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年中组] 人间
查看: 14109|回复: 10
go

[SS] [年中组] 人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6-11 09:29 |显示全部帖子

管坑不管埋- -。毁尸灭迹可能有

我只是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掉毛会有的米雅会有的游戏也会有的~~~

迪斯同学生日快乐(啥)

 

----------------------------------

 

“你、你,还有你,跟我到房间里来。”
黑袍的男人冷酷无情地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踏上了台阶。
围观的人群中起了一阵微小的骚动。这些人大多是形形色色的平民,因为戏班演出的缘故才聚集到一起,但不知道何时,这里已经被士兵团团围住,他们面面相觑,这时候即使想要离开也已经晚了。
在这种情况下,迪斯马斯克非常谨慎地潜伏在街角的阴影中,选择与大面积的人群保持了一段距离。他原本的目的,只是趁表演吸引了路人注意力的时机,去找看起来有点油水的人下手,但在他还未找到机会时,就收到了阿布罗狄那边的示警。阿布罗狄趴在房顶,显然比他更早发现了往这里赶来的卫队。
他们当然不会为他一个小贼特意赶来。但即使如此,迪斯也不认为在他们眼皮底下顶风作案是件明智的事。
不过他虽然暂时退到了无人注意的角落,目光却没有一刻离开人群中心。
比他高大得多的、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早就一字排开,封锁了在场所有人逃跑的道路和他的视线。
迪斯马斯克可以猜想得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他当然不会放弃围观。他的身影在巷中消失了,不多时,已经顺着墙根爬到了阿布罗狄身边。
他的少年同伴不悦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你来这里干什么?”
迪斯大无畏地往屋梁上一趴:“看热闹。”
阿布罗狄皱了皱眉头:“今天的份不打算干了吗?”
“现在时机不对,暂且放弃吧。”
阿布罗狄也没再说什么。两人一起把目光投向场中。他们认得出黑衣的男人,那是审问官的标志。也许他的官阶不算太高,还不足以让他坐在威严的法庭中传唤罪犯,但已足以让被他点到的几个人面如土色、簌簌发抖。迪斯眯起眼细看那几个人,他们都穿着五颜六色的滑稽服装,被士兵反剪了双手强行押向房间。
“戏班班主,一个小丑,一个杂役,和一个驯兽师。”阿布罗狄显然认得这些人,但并没有兴致去弄清他们的名字。
这一点迪斯就不一样,他在身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可惜了,利尔是个好家伙。”
话虽如此,迪斯并没有多少同情的意思,完全只当是与己无关的一条新闻。最近每个星期,卫队都会来这条街上押走一两个人,他们已经习惯了。
至于这些人去了哪里?人们在茶余饭后没有少猜测这个话题,但却都得不到答案。最近更是连围观的兴趣也几乎没有了。
审问官进了房间,卫兵们对在场的人逐一检查了一下,然后让出一人宽的空隙,让他们一个个离开。他们并没有太多波及无关人群的意思,看来,这次是有备而来的。
“也许有人告密。”阿布罗狄推测道。
人群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散开,不一会,被反绑的人被推了出来,还带着那些奇怪的服装和装饰。那个小丑不笑了,他高声喊道:“啊……啊……”
人们认为他要说什么,屏息凝神地听着。
小丑哭喊着:“仁慈的神明啊……”
他的声音颤抖得让人心为之战栗,短短的一瞬间,士兵们已经将他们排成一排,整齐划一地举起枪,一声爆响。迪斯和阿布抬起双手,堵住耳朵。方才的四个人已经变成了四具胸前开着血洞的身体,向前扑倒在地上。温热鲜红的血液瞬间漫溢了街道的土地。
黑衣的审判官走出来,大声对人群宣布着国王最新的命令,而后离开。

