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欢乐】笛捷尔少年的记事本之出水痘的雷古鲁斯
查看: 19229|回复: 15
go

[原创]【欢乐】笛捷尔少年的记事本之出水痘的雷古鲁斯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10-13 01:56 |显示全部帖子

 

 

 

 

1

 

 

“雷古鲁斯你究竟在干嘛?”史昂一边把一个糖苹果往自己嘴里塞进去一边奇怪地问道。

 

清凉的夏日夜晚,大家都聚集在雷古鲁斯那里以陪他玩的名义瓜分希绪弗斯从外面带来的糖果。

 

“我不知道,我身上好痒?”雷古鲁斯说着一边在身上乱抓,不抓就算了,一抓胳臂也痒,背后也痒,脖子也痒,屁股也痒,他整个人都毛起来了。

 

“别抓了,是不是被蚊子咬了?”马尼在一堆花花绿绿的糖里犹豫不决,伸出手不能决断只是用眼光挑来挑去,“越抓越痒。”

 

被他这么一说,雷古鲁斯越发觉得浑身都更痒了,恨不得滚来滚去。

 

“好了,好了,我来看看,如果是蚊子咬的,我去找点柑菊花的汁水……”童虎说着上去帮雷古鲁斯解开衣服胸口的绳子露出少年人粉嫩的肌肤……以及上面醒目的红点。

 

“咦?怎么那么多,难道……啊!”但是童虎的话音未落就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部被身后的人一胳臂拦腰抱住整个人都被迅速向后扯出4、5米远。

 

“笛捷尔你干什么啊?”毫无准备的童虎一时间没有挣脱开来,被笛捷尔单手制住,还不断手舞足蹈的乱动。

 

“全部退后!”笛捷尔沉声命令道。

 

所有人都没有动,只是惊讶地看着退出老远的笛捷尔和被他扯出去的童虎,年轻的狮子座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

 

笛捷尔这才放开被他扯住不能动弹的童虎,“我恐怕他是得了……”

 

“天花?!”马尼戈特突然大叫一声打断了水瓶座的话。

 

他的童年那阴霾的天空和空气中挥之不去的尸体味道里巨蟹座得知了这个可怕的名字,如同死神的使者一样,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瞬间所有人的脸几乎都绿了。不需要任何命令和警告所有人眨眼之间都退到很远距离。

 

“雷,雷古鲁斯……”卡路狄亚听上去好像快要哭了。

 

史昂不引人注意地又退后了半步。刚才咬了一大口的糖苹果此刻哽在他喉咙里下不去上不来。

 

童虎觉得自己的手指仿佛发起热来,半个身子都麻痹了。

 

他觉得整个狮子宫都黑了下来,仿佛可以看到他们大家全部被关在狮子宫里,然后希绪弗斯含着泪水看了他们最后一眼,那一眼包含着千言万语,类似于,“放心,这算工伤。”或者“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在冥界相聚。”

 

然后叹了口气,拍了拍身边阿斯普罗斯的肩膀,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双子座摇了摇头道,“不要怕,很快的,我保证你们不会太疼的。”然后他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银河星……”

 

“不要啊!”童虎大喊一声,然后看到雷古鲁斯坐在那里疑惑地看着他们,那孩子显然还没听过天花这个词,他奇怪地盯着大家被所有人奇怪地举动惊得忘记了身上的痒。他向童虎伸出了手,“嗳?”

 

不料马尼当机立断立刻跳到童虎身前,“对不起了,雷古鲁斯!既然天妒英才,牺牲你一个总比半个圣域给你赔葬的好!”

 

“啊?”雷古鲁斯是彻底被他弄糊涂了,他歪着脑袋看着难得正经的马尼戈特。

 

但是后者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指,“积尸气……”

 

“住手!”笛捷尔上去一把推开马尼戈特,“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马尼被他推得一个踉跄,正要分辨,就听到笛捷尔继续道,“他是出水痘了,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但是水痘对没有得过的成年人可能是致命,所以我才叫你们退开。”

 

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啊,笛捷尔你要吓死人吗?麻烦说话说完整!”史昂抗议道。

 

“是马尼突然打断我的!”笛捷尔反驳。

 

“谁叫你把R发得那么含糊。”马尼戈特道。

 

“我才不像你把R发得那么重呢!”笛捷尔道。

 

“哇!从来没有人敢嘲笑老子的帕勒莫口音的,我还把CI发得很重呢你打算怎么样你这北山高卢口音!”

