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查看: 27824|回复: 40
go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6 22:54 |显示全部帖子

前言:

这是计划中的本子《长短句》的卡笛篇,架空魔法RPG背景——所以看到什么眼熟的设定请不要激动(感谢托尔金大神,感谢马丁大神,感谢风色幻想,感谢SH的moira)。

第一次在菜园发文,大家拍砖请拍的轻一点。。。

 

废话不说了,上文。

 

 

 

1

和卡路迪亚的初遇绝对算不上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那是笛捷尔刚成为圣殿骑士团黄金骑士、前往圣都的那天。拜见过陛下之后,作为第一执政官和骑士团负责人的希绪弗斯领着他在王宫里熟悉环境,这个拥有高贵的风神血统的执政官性格随和平易近人,英俊的脸上总是带着阳光般灿烂包容的笑。

黄金骑士都是从各地选拔来的精英,因此一般会有其他的工作,通常只有在新年祈福或者五年一次的阅兵仪式时大家才会聚集在圣都。希绪弗斯一边指点王宫的地理环境一边这样解释道,长期在圣都工作的除了我还有三个人,史昂·嘉米尔那小子又跑去给西境守护添乱去了,过几天应该就回来;哈斯加特·阿鲁迪巴……

哟,希绪弗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风风火火地走过来,手里还抱着数量可观的文件。这就是新的同事?

还真是巧,我正在和笛捷尔介绍你。希绪弗斯笑着和高大的战士打招呼,你还是这么忙,哈斯加特。

哈斯加特豪爽地笑着对笛捷尔行了一个骑士的见面礼:北境守护笛捷尔·代亚芒特是吧?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你了。我是哈斯加特·阿鲁迪巴。给了笛捷尔一个极有实感的拍肩之后他问希绪弗斯:笛捷尔的搭档决定了吗?

搭档?

笛捷尔有些疑惑地看向希绪弗斯,对方的眉毛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


 

身后的走廊上传来其他人的脚步声,他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

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子一言不发地走过来,右手握着出鞘的长剑。粘稠的红色液体从剑尖滴落,在华美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道暗红色的痕迹。

庄严华丽的王宫和这个人的存在产生了强烈的反差,他暗自握紧了腰间的佩剑,不禁揣测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在王宫里如此放肆。

卡路迪亚。希绪弗斯皱着眉头迎上去,语气无奈:你就不能换了衣服再来?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在王宫里不要随便拔剑。

名为卡路迪亚的人不屑地笑了一声,目光越过希绪弗斯看向笛捷尔,他的眼神锐利冰冷如同毒蝎的尾针。

这又是哪来的贵族少爷?

他是笛捷尔·代亚芒特,新继任的黄金骑士。希绪弗斯打断他挑衅的言论,同时警告性地伸手按住了卡路迪亚握剑的右手:从今天开始是你的搭档。

连战争的影子都没看见选什么搭档。卡路迪亚翻了个白眼从希绪弗斯手中挣出来,随意甩去剑上的血水,收剑,走到他面前。

卡路迪亚·赤红·安德烈斯,他对笛捷尔微笑着说道,笑容危险如同等待猎物的毒蝎,从今天开始,恭喜你有了一个恶名远扬的搭档。


 

2

圣殿骑士团一直号称全王国最强战力,作为精英中的精英的黄金骑士更是无数人憧憬的目标。但在和平时期,这一头衔更多时候只是一种荣誉称号,每位骑士都有其他职务。比如笛捷尔自己是代理北境守护,希绪弗斯是执政官,看起来魁梧凶悍的哈斯加特竟然是财务大臣,而他的搭档卡路迪亚,是刑律官。

王国第一刑律官卡路迪亚·安德烈斯的外号远比其本名更加广为流传,从“毒蝎”到“会走路的刑具”到“惨叫制造机”等等不一而足。在圣都待了几天的笛捷尔发觉,第一次见面的那种血腥场面并不是他那个看起来浑身是刺的搭档的刻意示威,而是刑律官卡路迪亚·安德烈斯生活的常态。

