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楼主: Inori
go

[原创]卡笛 Redemption(9.9更新 完结)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2 23:22 |显示全部帖子

蝎子家的傲娇哥哥和笨蛋弟弟最萌了~~

 

然后。。。巧克力兄弟那篇。。。悲剧了。。。超级悲剧啊

 

正在码熙希的部分,结果自己被结局虐哭了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3 22:56 |显示全部帖子

审判庭下的地牢……真哥特真暗黑

感觉应该是有着长得望不到尽头的台阶和鬼火一样的壁灯装饰的长廊

虐吧虐吧,但是希望德芙和阿斯能互相知晓对方的心意,最好不要一个死了一个活了,然后活着的那个背负着无尽的悔恨。。。。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11 20:34 |显示全部帖子

折腾了很久的武器的设定草案,冷兵器的话我对刀的了解比较多,剑的知识相对匮乏。。。总之不要较真。。。

 

圣方:


 

绝焰:安德烈斯家的传家宝剑,剑柄细长,剑格(就是护手的部分,不知道西洋剑是不是这么叫)和剑柄均为红水晶制。单手长剑。通体赤红,细而坚硬,主要用于刺击,有“猩红毒针”的绰号。以南境特产的火纹矿锻造,长时间挥动会产生高热,绝焰的名称由此而来。


 

曙光女神:单手长剑,精灵族兵器,比帝国通用的骑士剑略短。秘银锻造,剑身是奇妙的冰蓝色。剑格和剑柄上均镶嵌有魔晶石,可以使剑身产生足以冻结血液的低温。


 

幽冥鬼泣:双手长刀,马尼戈特战斗装备(平时带短刀)。刀柄镶嵌有黑曜石骷髅头,护手部分四棱形镂空,挥刀时会产生鬼哭一般恐怖的声音。


 

诸神之黄昏:类似匕首的短配剑,剑格剑柄均为金制镶嵌红宝石,看上去观赏性远大于实用性(因为太短了实际上不适合战斗),但在剑术全国第一的阿斯普洛斯亲王手中也有绝对不可轻视的杀伤力。


 

奔雷:骑士用双手重剑,剑身与剑格连为一体,使得实际打击面积加大,无刃,主要用于击打和刺击,看上去更像长矛(参考圣传里帝释天的雷神剑)。剑柄和剑身装饰有紫色闪电纹路,缪杰尔家的传家宝剑。


 

蔷薇十字:单手长剑,伊希尔神庙的工匠特别锻制的祭司用剑。剑格设计为荆棘形状,特殊的锻造工艺使剑刃部分呈现花瓣一般的纹路。剑柄藏有血槽,雅柏菲卡的毒血注入后可以使剑刃产生淬毒的效果。


 

炽天使咏唱:硬弓。伊利昂领的神族工匠制作,百发百中。秘银锻造,镶嵌红宝石,传说弓弦是风神的头发编成。


 

誓约胜利:双手宽刃剑,不知何种制作工艺使得剑身完全透明,削铁如泥的圣剑。

传说中神圣帝国的第一位皇帝赐给“最忠诚的骑士”的配剑,几百年中一直由卡利维尔家族守护,只有被承认的圣剑继承者才可以使用。


 

冥方:


 

千亿星辰:单手长剑,秘银锻制,剑脊刻有强化符文,挥动时会产生微弱的光泽。剑柄和剑身整体偏细,几乎无剑格,极轻。米诺斯的战斗装备,平时基本不用。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1

发表于 2011-6-15 07:46 |显示全部帖子

嗷嗷武器设定更新了!大萌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8 11:32 |显示全部帖子

7.8更新,山道遭遇战

下面的进展很雷,慎入!!!

卡少彻底黑了,笛子貌似开窍了。

 

 

 

 

他们沿着大月光山脉的便道盘旋而上,雪鹭城在身后渐渐缩小成白色的玩具城堡。卡路迪亚突然停在一块空地上,望着小巧玲珑的玩具城堡,蓦然开口:笛捷尔,其实在圣都那天,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什么?意料之外的话题让他反应不及,卡路迪亚回头看了他一眼,笑容狡黠:你肯定不记得了。十三年前,我跟着我父亲来参加过北境守护的继任仪式。