 

“嗯?什么是出水痘?”雷古鲁斯问道,打断了他们两的争论。

 

“不要抓。”笛捷尔道,“只是小病,大概十几天就会好的。你身上的红点可能会痒,但是你不能去抓。你们有人出过水痘吗?”

 

史昂和马尼都摇了摇头,水瓶座转过脑袋看着童虎和卡路狄亚,然而童虎吞吞吐吐地表示不能确定而卡路狄亚说他实在不记得了。

 

“我自己也没有出过,为了小心起见,大家都不要靠近雷古鲁斯。记住,那对小孩子不算什么但是对成年人是致命的,而且非常容易传染。”

 

“喂,我可不是小孩子!”雷古鲁斯在原地抗议,今晚笛捷尔已经第二次说他是小孩子了。

 

“哈,书上说‘患者多为1到14岁的孩子’你看14岁的孩子还比你大1岁呢!”笛捷尔笑着说。

 

“那现在该怎么办?”卡路狄亚问道。

 

“来人,去叫希绪弗斯。”马尼喊道。

 

“我们呢?”史昂问道。

 

“每个人都要洗澡,以防感染。”笛捷尔道。

 

“水晶墙!”

 

“唉呀,史昂你不会早点用啊!”马尼看着那晶莹的蔽障。

 

雷古鲁斯则在另一面伸出手去感受那水晶的质感。

 

“你刚才说这很容易传染,而且对成年人很致命……”童虎若有所思地说道。

 

“没错。”

 

“但是对雷古鲁斯来说不久就会痊愈?”童虎看着坐在那里的少年人。

 

“没错。”

 

“各位,我有个点子,我们应该让雷古鲁斯作为使者到冥斗士们那里访问,让他把他们都给传染了!狮子座,你立功的时候到了!”童虎道。

 

雷古鲁斯也突然露出快乐的跃跃欲试的神情。

 

“童虎你个笨蛋!”卡路狄亚突然说道,“我们应该把雷古鲁斯送到冥王那里直接把他给传染了!”

 

“万一他也未成年呢?”史昂打断兴奋的天蝎座。

 

“那就送到死神睡神,冥界三审判,他们总有几个成年的吧?”

 

 

一个温和的声音加入了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那么等卡路你也出水痘的时候把你送去好了。”

 

顿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希绪弗斯!”

 

 

[待续]

 

 

抱歉啊,纯粹拿来轻松一下的,大罢工不需要上课时的无聊产物。各种OOC各种形象崩坏!但是小狮子实在是太萌太可爱了!

天花长久以来一直是致命的绝症,至少在LC时代是那样,路易14全家几乎都死于天花。 

马尼就算你是帕勒莫口音你还是那么萌啊!

山北高卢这种说法很久远,要追溯到恺撒时期,罗马共和国进行的高卢战争。又称外高卢,南以阿尔卑斯山、东以莱茵河为界,西、北濒临海洋,相当于今法国、比利时、卢森堡地区。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0-10-13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仿佛可以看到他们大家全部被关在狮子宫里,然后希绪弗斯含着泪水看了他们最后一眼,那一眼包含着千言万语,类似于,“放心,这算工伤。”或者“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在冥界相聚。”

 =====================

太爆笑了!!!!!!!LZGJ!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0-10-13 12:20 |显示全部帖子

争论口音萌XDDDD 很真实欢乐的笑点XDDDD

 

我有预感某些家伙会被政委整惨……阿门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0-10-13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我想说……至少拉达是确定成年了(掩面)
我的晋江专栏=v= 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381327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10-14 23:25 |显示全部帖子
 小心翼翼看到最后大大的‘待续’两个字
不知道该不该松口气(被之前一刀捅得钻心刺骨啊……)


