柏菲卡先生。雅柏菲卡先生对于火药的调制似乎很有一手,所以现在是我们的炮手。虽然不想要卷入到海战当中,但是有时候遇上鲨鱼什么的,总得有自卫能力吧,这是希绪弗斯先生说的。

对了,新的大船真的很棒。我们现在有了三条新船,希望之舟号是我们的旗舰,另外还买了两条小船,叫六分仪座和御夫座,用星座来命名的。这样一来,真的是一支很棒的船队了。

听说再过一阵子,就可以返航了,就能再见到哥哥了。天马的事情我还在打听,虽然没有消息,不过总是能问到的。

 

小姑娘折起信纸,煞有介事地加上火漆封印。左右看看,希绪弗斯和艾尔熙德都不在,雷古鲁斯一早已经和容克斯出门去船坞修船,船长室里空荡荡的,而窗外阳光正好,暖融融的诱惑人出去。

走到甲板上,雅柏菲卡正把水蓝色的长发高高扎起,卷着粗布工作服的袖子,蹲在那儿满手油腻地修理炮筒。

“早上好,雅柏菲卡先生。”

阳光从后面照过来,小姑娘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俯下身冲新加入的炮手打招呼。

“……早上好。”雅柏菲卡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淡然地回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萨莎能感觉到他心情不错。

“今天天气真好啊~~雅柏菲卡先生不想出去走走吗?”海风拂面而来,小姑娘眯起眼睛看向海平线。

“不行。”低下头用力拧着炮管边上的螺丝,他的拒绝来得干脆利落。

于是萨莎开心地独自下了船,新买的皮鞋踏在石板地上,清脆的脚步声带着乐曲的调调。如果不跑太远的话,应该会在希绪弗斯先生他们之前赶回来,也不会找不到路。目的地是早已决定好的。

听说这座小城里有座很古老的教堂。

之所以要去看看是因为很久以前萨莎听哥哥说,到一个地方一定要去那里的教堂看看。教堂里有着人类能创造出来的最美的艺术。向来安静的哥哥,提到教堂和艺术的时候满眼都是热情,连小小的萨莎也被感染了。和希绪弗斯先生出来这么久,似乎他们都没有去过教堂。大概是不感兴趣吧,所以萨莎也不好意思硬是拉着他们去。

如果到了那里,给哥哥带点什么纪念品吧,虽然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带的。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就越跑越快了。

 

木制的教堂里意外地没有人,满厅里都是木头散发出的香味。这座教堂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大,但是窗栏上的雕刻和穹顶上的装饰精美至极,即使是不太了解艺术的萨莎,也觉得赏心悦目。她爬上窗边的长条椅,伸手去摸五颜六色的窗玻璃。

“你看见了什么?”

背后突然响起了温和的问话声。萨莎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跳下,和发问者面对面撞了个正着。

发问者是一位很年轻的神父,长长的金发散落在纯黑色的法衣上,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嘲讽笑容,虽然闭着眼睛,却让她有被人仔细打量的感觉。

你闭着眼睛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出现在人背后的啊!!

“……很漂亮。”萨莎老老实实地回答。

听了这话年轻神父嘴角的弧度勾起的更大了,萨莎往后退了一步,总觉得这个人虽然相貌端正语言温和但是某种意义上并不是有如外表那么无害的存在。

这么说起来,恰好和马尼戈特先生相反呢。

“请问你是奥林匹亚船队的萨莎小姐吗?”神父慢条斯理地把手中拿着的厚封皮金包角书放下来,问道。

“是的……?”

“跟我来,有件东西要给你。”神父说完话就转身引路前行,萨莎迟疑两秒后还是跟了上去。

绕过祭坛和小礼拜堂,神父熟门熟路地带着她穿过狭窄的走廊,拐了好几个弯儿走到某间隐蔽的小门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侧身让她进去。

和她想象中的场景不同,神父的房间里比艾尔熙德的还要干净清爽,连必要的生活用品几乎都看不到,只有对门一张桌子,一个简单放了几本书籍的小书架,和一张看起来就很硬很凉的石板床。闭着眼睛的神父淡定地把门一关,修长的手指在书架上探摸了下,就打开了一个暗格。

我的晋江专栏=v=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381327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1-13 23:25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给你的,七海的女神殿下。”萨莎茫然地接过神父递过来的旧笔记本,随手翻开,满页墨迹斑斑的手写符号她完全看不懂。合上薄薄的本子,看着正一脸看好戏表情的神父,她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fficeffice" />

“为什么要叫我女神殿下?”