“哦。不问原因,就地格杀?”修罗总算抬起了眼睛,望向说着新闻的两个同伴。
“不仅如此。”阿布罗狄给他解释。“据说卫队必须要抓到规定数量的人物,因为大臣们估计,民间就藏有这么多的巫师。”
“那个戏班里会有巫师?”修罗显然认为这很荒诞。
“这可说不准。”迪斯马斯克躺在一堆袋子上,懒洋洋地笑道。“关键不是这个,而是——谁会关心这些人的死活呢?不,没有。他们就像我们一样,死在路边,也不会有人收尸。”
“是啊。和陛下的爱子比起来,几千个平民的性命不值一提。”阿布罗狄静静地说道。某种程度上,他是三人中较为聪明的一个,认识的字最多,也经常头脑清楚地分析这些问题。“在先前去世的王子身上,显然发生了某些可怕的事情。也许某些巫师欺骗了贤明的国王,导致了王子殿下的死。那些可怕的传言也许真有一部分是真的,不然不会使他如此震怒。”
“但那个戏班的人不是巫师。”修罗摇了摇头,顽固地试图说明这个问题。迪斯发出一声刺耳的嘲笑。
“不是。”阿布罗狄总是很耐心地试图给他说明问题。“所以,也许卫队也被逼得很急,他们交不出规定数量的罪人,只有找这些下九流的卖艺人来凑数。最近的日子里,那些流浪的占卜师和歌手们,怕是都该小心些了。愿神明保佑他们。”
话虽如此,三个人脸上都是漠然的神色。修罗点了点头:“那么,我们也小心些。”
说着,他将那个已经见底的钱袋揣进怀里。今天两个同伴毫无收获,他这边也没有什么希望。最近局势太乱了,也只好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换作平日,给人带信、做点零碎的工作,总也能赚到一些钱,那就不用冒着被打被杀的危险出去犯罪。
修罗不擅长进行掏人口袋这种任务,他的手指没有那么灵活,但他已经满了十三岁,长到了足够的高度,能够去为一些工匠打下手。他在这方面的信誉比两个伙伴要好。不过迪斯和阿布罗狄一致认为,等这个家伙真的到了足够大的年纪,他会拿刀站到街上去抢劫的。
修罗今天果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迪斯和阿布两个眼睛都发直了。他们断断续续搞到过不少刀具,但多数是生锈迟钝的家伙,只能用来当工具用,但今天这把不一样:它开了锋利的刃,雪亮的刀锋闪着寒光,略有些短,正适合少年拿在手中,更重要的是,它居然还有件刀鞘。
迪斯最先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好东西!”
修罗点了点头:“是那个东方老头给的。说是他途经这里的时候,用一块玉和一个骑骆驼的商人交换的东西。”
“哦。如果我们非得认识一个巫师的话,就是那位老爷子了。”阿布罗狄说。“他有什么我都不会吃惊。不过,他怎么会把它给你?”
“我给他说了史昂的事。”修罗淡淡地说道。
“他认识史昂?!”两人都十分吃惊。
“他说就是为了寻访这个人而来的。”
沉默片刻,阿布罗狄说:“史昂也是因为那件事情消失的吗?”
“我觉得不是。”迪斯倒是信心十足,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在咱们这里比国王还要强大。卫队一定捉不住他。”
“也许只是一个过分孤独的老头子。”
“如果是他的话,国王的儿子根本死不了。”
“好吧。”
争论是无意义的。那个漫游者巷中的史昂,像国王一样的史昂,带来奇迹的圣人,已经永不会回到他们身边。他很老很老了,懂得世界上的所有语言,教会他们许多故事和道理,还给了他们名字。某一天,他和那个年幼的弟子一起悄然消失,再也不见踪影。

 

 

TBC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6-11 10:11 |显示全部帖子

看完之后马上看到签名………………………………(远目

 

于是N你果然还是又要下手了啊…………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11 22:53 |显示全部帖子
看到楼主的签名,我觉得我还是暂时忘记这篇文比较好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16 20:51 |显示全部帖子

年中组在下永远把他们定位在“友情以上,情人以下”的暧昧阶段=3=b

不过他们三人倒真是怎么拆也不好拆的捏X3

这文的背景是……中世纪?

