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失物招领处∴∵ 更新~【漫谈】双鱼兄弟
查看: 7671|回复: 2
go

更新~【漫谈】双鱼兄弟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9-5 23:19 |显示全部帖子

话说卡路狄亚外传实在是好物,各种欢乐素材可爱。
只是……对不起,我又注意到奇怪的地方了。

 

话说上一话,卡路狄亚西子捧心状倒地不起,从他醒来前一刻的穿不暖抱萝莉遁走图看,那应该是他昏倒前看到的最后一幕。那么,卡路狄亚当时应该是倒在酒馆外。

而本话镜头一转,他是在小酒馆里喊着萝莉的名字重启……
那么,总得有人把他搬进来。= =

 

第一人选当然是在场的贝拉姐姐,把昏倒的主角扶进屋子护理这是多么常见的桥段挖。

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做个数学题。由于卡路狄亚资料不明,先用小苹果……不,小米罗的资料暂代。

 

高185cm  重84kg
S男=0.0057×身高*(cm)+0.0121×体重(kg)+0.0882

得出结果:S=2.1591 cm3=21591 cm2

 

圣衣厚度按0.4cm计
黄金密度19.26g/cm3

得黄金圣衣重量为:166337.064 g=166.337064 kg

 

小数点后太多不好看,就四舍五入成166kg好了,再加上体重84kg,总重量为250kg。

当然这不是个很严谨的数据,比如也许17岁的卡路狄亚没那么高那么重而且天蝎黄金圣衣也不是全包围覆盖,那么就把零头抹掉。
200kg,不太可能会再少了。

贝拉姐姐你真是天生神力,我拿25kg的大米就已经扛不住了吖……(扭脸)

 

来个YY改图= =~

 

 

 

当然也不是其他办法,比如先把黄金圣衣脱下来,把人和部件分别搬进去后再组装,虽然本话的降温图MS暗示了她依然坚守男女大防。又或者请左邻右舍对门的好心人前来帮忙,只是三更半夜的,扰人清梦+人尽皆知MS不太好挖。

 

其实雅柏外传也有这个问题,不过既然教主早就是萌斗士,而且还有板车可以拖拽移动雅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有人注意过表示要做个了断的贝拉姐姐的左手吗?

 

 

性感无比之下,其实暗藏杀机。力能扛黄金圣斗士的女人,再加上劲霸美洲虎拳套和羽蛇神超10护服。
兽斗士啊,你们颤抖了吗?

 

PS:终于上来了,昨天被花园嫌弃了TUT

“连双子座都没有打过我!”=皿=+++
(李阿宝同学对不起……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9-15 13:41 |显示全部帖子

【乱弹】弹道计算达人卡路狄亚

 

小萨莎逃跑得真可爱……不,重点是右侧的破坏图和后面卡路的台词,打架虽HIGH也记得利用空隙,优先救出人质,这点要表扬一下卡路

 

 

不过,曾经我以为猩红毒针是直线攻击,纯的。但本话明显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回忆一下本话打斗流程:

卡路在塔底,V叔在塔顶,两人扯嗓子喊话。——》变身的V叔往下扑,出招的卡路往上跳。——》卡路连发毒针,接着被V叔按倒了。

可说自始至终,卡路都处在较低位置,唯一一次稍微高于V叔,也就这么一个头的高度。还不能排除也许只是拍摄角度的问题……= =

 

 

而据台阶估计,他们当时的位置,距离塔顶起码也有几米。

 

 

萨莎姑娘躺着的石台在塔顶,而且锁链是平着捆绑。

 

 

那么,始终处于低处的卡路,要用毒针把锁链破坏……直线攻击的话,是做不到的——

 

 

但如果是抛物线的话,就没问题

 

 

画面看,卡路几次打出的针都全中V叔,也就是说,在这瞬间计算时,除了空气阻力,他还必须修正毒针穿过黑曜衣+人体+一堆面条之后的落地点。因为锁链距离萝莉很近,所以千万不能误差过大,否则,万一稍有差池……

 

 

好了,先让我OTL一下,之后再起来为艺高人胆大的卡路狄亚鼓掌。

“连双子座都没有打过我!”=皿=+++
(李阿宝同学对不起……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9-24 23:23 |显示全部帖子

【漫谈】双鱼兄弟

 

