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楼主: Inori
go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Rank: 1

发表于 2011-5-21 00:19 |显示全部帖子

最后那几段笛子的内心描写写得真好,很实在的感觉到心痛啊TVT

Inori桑更新很速度,辛苦~

 

小小声:其实我有板子,其实我刚重看了遍魔戒电影还在追冰与火之歌一直想用这种世界观画画——但是最近卡机中……orz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1 08:23 |显示全部帖子

LS的头像惊吓到我了~~

 

有人喜欢才是写文的最大动力啊啊~~勾搭各种欢迎~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1

发表于 2011-5-21 15:16 |显示全部帖子
卡笛米妙一起出现,萌啊啊啊~~~

两对CP的性格把握很好哦~~没有重叠感~~~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2 08:39 |显示全部帖子

更新

今日更新,毛团子你哥终于承认你媳妇了~

下一部分是笛子惨不忍睹的过去(喂!)。。。

 

。。。然后我好像瓶颈了。。。

 

 

5

考虑到卡路迪亚的身体状况,笛捷尔坚持在雪鹭城多留几天,听到这个建议时,被照顾的病号卡路迪亚立刻炸了毛一样地跳起来反对:

开什么玩笑!卡路迪亚精力充沛的吼声在屋里回荡:本少爷的身体好得很!

似曾相识的场景让笛捷尔险些没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看着卡路迪亚依旧惨白的脸,语气坚决得没有一丝斡旋余地:伊希尔神庙建在高山上,空气稀薄的环境对你的病情不利。他斟酌了一下还是使用了病情这个词。

卡路迪亚反常地没有反驳,沉默了片刻之后抄起他的佩剑绝焰起身离开:那本少爷就去看看,号称帝国最强的北境守卫军是不是名副其实。

 

兄长,你找我?

卡妙在这时推门进来,打破了微妙的紧张气氛。卡路迪亚微微让开一步,抱剑靠在门边不说话。卡妙的目光从他身上划过,冰蓝色眼眸中的光芒莫名地黯淡了几分。

有事想要麻烦你,卡妙。你带着这封信去伊希尔神庙拜访带刀祭司雅柏菲卡·伊希尔,转告他黄金骑士卡路迪亚和笛捷尔很快就到。笛捷尔将那封印有“卡斯提里昂亲王”的信交给卡妙,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在日落之后赶路。

卡妙仔细收好信件后对着自己的兄长和老师扬起一抹清浅的笑意,镇定而自信的笑容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如出一辙。

我会尽快回来,你不用担心。

 

……带上你的侍卫长去。

在卡妙惊讶的目光中卡路迪亚掩饰般地扭过头,语速不自然地变快:顺便告诉那毛团子,本少爷可从没教过他半途而废。

卡妙离开之后笛捷尔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卡路迪亚恶狠狠地瞪着他,威胁地竖起食指:什么事这么好笑,笛捷尔大人?

不,没什么。我想知道,“毛团子”是米罗的爱称?

卡路迪亚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可疑的淡红,他哼了一声转开话题:无聊死了,我要去埃伦德参观!

 

笛捷尔的笑容冻僵在脸上。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只是参观啦参观。怎么说那也是帝国的名胜。卡路迪亚笑得天真无比:传说中“凝固的抒情诗”,受光明祝福的精灵王都。

他的戒备在搭档那充满期待的灿烂眼神注视下土崩瓦解,我似乎一直拿他没办法啊,笛捷尔挫败地叹了口气,站起身:你去换件保暖的衣服,我在大厅等你。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1

发表于 2011-5-23 14:02 |显示全部帖子

看到了冰火好感动www,北境的冰原之狼呜……,看到海豹也喷了XDD

爱称米罗“毛团子”的蝎子太萌了滚地,扭头什么的,脸红什么的,这是犯规哟XDDD

蝎子家族兄弟爱好萌!(好像重点错了……

期待更新www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25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5.25更新,精灵之都埃伦德

To scyther:就是傲娇哥哥和受欺负的弟弟的故事呵呵呵

 

瓶颈了n天终于搞出来了。。。笛子的悲伤往事(才没有!)。

有没有人看出来刑律官先生正在实施笛子捕猎计划??啊我剧透了吗?