LZ的签名在下囧了囧:年更……至于么||||

萌SS那么多年容易吗…… 就算是BL了也要尊重经典口牙X3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18 22:00 |显示全部帖子
年、年更也是能接受的!只要不是世纪更就好(m过头了啊喂)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6-28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直接回复框里敲的,打到哪算哪……
此故事我已经脑补完了……现在只是慢慢地写出来……
请……请相信俺的坑品!泪奔……

===========================================


第一个遇到史昂的人是迪斯马斯克。
小小的,刺头的小鬼蹲在土墙上,像一棵正在晒太阳的草。他看上去慵懒的眼睛一刻也没忘记注意墙下的街道。当他发现史昂带着一个小孩和一匹马从远方走来时,他的灰蓝色眼睛略微发亮,腾地坐起身来,却因为蹲得太久,脚发麻,一不留神栽下了墙。
史昂和他牵着的四岁小孩子同时惊讶地看着一个小鬼狼狈地摔在地上。还好土墙不算太高,迪斯其实并没受伤。当他看到上方的老人似乎要有来扶他的意向,立即弹起身子,向后挪了好几尺远。
“你们是旅行者?”僵持半晌,迪斯决定首先开口,他的眼睛在一老一小身上转了无数圈。特别停留在那个孩子身上。他有些惊讶,很少见到有人带一个孩子走长路。
“是的,孩子。”史昂和蔼地说。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吓着了这个小孩,迪斯的眼神就像一条圈成一圈的蛇般警惕。
但这警惕中混合了机敏、狡诈和欲望。迪斯便说:“那你们一定在找一个住处。”
天色不早了,这前方没有旅店。迪斯心中很确信,否则他也不会来此等候。
史昂倒像毫无防备一般,略微点了点头:“那你能带我去吗?”
迪斯又打量着他们,这么小的孩子脸上那种沉思的神气,只让人觉得有趣。不过迪斯并没有讨人喜欢的意图,因为他很快地伸出了一只手,掌心向上平摊着。
史昂愣了愣,随即了然,微微一笑,取出一枚银币放在他手心里。迪斯学着大人的样子掂了掂它的分量,心中忽然对这个和蔼的老头有了好感。他再度轻巧地跳上土墙:“走,跟我来。”

这是“秃鹫”的把戏。拦截没有防备的旅人,带到他家去,在寂静的夜里谋财害命,然后将尸体抛入肮脏的河流中。
迪斯默默地在前方领路,他灵巧地跃过墙上那些难走的部分。这种敏捷是属于他的天赋,因此没人能在城市里追上他。不过偶尔,探路者也会遇到麻烦,像这样一老一小的情形,再好不过的了。
他听着身后的老人和孩子在交谈,用的是他听不懂的异国语言。他想,这两个人竟然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
也许是在东面连晨曦也不会照耀的国度。他听人说过,太阳以东的地方,是永远的黄昏,人们就在那凝重而缓慢的光芒下劳作,生活,说着另外的语言。
迪斯停下脚步:“你们来自东方?”
“是的。”那个更小的孩子说道。
“听说那边永远不会有日出,只有黄昏。”
两个人都笑了。史昂说:“不是的。我们那里也和你们这里一样,有日出,有日落。有黑夜,有黎明。”
“……”迪斯想了想,然后说。“我们到了。”

