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拉隆]《九重寒》系列之四“互为敌”——《阵风》
查看: 4989|回复: 4
go

[原创][拉隆]《九重寒》系列之四“互为敌”——《阵风》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0-5 23:47 |显示全部帖子
CP:拉达曼迪斯X加隆
字数:6100字
完成日期:2007年10月5日
N限:无

注:本文和《霜降》联系写了,延续了《霜降》的设定。




《九重寒》系列之四“互为敌”




—阵风—





他从来都是一阵狂烈而居无定所的风,从来不会被任何牵绊束缚住自由的脚步。
偶尔暂歇,片刻回头,就引来爱慕目光无数。
所以拉达曼迪斯清楚的记得,早在半年之前,这阵风刮过身边时候的情景。



那时的他还是威文公爵,以公正刻板和不屈不挠而闻名于皇室贵族之间。
再有权势的大人物也无法动摇威文公爵的决心,哪怕是女王陛下。
只要是威文公爵认定的事,就必然是正确无误的。
虽然表面上女王陛下时常对他太过正直下毫不留情的抵触颇有微辞,但是也总是在私下对近臣说过:
只要是威文公爵所坚持,那就是正确而没有错误的。
如果朕因为自尊等可有可无之原因对公爵的建议不予采纳,卿等必将对朕加以劝阻,如若不然,朕将犯下不可饶恕之错。

威文公爵拉达曼迪斯的私生活规律而显得单调,却也因此和他的个性相得益彰。
批阅公文,簇着眉认真思考,习惯性的一杯黑咖啡或者红茶。
他的声音平静而低沉,冷冷的没有起伏,和暖色系的发和眼成了鲜明的对比。

曾有好事者连续十数天私下紧密关注他的私生活,以图撞见他的隐蔽私情。
可是让人所失望的,同时也不出别人所预料的,粉红色的暧昧与这位正直的公爵大人无缘。

他尊敬女性,风度翩翩,严格的约束自己的行为举止,就算是再严格而古板的老绅士都无法有任何指摘他的机会。
他就像一个活动的礼仪典范,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身边人的言行举止。
但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迟钝体,漫不经心的引来无数青睐却似浑然不觉。



他对那个风一般刮过的人,只是一面之缘。
却偏偏留下了深刻的难以忘怀的记忆。

起因已经忘记,过程浑沌不清,至于结果,则是刻骨铭心。

他只听到一声毫不掩饰的轻声咒骂,只看到一个转身正要离去的身影,还有一头苍蓝的如同海洋的长发。
随从低声的喝斥着连道歉也没有一声的人的无礼,他摆摆手想要阻止,却在看到那回转的半张精致脸孔上淡淡的不耐烦和轻鄙时遗忘了所有。

四周如同电影般变得空白一片,人声远离,色彩褪去。
所有的一切静止不动,时间停止了流淌。
蓝发的俊美青年修长的眉似簇非簇,翡翠色的瞳孔里精光一闪而逝。

那是一双兽的眼!
是潜伏于深渊的眠龙!
虽然平时无声无息,却时时透着压迫和威严的厉光。
只要时机到来,便能一下掀起狂风暴雨,睥睨天下万物。

一种熟悉的让人心颤的感觉,就像隐隐一阵风吹过心扉,自小就浮于心间的层层迷雾被吹开一个裂口,有什么东西正破茧而出。
那种眼神,那种表情,那种傲气,那种毫不耐烦,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在低语。
[就是他,就是他……]

他?
是谁?
那我呢?
我又是谁?
什么就是他?
为什么就是他?
他和我有何关系?
针锋相对前世宿缘?
挥散血泪后殊途同归?

他头痛欲裂,不禁簇紧了眉尖。
丝丝被电击般的抽痛在脑神经中肆无忌惮的流窜奔腾,激起他稀有的烦躁。
他张开了嘴,想要出声挽留那个越行越远的青年,却被突起的晕眩锁住了意识。

时沉时浮不明所以的黑暗空间内,张牙舞爪的异兽撕扯着他的身体,喝血啖肉,狰狞异常。
扬起的墨黑骨翼,尖锐的苍白利齿,极致的墨黑与透蓝的莹白交错间,森然恐怖。
阵阵疾风吹散乌云,它血一般的眼里,映出一轮诡异的金色圆月。
还有遍地冷进骨子里的月光。



虽然只是极为偶然的一次相遇,就像阵风毫不停歇的拂过,除了有心人外,谁都不会多留一个特别的印象。
拉达曼迪斯却偏偏是那个有心人。
他之后一直无法忘记那一幕,无法忘记那一头苍蓝长发的俊美青年眼角眉稍的那份讥诮。