典礼结束那天晚上我睡不着,然后就在城主宫里乱跑。那时我看见你一个人站在最高的露台上望着北方——现在想想那应该是黑森林的方向,

那时我在想,这个人的眼神为什么这样孤独,孤独得好像天地间没有一个地方属于他,可他明明已经拥有了这么多,多到让人嫉妒。


他的搭档缓缓走到他面前,低头,近到呼吸相闻的距离模糊了他此刻的表情。卡路迪亚抬手拨开他耳边的长发,凑近他低声呢喃,微热的气息撒在他刻意隐藏的尖耳上。

然后我许愿,下次见面时,我想看到这个人发自内心的笑容。


从未有过的亲昵动作让他全身僵硬,笛捷尔茫然地抬头,视线恰好落入那双时而深邃锐利时而嚣张任性的紫色眼眸,卡路迪亚的目光明亮如晨星,对上了就再也转不开。

他想他应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奇怪的气氛,可声音却像是被顽皮的妖精夺走,剩下了一片沉默。


年轻的刑律官的目光从他脸上转开,不动声色地握住剑柄,唇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冷笑,下一秒那蓝发的身影就从他眼前消失,鲜红色的绝焰带起一片血花和惨叫,几个偷袭者转眼丧命。笛捷尔微拧了眉头随后也拔剑出鞘,冰蓝色的曙光女神准确地刺入敌人的心脏。

几分钟过去,山道上恢复了平静。


这就是曙光女神的杰作?真是厉害。解决了十几个偷袭者后,卡路迪亚饶有兴致地翻看着那些致命的伤口上、阻碍血液流动的薄冰这样评价道,孩子气的欢快神色与几分钟之前的严肃判若两人。笛捷尔有些头痛地皱眉,耳尖残留的热度提醒着刚才的对话并非幻觉,可在这一番突然袭击之后,他只能将搭档刚才的反常解释为迷惑敌人的计谋。

 

心脏的位置莫名地空落着,像是失去了什么,又像是,从未得到什么。


……笛捷尔,你怎么看?

什么?他猛然回神,收到卡路迪亚不满的抱怨:真是,都没听我说吗?我说我觉得这些家伙很奇怪,从刚才组织攻击的能力来看,怎么也不像是一般的山贼——这个我敢打赌,他们如果真的只是想来拦路打劫,我回到圣都就从老头子的观星台上跳下去。

难道是冥王骑士团?选择性忽略卡路迪亚对陛下的失礼称呼,他猜测道:冥王骑士团除了直属哈迪斯王的禁卫队之外,分属格里芬、威文、迦楼罗三位公爵管理,这些人难道是格里芬公爵的部下?

那就问一下本人吧。卡路迪亚扬起一个邪气的笑容,踢了一下身边的尸体,这个好像还有气。

卡路迪亚的最后一个字收在了惊讶中。

放眼望去,刚才倒在两人剑下的敌人都站了起来,狭窄的山道上挤满了目光呆滞的死尸,迟缓的动作和汩汩流淌的鲜血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啊啊,真是恶心死了。卡路迪亚不耐烦地抱怨着,拔剑冲了过去。猩红的长剑毫不留情地刺穿敌人的咽喉,致命的攻击却丝毫不能阻碍这些本该已死的敌人的行动。果然不行啊,那么……卡路迪亚甩去剑上的血水,扯起一个邪气的笑。坚韧的绳索飞快地缠住敌人的手脚,行动迟缓的敌人瞬间动弹不得。

卡路迪亚,我来。笛捷尔深吸了一口气,默默驱动力量,凛冽的寒气迅速向四周扩散,狭长的山道上瞬间冻出一层厚实的坚冰,将敌人的行动完全封死。


收回魔力的他只来得及看到搭档丢给他的一个佩服的笑容,眼前的世界就突然模糊成一片刺眼的白光,强烈的倦意袭来,他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所有的感知在放松下来的瞬间完全消散。

 

 

 

 

下回预告:

冰原组纠结的过去、艾伦德陷落的真相。

卡少单挑翼龙,绝焰的秘密。

 

加速更新!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9 18:17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等到更新了!
于是变成生化危机了么@@
卡少记得砍头部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9 23:42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redprada)终于等到更新了!于是变成生化危...

考试周神马的最可恶了啊啊!!

 

为。。。为什么是生化危机?我明明想玩不死族的亡灵召唤的说。。。

 

今天晚了明天更新下一部分~~

 

补偿一个月的坑文期。。。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14 00:08 |显示全部帖子
骗人……都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了还没更新……

考试周……噗哈哈哈作为教务老师表示毫无压力

为什么是生化危机,因为这些僵尸看起来行动很迟缓啊,很笨笨的样子。其实卡笛这个组合很适合生化危机的题材不是吗,手持双枪的特种兵卡路,还有打了免疫针即使被咬也可以不变成僵尸的科学家笛子。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14 08:58 |显示全部帖子

网络抽风这事不是我能控制的。。。连续更新同一个内容三遍我也很纠结啊掀桌!