感谢SDM老师,满足了我想看萝莉……不,正太雅柏和鲁格尼斯老师正面免冠照的心愿。
看完雅柏外传,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鲁格尼斯和路可两兄弟。
也许是因为相对于广播剧,雅柏菲卡的实质性加戏很少,周围人物丰富化程度却比较高。比起性格和行动基本算是通顺的雅柏,这两人更能刺激纠结控如我的黑肚子。
从读者视角,我承认冲突性和紧张感向来是氛围营造的利器,同时默默吐糟这浓重的伤感化色彩。以倾向于合情性思路看,大致可说预期效果是达到了。而换作合理性思路的话,就会看到更多诡异而有趣的东西。灵活转换视角寻找漏洞和空白,加以利用解读,尽量使之合情合理化、也是身为读者的一大乐趣。

 

那么,先来谈谈鲁格尼斯。
前任双鱼星座,雅柏菲卡的老师和养父。漫画对他的丰富程度稍高。细看旁人回忆和只言片语,再加上一些推测,这个着墨有限的人物,会变得非常有趣。

以读者视角来看,不能不说,鲁格尼斯会决定把孩子放在自己身边是件奇怪的事情。虽说婴儿当时无恙,但和毒玫瑰和他长期接触,万一因不断累积而量变引起质变……
好在空白很多,可供补完。或许鲁格尼斯早已笃定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或他也曾忐忑不安的看顾孩子。无论如何,雅柏菲卡平安长大,如常茁壮,他终于松了口气,认定这是神给予的恩赐。通过长年相处,也许会对那与生俱来的天赋有更充分的了解和信心。

有鉴于鲁格尼斯发现雅柏菲卡时的惊讶,可以设想,包括他在内,历代双鱼星座都需要经过训练才能与毒玫瑰共处。于是他断定,以此天赋,这个孩子必将超越自己。后来在教皇厅,鲁格尼斯也这样向赛奇报告。所以,他才会一直以培养战士的方式教导雅柏菲卡。

当然,以养子为继承者的想法虽可说早已有之,倒也未必是他收养孩子的初衷。双鱼外传的时间点尚未确定,从目前的年龄设定和目测推算。捡到雅柏菲卡的时候,鲁格尼斯大约20岁左右,还相当年轻,很多事情还无须去想。约十年后,鲁格尼斯才问起:你想离开去当个普通人,还是留下做我的继承人?

大约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以无视,也可以追问。为什么鲁格尼斯多年之后才把正式继承付诸行动,或者说,为什么他会在那个时候作出决定?空白的好处在于可以发挥想象,也许是在等待雅柏菲卡成长;也许随着年纪增长鲁格尼斯越发感到力不从心;也许当时圣域预测了战争的大致日期,他终于明白自己已经不能效力;也许他在犹豫,该让雅柏菲卡展现天赋,还是让他回避这孤独之路。
更有趣的是,这些猜想并不相斥。

无论如何,他把选择权交给了养子。不过,对已经知道结果的读者来说,他的说辞有点微妙。如果不是鲁格尼斯的表达能力有问题,那大概只能说这行动和措辞隐约透露了他的矛盾和期望。纠结着自己的做法是否恰当,更希望着雅柏菲卡能继承自己。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赛奇回忆中的一幕,那个兼具坚定和犹豫的鲁格尼斯。可以肯定的是,正因为他并非无情之辈,才会因别人的命运而忧心。想起当年抱起婴儿的神情,令人感觉温柔。通过长年相处,鲁格尼斯感受到的不仅是雅柏菲卡的天赋。一手把孩子抚养长大,两人相依为命。也明白雅柏菲卡视他为严师慈父,对他敬爱有加。而作为双鱼星座的艰难和孤独,鲁格尼斯自己最是食髓知味。也许有所隐瞒换来的如愿以偿更令他不安,所以为雅柏菲卡安排了一个机会,以待将来可供反悔。

鲁格尼斯也无法预计,这个安排竟会成为别样的契机。毕竟那是他身后的事了。他的死成为养子难以忘怀的悲痛,更刺伤了弟弟路可。在与雅柏菲卡见面之前,他已经因此影响而改变。

 

说到这里,另一件奇怪事情出现了:从雅柏菲卡的反应看,鲁格尼斯似乎从来没对他提过自己有亲人。

 

……总不会是因为剧本版本问题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站在读者视角我必须吐个糟,路可教主你太威武了,广播剧里不过是个画皮NPC,到了漫画,竟然一口气加入了育儿师长组、圣域亲友团、世界弟弟同盟、黑心传销人事部和浪子回头会……你到底要加多少属性才甘心啊喂!