不久之后,笛捷尔有幸——或者从通常意义上来说,不幸——现场参观了卡路迪亚工作的样子。

那天希绪弗斯拜托他去审判室找卡路迪亚,同时很过意不去地嘱咐说,对卡路迪亚的一切行为要尽量忍耐,可当他进入位于地下的审讯室时,看到的场面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


 

卡路迪亚在审讯罪犯,或者准确地说,刑讯,亲自。

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在封闭的空间中不停地回荡,震得人耳膜生疼。跳动的火光映出刑架上不成人形的肉块,站在那肉块对面的人和第一次见面一样一身血污,紫罗兰色的眼睛在火光中泛出隐隐的血红,那是看尽了鲜血的绝对冷酷。

别只顾着嚎叫,年轻的刑律官亚掂量着手里的刑具,语气淡漠,趁你还有气赶紧说。

浓烈的血腥气熏得他反胃。笛捷尔觉得厌恶,他并不是同情这些罪犯,他也知道卡路迪亚并不是滥杀无辜的虐待狂,只是这样惨无人道的手段,就算是对罪大恶极之人,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卡路迪亚,住手。

卡路迪亚缓缓转过目光看他,扬起唇角笑容挑衅:

啊,北境守护大人。卡路迪亚缓缓说着,目光冷锐:特地来参观搭档的工作吗?真是热情啊。

笛捷尔有些生气,语气也不觉带上了几分怒意:够了,卡路迪亚,就算是对罪大恶极的罪犯,你的手段也太过分了。

怎么,北境守护大人要来教我如何审讯犯人?卡路迪亚冷笑,还是,永生的精灵族连对死刑犯都充满仁慈?卡路迪亚低头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所以才会被灭族啊,仁慈的北境守护……

他的拳头飞快地砸向卡路迪亚腹部,阻止了接下去的话。

卡路迪亚敏捷地挡开他来势汹汹的拳头,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光芒锐利如出鞘的宝剑。

和传闻中的北境第一高手比试,可真是求之不得的机会。


 

卡路迪亚抽出佩剑指向他,身边的陪审官盯着他们不知所措,一脸的如临大敌。


 

他看着眼前那柄赤红色的剑,没有动作,也没有开口应战。卡路迪亚有些不耐烦,话语里三分挑衅七分讽刺:怎么,不敢拔剑吗?就因为那个见鬼的“骑士团不允许私斗”的团规?

剑锋抵上他的下颌,冰冷的刃尖几乎划破颈部皮肤。他沉着地拨开剑尖,语气平静:我是替执政官来找你的,不是来和你打架的。

出乎意料地,卡路迪亚突然收起了那剑拔弩张的气势,他飞快地收剑转身,语气不耐:真是无聊。希绪弗斯在他的书房吗?我换了衣服就过去——现在你可以走了,北境守护大人。

他将剑扔给还没从急转直下的局势中回身的陪审官,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审讯室。

小孩子赌气一般的神色让笛捷尔有些哭笑不得。

身为北地精灵遗族的笛捷尔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三百多个春秋,漫长的时光将喜怒哀乐种种情绪磨蚀得越发淡薄,看惯了人世沧桑的他几乎记不起上一次发火动怒是多久之前,而今天,他盯着自己的右手苦笑,刚才是真的生气了啊,为了卡路迪亚那刻意挑衅的一句话。

年轻的刑律官像是狩猎中的毒蝎,每一句话,都如蝎尾的毒针一般精准而致命。

只是他的眼神总不像他那样年纪的孩子。三百多岁的精灵先生回忆起那双泛着红光的紫色眼眸,这样想道。

那么绝望,像是连旁人的灵魂都要吞噬殆尽。


 

卡路迪亚换衣服用了很长时间。终于从审判室出来的刑律官换了一身简单的黑色长袍,宝石蓝的长发随意散在肩头,白皙的面孔精致英挺如同万神殿中精美的大理石雕塑。几个年轻的女孩捧着花束经过,对着英俊的青年微红了脸颊。

你还没走啊,卡路迪亚走到他身边,扬起半边眉毛,难道你是路痴,找不到回王宫的路?