 

冰原组全员出场,有严重黑化鱿鱼的成分,注意避雷!

 

8

笛捷尔。

谁的声音穿透迷雾传来,熟悉却又陌生。

笛捷尔·拉莱斯!

多年不曾被呼唤的名字让他瞬间惊醒,涌入视线的是埃伦德那个他熟悉不过的图书馆,高贵优雅的精灵公主站在书桌前低头看着他,时光无法磨蚀的隽永容颜上,是他所熟悉的温柔的笑意。

只一眼,就是沧海桑田。

一瞬间无数强烈的感情争先恐后地堵上咽喉,把所有的话语堵成艰涩的呼唤:瑟拉菲娜公主……

美丽的精灵公主扬起一个微笑,伸手拭去他额头上的冷汗,开口:做噩梦了吗?早说过不要趴在书桌睡觉。

瑟拉菲娜转身走到窗前,推开雕饰精美的白木窗,下午的阳光流淌进来,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投下细腻的光影。

没关系,那只是梦而已,都过去了。瑟拉菲娜安慰的话语像是抚慰创伤的咒语,将心底的郁结驱赶得一干二净。他站起身走到窗前眺望,树海中掩映的精灵之都一如记忆中那般完美无缺,仿若永恒。

是啊,都只是梦而已。他喃喃自语,这里才是现实。

现实中没有故乡的沦陷和同胞濒死的哀嚎,没有几百年孤独的流浪,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那双锐利的伤人的深邃的紫色眼眸……

谁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带起一阵尖锐的疼痛,他猛然皱起眉头,瑟拉菲娜公主丝毫没有觉察地继续说下去:好了,我是来叫你去王宫的。晚上有嘉米尔大贤者的欢迎宴会,做噩梦可不能作为缺席的理由哦,笛捷尔。

他没有回答。他只是转过身来凝视着瑟拉菲娜的笑容,双拳狠狠攥紧。

怎么了,笛捷尔?


 

谢谢你,瑟拉菲娜公主。他缓缓开口,声音微微颤抖却依旧镇定,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你在说什么啊,笛捷尔?瑟拉菲娜有些困惑地问道,你每天都能见到我啊。从前,现在,以后,我们一直会在一起。

如此美好的承诺,如此幸福的时光。美好得让人忍不住沉沦,幸福得让人就此忘却一切伤痛。


 

可这些,都不是真的。

这句话像魔咒一般凝固了瑟拉菲娜的笑容,四周的景色也一点点分崩离析。

……沉睡在永恒的美梦中不好吗?这里没有杀戮,也没有别离,而现实对你来说,明明只剩下了痛苦而已。

只要你想,你就可以留下,再不必悲伤。


 

他苦笑一下,眼底全是不可动摇的坚定:在北境流浪的三百年里,我一直想,如果能回到过去,回到一切结束之前,我愿意用任何代价交换。但现在,有个人告诉我,即使是痛苦,那也是生命最真实的一部分。

他微笑着看向崩裂的幻境外,渐渐清晰起来的那个宝蓝色的身影,微微压低了声音:所以我不会再逃避了。比起追不回的过去,我宁可选择,守护现在和将来。


 

强烈的白光再次炸开,他反射性地闭上了眼。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看到的,是仿佛燃烧了整个世界的宝蓝色火焰。

他的搭档心有灵犀般地回头,略显苍白的脸庞上有着自信而张扬的笑意:你迟到了,笛捷尔。

他不由自主地微笑一下,回答道:让你久等了,卡路迪亚。

他站起身抽出曙光女神,看向正和卡路迪亚缠斗着的敌人,那个人穿着厚实的黑色铠甲,狰狞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几缕银白色的头发在全身的黑色铠甲的映衬下显得无比醒目。笛捷尔表情凝重:他记得以前在书中看过,海因斯坦王朝的居民中银发者极少,除了死神达拿都斯之外,冥王骑士团中只有格里芬公爵米诺斯和他的副官路尼两人,而这三个,无论哪个都是难缠的对手。

剑刃相撞产生的反推力使卡路迪亚和他的对手分开了几步,笛捷尔上前一步同搭档并肩,冷冷开口问道:请问阁下是冥王骑士团的哪位?