反正先把这些个没心没肺的团子们揉一遍吧~!
期待政委接下来的‘教育’课呐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0-11-5 14:43 |显示全部帖子

为什么要教育(面瘫

我觉得让小狮子去冥界散发水痘病毒是个非常好的主意……

话说我成年了还没出过水痘(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9 15:59 |显示全部帖子

这文真萌 哈哈

Rank: 1

发表于 2011-8-7 19:55 |显示全部帖子
水痘激萌!!!   - -很想看双子神得水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0-10 05:04 |显示全部帖子
 

 

谢谢支持

2楼,其实阿斯也,在这种故事里难以保住形象的。

3楼,会有人被整的,会的。

4楼,拉达!陨于工伤的拉达,这个想法其实真的很好不是吗?那就不是神血拉达了,神疫苗拉达!

5楼,恩,小狮子这么可爱,虐起来会手抖的。毛团子就不一样了随便欺负 !

6楼,没,没出过吗?真健康,要小心小朋友哦~

7楼,双,双子神,在那么小的盒子里传也只能传给对方了- =

 

更新:

 

 

一个温和的声音加入了他们兴致勃勃的讨论,“那么等卡路你也出水痘的时候把你送去好了。”

顿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希绪弗斯!”

 

 

Capitoli  2   这束月光

 

 

 

只有卡路狄亚还浑然不知道的接口道,“好啊好啊,看我横扫冥……”

 

后半句话都被史昂手里咬了一口的糖苹果给塞回了他的喉咙。

 

“呜呜……”嘴里被塞了苹果的天蝎座手舞足蹈地抗议。混蛋,史昂你这个苹果刚才雷古勒斯拿过的,你自己咬了还想拖我下水!

 

“哟,希绪弗斯你散步经过这里啊?今天天气还不错。”马尼戈特眼看自己的伙伴们应变这么差,连忙上来打圆场。

 

希绪弗斯看着他,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没有任何改变,微微一挑眉,什么都没说。

 

“嘿嘿嘿…”现在就连没话找话马尼都不知道接什么好了。

 

希绪弗斯眼神一转看到旁边站着的笛捷尔,后者立刻越众而出,走过卡路狄亚身边的时候在他背上拍了一下,然后左手托住从他嘴里掉出来的糖苹果。

 

“我恐怕雷古勒斯得了水痘,但是这种病传染性太强,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保证其他人不感染的情况下给他治疗。”

 

射手座点了点头,然后伸出食指,“他们几个交给你。”

 

然后侧身看了看坐在船上睁大了眼睛有趣地看着他们的狮子座,“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这才是大问题啊,万一源头在别处就麻烦了。

 

要通知熙德去检查一下女神那边。

 

笛捷尔领命催着童虎等人立刻离开。并一把抓住想要开溜的史昂和马尼,“别跑,先都去洗澡。”

 

狮子座从床上爬下来很有趣地看着他们几个推推搡搡走了,摇曳的火把中,刚才热闹的狮子宫现在只剩下床上那一大堆糖果点心。

 

雷古勒斯觉得很不好意思,似乎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他刚想开口说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的脚踝被捏住了,然后……

 

“啊!希绪弗斯你快放开我的……”整个被倒提起来的雷古勒斯奋力挣扎,太丢人了还好他们都跑掉了,如果能够的话他会毫不犹豫一口咬上去的。

 

“放开,放…”突然想起什么顿时停止了动作的小狮子,“不行,会传染给你!”

 

下一秒拎住他脚的手抬高,希绪弗斯歪过脑袋看着他,“不会的。”

 

 

 

被赤条条丢到满桶泡沫里的雷古鲁斯从水里伸出他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头上顶着还没有溶化的泡泡以及用来起镇静作用的浅紫色小花的花瓣。

 

他用小拳头揉了揉眼睛想要和往常一样在桶里玩水,突然一只抓着海绵的手伸了过来,开始揉他的脑袋。

 

“呜呜呜,师傅你轻一点!”