 

 

光明永驻的福地,沉沦在血腥与哀伤中的圣地——他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笛捷尔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曾经被赞誉为“凝固的抒情诗”的美丽城池只剩下了残垣断壁,斑驳的青苔掩盖了那些精美绝伦的雕饰,昭示着沧海桑田的苍凉。北方特有的凛冽寒风呼啸着从身边穿过,齐膝深的杂草如海涛般翻涌,而倾倒的石柱和残墙就像是这无垠的绿海上正在沉默的船只,决然又默然地迎接即将到来的灭顶。

 

笛捷尔站在废墟的中心举目四顾,神色平静而哀伤。

他忽然发觉自己已经记不起埃伦德本来的样子。沉淀在记忆中的只有同胞濒死时空洞的眼神,永远洗不净的血污,和那个晚上,连夜空都染成血红色的、焚毁一切的火光。

 

他的手指抚过石柱上模糊不清的刻痕,小心翼翼如同触碰过往的伤疤。

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如此苍老。他默默想到,而我也一样,苍老到连你曾经的美丽都不复记忆;我流浪了太久,久到连回到你身边的路途都忘却。


笛捷尔你快过来!

他的搭档兴冲冲地跑过来,拉着他爬上城外的断崖。断崖上视野开阔,极目远眺甚至可以看到七刃峰上终年不化的白雪。金红的夕阳缓缓沉落,将莽莽苍苍的黑森林渲染出几分暖意,天边的云朵被渐染成玫红、浅紫、橙黄,绚丽如极北的冰原上那梦幻般的极光。久违的震撼冲击着心房,笛捷尔深深呼吸着故乡凛冽而纯净的空气,胸中的窒闷一扫而光。

果然是受到光明祝福的地方。卡路迪亚在断崖边坐下,心满意足地这样评价道,笛捷尔你不要站着,这样仰着脖子看你很累诶。

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看过夕阳了。小时候我最喜欢一个人爬到红钻海湾的礁石上看日落。卡路迪亚凝望着渐渐沉落到黛青色的群山之间的夕阳,兴致盎然地回忆着,记得有一次,刚爬上去就开始心脏疼,疼得像是世界末日到了一样。听到这里笛捷尔皱起了眉头,他的搭档笑了一下示意他不要过度紧张,然后继续讲下去:最后也不清楚到底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总之我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在想,就算我死了,这个世界也会照常运转,太阳也会照常升起——

所以,与其为无可挽回的事哀叹,我宁愿让这短暂的生命更辉煌。

卡路迪亚收回远眺的视线与他对视,夕阳为那双紫罗兰的紫罗兰色眼眸镀上一层深红,像是在其中燃起一团不会熄灭的火焰。

如此温暖,仿佛可以就这样,融化谁心底堆积了几百年的冰冷。

所以我说,本少爷都亲自示范了,你也差不多该放下你几百年前的伤心事了吧。

话题的突然转换让他一时反应不及,终于明白搭档指的是什么之后,他苦笑着转开了目光,没有回答。王国最高刑律官的观察力果然厉害,他在心里有些无奈地注释。

别摆出你那面具一样的笑,笛捷尔。卡路迪亚不悦地皱眉,话语一针见血如毒蝎的尾针:在圣都时本少爷就想说了,把无尽的生命浪费在逃避现实中你不觉得奢侈吗?或者你认为,只要你一直这样悲痛着放逐着自己,死去的人就会活过来?

我并没有那样期望过。他有些愠怒地放大了音量,然而对上卡路迪亚锐利的目光时,那些怒气迅速蒸发成了绵长的忧伤和缠绕他至今的无力。

我并没有放逐自己,只是我——作为精灵的我早已无处可归。他望向断崖下的废墟,喃喃自语:连受光明祝福的埃伦德都已被恶灵毁灭,我们早已失去诸神的眷顾……

 

卡路迪亚笑着站起身,指向断崖下:笛捷尔,你看。

夕阳的余辉投射到废墟的断壁残垣上,如魔法一般点亮了一片金色的光芒。齐膝深的草丛下赫然显现出无数道金线,金线交织成一个硕大的太阳的图案。那是当年,埃伦德王宫的所在,王宫前的喷泉广场上,精灵族能工巧匠将能够反射日光的矿石镶嵌在坚固的花岗岩中,每天日出日落时显现在水波中的壮美图案,曾是无数诗歌赞美不尽的胜景。

 

你看,诸神的眷顾从未远离,不是吗?