蒙面的骑士突然冷笑起来,无比熟悉的嗓音使他瞬间动弹不得。仿佛为了证明他的猜测一般,蒙面的骑士摘下了面具,在噩梦中反复出现的脸孔赫然出现在眼前,那嘲讽的笑容化作最锋利的刀,毫不留情地剜开心底最深处的伤疤。

他狠狠攥紧剑柄,手中的曙光女神控制不住地颤抖。尖锐的疼痛从掌心传来,残酷地宣告着,此刻所见都是不可逃避的真实。

尤尼提……

 

 

 

这个名字,曾经代表了绝对的信任;同时也是这个名字,宣告了几百年噩梦的开始。温文尔雅的第三王子转眼变成火海中沾满同胞鲜血的背叛者,残酷的死神站在他身后,弹指间击碎残存的魔法屏障,美丽的埃伦德转眼变成废墟……


 

曾经的精灵王子、现在的海龙伯爵心情大好地走上前一步,脸上的笑意分毫不减:逃窜了这么多年,原来你还记得我啊,笛捷尔,这可真是让我感动。对了,刚才在梦境里玩得愉快吗?我可是为了报答你当年的救命之恩,特地去埃伦德找到姐姐的遗骨才完成这个法术的。


 

住口,你这无耻的背叛者没资格提起瑟拉菲娜公主!


 

尤尼提怔了一下,随即仰头大笑起来。神经质的笑声回荡在狭长的山道上,听得人毛骨悚然:背叛者?!看来你真是和低等的虫豸混迹得够久,自欺欺人的本事真不错。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当年打开埃伦德的城门迎接我的是你,阻止嘉米尔的大贤者封印我的也是你,笛捷尔·拉莱斯将军!我只信仰力量,冥王许诺赐予我力量,我就对他效忠;而你,拉莱斯将军,你背叛了你的誓言,你害死了你曾经宣誓要守护的同族,你才是真正的背叛者,埃伦德毁灭的罪人!


 

比刀锋更锐利的话语被绝焰毫不客气地打断,卡路迪亚扬起唇角邪笑一下,吹去剑尖上残留的一缕银发,漫不经心地开口:疯子的演讲该结束了,你这个没脸见人的黑海蛇。在本少爷看来,你只不过是个好逸恶劳的胆小鬼罢了。


 

听好了,海蛇伯爵。你看不起那些虫豸,轻视他们的弱小,那么你又能像弱小的他们一样生活吗?他们没有永恒的生命,没有强大的力量,他们平凡地生老病死,在残酷的命运中挣扎,百年之后没有谁还记得他们曾经存在过。但即便弱小,即便平凡,他们也有自己的愿望,有他们用尽全部的生命也想守护的事物;他们从不曾用自己的尊严去乞求力量,更不曾践踏着同胞的血肉换取所谓的荣耀。


 

卡路迪亚扬手架开尤尼提恼羞成怒的一剑,继续说下去:而你,胆小鬼,你甚至不敢承认,你用自由和尊严换来了你所谓的力量,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比这些虫豸高贵?

你不想要平凡是吗?那你就作为最著名的失败者被永远铭记吧。


 

他手中的曙光女神拦住了卡路迪亚蓄势待发的绝焰。

笛捷尔?

他的搭档有些不快地皱眉。他转脸看着卡路迪亚,目光中全是坚定:抱歉,卡路迪亚。这一战,我想自己完成。

卡路迪亚与他对视了几秒,然后转开视线,话音里带着少有的、棋逢对手的雀跃:那好吧,比起海蛇,本少爷对翼龙更有兴趣——我说你看戏差不多该看够了吧,拉达曼提斯·威文公爵。

这个名字让笛捷尔的血液瞬间冰冷。


 

身披黑色战甲的高大男子从树丛中缓缓走出,严肃的神容与传闻中一分不差,黄玉色的眼眸带了几分高傲,锐利如鹰。

米诺斯·格里芬在哪里?

卡路迪亚冷笑一声,反问:自己的哥哥去了哪里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拉达曼提斯皱眉,语气明显不耐:哲洛斯是被你抓走了吧?给我说实话!