 

“就是每天玩得满头大汗,训练好了也不好好洗澡才会出水痘的!”希绪弗斯努力保持着严肃,不让自己在这么可爱的画面前露出一丝缝隙。

 

“不是的。”雷古勒斯的手伸到水面下去抓身上痒的地方。

 

“把手伸出来。小脏孩。”

 

“我不是小脏孩…”声音越来越轻的雷古勒斯把自己一点点红着的胳臂伸了出来,希绪弗斯择用海绵一点点帮他洗干净。

 

第一案发现场狮子宫肯定不能让这小子再回去,明天被彻底打扫之前要隔离起来。上面的人不准下去,下面的人不准上来。

 

他知道另外几个小鬼现在一定也是各种鸡飞狗跳,希望笛捷尔还能够应付。在情况不明的现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帮忙,以防传染。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小麻烦,不,大麻烦啊。

 

而以“我身上好痒,我睡不着”名正言顺赖在他怀里的大麻烦还不停地要动。

 

希绪弗斯怕他要抓就轻轻用自己的手抓住雷古勒斯的小手。

 

试图用眼神制止雷古勒斯的絮絮叨叨似乎效果不大,很快他又开始问这问那。

 

“难道师傅你也出过水痘吗?”雷古鲁斯在他怀里抬起毛茸茸的脑袋。那软软的头发弄得他很痒。

 

“啊…”回答的人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悉悉索索却挥之不去。

 

 

风吹过密林的沙沙声。

 

“伊利亚斯你以前得过吗?”

 

“只有笨蛋才会出水痘!”那个人笑着刮了他的鼻子。

 

“可是刚才那个医生不是说会传染给人的吗?”看着自己的兄长轻柔地替自己解开鞋子的绊带,还是少年的希绪弗斯问道。

 

“只要我足够强壮就能抵御这小小的病症。”太阳快要落山,逆光的角度中伊利亚斯看上去如同最完美的雕像,只会让人联想到力量和完美。

 

“足够强壮吗…”希绪弗斯的声音低了下去,居然会得病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是的。”年长的狮子座蹲下身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仅仅是身体而且是意志。总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更强大,你的力量足以抵御一切敌人。”你会和我一样为了正义而战。

 

在他的眼睛里,希绪弗斯看到自己懵懂的脸,身后无边的丛林,还有那一抹霞色所浸染的苍穹。

 

骗子,明明是你已经得过了有了免疫力,居然还敢唬我,不怕我告诉雷古勒斯他最崇拜的爸爸也出过水痘吗?

 

 

为了让雷古勒斯分散注意力早点睡着希绪弗斯开始给他讲故事,就和他曾经给史昂,给童虎,给女神,给卡路狄亚们讲过的一样,总是神话中的英雄那不朽的伟业。

 

当然他没有讲海格立斯的故事,虽然作为他本人非常喜欢这位武仙座的英雄,但是鉴于之前讲这个的故事时,马尼戈特和卡路狄亚们各种不服气各种张牙舞爪又吵又闹的表现来看,他并不打算让狮子座的雷古勒斯今晚也听这位古希腊英雄打死麦西尼国王森林里狮子(狮子座)的故事。

 

“那怎么办?米诺斯国王已经从陆地和水上都封锁了他的去路了!”完全沉浸在故事里的雷古勒斯问道。

 

“不要着急,代达罗斯收集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羽毛,把最小最短的羽毛拼成长毛。再把羽毛用麻线在中间捆住,在末端用腊封牢。最后,把羽毛微微弯曲,如同鸟的羽翼一样。这样他就可以飞起来。”

 

“哇!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呀…”

 

……

 

“伊卡洛斯兴高采烈,他感到自己轻盈如同鸟儿,不禁骄傲了起来。操纵着羽翼朝更高空飞去,可是太阳强烈的阳光融化了蜡……”

 

希绪弗斯低下头看着在他怀里已经睡着了的雷古鲁斯,他小小的手还抓着自己的衣角。

 