这一天时间里,阿布罗狄对两个旅行者冷眼旁观,他知道,“秃鹫”在这个时候会装成好人的样子。他很擅长这种把戏。尽管他带着刀疤的脸很凶恶,但他能用最讨人喜欢的爽朗笑容把这解释成意外。他不禁感叹于这个人的天赋,在背后,他对几个孩子都是异常凶恶和残酷的。
当然,在目前,他们是安全的,即使当面顶几句嘴也没什么,只要你不怕往后的报复。但表演得太乖巧露馅了也不行。总而言之,迪斯已经很识趣地自己躲出去了,他说是要打一只麻雀,但具体要干什么只有天知道。
他晃到屋后,修罗正凝视着拴在树上的那匹马。
那时候他们三个人都没有什么固定的名字。没人费心给他们发明称呼,他们彼此之间也只是管对方叫“喂”、“这个”和“那个”。不过,这反倒时刻使阿布罗狄产生一种错觉,另外这两个人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阿布罗狄自然不用费心和自己的一部分打招呼。他指着这匹马说:“它应该也值不少。”
修罗说:“它很老了,你看那牙齿。”
“反正不是我们在处理。”阿布上前摸了它一下,它看起来很温顺,没有动作。
屋里似乎有欢声笑语传来,两个人更加沉默,又是一片阴影落在他们心里,像云影落在湖上,他们时常会被这种影子压得喘不过气。忽然之间,他们头上的树叶摇晃,迪斯拨开一丛树枝,在茂密的绿色间冒出头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爬到那棵树上去了。
“听见了吗?你们说他准备什么时候下手?”迪斯说道。
阿布说:“到那时候会召唤我们的。你最好也在这里等着。”
“不,到时候我一定要跑得远远的。我喜欢那老头,不想看他死。”迪斯阴郁地说道。“但我想掐死那个小孩子。”
史昂对那个孩子的照顾被他们看在眼里。迪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此产生怒火,但他从来不在同伴面前掩饰自己的想法。
阿布罗狄沉默一下,然后说:“那孩子是无辜的,我想秃鹫会把他留下来。”
“那孩子要不了多久就会知道。到那时候再把他弄成残疾,到街上去乞讨么?”迪斯眼中的神情更阴沉了。“别忘记前面有几个人怎么死的。”
阿布罗狄叹了口气:“那样也太可怜了。还不如你一开始就杀了他。”
“但他不会让我下手。”
迪斯沉默了一会,突然间,他看了看下面那匹马,大喊了一声:“让开!”从树上猛地跳了下来。
阿布和修罗都吃了一惊,两人急忙后退,迪斯正落在那匹可怜的老马的脊背上。它嘶叫起来,开始受了惊一样撒开蹄子。那绳索也被它挣脱了。迪斯没料想到这家伙能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他也惊叫起来,抱着它的脖子,那匹马一溜烟地向远方奔去。
屋里的人听到这声音急忙跑了出来,秃鹫看到这情形脸都扭曲了,大声喝骂着追上去。迪斯忙乱之下终于抓住了缰绳,但他没忘了回过头,对仍然站在地上、呆若木鸡的人们抛出一连串嘲讽的大笑声。
“嘿,我先走一步了。”他不失风度地摆动了一下手臂,跟着就无比狼狈地趴在马背上任凭它狂奔而去。
史昂看见这样的举动,着实是呆了半晌,这时似乎是有随着秃鹫追上去的意图。但修罗在侧后方拉住了他的手臂,史昂回过头,这孩子平静地说:“让他们去吧,追不上了。”
修罗很了解迪斯的能耐,但史昂却对他的镇静越发感到了疑惑。
不过老人只是略微苦笑:“是啊,那我们只好等待了。”
阿布罗狄却说:“用不着。”
两个人一起望向他。
阿布露出天真无邪的微笑:“我知道在哪里能等到他。”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6-28 21:27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能打字的时候就要打字……

 

---------------------------------------

 

他们顺着街道离开。现在他们知道了,跟着史昂的孩子叫穆,他的年纪很小,让阿布罗狄想起刚刚被拐卖的自己。

我像他这样大的时候比他更善良、更天真。他想道,记忆就像一条弥漫着大雾的道路,在眼前徐徐铺开。那些事情恍如隔世,仿佛根本就不是真的,但他在某些难熬的时刻,也需要靠这种渺茫的记忆活下去。

也许像他那样,不记得六岁以前的事情还更好。阿布看了身边的修罗一眼,他仍然如同往常一样沉默地走着。如果没人跟他说话,修罗是可以沉默上一整天的。他有忍耐孤独的能力。

但穆问着他问题:“大哥哥,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费伊。”阿布罗狄随口说道。

其实他有好几个名字,在任何时候都能随口说出一个。但决不是他曾经的真名。他将那个真名和尘封的过去一起舍弃了。现在,并不是重新拾起它的时候。

“这是你的真名吗?”史昂静静地问。阿布悚然一惊,正迎上老人深沉的双眼,那双眼睛是淡紫色的,并未因时间流逝而变得浑浊,有着和他的面孔完全不相称的年轻。

“不,不是。”他说着,继而又笑了,苍白的面孔上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叫什么并不重要。”

“名字是有魔力的事物。有些人相信,它会决定你的一生。”史昂说。“巫师们都用它来施展法术。如果你没有名字,你就永远没有自我。你知道吗,人们从不给待宰的牲口起名,起了名字的话,它们死后的灵魂就要作祟。”

“您懂得真多。”阿布罗狄说。

“我的年纪并不是白活的。”史昂微笑着。“我知道和你们在一起的大人不怀好意,但是你们的同伴骑走了我的马,将他引开了。”

阿布罗狄很吃惊:“您已经发现了?”