身处五光十色衣香鬓影的贵族酒会,身边围绕着各色姝丽名门淑媛,鼻间飘荡的空气里的顶级肉香酒醇,混着高级香水变成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专属于上层社会这个特殊等级的气味。
但他却对此视若无睹。
再如何的华丽,再如何的奢侈,都比不上那个轻鄙讽刺的笑容。
就算会被别人所嘲笑,他都不会否认自己对那一笑无法抗拒。
一向来只有亦步亦趋的恭维与谄媚,那样毫不留情的反感却深刻的真刺他的内心。

单手执起一只水晶杯,站在窗边冷眼淡看那些虚伪的脸孔上更加虚伪的表情,无屑与低嘲禁不住溢满心胸。
是谁,谄笑着溜须拍马。
是谁,不动声色的出卖着灵魂。
又是谁,满面笑容却暗藏算计。
他冷冷的笑,无意识的带上记忆中的三分讥诮。

金黄的满月诡异而眩目,折射出的却是遍地冰冷刺骨的月华。
和梦中的情景相似到极致的恐怖猛地攥住了他的意识,黄玉色的双瞳无法自制的窗外。
积厚的云层,凄凉的残星,还有一抹隐在暗夜里的诡秘。

刹那的晕眩,刹那的不明所以。
水晶杯散了一地琥珀,化为一地晶碎。
衣香鬓影成为虚无,五光十色变的苍白。
暗沉的空间再次当头笼罩,狰狞的异兽再临。
巨大的力量撕扯着他的四肢百骸,在躯体里横冲直撞,几乎无法负荷的涨裂感直击脑部的深层神经,如同阵风将层层迷雾吹散。
瞳孔收缩,神经紧绷,手足痉挛,异样的痛楚伴着庞大的久远记忆汹涌而入,沧海桑田,千年时光转瞬而过。

天猛星。
翼龙。
拉达曼迪斯。
冥界三巨头之一。
灰暗警告冲击波。
哈迪斯大人。
潘多拉大人。
兄长•天贵星•格里芬•米诺斯。
弟弟•天雄星•迦楼罗•艾亚哥斯。
圣战。
圣斗士
雅典娜。

[天猛星•拉达曼提斯。]
高贵冰冷的嗓音轻轻盘旋脑际,无感情无机质无起伏,冰冷华贵一如冷泉。
[吾主赐予你威名与力量,向卑微的人类告别,成为吾主的信徒。]

谁?是谁用这样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他尘封多时的古老记忆?
是谁在用冰冷的语句让他臣服?
犹如堕落天使般的漆黑羽翼,透着诱惑和嘲弄的金红双瞳,泛着幽紫寒光的夜色甲胄,以及,那一头月华般薄凉的琉璃银色发丝。

拉达曼迪斯看着他轻轻的抬起一只手臂,嘴角扯开一抹冰冷的笑容,[欢迎你,拉达曼提斯,我的兄弟。]
他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的自动动了起来,卑微的屈膝瞬那而止。
[兄长,米诺斯。]



之后在冥界的时间,完全可以用单调来形容,和之前他所过的日子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所以拉达曼迪斯很快就适应了。
而照顾米诺斯也成了他日常生活的必须之一。

冥界不少人都知道他和米诺斯关系亲密,看着他们出双入对,心知肚明加伊拿的空有其名,然后对米诺斯颈上的紫红印记心照不宣的露出暧昧的笑容。
天猛星和天贵星的两位大人相亲相爱,彼此扶持,堪称冥界的典范。

他并不会特别的去约束米诺斯和艾亚哥斯。
他纵容着他们的懒散和随兴所至,只是偶尔无奈的加以规劝。
他忙着一个人处理三个人的公文,忙着在八狱四圈十壕巡视,忙着对紧急特殊事态作出反应和处理。
然后偶尔回头,对兄长和弟弟簇眉。
[米诺斯,艾亚哥斯,你们好好的……]

——神话时代,米诺斯深恐兄弟拉达曼迪斯的声望高于自己,遂将之驱逐出富饶的克里特王国,拉达曼提斯被迫流亡贫瘠的皮奥夏,之后在那里建立了严明的法律,受到人民的爱戴,使之成为一片乐土。为奖赏他的正义感,他死后也被任命为地府的判官,永居于爱丽舍乐园。
——但是,没有米诺斯的流放,拉达曼迪斯是否能成为伟大的地府判官?
——一无继承权二无野心三无心腹的拉达曼迪斯即使留在克里特王国是否能发挥其灼灼光彩?
——伟大睿智的米诺斯是否预见到兄弟的才干与能力?是否愿意给予他自由与成长的空间。
——克里特王宫从此只余米诺斯一人,几许寂寞几人知。
——在皮奥夏奋进不辍的拉达曼迪斯,是否怀恨兄长,亦或是更深刻的感情,亲情,还是爱情。

艾亚哥斯捧着不知何处而来的《希腊神话新解》笑的一脸暧昧,向他们挥了挥手,[米诺拉达,你们果然……]
回答他的是一个爆栗和一个懒懒的笑容。

拉达曼迪斯当然知道自己对于米诺斯,米诺斯对于自己,其实都不是外人所传的那种必不可分的亲密无间。
他们只不过是在互相排遣寂寞,在需要对方体温的时候及时的送上自己的温柔罢了。