他的脸上还带着笑,是的,在狮子座睡着之前故事的主人公还在天空中翱翔,希望他也能做一个自由飞翔的美梦吧。

 

他也闭上了眼睛。

 

 

 

夜色渐沉希绪弗斯整个人窝在靠着大树坐着的伊利亚斯的身边,空气中是草叶的芬芳,周围有着溪水流淌的潺潺声,伴着无名的蛉虫卖力的演奏。

 

皎洁的月光从树荫间漏下来,如同洒落一地的碎银,随着风吹树叶而轻灵地滑动。

 

每次希绪弗斯伸手去抓总是抓了一个空。他有些赌气地踢了踢脚。

 

他感到伊利亚斯用手轻按自己的脑袋。

 

“总有一天你会长大,你会更加强大,张开翅膀就能去到更高的地方,伸出双手便能触摸那遥不可及的月亮。”

 

希绪弗斯不解地仰头看着自己的哥哥,而狮子座只是微微笑了笑,也抬头看着那深邃的夜空。

 

夜空中看不到满天的星斗只有那巨大的银白色月亮无声地散播着光辉。

 

遍撒的清辉之下,身披战甲的希绪弗斯低着头,阿尔忒密斯给射手圣衣金色的羽翼镀上银辉。张开翅膀就能去到更高的地方吗,伸出双手便能触摸天边的月亮吗?我想要触摸的只有你已经冰凉的笑颜。

 

——太阳强烈的阳光融化了蜡,用蜡封在一起的羽毛开始松动。伊卡洛斯还没有发现,羽翼已经完全散开,从他的双肩上滚落下去。他努力挣扎但还是一头栽了下去,落入碧波之中。

 

伊利亚斯你是对的,我果然还不够强大,不仅仅是身体而且是意志……我要用自己的羽翼去保护更多的人,我必须战胜自己的软弱。

 

去守护大地上的爱和正义。

 

雷古勒斯你也会的吧,带着那些过往,努力地长大。而我,会尽自己所能看着你,指引你,陪伴你。

直到属于我们的时刻来临。

 

 

少年希绪弗斯在伊利亚斯的怀里抬起头来,年长的狮子座已经顾自睡着了,他的五官在夜色中柔和温存,希绪弗斯生怕惊醒他而不敢动作。

 

斑驳的月光从头顶的树冠中洒落下来,后半夜的空气带着醉人的气息,那流动的银色把梦境都照亮。

 

虽然午夜的温度降低,但是彼此依靠的触感却如此令人舒适而安心。

 

 

曾几何时只有在梦中才能重现,难以忘怀的安宁时光。

 

如今在怀抱中,那温暖如同往昔。

 

希绪弗斯看着自己怀里睡着的雷古勒斯,抬起头看着从神殿的廊柱中漏下来的那一束洁白的月光。

 

这束月光。

 

嵌在最深沉的夜里。

 

仿佛照亮,无数个从梦中醒来怅然若失的夜晚。

 

这束月光,可曾见证过曾经共同度过的时光。

 

仿佛要说出,我隐藏于心底深处的话语。

 

这束月光,从多年前那个温柔如水的夜晚穿越了时间和空间,静静地流淌到此。

 

 

午夜的十二神殿寂静无声,爱琴海畔微凉的夜风从神殿路过,黄道带的图腾被月色洗得发亮。雷古勒斯似乎为了更暖和在他的怀里缩了一下。

 

希绪弗斯的低下头去,他的嘴唇轻启,微触。

 

那个名字,那几个短暂的音节,如同最讳莫如深的秘密,就这么溜走。没有世人能听到那轻得如同叹息的声音。

 

只有这漫无目的的夜风轻易地将它带走。

 

 

能否带去远方,能否带去那个无名的森林,带回那个永恒的夜晚。

 

 

[待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11-14 21:57 |显示全部帖子

简直佩服死那几个出馊主意的人了

竟然要把小狮子送到冥界那里去进行病毒攻击吗,普哈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98412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