只要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那神迹般的金色光芒在卡路迪亚的脸上投下一抹健康的暖色,驱走了他脸上那种缺乏生机的苍白,也驱散了总是沉积在他笑容里的尖锐和冷酷。像是受到那样单纯的喜悦感染一般,笛捷尔自然地扬起一个真切的温暖的笑,他转开视线望向几千年来从不曾褪色的金色的图案,关于故乡的记忆一点点复苏,带着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悸动与温暖。

谢谢你,卡路迪亚。回去的路上他诚恳地向他的搭档道谢,卡路迪亚夸张地作出受宠若惊的姿态,笑容顽皮张扬。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1

发表于 2011-5-26 22:47 |显示全部帖子

刑律官先生正在实施笛子捕猎计划——诶诶卡少这么快已经确立目标实施计划了么?!

卡少,小看你了=、=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2 13:43 |显示全部帖子
 

6

卡妙在第二天中午就赶回了雪鹭城,纯白的披风上赫然洇着一大块血迹,深褐色的污迹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些不是我的血,兄长。阻止了他冲上前检查的动作,卡妙有些急促地说:伊希尔神庙出事了。我们赶到的时候,所有的祭司都被杀了。我们在神庙里没找到伊希尔先生,但是在神庙后面的悬崖上找到了这个。

躺在卡妙掌心里的是一个月光石吊坠,被割断的银链子上还沾着暗色的血迹。笛捷尔记得,这是那个总是衣着朴素的美丽祭司身上唯一的一件饰物。

这次不管你说什么,笛捷尔,我们现在必须去伊希尔神庙。一直没说话的卡路迪亚阴沉着脸,开口问卡妙:另外,米罗在哪?

卡妙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回来的路上我们被人偷袭,卡妙不着痕迹地攥紧拳头,平静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米罗受伤了。

卡路迪亚风风火火地冲向门口,和正走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疼死了!被撞得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的米罗揉乱了一头宝蓝色的长发,龇牙咧嘴地抱怨:哥你这是要谋杀亲弟弟啊?!

卡路迪亚怔了片刻,很快恢复了镇定。他的目光投向米罗身后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挑眉问道:这是什么?

米罗抬起紫罗兰色的眼眸,望着自己的兄长扬起一个狡黠的笑:这是偷袭卡妙的家伙,应该和伊希尔神庙的惨案脱不了关系。我想这种要犯还是交给刑律官阁下审讯比较合适。

卡路迪亚低下头,盯着地上灰头土脸的俘虏,再抬头时,唇角挂上了一抹残酷而嗜血的冷笑:啊,辛苦了,米罗·安德烈斯卿。

米罗夸张地退开一步,鞠躬行礼,唇角的笑容简直是卡路迪亚的翻版:这是我的荣幸,阁下。

地上的俘虏突然挣扎着怒吼道:快放了本大人,你们这些下贱的凡人!居然敢这样对待我哲洛斯大人?!我哲洛斯大人可是哈迪斯大人的精锐部队——冥王骑士团第十三分队的……

冥王骑士团?卡路迪亚飞快地抽出佩剑绝焰抵着“哲洛斯大人”的咽喉,目光里全是嗜血的冰冷:赫赫有名的海因斯坦王朝最强部队啊,这可真是意外惊喜呢。绝焰血红色的剑尖划过俘虏的胸口,卡路迪亚笑得邪气十足:一定给你终身难忘的痛苦记忆——虽然我不太习惯让没用的俘虏活到最后。

笛捷尔和卡妙对视一眼,明智地保持沉默。圣都最高法庭的地下审讯室里那撕心裂肺的惨叫仿佛再次响起,笛捷尔只觉得背上泛起一阵寒意。


行了,毛团子你赶紧去包扎。腰上的血都渗出来了。卡路迪亚拖着那个俘虏离开,临走给米罗抛下一个凶狠的瞪视:等我回来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没用的样子。

