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拉米]《九重寒》系列之二“爱别离”——《霜降》
查看: 4261|回复: 0
go

[原创][拉米]《九重寒》系列之二“爱别离”——《霜降》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0-5 23:46 |显示全部帖子
CP:拉达曼提斯X米诺斯
字数:5200字
完成日期:2007年9月25日(中秋夜)
N限:无


《九重寒》系列之二“爱别离”


—霜降—


拉达曼提斯是第二个觉醒的魔星。
在英国贵族的酒会上,时间静止,所有人连同空气中弥漫的肉香酒甜清音漫笑全部凝固了起来,除了年轻的本疏离于人群依窗而站的威文公爵。
乱马奔腾不受控制的力量充斥了身体,惯然淡漠的黄玉眼眸布满赤色,一瞬间他甚为惊恐的看到有着锋利爪牙的双足飞龙撕裂他的身体,吞吃他的血肉,最终取而代之。

[天猛星•拉达曼提斯]
无机质似的冰冷声音在耳际盘旋,毫无温度,完全不夹杂一丝感情——宛若霜降。
[吾主赐予你威名与力量,向卑微的人类告别,成为吾主的信徒]

臣服……从来不曾出现在拉达曼提斯脑海中的词汇此时显得异常犀利,一向坚持自己的理念,敢于反驳议会反驳女王的年轻公爵不由自主地单膝及地,向着窗外泼墨夜色深深埋下骄傲的头颅。
[属下拉达曼提斯以生命与尊严宣誓,永世忠于吾主,冥王哈迪斯陛下。]

丝丝辨不清是满意还是嘲讽的淡笑拨弄着拉达曼提斯的神经,让他冲动的放下深深地惶恐与敬畏抬头远眺,一片薄凉的月色浸润了眼眸,两抹金红罂粟般美丽剔透,带着天生的嘲弄,纤长的身体被泛着幽紫光芒的墨甲包裹,巨大的黑翼张扬如同堕落天使……
他抬起一只手臂,[欢迎你,拉达曼提斯,我的兄弟]
拉达曼提斯感觉到被无数看不到的丝线拉扯,被动的站起身与之平视,[兄长,米诺斯]

在后来的很多日子里,拉达曼提斯依然记得那个夜晚,墨黑之间的月华,致命的诱惑。


然而在后来的更多日子里,拉达曼提斯把超过十分之一的心力用在了照顾米诺斯的生活起居衣食住行上,不用怀疑,这对刻板的尽职的野心勃勃的拉达曼提斯而言已经很多了。
着冥衣时,他轻敲米诺斯不住打瞌睡的头,[米诺斯,你好好工作]
着便装时,他遮住米诺斯东张西望的眼睛,[米诺斯,你好好吃饭]
着睡袍时,他搂抱米诺斯撕扯被角的手指,[米诺斯,你好好睡觉]

而身为第一个觉醒的魔星,身为三巨头之首,身为兄长的米诺斯,将其性格里的慵懒享乐心血来潮在拉达曼提斯面前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对着满桌子的审判书说,[拉达,我饿了]
他对着刚出炉的水果挞说,[拉达,我睏了]
他对着抱在怀的羽绒枕说,[拉达,我无聊了]

是啊是啊你真的好无聊啊。拉达曼提斯只会在心里默默地腹诽一下,然后收拾好米诺斯故意找给他的麻烦,说[米诺斯,你好好的……]

偶尔他也会怀念那个昙花一现的强势的威严的用冷得可以结冰的声音说话的米诺斯,但是很遗憾,拉达曼提斯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抱在怀里的始终只有这个狡猾的耍赖的以看他皱眉为乐的米诺斯。

哪一个是真正的米诺斯。

拉达曼提斯思考着,然后瞥见自己手里的面粉与鸡蛋,苦笑。

哪一个又是真正的拉达曼提斯。


此时的天猛星已经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带来摧毁与消亡的灰暗警告冲击波,同时他也回忆起天贵星的绝招——控制与操纵,刁钻诡异的星辰傀儡线可以无视一切强大的力量,细微的无法防备的渗入,迅雷不及掩耳,一举掌控战斗的主动权,然后是戏耍是羞辱是游戏是杀戮,便任凭那个笑得毫无情绪的男人随心随性了。