虽然神父依旧闭着眼睛,但是萨莎能明显感觉出他那轻蔑的视线。

“那是你的命运。命中注定,能成为七海女神殿下的那个人就是你。”说出的话很恭敬,声音很温柔,但是语调带着挖苦,话里的潜台词让萨莎感到很不舒服。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命运注定的东西。”

小姑娘抬起头,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我不知道你说的女神殿下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所要做的,就是努力发展我们的船队,航行到更远的地方,发展更大的势力。”

神父静静地面对着她,许久,冷笑了一下。

“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话,这本书,我不能收下。”

萨莎突然觉得有种想要哭出声来的委屈,她紧紧咬着嘴唇,颤抖着肩膀把书递回去。

“那么就拿回去直到看懂为止。”仍然是温柔无波的音调,这个年轻神父的每一句话都带着让人无法抵抗的魔力。他把书轻轻地推回她怀里。

“这是你的责任,你的义务。”

 

“那个神父叫什么名字?”看着气鼓鼓的小姑娘,希绪弗斯带着令人安心的微笑安抚地揉揉她柔软的头发,问。

“他说他叫阿释密达,好奇怪的名字。——咦怎么了?”敏感地发现说出这个名字之后马尼戈特脸上带上了玩味的笑容,萨莎不由得看向似乎能提供答案的他。

“那家伙我认识,神棍一只,以后见到他直接恶灵退散别管他说什么就好。”马尼戈特随手拿过桌上的旧笔记本翻阅起来,“嗯,不过他如果给了什么就拿着,肯定是好东西。”

拿回来的本子萨莎已经仔仔细细翻阅过了,封面是厚实的皮质,内页是干干净净的白纸,手感和羊皮纸不同,希绪弗斯说是东方的绢纸。本子的第一页上端正地画着黄道十二宫的圆圈符号,中央写着几个希腊字母。

“这几个字母代表的是一位女神,雅典娜。”

希腊神话里的智慧女神,雅典娜?继续翻下去,书中各式的插图和韵文吸引了她的兴趣。全书似乎是以十二宫为标记分开了十二个章节,每个章节都以各星座的代表符号为开始。

“白羊宫。天鹤的彩绸,增加速度值。阿瑞斯的长枪,增加武力值。………………”

“射手宫,金色的羽毛,增加名誉值。射穿魔鬼的箭,攻击力及攻击范围增加。………………”

“双鱼宫。罗恩格林的佩剑……”

“啊,那是雅柏菲卡佩剑的名字。”一直沉默地坐在角落里的艾尔熙德突然插话,打断了萨莎的朗读。

“因为那真是一把好剑,所以特地向他借来看过……和这本书有什么关系吗?”

“要不问问他?”

冷漠的炮手似乎有些反感这个问题。

“是我的师父留给我的。”

一边翻看着书卷,希绪弗斯若有所思地问:

“雅柏菲卡……你是什么星座的?”

“双鱼座。”迅速干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容貌秀丽的青年疑惑地看着发问者。

“双鱼座。双鱼座的罗恩格林佩剑。如果照此推论的话……”

“巨蟹座有些什么?”发问的是马尼戈特,“我是巨蟹座。”

“巨蟹座……女神加护的护身衣,封印作用。邪灵的短剑,增加近攻灵活度,附加诅咒伤害。”

 

“那就对了,”马尼戈特咧嘴一笑,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刀,抛给希绪弗斯,“看这是什么?”

他抛过来的短刀刚拔出鞘,就让人手心一凉,粗短的刀刃透着碧绿的幽光,有如黑夜里的鬼火一般不祥。先反应过来的是雅柏菲卡。

“这,这是传说中的那个?”

“诅咒的匕首……比较正式的名字就是邪灵的短剑。你也不赖嘛,连这个都知道,”

“传说中七海的女神身边会聚齐代表十二星座的最棒的水手。我是巨蟹座,你是射手座,熙德是摩羯座,雷古鲁斯是狮子座,现在,” 马尼戈特笑了,冲着雅柏菲卡比划了一个赞许的手势。

“欢迎加入我们,双鱼座。”

我的晋江专栏=v=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381327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4 17:42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撒土了.....等了好久

Rank: 1

发表于 2011-1-19 15:44 |显示全部帖子

真的是你 楼主 真的是你~~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2-15 22:30 |显示全部帖子
 

第六章 最称职和最不称职的宝藏猎人

 

 

    “所以说,这本书实际是一本宝藏寻找攻略书?”

     总结了大家的发言以后,小姑娘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找齐这本书里的宝藏,会怎么样?”