默念几遍“不和小孩子计较”的北境守护大人推了一下眼镜,回答得一本正经:是啊,所以麻烦你带路了。

卡路迪亚被这十分诚恳的答案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真冷啊。

两人一起走在去执政官书房的路上,对着四月和煦的春风,年轻的刑律官由衷地感叹道。


 

3

希绪弗斯站在书房的阳台上,看着两个同僚“亲密无间”地走来,颇感欣慰地点点头,然后回到书桌边,在信件中写下两个名字,签字、加蜡封、盖印,一气呵成。

在他完成最后一个步骤时房门被不客气地推开,卡路迪亚阴沉着脸走进来。

说吧,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别又是什么“多晒晒太阳有益身体健康”之类的。

你先把笛捷尔叫进来。

希绪弗斯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丝毫没有被他影响。


 

等两个人都站在书房里之后希绪弗斯把封好的信件递给笛捷尔,解释道:我需要你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北境的伊希尔神庙,带刀祭司报告说捉到了可疑闯入者。

为什么不带到这里来?本少爷最讨厌伊希尔神庙那个冻死人的地方了。

在查明真相之前我不想引起任何意外。希绪弗斯微皱了眉头解释道,所以,派两个黄金骑士去神庙比把可能的敌人引到圣都安全。

那本少爷一个人去就足够了。卡路迪亚指着笛捷尔抱怨,一副顽抗到底的态度。带这么个冰块去北境还不冻死我。

希绪弗斯给了笛捷尔一个抱歉的笑容。

笛捷尔是北境守护,对北方的环境比较了解,而且卡路迪亚你的身体……

本少爷的身体好得很!卡路迪亚粗鲁地打断希绪弗斯,紫色眼眸中又一次燃起了拔剑出鞘时那种危险而致命的冷光,希绪弗斯怔了一下,很快恢复了平常的笑容: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你们准备一下尽快出发,到了伊希尔神庙之后把那封信交给雅柏菲卡,后面的事他会安排。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5-17 17:08 |显示全部帖子

北境守护~!凛冬将至~!

其实我总觉得笛捷尔应该是养子嘛……身兼学士与圣骑士二职,人称“冰与水的魔术师”的笛捷尔(爆),啊啊啊我燃了!这个好萌!!顿时脑补了笛捷尔傲岸地挺立在冰原上,右手握着黄金的剑柄,左手从怀中掏出染血的家族纹章:一只海豹……(殴)

太萌了LZ请继续> <

(表跑题啊你)

另,会有狮鹫家的大贵族米诺斯、审判官路尼、主教赛奇和小公主萨莎咩~~~0v0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18 09:12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nighto在5/17/2011 5:08:43 PM的发言:

北境守护~!凛冬将至~!

其实我总觉得笛捷尔应该是养子嘛……身兼学士与圣骑士二职,人称“冰与水的魔术师”的笛捷尔(爆),啊啊啊我燃了!这个好萌!!顿时脑补了笛捷尔傲岸地挺立在冰原上,右手握着黄金的剑柄,左手从怀中掏出染血的家族纹章:一只海豹……(殴)

太萌了LZ请继续> <

(表跑题啊你)

另,会有狮鹫家的大贵族米诺斯、审判官路尼、主教赛奇和小公主萨莎咩~~~0v0

原来N你是在爬冰火啊…………………………………………-w-

儚い幻想としりながら 生者は彼岸に楽園を求め 死者もまた 還れざる彼岸に楽園を求める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8 12:03 |显示全部帖子

N桑不要剧透啊啊啊!!!

乃顺便把剩下的几个CP都剧透完了我还怎么写啊啊啊!!!