他甚至能够记起前代米诺斯,再前代,再再前代,在指尖幻化出柔软却坚韧的丝线,撒网,收线,留下满地血肉模糊;或者仔细挑选猎物,一次次的逗弄,捕杀,累了厌了才肯烟消云散。

拉达曼提斯不知道那个夜晚被傀儡线缠住的自己是否也是网中的猎物,也许只要米诺斯指尖微动他便同样化作尘埃。

但是那些细密的银丝,从•来•不•曾•伤•害•他。

禁锢

不曾伤害。


[拉达,我饿了。]
[你刚刚吃完点心。]
[那么,我睏了。]
[你在吃点心之前刚刚起床]
[好吧,也许我很无聊。]
[这里是你该处理的文件,要看吗?]

尽管黄玉色眼珠的地府判官已经习惯了被压迫的生活,但至少口头上是不会认输的。

米诺斯熟练的祭起哀怨表情,拉扯着拉达曼提斯宽大法袍的下摆,[拉达你不疼我了你不爱我了~~~]

拉达曼提斯无奈放下卷宗,拿开米诺斯看起来苍白得不健康的手,将自己没来得及吃的茶点贡献出来,以换得短暂的安定。

[那么你到底有没有不爱他了呢?]隐在书后的艾亚哥斯抛出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发现金玉金红四道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最年轻的巨头无辜的耸了耸肩,将手里的书翻转举给两位同僚看。


——神话时代,米诺斯深恐兄弟拉达曼提斯的声望高于自己,遂将之驱逐出富饶的克里特王国,拉达曼提斯被迫流亡贫瘠的皮奥夏,之后在那里建立了严明的法律,受到人民的爱戴,使之成为一片乐土。为奖赏他的正义感,他死后也被任命为地府的判官,永居于爱丽舍乐园。
——但是,没有米诺斯的流放,拉达曼提斯是否能成为伟大的地府判官?
——一无继承权二无野心三无心腹的拉达曼提斯即使留在克里特王国是否能发挥其灼灼光彩?
——伟大睿智的米诺斯是否预见到兄弟的才干与能力?是否愿意给予他自由与成长的空间。
——克里特王宫从此只余米诺斯一人,几许寂寞几人知。
——在皮奥夏奋进不辍的拉达曼提斯,是否怀恨兄长,亦或是更深刻的感情,亲情,还是爱情。

艾亚哥斯捧着不知从哪里淘来的《希腊神话新解》讪笑,[米诺拉达,你们被八卦了呀。]

米诺斯懒洋洋的倚着沙发靠垫,轻啜着温热的大吉岭,[我们被八卦的还少吗?日食五百龙的蚁王先生。]

[别惹他。]拉达曼提斯将一部分宗卷递过去,[昨天加班了。]
[哦呀?阿波罗跑错方向了?]
[洪水。]
[哦。]


打发走艾亚哥斯,拉达曼提斯俯视米诺斯,想象着那双隐在层层发丝之下的金红色眼瞳一点点褪下嬉笑的外衣,蒙上不知名的光泽。
他突然很想拥抱他,与平日包容全部撒娇耍赖恶质调侃全然不同的拥抱。
如同爱他一般拥抱他。
如同爱他一般。
如同•爱
到底哪个词,才是重心。

最终拉达曼提斯只是伸手,拍拍米诺斯的头顶,感受到对方转瞬即逝的强硬与惯有的自持。
[米诺斯,你好好的……]

懦夫!
离开休息室的拉达曼提斯几乎可以背负落荒而逃的恶名。
他听到心底的责问
[你恨他吗?]
[你不爱他了吗?]
[你爱过他吗?]
[你爱他吗?]


米诺斯生气了。
当拉达曼提斯连续第三天看到原封不动的下午茶后,无比清晰的肯定了这一点,他茫然而无措,如果对方肯发发脾气或者直接动用傀儡线的话也许对于一板一眼吝于讨好奉迎的天猛星会轻松很多。

拉达曼提斯愿意向米诺斯认错道歉,前提是让他知道错在哪里和怎样道歉。

对此米诺斯表现出了绝对的冷静优雅,无懈可击。
自动从软绵绵的羽绒被里钻出来,去法庭转一圈,调侃长期被自己剥削的第二人,回到城堡后用厨师奉上来的食物填饱肚子,漫长的午后时光寄托给厚重的大部头,晚上伴着一杯甜牛奶投入床垫的怀抱。

如果米诺斯好好的,
拉达曼提斯还能如何?