那只蛤蟆是你的部下啊,除了海蛇还有蛤蟆——真是扭曲的审美。卡路迪亚抬起绝焰指着拉达曼提斯的双眼,笑容自信而张狂:打赢了我再考虑逼供吧,威文公爵。

拉达曼提斯毫无惧色地凝视着近在眼前的剑光,语调轻蔑:这么想找死吗?不自量力的人类。

谁会死还不一定啊,威文公爵。再说能拉冥王骑士团三巨头之一的拉达曼提斯陪葬,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卡路迪亚退了半步,单手握剑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神圣帝国黄金骑士,卡路迪亚·赤红·安德列斯,在此恭请赐教。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7-20 11:43 |显示全部帖子

初稿,可能会改动。

我终于把鱿鱼折腾死了。。。望天

 

 

9

那两个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松涛之中,笛捷尔心底涌起一阵担忧。尤尼提冷笑着开口道:真是有意思的虫豸啊,为了给你挣得活命的时机,就要一个人挑战威文公爵——看来,他迫不及待地要比你早死呢。

我相信他。笛捷尔抬头看着曾经的好友,目光坚定如同七刃峰上终年不化的积雪:这一次,我要亲手斩断过去的所有错误。


亵渎同胞亡魂的你,我不原谅。


尤尼提冷笑一声,操纵巨大的魔法阵在他身边炸开:是吗,那你就试试看吧。

 

他毫不犹豫地冲进法阵的范围,毅然决然。


曙光女神的剑刃刺穿黑色的铠甲时,他看到尤尼提不可置信的神色。紫黑色的光芒从他胸口洞穿的伤处散开,如同四散飞落的流星。

我不信……为什么我的幻象对你没有一点作用?

笛捷尔转开目光看向身边渐渐消散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目光难掩哀伤,却依旧如水平静:原因,在梦境中我已经说过了。

而且现在,还有人在前面等我。


不再多说一个字,笛捷尔垂首从昔日好友渐渐消散的身体旁走过,眼中的悲伤几欲溢出。


埃伦德的所有悲剧始于第三王子尤尼提解开了封存在埃伦德王宫地下的冥王封印。强大的力量在封印之匣破碎时完全迸出,瞬间将整座城市化为一片火海。而距离封印之匣最近的、背叛了族人的王子,更是在封印解开的同时,就被来自冥府的烈火吞噬,从此只剩下了虚无的灵魂在黑暗中飘荡。

昔日的拉莱斯将军闭上双眼,对着故乡的方向深深行礼。

在故土永远地沉睡吧,我的好友。


刀剑相交的声音渐渐清晰,急促如此刻不稳的心跳。笛捷尔焦急地奔跑在结冰的山道上,心底弥漫的担心让他无暇顾及湿滑的山道,和身边足以让人粉身碎骨的万丈深渊。转过一个弯,心心念念的宝蓝蓦然刺入双眼。还来不及松口气,他就惊讶地看到,威文公爵那柄战无不胜的“破星之怒”生生刺穿卡路迪亚的肩胛,猩红的血液在拔剑的刹那喷涌出来,如同不祥的花朵在视线中妖艳地绽放。

卡路迪亚!

他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卡路迪亚身前,挡住了破星之怒接下来的攻势。那强横的力道几乎震碎臂骨,剧痛中他却是一步不退。


真不愧是……冥王骑士团的最强战力……

卡路迪亚断断续续地说着,虚弱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敲击在他心底,敲击出无边无垠的恐慌。被他挡在身后的卡路迪亚勉力站起来与他并肩,苍白如纸的脸上紫色的眼眸光芒明亮。


对不起,笛捷尔。他的搭档腾出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转眼看着他,笑容嚣张而顽皮:这一战,我想自己完成。


他还来不及回答什么,卡路迪亚手中的绝焰就格开了拉达曼提斯的破星之怒,红色的液体沿着细长的剑身上淅沥落下,在凝霜的地面上晕染出暗红色的图案。

拉达曼提斯微微皱眉,猎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凝重:卡路迪亚·安德列斯,不错,你是我记住的第二个对手。

闻言卡路迪亚兴奋地笑开,目光灿烂如晨星。

我很荣幸。


绝焰在下一个瞬间突刺而出,血红色的剑身如凝固的火焰一般耀眼夺目——或许那本身就是会燃尽所有生命力的、最炽热的火焰。

能有冥王骑士团三巨头之一的拉达曼提斯陪葬,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开战之前卡路迪亚说过的话像是不祥的咒语在脑中炸开,笛捷尔脸色一片惨白,手中曙光女神如此冰冷,仿佛要将血液都冻结成冰。

那道炽热的火焰深深没入拉达曼提斯的胸口,几乎同时,破星之怒贯穿了卡路迪亚单薄的身体。

那个瞬间,他眼中的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永暗。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94201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