在这样的年纪,他算得上是非常聪明了,这是他能活到现在的原因之一。但他看不透史昂。其实,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时常让他觉得困惑。

史昂伸出手抚摸他们两个人的头:“我已经这样衰老了,还有漫长的旅途等着我。我欠了你们的人情,要怎样回报才好呢?”

阿布罗狄感受到那手掌的纹路和温暖,几乎想要流泪。他转过头去,喃喃地说:“我只想回家。”

“你家在哪里?”

“不知道。”

“那么,你可以跟着我离开。”

“不用了。”阿布罗狄说。“给我们一个名字吧。这样我就有灵魂去任何地方了。”

他停下了脚步。他们已经走到了城郊的旷野,迪斯从林间转出来,朝他们挥着手。黑暗的森林中传出枭鸣,仿如鬼影幢幢。

史昂说,他以三个国家的三种语言为他们起名,名字具有魔力,永远不要轻易将它告诉他人。他们站在一起,看着史昂和穆,还有那匹马一起走进了危险的森林,投在地下的枝条的阴影竟然轻易地消散了,光明照耀着他们。他们又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迪斯说:“你是个巫师?”

阿布说:“也许是一个神。”

史昂温和地对他们说:“都不是,只是一个过分孤独的老头子罢了。”

 

“秃鹫”没有殴打迪斯,而是带着他们先烧掉了房子。他知道,让目标识破了计划是危险的,这里绝不能再待下去。熊熊的大火冲天而起,黑色的浓烟像张牙舞爪的魔鬼一样占据了暮色昏暗的天空。阿布罗狄怔怔地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之中,巧遇那个神奇的老人,只不过又是一场梦境罢了。

只要有了一个名字,你就有灵魂去到任何地方。任何他魂牵梦萦的场所。他看着火焰在燃烧,心中并没有惋惜,只有一种快意。他们又一次地向这生活复了仇。烟雾呛得他流泪,他却只想大笑一场。

阿布罗狄习惯性地找他的两个同伴,想与他们分享这种喜悦的感情,他看到迪斯在他左面,扬扬眉毛,不敢笑得太张狂,但仍然掩藏不住他得意的神色。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的,但迪斯唯一不满的是阿布罗狄没有要求钱作为报酬。灵魂这样的东西,迪斯根本不相信也不在意,他已经没有能回忆起来的想去的地方了。

但修罗不在。哪里都不在。在这里少了一个身影。阿布罗狄下意识地看向火中,他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还没出来?”

迪斯显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没看见,我以为他看到火烧得这样大,跑远了。”

“不,他不会跑。他仍然在房子里,在火里!”阿布罗狄惊呼一声,想要向烧得东倒西歪的房子里冲。迪斯猛地拉住他。

“你疯了!这么大的火,冲进去只会送命啊!”

“可是——我们不能就这样不管……”

突然,一个更大、更具压迫性的身影拦住了他们。“秃鹫”露出了他一口黄牙,凶狠地瞪着两个孩子:“小兔崽子,你们想干什么?”

“救人。”阿布罗狄指着火海说道。

“别想了!你们,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我今天一定会好好地修理你们一顿!那个家伙是个魔鬼,让他死了好了!”

他咆哮着,两个孩子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同时对这句话感到惊异。但更多的还是焦急。那浓烟蔓延起来,他们已经再也看不到人了。他死死地抓住两个孩子的胳膊将他们向后拖。

“他将来会当一个杀人犯!我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想杀了我们,已经想很长时间了,现在这样更好,就让他死在这里吧!走,走!我绝不给那小混蛋从火里逃出来的机会!愿他像影子一样被这火光吞噬!”

“放开我!”阿布罗狄听见自己凄厉地在叫喊,而迪斯似乎是冒出了一大串毫不含糊的脏话。但是一切都不受控制,像以往一样,他们的力量远远地不是对手,只能被拖得摔倒在地上。男人毫不留情地踢着、摔打着他们,让他们离火场更加远。

但在一瞬间一切都结束了,仿如忽然之间,一个黑影站在了三人身侧。他咳嗽得弯下了腰,面孔被熏得一片漆黑,一头黑发也落满了灰,他的双眼被浓烟刺激得红肿起来。果然是刚从火场中出来。

他是怎么做到的?这又是一个奇迹吗?