米罗微微涨红了脸,怔了片刻才苦笑着低声反驳:谁是毛团子啊。

抬头看向卡妙时,米罗脸上的苦笑很快沉淀成了苦涩。他迅速地转开视线,像第一天见面那样恭谨有礼地对笛捷尔行礼,转身告退。

等等,米罗。看着卡妙那暴风雪弥漫的脸色,笛捷尔怜惜又好笑地叹了一口气叫住米罗:你还有伤,不适合到处走动,我去叫艾里克医生过来。

不等米罗拒绝,他直接绕过米罗离开了正厅,关门的瞬间,他听到卡妙颤抖的低哑的骂声:你这个笨蛋!白痴!谁教你用身体给别人当盾牌的?……

他低下头掩饰唇角的笑意,快步向医院走去。


7

回到书房时卡路迪亚正在等他,苍白的脸上笑容嚣张得一如平常。他打量一下卡路迪亚的衣服,惊诧地发觉上面竟然没有沾到多少血迹。

大收获哦,笛捷尔。卡路迪亚斜坐在他的书桌上笑得兴致盎然:那个蛤蟆大王可供出不少好东西呢。

先说俘虏的事。和希绪弗斯最初担心的差不多,伊希尔神庙“抓到”的那个俘虏其实是冥王骑士团第一骑士,米诺斯·格里芬公爵。那个疯子假装被俘虏,打算在被押送到圣都审判时直接暗杀皇帝——他倒是真够自信的。大概是等的时间太长,害怕身份暴露,他临时改变计划在神庙直接动手了,占领神庙就等于攻克了黑岩长城,这个比刺杀皇帝现实一点。

笛捷尔皱起了眉头,沉吟:如果制造神庙惨案的真是那位格里芬公爵,卡妙和米罗不可能这么顺利地离开伊希尔神庙。不留痕迹是他一贯的行事风格。

问题就在这里,那位“审慎残忍又强大”的格里芬公爵现在失踪了。那个蛤蟆大王就是受格里芬公爵的弟弟的命令来找他的,不过似乎什么也没找到。卡路迪亚站起身,眼中全是跃跃欲试的光芒:笛捷尔你写信和希绪弗斯说一下吧,本少爷最讨厌罗嗦的汇报了。

笛捷尔警觉地叫住正打算出去的搭档:你要去哪里?

睡觉。一大早的就干这种体力活,累死我了。

开玩笑,什么人睡觉还要一脸兴奋地带着佩剑啊。笛捷尔郁闷地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拦住他: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伊希尔神庙。雅柏菲卡还没找到,我很担心。

卡路迪亚深深看尽他的双眼,目光深邃得仿佛要将人整个吞没,他沉默了许久,最后妥协地耸肩,轻轻甩开笛捷尔的手靠在窗边:那你快点,本少爷的耐性不好。


离开城主宫殿时卡妙和米罗一起出来送他们,米罗的左手上包着堪称壮观的纱布,精神却好的不像个伤员。卡妙绷着脸站在米罗身边叮嘱他万事小心,精致的面庞上有不易觉察的淡红。

卡路迪亚玩味地挑眉一笑,上前一步给了弟弟一个结实的拥抱:这下高兴了吧,毛团子。

米罗手脚并用地挣扎出来,鼓着脸反驳道:说了很多次了不许叫我毛团子,我现在十七岁不是七岁。

十七岁还玩离家出走的家伙就是长不大的毛团子。卡路迪亚轻松地挡下他的挣扎,抬手揉乱了米罗宝蓝色的卷发:好好照顾自己,回去以后少偷点懒,下次我可没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不等米罗回答,他就松开了蹂躏米罗头发的手,转身纵马离开。他身后,米罗攥紧了拳头,紧抿双唇神色复杂。

好好照顾自己什么的……你没资格说啊,笨蛋哥哥。

米罗向他行礼,郑重地请求道:我的兄长就拜托您照顾了,笛捷尔大人。

我会的。

他简单地回答,看着那和卡路迪亚如出一辙的脸,在心里暗暗承诺:就算我谁也救不了,至少,我想救你,我会救你。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2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例行废话+剧透人设第二波

名字改完了,感觉更加装13了。。。望天。

 

剧透第二波

 

阿斯普洛斯·克劳恩·哥特弗里德:28    惯用剑:诸神之黄昏

克劳恩亲王,黄金十二骑士之一,学识渊博,剑术高明,骑士团最强战力,赛奇提名的下一任皇帝的候选人。会使用空间法术,空间魔法造诣比帝国最高法师都厉害。

性格温柔而有担当,是无数人敬仰的完美贵族。

 

德芙特洛斯·克劳恩·哥特弗里德:28

阿斯的孪生弟弟,因为出生时背负有弑亲的不祥神谕,因此从小被藏匿在审判庭下面的地牢里(卡少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一直认为自己不该出生。

 

阿释密达·伊路瓦塔:26

居住在东境双树城的大贤者,魔力强大(这个有内情),标准的神秘人物。原则上是黄金骑士之一,但拒绝参加圣战,由表弟沙加代替。

 

另外新篇

双子无CP:《Regnavok》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2 20:25 |显示全部帖子

这文里,突然萌了米罗和卡路这对兄弟啊。。。傲娇哥哥和笨蛋弟弟,跟阿斯德芙有点像,不是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82223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