 

放文,友情提示:本章有米妙。

 

 

第二天凌晨,两个骑士在晨雾中离开圣都,沿着通往四境的“帝国大道”,一路向北飞驰。

所谓的北境从代亚芒特领的南部边界白浪河起,向北一直延伸至七刃峰下的黑岩长城。广阔的土地上除了代亚芒特领南部之外,大部分都是耸立着高大针叶类树木的黑森林,这片森林曾是北地精灵族的王国,人迹罕至的林地深处至今还残存着宫殿庙宇的断壁残墙,精美洗练的雕饰展现着那个已经不存在的种族曾经的辉煌。黑森林的东北部边缘就是号称“折断雄鹰双翼”的七刃峰,终年积雪的山地上有月神的圣地,也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伊希尔神庙。

他们在离开圣都第三天诞日落时分赶到了代亚芒特领的主城,雪鹭城。

雪鹭城地处代亚芒特领南缘的白浪河谷,这座有千年以上历史的城池传说由精灵族工匠修筑。城中的大部分建筑以北境特产的纯白色大理石和白木为材料,冬日普降大雪时雪鹭城就会像传说中的雪鹭鸟一样消失在皑皑白雪里。坚固的城门高大庄严,城门四周刻着精灵语的祷词,代亚芒特家族的雪鹭鸟族徽雕饰在城门的最上方,标志着这座城市以及整个北境的归属。

累死我了笛捷尔!卡路迪亚大声抱怨着,年轻英俊的脸上全是令人莞尔的孩子气,今天我一定要住在代亚芒特领主宫殿,这几天每天都睡硬梆梆的木板床难受死了!!

笛捷尔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为了传承代亚芒特家族坚忍不拔的意志,雪鹭城的领主宫殿中所有的床都是比木板床更坚硬、更不舒服的石板床。就算是皇帝驾临雪鹭城,也只能享受代亚芒特领主城堡“铺了一层柔软的雪狼皮”的——石板床。

他开始有些头疼地思索一会儿怎么安慰即将大受打击的搭档。


 

恰时,两匹白马从城中飞驰而出,走在前面的骑手只穿着一件式样简单的皮短袍,迎风飘扬的长发是罕见的石青色。笛捷尔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发色,在北境俨然是比代亚芒特家族徽更能证明身份的存在。

卡妙。在骑手经过他们身边时笛捷尔扬声喊出了这个名字。飞驰的骑手怔了一下勒住马头,漂亮的冰蓝色眼眸中盛满惊讶:兄长?

妙,你这样很危险诶……后面的骑手一边喊着一边追过来,骑手一身黑色皮甲,从胸前的代亚芒特家族徽看来应该是卡妙的侍卫——而他看上去甚至比卡妙的年纪还要小些,宝蓝色卷发下是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和卡路迪亚几乎如出一辙的脸。

年轻的骑手错愕地盯着卡路迪亚,两个容貌极为相似的人在互瞪了几秒之后,这个骑手心虚地转开了目光。

我想你需要解释一下“巡视红蝎海湾”怎么会巡视到这里,米罗·赤红·安德烈斯先生。卡路迪亚一字一顿地说着,紫罗兰色的眼眸中是蝎子尾针一般锐利到伤人的目光,南境守护的职责不包括做代亚芒特家的侍卫吧?!


 

卡路迪亚每多说一个字米罗的脸色就更尴尬一分,笛捷尔却有些奇怪地发觉,他身边卡妙的脸色也渐渐由惊讶转变为愤怒。而旁边,卡路迪亚还在咄咄逼人地训斥自己的弟弟,语气比平时挑衅笛捷尔时更加尖刻。

又不是我想当什么南境守护的!在连番刻毒言语的打击下米罗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卡路迪亚:一样是十七岁,为什么别人可以上学可以参加骑士试炼可以四处游历,我就一定要从早到晚听报告批公文面对一堆罗罗嗦嗦的老头子?!卡妙也是代理守护,为什么他可以做的事我就不可以?!