如果米诺斯不需要拉达曼提斯了,还能如何?

迟钝的翼龙战士忘了问,拉达曼提斯是否需要米诺斯……不,也许他故意不肯问。


第四天,他们不期而遇。灿金短发的高个子男人不自然的绷紧了嘴角,没有回应月华如昔下漫不经心又完美无缺的问好。

擦身而过的一刻,手臂被拉住,金玉的锋利视线久久审视着他无论如何都消不去的眼下青影,[米诺斯,你好好的……]

[我很好。]甩开松松的牵制着自己的手,米诺斯冷淡中渗入了丝丝的暴躁,强行打断对方的话。

下一个瞬间,他陷入了本应熟悉此时却分外陌生的拥抱,如同被爱一般的拥抱,低沉的声音在耳畔怀绕,[我没有,米诺斯。]

沉默,像压在参天大树顶冠的积雪,厚重且摇摇欲坠,最终随着一声轻叹滑落,经过漫长的惊心动魄的安宁,狠狠砸在冷硬的地面上,溅起一片晶莹星碎。

——没有不爱,还是没有爱

米诺斯同样怯懦的放弃疑问/询问/质问,他疲惫的卸下无形的武装,放松身体享受如同被爱的温暖。

如果爱,不要让我知道;
如果不爱,也不要让我知道。


万幸或是不幸,他们没有机会再来纠结这种爱与不爱的小事,因为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别离——圣战开始了。
冥王代言人潘多拉小姐挑选了惯于军事的拉达曼提斯前往海因斯城堡排兵布阵,米诺斯与艾亚哥斯留在冥界督促备战。

稍后接到命令的艾亚哥斯挑高了浓黑漂亮的眉毛,[我去找潘多拉小姐。]
米诺斯笑笑,[你能反驳潘多拉的决议,还能说服拉达曼提斯的固执吗?]

拉达曼提斯从来不是肯退避肯放弃的人,他的骨血里融着皇室的霸道骄傲与战士的执着勇猛,是天生的狩猎者,一旦遇到心仪的猎物,便展开黑翼扬起爪牙,不将之撕碎覆灭定不罢休。

[可是——]
[算了艾亚……无所谓的……]

米诺斯想说我们不是你想象中那样……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那样,是哪样?

所有冥斗士都知道加伊拿城堡只是徒有其名,拉达曼提斯和米诺斯住在一起;
显少的高位副官们非常了解拉达曼提斯会纵容米诺斯全部的恶趣味坏习惯;
身为三巨头之一的艾亚格斯更是常常目睹米诺斯脖颈处毫不掩饰的紫红痕迹;
整个冥界都认为他们尊敬的天猛星与天贵星是相爱的,是甜蜜恩爱如胶似漆的……

除了,两位当事人。


没过多久战报传来,潘多拉小姐带领冥王军回城,进行全面的防守反击战。

米诺斯在王厅外遇到了刚刚归来的拉达曼提斯,看到那双惯然无情绪的黄玉眼睛隐藏着懊恼暴躁急切不甘以及浓墨重彩的兴奋与期待。
他甚至没来得及与米诺斯大声招呼,正神色匆匆的奔往战场,锐利的煞气割断了几根飘扬着的水银般柔软顺滑的银丝而不自知。

双足飞龙,找到了猎物。

米诺斯面无表情的等待着拉达曼提斯消失在身后走廊,随手扫断了一根装饰廊柱,细密的晶莹的丝线遍布于断口,暧昧如丝,寂寥如丝。

这时潘多拉的命令传来,冥王哈迪斯陛下驾临朱迪加听琴,三巨头必须出席。


米诺斯陷入梦境之中。

他梦到拉达曼提斯与一个不辨相貌的嚣张男人缠斗厮杀。灰暗警告冲击波与不明的强大力量激烈碰撞,照亮了地狱半边天空,同样的光彩映入对峙的两人眼中。

拉达曼提斯越过对手看向自己,以从未有过的平静口吻诉说——
[……米诺斯,你好好的……]
然后他被汹涌澎湃的海水淹没,灭顶之灾。

米诺斯焦急的想去拽他,傀儡线护主而动,梦碎,人醒。

艾亚哥斯正蹲在地上检查琴座白银圣斗士的尸体,偏过头来看他,[醒了?]
米诺斯茫然的盯着某个方向,毫无焦距,[拉达呢?]
[喏,]艾亚努了努下巴,[杀人弃尸,大概继续行凶去了。]
米诺斯惊醒一般跳起来,[我去找他。]
艾亚拍拍膝盖站直,[一起。]