     紫色的眼睛闪着好奇的光,和着另外八道视线一齐理所当然地看向表面上和事实上的最年长者希绪弗斯。奥林匹亚船队的副官轻咳一声,开始娓娓道来。

    “很久很久以前,追溯到奥德修斯的年代……”

    “前辈,请直接说重点。”

    “……从那时起,传说中只有雅典娜转世的少女才能成为七海的霸主。她的身边会聚集起代表黄道十二星座的最强的水手,她的商会将称霸七海,拥有七海的最高权力象征‘霸者之证’。”

    “而这十二位水手会寻找到对应星座的神器,这些神器是从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拥有着不可思议的效力,可以将凡人的力量提升到与神接近。”

    “目前我们中,马尼戈特是巨蟹座,雅柏菲卡是双鱼座,且已经获得了对应的部分神器,而这本书,就是指引我们寻找到剩下物品的钥匙。”

      雅柏菲卡怀疑地看着自己的长剑。

     “……我不觉得这种东西有你说得那么神奇。这只是师父留给我的普通纪念品。”

     “那是一把很好的剑。”艾尔熙德坚定地下了结论,“你用过的话就会明白。”

     “……”炮手秀丽的眉头皱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抚着剑身陷入了沉思。虽然加入这个集体的时间不长,但是艾尔熙德说话的分量他还是很清楚的。罗恩格林佩剑有着精工雕刻的镂空银剑鞘,纤细的流线型护手,窄窄的剑身,整个就是以不实用闻名的文明时代骑士剑的代表。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师尊的遗物,其实他是不喜欢这把剑的。记忆里的老师不是个追求浮华的人,但是却非常珍爱这把剑,如果这剑真的拥有某种力量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另一边倒是没有纠结多久。

      “七海的霸主啊……”

      意味着很多很多的金币,很多很多的船……小姑娘双手往桌上一拍。

      “各位,我们出发去寻宝吧!”

      马尼戈特吹起了口哨,雷古鲁斯高兴地开始拍手,希绪弗斯在一边微笑着连连点头,艾尔熙德沉默不语但是显然是默许了,只有被拍桌声从回忆中惊醒的雅柏菲卡抬头问了一句:

      “这本书里的韵文部分……你们都看明白了?”

 

      “包在我身上了!”

       同业公会的胖头儿笑眯眯地把金币点了又点,仔仔细细收进腰包里,才把一行人带上路。看起来胖头儿收人之钱忠人之事,态度倒是很恭敬,但是路越走越窄,两边的风景越来越穷酸,这条七绕八弯,地上全是泥泞,路角处还散发着难闻味儿的小巷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会住着他们想要找的“专业宝藏研究人员”的地方。

      “喂,大叔你确定?”雷古鲁斯毕竟是小孩子,先沉不住气了。

      “少年啊,凭着外表判断人可是不行的啊,”大叔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别看我要给你们推荐的人目前暂时只能屈居在这里,但是绝对是专业人才,而且现在他们落魄成这样,讲价也比较方便不是?”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在一扇歪歪扭扭的门外停下了脚步。大叔神秘兮兮地冲他们笑了笑,随即抬起拳头对着门就是一阵猛砸。

      “卡路狄亚!!你们还没饿死就下来开个门!”

       好半天,才从门后传出一个慵懒的沙哑声音:

      “来了……真是,本少难得睡个好觉……?”

       来开门的年轻人有一头嚣张的蓝色卷发,原本睡眼朦胧的样子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刻变成了古怪的笑容。

      “……小丫头?这是讨债的新法子吗?”

 

      “你们最好能小声点,书呆子昨天晚上干活到很晚现在还睡着,有什么事和本少爷说就可以了。……嗯牛奶没有了,先用清咖啡凑合着吧。”

       胖大叔在他们和卡路狄亚分辩自己不是来讨债的时候就消失了,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以后屋主人的心情好了很多,甚至邀请他们进屋边喝咖啡边商谈。进了屋里,主人的处境之拮据更是一览无余,偌大的客厅里连足够让他们一行人坐下的椅子都没有,茶具也是东拼西凑的。然而屋子打扫的很干净,更让萨莎不解的是,屋主卡路狄亚穿着的衬衣明显质地良好制作精良价格不菲,于是小姑娘陷入了纠结中:

      1 屋主有钱——明显不可能还住在这种地方,否决

      2 屋主没有钱但是花钱大手大脚——怎么会连茶具都没有,继续否决

      3……暂时想不出可能。

      正在她纠结于主人的作风问题和椅子的分配问题时,卷发年轻人随便端起一杯咖啡,不客气地拖过一把椅子,也不管自己的客人都还站着,自顾翘着二郎腿坐下了。

     “有什么想要拜托本少的,直接说,本少爷现在闲着,会认真考虑的。”

      马尼戈特明显发出了冷笑声,小螃蟹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艾尔熙德悄悄捅了他一下,让他保持安静。希绪弗斯给萨莎搬了把椅子,按着她的肩膀硬是让她坐下了,他则站在她的背后。