卡路迪亚猛然阴沉了脸色,几缕长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双眼,觉察到危险气息的笛捷尔警觉地握住了剑柄。兄弟吵架事小,惹急了这个喜怒无常的刑律官,真让他在这里动起手来就难看了。不过卡路迪亚并没有让他担心的情况变为现实,他只是微微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语气平静得听不出一点怒火:我不介意再告诉你一遍为什么。

因为卡妙有一个可以永生的哥哥,而你没有。

米罗的脸色一瞬间惨白,握着缰绳的手指用力到直接发白。卡路迪亚冷笑了一声,从全身僵硬的弟弟身边走过,开口命令道:你给我立刻返回安德烈斯领,类似的事情如果再发生,我不介意对你动用刑罚。

刑罚两个字让笛捷尔皱起了眉头,然而在他开口之前,卡路迪亚转身对他说道:麻烦你给我找个舒服点的地方住下,笛捷尔,这该死的白骨一样的城市我一刻也不想多留。


 

4

当天晚上他们住在代亚芒特领主宫殿,正打算找卡路迪亚谈谈的笛捷尔遇到了登门拜访的米罗。换了一身长袍的少年看起来英俊高贵,比卡路迪亚略深的肤色少了几分凌厉,多了几分阳光。

这么晚打扰了,代亚芒特阁下,米罗恭敬地行礼,久闻北境守护的睿智和强大,很高兴今天见到您。

停顿了片刻后米罗不好意思地笑着,继续道:明天我就要返回南境,我想拜托您替我向卡妙道歉,他应该不愿意见到欺骗他的我。米罗抓了抓头发,阳光灿烂的笑容染上几分苦涩,另外,请您原谅我用假身份进入代亚芒特领主城,请相信我这样做没有任何恶意。

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站起来对着他深深鞠躬,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是掩藏不住的苦涩。他一言不发地看着,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城门外卡路迪亚咄咄逼人的话语涌上心头,他忽然有些恼怒。

或许我该找卡路迪亚谈谈。永生的他怜悯地看着这个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伤心的孩子,暗自盘算道,毕竟米罗还这么小,飞扬的灵魂,不该被加上这样沉重的桎梏。

另外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我的兄长。像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一般,米罗恳求道,刚才我们都有些失控,我也的确太不体谅他了。谈到自己的兄长时米罗的脸上掠过几分复杂的笑意,况且除了脾气不好,说话狠毒一点,他一直是最好的兄长。我对他的感情,和卡妙对您一样。

想到一路上他那年轻的搭档口是心非的行为,笛捷尔会意地莞尔。他甚至有些坏心眼地想,这番话如果告诉卡路迪亚,他会做出怎样别扭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的话我一定帮你带到。他对起身告辞的少年这样保证,同时在心里暗自补充道:或许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可以派卡妙去安德烈斯领见习一段时间。他想起晚餐时,卡妙一直在对着身边的空位发呆,而那个位置,是代亚芒特家侍卫长的专属座席。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8 14:59 |显示全部帖子

索性破罐破摔了剧透剧透

如题,剧透一下长短句系列的CP和主要人设

 

 

卡路迪亚·赤红·安德烈斯:22

南境守护,安德烈斯领主,公爵。惯用剑:绝焰

黄金十二骑士之一,兼任王国最高刑律官。米罗的哥哥,兄弟俩关系很好。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死法”。先天性心脏疾病,被断言活不过30岁的人。

 

笛捷尔·代亚芒特: 300+

(代理)北境守护,代亚芒特公爵的养子。惯用剑:曙光女神

黄金十二骑士之一,卡少的搭档。被灭族的北地精灵遗族,长生不死。在北地流浪时被代亚芒特前代领主搭救,以养子身份留在代亚芒特领,(承诺在卡妙成年之前担任代理北境守护,卡妙的兄长和老师)。

 

希绪弗斯·拉斐尔·卡斯提利昂:300+

卡斯提利昂亲王。惯用弓:炽天使咏唱。

黄金十二骑士之首,兼任王国第一执政官,实际年龄不明,传说是风神之子。身上有上次圣战留下的封印(封印睡神的力量),半夜会被疼醒(后来索性不睡了)。

 

艾尔熙德·卡维利尔:24 

黄金十二骑士之一,卡利维尔家族的继承人,惯用剑:誓约胜利。

被认定的圣剑持有者。希绪的下属(常年被怪蜀黍调戏)。著名面瘫。

 

雅柏菲卡·伊希尔:100+

月神圣地伊希尔神庙的带刀祭司,惯用剑:蔷薇十字

黄金十二骑士之一,被月神眷顾而长生不老,作为代价血液带毒,不能接近任何人。

 