阿布罗狄的脑袋嗡嗡直响。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看到修罗,他终于无可抑制地流泪了。

修罗也看向他,接着,在他几乎辨认不出原貌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微笑。他向他们无声地笑着。

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修罗笑,但是,他很快明白过来,这笑容绝不是愉快,而是疯狂。修罗的眼睛里也燃烧着火焰,他一定从火中得到了什么。在这灼热的空气里,阿布罗狄忽然打了个寒颤,感受到无边无际的恐惧与哀伤。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1-6-29 18:55 |显示全部帖子

签名换了是否代表这个有平坑的希望??

神秘的史昂先生大爱~~

部落格 http://blog.sina.com.cn/u/1030807880,求围观,求勾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6-29 21:44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人相信N的人品……哭…………

打滚球回复><

==================================================

 

在戏班班主被处决的第二天,人们再度聚集在广场上。属于戏班的帐篷还矗立着,但已经远远没了之前的人声鼎沸。他们可以看见,剩下的几个成员垂头丧气地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属于他们的未来。
这一天,到处弥漫着愁云惨雾,也许是引人发笑的小丑死了,也许是因为,宪兵们重新回到了他们从前表演的市集,其中几个人动手竖起了一个高高的绞刑架。它的高度,或许能够让好几个人一起吊上去。
这一次没有多少人上前。人们在街道上都沉默着,不发任何议论,只是站得远远地观看。黑衣的审判官没有出现,并未使他们放弃应有的警惕,现在,他们只敢在自己的房子里大声说话了。或许要不了多久,这种自由也会被剥夺。
戏班的中央忽然起了一阵巨大的喧闹,帐篷里有好几个人逃出来,惊惧地大喊着,正在忙碌的宪兵们回头一看,一头巨大的狮子正从这帐篷中窜出来。驯兽师死了,没有人喂它,又错过了它习以为常的表演时间,狮子已经狂燥不安。它不知怎地挣脱了那个铁笼子,冲了出来。它没有搭理熟悉的戏班成员,而是直接冲向了充满血腥味的绞刑架。
这头巨兽威风凛凛地向人类们冲来,凌空一跃,便将数声枪响抛在后面,扑向了它认定的第一个目标,那士兵甩开沉重的枪身,似乎是想要转身逃跑——但这做法完全改变不了他悲惨的下场。狮子将他扑倒在地,咬断了他的脖子,人们听到牙齿挫在骨胳上的吱吱声。
四散开来的士兵们端起枪,但未曾逃走的几个人都在颤抖。狮子叼着死者的脖子将他拖走。砰砰几声枪响,它敏捷地跳开,回头看了看恐惧的士兵们一眼,略一犹豫,还是放弃了初次袭击得手的猎物,向着另一头跑去。
迟钝的人类这才反应过来,有的四散躲避,有的去查看死者。但没有人萌生出追赶狮子的念头,在这一瞬间,它的速度是人类无法追上的,不久便消失在街角。
在马戏团的帐篷后,一个影子从容地在一片混乱中离开。那影子轻声说了一个名字,仿佛死神的审判:“驯兽师,维里尔。”
人们发现,死去的人正是昨天对驯兽师开枪的士兵。那狮子一定目睹了这一切,并且,认出了它的仇人。
狮子的脱逃使城中人人自危。此外,一个杂耍戏班的人被处决,似乎并未触动太多人的神经,这些日子,死亡早已司空见惯。对于居住在陋巷的三个少年而言,更是遥远得无以复加的事情。
迪斯那时候就看着他们竖起绞刑架,暗想,如果“秃鹫”被吊死的时候,有这样高的一个绞架,他一定会为此欢欣鼓舞。可惜他不能再死一次。对此,迪斯是相当遗憾的。
他们一如既往睇过着自己的生活。那头狮子在城中神秘失踪了。有流言说,它狡猾地逃出了人类的圈套,回到了郊外的野林中。关于它的流言经久不息。它是那业已不存在的戏班最后一个被人惦记的成员,狮子脱逃以后,他们也彻彻底底地各自散了,那帐篷不久就被夷为平地。
只有绞刑架留在原地。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都有审判,每天都要吊死两三个人。有一个刽子手在他们原来的木屋理住下了,此后,人们每天都看见他唱着歌,推着载有两三具尸体的板车出城,去将他们埋葬在城外。