     “听说你是专业的宝藏猎人?顺便说,真是好咖啡啊。”希绪弗斯笑眯眯地赞美。

     “算你识货,这是正牌的阿拉伯咖啡。”青年眯起眼睛,“和威尼斯那帮商人弄出来的廉价货可不一样。……顺便说本少爷就是传说中的宝藏猎人没错,专业的。另外还有个搭档,不过那家伙比较懒,还在睡觉,你们有什么藏宝图或者密码什么的直接告诉本少爷就好。”

     “嗯,请帮忙看看这本书上的韵文密码。”萨莎打开怀里仔仔细细包着的包裹,把书取出递给了卡路狄亚。卷发青年轻快地接了过去,随即蹙起了眉头,看似研究得很是认真。

     “怎样?有什么发现吗?”简单地介绍了情况后是许久的沉默,萨莎忍不住问。

     “嗯……有点复杂……”被灼灼的视线注视着的青年翻了一页又一页,翻页的动作越来越快,“这本书留给我,我研究了给你们……”

     “你研究一辈子也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你连拉丁文都不精通,更别说根本不懂的希腊语了。”

      清冷之中带着温柔的声音从转角的楼梯上传来,众人抬头,一位石青色发的青年正从楼上走下来,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是温文尔雅。卡路狄亚冲着他翻了个白眼,一甩手就把书扔了过去,动作之快让大家目瞪口呆。然而看起来文弱的青年熟练地接住了书,没让书受到一点儿损坏。

     “书呆子你不是睡不到日上三竿不会起吗?”

     卷发小少爷的嚣张劲儿似乎一下被这个青年的气场打压了下去。

     “我为卡路狄亚的不礼貌向大家道歉,他的没教养是我的责任。我叫笛捷尔,是他的家庭教师。我不知道之前他对大家说了什么,请大家完全不要相信。”

     “……你们不是什么宝藏猎人?”雷古鲁斯撇撇嘴,明显泄气了。

     “我只是一介普通的宝藏文献研究者。”笛捷尔一边说着一边下来,不露声色地把卡路狄亚挡在后面,“这本书虽然是复制抄本,但是内容很有意思,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借我略为看看吗?请各位随我到楼上的工作间来。”

 

      说是工作间,称为阁楼其实更为妥当,几乎容不下他们这么多人,为了节省空间,走在后面的艾尔熙德默默地退到了楼梯上。不大的阁楼里除了一张床只有很廉价的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上,椅上,床上,地板上,堆放了数量惊人的纸卷和书籍,杂乱程度简直无法描述无法想象。萨莎偷偷地回头看了一眼艾尔熙德,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他皱起的眉。笛捷尔倒是很大方地把桌上的纸堆推开到地上,露出一块桌面,仔仔细细地把书安放在上面,随后翻开了书的内页,推推眼镜开始了讲解。

     “各位,我们首先要知道,这本书没有标题和作者名称。鉴于全书都是手抄本,且有不同的笔迹,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一本笔记,书中的插画是另外加上的拓图,也许正是因为拓图工作的复杂,导致这本笔记比其最初参照的古籍要少了很多插图。最基本的分析,就是根据笔迹和墨色的不同把底稿和不同时期加上的批注分开。”

     “我没有仔细研究过,但是一眼看去,几个部分采用了不同的文字,就像油和水一样泾渭分明。全书的基本部分是以标准的希腊文写成,而看起来比较整齐,似乎加上去的年代比较早的部分批注是语法很标准得体的拉丁语。我觉得对于各位来说,需要我的部分应该是在后面比较潦草的这两部分批注上。这两部分使用的是相对特殊的文字。使用梵文的这部分似乎是随手写就,而另一部分,是使用冰岛鲁尼文。但是以鲁尼文加上批注的人显然自己并不了解这种文字,很多地方有明显地照着原本单纯模仿的痕迹。如果各位能给我一些时间的话,也许能看出更多的东西。”

 

 

“……切,这个倒真像那么回事。”马尼戈特自言自语地咕哝。

我的晋江专栏=v=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381327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2-16 09:22 |显示全部帖子
卡少~终于出现!
楼主~总算填了!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2-16 22:34 |显示全部帖子
 >v<
开始寻宝吧~七海的女神~!
小卡难道是笛子的资助者么,但是会被讨债,难道是私奔~?
(但这么羊就变成拖油瓶了吧~

Rank: 1

发表于 2011-3-9 11:11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望月狐在2/16/2011 10:34:35 PM的发言:
 >v<
开始寻宝吧~七海的女神~!
小卡难道是笛子的资助者么,但是会被讨债,难道是私奔~?
(但这么羊就变成拖油瓶了吧~

难道小卡不是笛子的饲养者?!

也许是诱拐?

不不不,诱拐是希绪叔叔才会干的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72209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