米诺斯·格里芬:800+

海因斯坦王朝格里芬公爵,惯用武器:千亿星辰

王国最高审判官,冥王骑士团第一骑士。有星光神血统,魔力纯粹而强大,血液有抵消一切魔咒的特殊功效,但神识与血液相连,损血过于严重时需要长时间沉睡来恢复精力。

 

达拿都斯:1000+

死神的代行者,海因斯坦王朝左丞相,实际年龄不明的强大魔法师。惯用武器:死神之镰

表面上性格如死神一般冷酷残忍,内里单纯而孤独(他接近的一切生灵都会死亡),和米诺斯的关系令人惊讶地好,唯一的爱好是潜入“常人的世界”安静地围观普通人的生老病死。(达拿是好孩子~)

 

马尼戈特·洛伦佐:28

洛伦佐亲王,皇帝赛奇的养子,西境守护继承人。惯用刀:幽冥鬼泣

黄金十二骑士之一。出身平凡,原先居住的村庄遭受瘟疫,他是唯一的幸存者。“看起来像海贼的好人”,性格豪爽热情不拘小节,拥有尊贵的身份却平易近人。圣战前曾与(好孩子状态的)死神达拿都斯相遇。

 

 

 

计划中章节(冷CP出没,注意避雷):基本按照故事发展时间顺序

 

卡笛篇《Redemption》(主卡笛,有米妙)

米雅篇《Liar》(主米雅,三巨头亲情,伪米路)

熙希篇《Promise》(主熙希,其他不确定)

 

 

下面是极冷CP部分。。。注意绕行!!!

 

 

 

马尼达拿《Illusion》(好吧我就是萌虐恋。。。)

(最后一篇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定义CP了索性不写,哈迪斯相关)《The Song of Nightingale》

 

 

另外求插图(捂脸逃走)。。。求勾搭!!!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5-18 16:48 |显示全部帖子

TO 小雷:我一年前就翻来覆去看过冰火原著了……!那个马尼开场就中箭(……)的设定就是看完冰火之后衍生的产物口牙~

TO LS:原来SS代也有客串……米小罗其实你需要的不是一个可以永生的哥哥而是一只卡小妙……XD

代理北境守护嫁到南境,南境守护的弟弟嫁到北境,世界就和平了!

很好奇东境守护会是谁……白老师or史昂咩?

 

插图无能……人家也想画LC12人,但是木板子……T T

GD的话……我站短你吧=v=

话说乃这个文!名字!这么的!中!国!风!是为哪般~~~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8 21:53 |显示全部帖子

怎么说呢,标题和内容有着奇妙的违和感我本来以为这是古风来着。

不过SS还有LC的文我更偏向西方架空,看到东方拿着刀剑神马的我就很抽

不过米诺斯的那把剑让我想起了绪方的那个坑,就是因为那个《千亿星辰》的坑导致我一看见人设就觉得这文要坑……拖住LZ,请务必把这个系列填完我好喜欢这个设定阿鲁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8 22:42 |显示全部帖子

跳出来解释一下。

拜托LS那位能不能不要纯水。。。

 

 

标题的来源和几篇文章的HE or SE有直接关系。

《归田园》:陶渊明的诗,做一下诗词鉴赏吧然后这篇的结局你就知道了(亲爱的N你貌似又猜对了!)。

《宝剑篇》:同上,主要指熙德对掉毛怪蜀黍的誓言。

《燕山亭》:宋徽宗被掳北上写的思乡之词,指代雅柏同学被某禽兽拖回家XXOO。。。

《大司命》:这个取自楚辞,大司命很显然是指达拿同学,主要灵感来自那句“固人命兮有当,孰离合兮何为?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1

发表于 2011-5-19 17:02 |显示全部帖子

设定萌啊><   喜欢这类世界观!