艾亚哥斯闹剧一般的死亡,带着诡异的笑与得意,无明地狱怎能困住展翅金鹏,向往自由的迦楼罗乘风而去,留下他面面相觑的两位同僚。

[加隆是我的敌人]
拉达曼提斯执拗的看着米诺斯,黄玉色的眼睛流光溢彩不见丝毫放松,刀刻一般的刚毅相貌写满了对胜利对征服的渴望。

他身后有一双蓝宝石眼睛,带着同样的迫人光芒,眼睛的主人虽然伤痕累累但依旧高傲的仰着头,嘴角噙着抹嚣张的笑——加隆,双子座加隆,敢于欺骗神的男人,最后一个加盟圣战的男人……也许,会是结束拉达曼提斯生命的男人。

指尖抽动,傀儡线久久怀绕在身边不进不退,这是强势的威严的用冷得可以结冰的声音说话的米诺斯。
——拉达曼提斯,你决定了。
——是。
——即使付出生命也不后悔。
——米诺斯,你可曾悔。

米诺斯,你可曾悔。

243年前那场鏖战,
血雨腥风的倾城之恋,
天贵星与双鱼座的殊途同归,
从此无缘的雅柏菲卡,
从此无心的米诺斯,

可曾悔


米诺斯眼神乍冷,细密的傀儡线勒紧了加隆的脖颈与四肢,那对蓝宝石却没有丝毫慌乱,他平静地注视着米诺斯,[我的对手,不是你。]
然后深蓝的海一般的视线越过米诺斯包围了拉达曼提斯,
灭顶之灾。

强烈的思绪震动着米诺斯苍白的指尖,揭开了一段封尘的回忆。
他见过这样的视线,在那漫天花红似锦之下,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紧盯着他,[你的对手,是我。]
而他,怕是回以同样乃至更强烈的执著吧。
柔顺的长发,俊秀的容貌,英挺的身材,华美的招式……
一切一切,激烈撞击着米诺斯的思维神经。

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那种入血入心的疼痛,那是最痛苦却也最难以忘却的美好又苦涩的回忆。

不悔
怎可能悔
如何能悔


傀儡线凄萎凋零,米诺斯独自返回了朱迪加王厅,他无法挽救固执的兄弟,因为他自己早已被那甜美的毒药危害,侵蚀,千疮百孔。

于是他开始回忆——
他想起在双子神的指引下自水幕中看到的年轻有力的身体;
他想起在美轮美奂的城堡中倚窗而立的骄傲坚韧的公爵;
他想起拉达曼提斯初见自己时的敬畏与惊艳;
他想起那个人无数次皱眉沉默叹气最终妥协;
他想起常常怀绕在耳边的[米诺斯,你好好的……]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拉达曼提斯说给他听的最后一句话——
是[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
还是[就算我不爱你,你也要好好的……]

拉达曼提斯倾其所有给了米诺斯天一般的尊敬,海一般的包容,阳光一般的温暖,空气一般的宠溺……

除了爱
没有爱

拉达曼提斯没有不爱米诺斯
因为拉达曼提斯没有爱米诺斯

答案鲜血淋漓的摆在面前,米诺斯平静甚至轻松的接受,淹没于绚丽多彩的异空间。



—霜降—完




后记:

米诺斯对拉达曼提斯的[禁锢,不曾伤害]不是爱
有爱必然有伤害
拉达曼提斯对米诺斯的[付出,不求回报]不是爱
爱不会无欲无私

霜降

似雪而非雪
夜晚凌晨遍布花木
日上东升化为乌有
终于连痕迹都消失无踪,再无可查

爱•别离

没有爱,只有别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81460 秒, 13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