 

她赤身裸体,满身伤痕,眼睛里流着血泪注视着他,大腿分得很开,其中有血液流下来。她的身体已经浮肿,早已死去多时。
可她仍然在说话。她紫色的嘴唇蠕动着,从其中吐出的不是话语,而是一条条蛆虫。它们布满了她死亡的面孔,不久就将那张脸吃得只剩斑斑白骨。她越来越近,两只手扼住了他的脖子,死亡的气息让他几乎要窒息。
她会杀了他,会为她自己复仇,然而他无法为自己辩解,他试图说话,却发现自己的舌头干燥得不可思议,一点声音也无法发出。于是,他任凭那双骷髅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深深地沉入名为死亡的沼泽之中。
然后他大叫一声,坐起身来,拂晓的星光照射在身上,他满头大汗,两个同伴还未醒来,看不到他的恐惧和颤抖。他靠着墙让自己平静,然后溜出门,像一只猫般悄无声息。

 

两个宪兵勾肩搭背地离开暗巷,他们醉得如此厉害,大声地喧哗着。不一会,其中一个人就趴在街边呕吐了。他们身上没有穿制服,但常来这儿的人都可以认出他们的身份。因此,妓院的老鸨招待起他们格外殷勤,有美丽的姑娘陪伴,这两个人竟然拼起酒来,结果不相上下地一起醉倒。
一旦醉倒,就算国王也不再是可爱的客人了。老鸨立即变了脸,命令下人来将他们俩扔出去。大家都窃笑着看这两个醉汉的笑话。他们在冰凉的地板上躺了半天,才被深夜的冷风吹醒,撑着模模糊糊的意识离开。
正是清晨,这条属于妓女、穷人和窃贼的暗巷迎来了它最平静的时刻。清晨工作的人尚未起身,通宵玩乐的人早已睡下。那个呕吐的人总算抬起身了,模模糊糊看到前面有三、四个人影。他觉得这其中有一个应该是自己的同伴,因此咕哝着伸出手去。
“拉……拉我一把。”他大着舌头说。
回答他的是一把刀子。
对方一刀砍在他的后脑勺上,他大叫一声,向前扑倒在地。
另外那个人听到了这声音,回过头来,但醉酒严重损害了他的平衡。他踉跄几下站稳,那人影已经收起了刀子,闪身进入了一片阴影。
“你是什么人?”剩下那人目睹同伴被杀,酒已醒了大半,这声音虽然不大清晰,却已经问得很清醒。
影子不再回答,如箭般从藏身之处追出,直朝他奔来,宪兵大吃一惊,本能地后退一步,却被崎岖不平的石板路绊了一跤,仰天跌倒。
他顾不上看清对手的面目,急忙翻了个身,想要站起身来,但对方却没给他机会,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刀子也已递上,深深地插入他的腰间。
受伤的男人狂吼一声,他的手臂无意之中挥到了那影子,那人影轻得出奇,在一瞬间已将刀子抽出,被他打翻在地。但影子没有缠斗,只一瞬间又闪开了。
那人按住他的伤口,试图寻找一件武器,但他的腰间什么也没有。
他一片茫然,站起身来,试图向前走,但只走了一步又跌倒在地上。
影子来到他的上方,一言不发地给了他一刀,将他送命。
阳光终于照进了这条暗巷。影子仰头看了看天空,轻声说:“小丑,格潘;维克塔。两个。”
影子离去了。迪斯马斯克自另一侧黑影中闪出来。他看着那背影,轻轻地摇了摇头。
“白痴。”他评价道,接着向那两具尸体走去。“竟然不拿他们身上的钱。”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7-2 11:43 |显示全部帖子
那天,阿布罗狄在清晨醒来时,没见到两个同伴的身影。他在黄昏归来时,却见到他们站在门口,两人都怒气冲冲,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显然爆发了一场争吵。
阿布罗狄感到难以置信。以前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吵过架。(“你能想象自己的左手和右手打架吗?”)他们有无言的默契,在想合作干什么的时候就会去进行,而一旦意见不同就立即分开各自行动。他实在想象不出,这两个人有什么需要争吵的事。幸好修罗的脸色虽然难看,但没有把刀子掏出来,迪斯也没有打算以惯用的嘲讽来讥刺他。
阿布罗狄在门口站了一会,实在是不得已地开口了:“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和你无关。”迪斯毫不客气地说,还是一样不理会别人的感受。
“虽然我很想这么认为,但,瞧,你把我进门的路挡住了。”
“哦,抱歉。”迪斯说,闪开了一条道路。
阿布罗狄却不肯进去,狐疑地看着他俩:“你们在吵架?究竟为了什么,钱吗?”
“算不上。”迪斯以讽刺的语气说。“想想看,还有什么事情比钱重要?”
“你们俩看上了同一个女孩?”
“你认为修罗懂这个吗?他连女孩子的裸体都没见过。”
修罗脸色更苍白了。
“那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出了。”阿布罗狄承认,要在世界上找到比钱还重要的东西,确实很困难。
迪斯竟然说:“想不出就算了吧,别勉强自己。”
见迪斯似乎没有要交代的意思,阿布罗狄转向修罗。曾经有一次,他见识过修罗的愤怒,那愤怒凉得像刀刃,足以逼退任何冲天的火焰。那愤怒比迪斯的冲动、或是他自己的憎恨都要来得隐蔽,在它发作之前,无人能够辨认出来。
所以,这样的颤抖,不是愤怒。但他解读不出那是什么样的感情。
其实,他们的感情都相当贫乏和空虚,也许有些日子会为作案得手而喜悦,有些日子会为挨饿受冻而发愁,但总比先前担惊受怕、仇恨恐惧的日子要来得好。阿布罗狄常发现,自己的心中总是留存有那么一点希望,无论日子多么艰难,他都总在试图去做出改变,正是心底这样的期望支持着他,让他常年对这世界露出微笑。
然而他们不会。他们早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欢笑和泪水,喜悦和悲伤。他们所有的只是生存的本能。
阿布罗狄看着修罗,黑发少年迎着他的目光,竟然步步后退,忽然之间,掉头飞快地跑了。