人物性格也很原作,期待下文

 

笛捷尔傲岸地挺立在冰原上,右手握着黄金的剑柄,左手从怀中掏出染血的家族纹章:一只海豹——好吧我笑喷了XDDD

 

为了看这篇文顺便留个言,刚注册……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5-19 18:26 |显示全部帖子

死回来更新

TO LS:同好欢迎。

那啥,部落格http://artemisiash.blogbus.com

 

欢迎随便去逛!

 

 

我就知道那小子会来找你。

刚送走米罗,背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转身,看到他的搭档卡路迪亚正靠在廊柱上冷笑。

我来猜猜他说了什么,卡路迪亚漫不经心地摆弄手里的匕首,语气一贯的嘲讽:不敢和他的小朋友告别,所以请北境守护代为转达?或者是,请求您准许他留在北境?

他是你的弟弟,卡路迪亚,笛捷尔头疼地皱眉,他才十七岁。

人类只有几十年的寿命而已,精灵先生。卡路迪亚打断他的话,一步步走近,白皙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愈加苍白,本大爷也没打算活到连剑也举不起来的年纪,所以没耐心看着他慢吞吞地成长。匕首的寒光探到眼前,卡路迪亚近距离直视着他,目光深邃得可怕。

别自以为是救世主,永生的笛捷尔大人,你谁也救不了……

他猛然抬手打掉了锋利的匕首,语气和卡路迪亚的一样冰冷:别总是试图激怒我,卡路迪亚,我没兴趣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后面的话被卡路迪亚跌倒在地的钝响打断。他惊讶地看着那张毫无血色的脸迅速染上病态的潮红,前一刻还稳稳握着匕首的手指痉挛地抓着心口,额头上汗珠涔涔。

卡路迪亚!笛捷尔从惊讶中回神,小心地扶起他,卡路迪亚挣扎着要摆脱他的手,可挣扎的力道小得不可思议。

给我滚远点!连呼吸都困难的卡路迪亚用尽全力吼出一句,虚弱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中反反复复地回响,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心脏。他压下那没多少力量的挣扎,叹了口气,抬起右手按上卡路迪亚的心口。

我的确不是救世主,他凝视着那双充满戒备的紫色眼眸,低声说道,但是现在,我想救你。


 

月光般柔和的光芒在他周身弥散,那光芒渐渐聚拢到他掌心,然后如甘泉般缓缓渗入卡路迪亚体内。年轻的刑律官狠狠瞪着按在自己心口上的那只手,最后妥协地闭上了双眼——或许他也只剩下了闭眼的力气。

当骇人的潮红终于从卡路迪亚脸上退去后,笛捷尔才收回手。精神力严重透支的感觉让全身无力。他解下外袍仔细地盖在卡路迪亚身上、确保他不会因为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而感冒之后,他脱力地坐倒在卡路迪亚身边。

虽然早就隐约猜到卡路迪亚的身体问题,永生的精灵看着自己还隐约散发着白光的手掌这样想道,可现在看来,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注入的力量最多能阻止卡路迪亚的心脏疾病继续恶化,不过就算维持现状,有这样严重的心脏疾病,卡路迪亚他也是活不到三十岁的吧……


 

你这是打算让我在走廊里睡一夜吗,笛捷尔?卡路迪亚虚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下意识地低头,年轻的刑律官维持着平躺的姿势仰脸看他,苍白的脸庞上有小孩子一般顽皮的笑意。

抱歉,我这就扶你起来……

他的动作被卡路迪亚阻止。

刚才你费了不少力气吧,为这不中用的心脏。卡路迪亚撑起身来与他视线相平:你是个好搭档,笛捷尔,真的。要不要我把这句话写下来,作为给你未来搭档的推荐信?

玩笑般的话语像钢针一样扎进他心里,他不能自已地盯着卡路迪亚那双带着笑意的紫色眼眸,有细小的疼痛沿着血脉汇集到心脏,渐渐堆积到不可承受。

他突然想道,卡路迪亚那么拼命甚至是不择手段地完成作为刑律官的工作,那么冷漠严苛地对待唯一的弟弟,是否也只是为了,在短暂的一生终结之前,给自己留下最多的希望和辉煌。

就像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抓住唯一的光明。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06336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