 

好吧,说回正经的,读者视角来说,这显然是因袭剧本造成的。以内部视角,尽量进行合理化补完,那只能推想这对兄弟的关系实在微妙。联想到双鱼星座毒血的见血封喉,还有鲁格尼斯那几乎有点过头的谨慎,猜想是他为安全计,主动有所疏远也不是不可能。稍微算是有迹可循的,大概是所谓人各有志。
路可把哥哥接受的毒血视为疾病,一直努力想要加以治愈;然而鲁格尼斯对此断然拒绝,在他找到方法之前死去,并把毒血传给了另一个人。

路可是个医生,他的理想是治愈病痛。所以无法救治亲人的经历尤其令他深感挫败和无力。正是这些感觉影响了他之后的人生。视如己出的佩夫可快要死去之时,再次陷于绝望的路可表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救活他。死神回应了他的期望,并且开出了条件。

就后来的情况看,不得不说,阿死是个讲诚信的好同志,路可单方面毁约之后也没来索命。虽说以世界人口计,他没空找几年前的合同文书、专门找个小正太算账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只是这个情况,做了多年亏心事的路可似乎有点冒傻气了……

那么,要尽量合理补完,参照剧情,倘若不是魔星附体当真有格盘重装效果的话,必须说路可使用冥界之花并不仅仅是在守约。当然,他不敢拿养子性命去冒险一试倒也不难理解。只是后来的言行举止,处处都透出他也乐在其中。那个笑着把病患变成冥军、诱骗雅柏菲卡、并且责怪养子不该多事的路可,明显认同了冥军的某些理念。

究其原因,大概还是前面说过的挫败和无力感。不管怎么努力,医生都不是万能的,总有治不好的病,总有要死去的人。但冥界之花如同灵丹妙药,顷刻间就能百病全消——即使这只是表面,但在看不见战争的小岛上,说不定路可会觉得变成这样的活死人还是比疾病缠身和死掉要好。这么轻而易举、多快好省的办法,倒真是治愈他挫败感的良药。于是他泯灭了最初的歉疚和不安,尽心尽责的制造一批批冥斗士。最后他也明白,自己做过这样的选择,理当承受相应的后果。

就剧情看,冥界之花的使用非常简单,吸入或者服用即可,那么,又一个奇怪之处是,既然如此,路可为什么不趁着雅柏菲卡晕倒时候下手,却如此绅士的反复询问,非要征得他的同意不可?

场外视角的话,一句剧情需要就OK了。不过这里的目的既然是内部视角合理化补完,那么就要根据条件推想一下。

路可说过:你还真是像我的哥哥。

初次见面之时,雅柏菲卡误把他看成鲁格尼斯,随后就明白他们不过是相貌相似。但路可却多少一直把对鲁格尼斯的感受移情到雅柏菲卡身上。想通过改变其继承者意愿的做法,向哥哥显示自己的正确。是那个明知他苦心钻研,还要一意孤行的哥哥错了,他保护并传承的毒血就是不祥的疾病,一旦机会出现,别人就会想摆脱它以获得拯救。同时,或许也能以此弥补没能挽回哥哥的缺憾。

结果他果然没有看错,雅柏菲卡确实很像鲁格尼斯,一样拒绝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宁愿保留这毒血。并不是因为甘之如饴,相反,鲁格尼斯和雅柏菲卡都因此而苦恼。但同时这也是强大的力量,是双鱼星座作为战士的利器。所以他们把它承担下来——包括由此衍生的孤独,并非当作病痛,而是以之为责任和骄傲、何况对雅柏菲卡而言,鲁格尼斯不仅是自己的老师;就像对鲁格尼斯来说,雅柏菲卡不仅是他的养子。对于这秉承的血脉,雅柏菲卡有更深切和复杂的感情,这压上了养育之恩、期望之情和逝亡之痛的担子,再怎么沉重,他也不愿抛弃。

所以LC的设定里,中间代是我很喜欢的一点。圣斗士并不只是针对某场战争而存在,个体的生命总会结束,但在漫长的岁月里,正是一辈辈师承因袭、世代更替,把技艺和精神传承下去。

想来最后的路可,也是看到这样的雅柏菲卡和佩夫可,才理解了哥哥的想法,进而转念解救了被冥界之花控制的人们。之后他的养子也会继承他曾经的道路,做一名医生,救死扶伤。

 

作为衍生补完,外传确实提供了更多素材可挖。联系起来看也会更有趣,比如看着面对米诺斯的轻蔑,雅柏菲卡会说:我自有我的道路,什么都没见识过的你,有什么资格来品头论足?再想起这段故事。还有和佩夫可所说的战争结束再见,我们都知道那是无法实现的诺言。雅柏菲卡在战争初期即阵亡,双鱼星座的血脉就此断绝。

最后,有人注意对比过鲁格尼斯和雅柏菲卡的遗言吗?
(有时候,LC的确是细节癖的福音吖。)

 

作为剧毒武器盛开的玫瑰,也会很美。

“连双子座都没有打过我!”=皿=+++
(李阿宝同学对不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47489 秒, 14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