阿布罗狄心中忽然有些茫然。
他其实松了口气。自己不必做出什么抉择。
他是不能容许三人之间出现裂痕的。如果有一天迪斯和修罗开始打架,那么他一定会帮着后动手的一方,将另一方彻底消灭。这样,他们至少有两个人能活下来。否则……先不说另外二人,他自己一定会像缺水的鱼一样,挣扎着死去。
阿布罗狄很了解他们彼此。他希望另外两个人心里也明白这一点。
然而没有,好象一直都是我在关心他们。他心里五味杂陈,苦笑了一声,越过还在发呆的迪斯进了屋。

行刑的刽子手收起了绞架上的绳子。今天没有别的尸体要处理了,他的心里非常满意,哼着一首淫词小调,将尸体上的一身衣服扒了下来,随便找了块布包裹着。
这一瞬间,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抬起头,不远处有个黑发的少年,正在注视着他工作。
说是少年,其实还是半大的孩子,但脸上毫无稚气,那种严肃的神情连成年人也不会拥有。刽子手停下来,威吓他:“小鬼,看什么看?小心半夜被乌鸦啄掉眼珠!”
修罗不为所动,他从小就是被人吓大的:“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指了指手上的尸体。
“嘿,可不是我要杀他。我在为国王工作。明白吗?是国王要杀他。”
修罗想了想,说:“那你现在不是你自己了。国王一定住在你的身体里,让你为他做事。”
刽子手哈哈大笑:“你说话倒有意思。国王在我这里?哈哈,我倒喜欢这个提法。他妈的!”他朝地上啐了一口。“国王住宫殿里,睡在有四条柱子的床上。他可不住在这里!这么穷酸的地方,像是我们王上的宫殿吗?嗯?我是国王的刽子手,我为他做事,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明白了。”修罗说。“我也在为别人做事。”
“我知道,看得出来。小鬼,如果我出钱让你把这具该死的尸体拖出城去。”他踢了踢尸体。“要多少钱啊?”
修罗冷冷地看着他:“不收钱。”
刽子手愣了愣,才说:“原来你精神不正常。”
修罗已经转身走了,完全没听见他的话。
她还活着,活在我的心灵里,她的意志控制着我。现在,我只是一柄剑,随她的心意挥动,完成她的复仇。现在,我不再是我自己。
从墙头一片空虚地滚下来……低级副本果然不适合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90557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