那天的月色和冰冷的华贵嗓音悬在他的心头,虽然曾经一度笼住了那个飞扬的笑容,让他产生了某些错觉,但当觉察到米诺斯隐在厚重浏海下的那双眼里藏着怎么样的感情后,他就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当潘多拉召唤了战死的黄金圣斗士,允诺以雅典娜的首级交换他们永恒的生命的时候,他对着双子座的撒加发了呆。
那张似曾相识的神似的脸孔,像阵风一样吹去了他和米诺斯之间惹有似无的暧昧不清的气氛。

可惜,不是他。
那个人的眼里不会有如此忧郁而冷静的虹光,不会有如此沉静而温雅的态度,不会有压的人沉闷的威严气势。
撒加是深沉的天,是神秘的海,是历经万千风波后犹自波澜不惊。
但那个人是风,一阵飘泊不定,转瞬即至千里之外,让人连一窥真相都无法做到的阵风。

然后他想起之前的某一天,某个人曾经对他所说的话。
[双子座的撒加颠覆了圣域,向战争女神举起反旗;双子座的加隆席卷了海洋,将波塞顿玩弄于股掌之间。兄弟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撒加,加隆……
双子座的撒加,那个阵风一般卷过的人,相似的容貌,截然不同的气质。
那个人是,莫非……

会有机会再见的吧。
他微微的勾起唇角,笑笑,向冥界的天空伸出一只握的紧紧的拳头。
那个狂傲不屑的叽诮笑容,应该会有机会再次目睹的吧。

所以当他在黑风谷的石桥上拖住了几乎发了疯一般的路尼时,他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猜到了对米诺斯的下属施以了幻术的人的名字。
和撒加一样的手法,让人无限恐惧的精神破坏。
他很想笑,却硬是装出了一张刻板无味的脸,用最平静最冷漠的语气说话。
[果然是你,曾经欺骗过神的人,双子座的加隆。]

现出了身影的男人有着和撒加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也和记忆中的那个影子严丝合缝的融合。
黄金色的圣衣让他看起来凛然不可侵犯,翡翠的眼里有着和以前一样的不屑和狂放。
他放肆的笑着,只用了一根手指就让第一狱的代法官烟消云散,然后毫不在意的说着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忌语。
[你说过除神以外没有人有权利对人进行制裁。]
[这是天谴,自作自受。]
[你也要接受天谴吗?拉达曼迪斯。]

血液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拉达曼迪斯惊异于自己的这种从未有过的不经过考虑的冲动,一直以来他都是个完美的绅士,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忘记先用标准的礼仪来约束自己再谨言慎行。
然后他才想起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守礼而严肃的威文公爵,他是战士,是天生在内心燃烧着强烈好胜心与狂猛好战欲望的战士。
于是这般,他放逐了自己的那份无所适从的莫名,改变了思维方式,轻易的就将身份转换了个彻底。

力量满溢心胸,好战的天性被激发起来后就是战斗。
几乎不用认真的去思考,身体就率先作出了反应。
攻击、闪避、还击。
每一个动作都一气喝成,每一个反应都恰到好处。
紫黑的、黄金的小宇宙碰撞出四射的火花,灰暗警告冲击波撕咬上他的胸膛。
四溅的石板破片飞扬在空中,撞击地面一片支离破碎的敲击声。

强大的对手,强在的力量,记忆中的笑容,所有的一切都在刺激着他所有的意识。
他第一次无意识的放下了身份所代表的责任,只做为一个男人,一个战士来实现自己的价值。
战斗,受伤,打败敌人,被敌人打败。
他的脑海里突然像被狂猛的阵风刮过,把那晚的月色和米诺斯冰冷华贵的声音吹的一丝不剩,只余这些单调枯燥血雨腥风的词句。



如果不是那两个青铜小鬼和部下的打扰,拉达曼迪斯想自己一定会和他斗的你死我活。
他看着听着那个飞扬跋扈的男人对两个小鬼进行着教育,感觉莫名的喜悦袭上了心头。

[的确,我发誓效忠雅典娜。]
[但是我不想成为你们的同伙。]
[特别是像女人一样,多愁善感的人只会拖我的后腿。]
[在战场上哪有时间考虑战斗累不累的问题。]
[伤害面前的敌人算什么?不打倒敌人就会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其实我以前也干尽坏事,没资格讲什么大道理。]
[但是如果伤害敌人也算是罪过的话,等清除了世上所有的罪恶再接受神的制裁吧!在这之前只有战斗。]
[明白的话就快点前进吧。]

每一句听起来都是那样的冠冕堂皇,每一句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真诚真心,似乎是浪子回头时的诲人不倦。
但是拉达曼迪斯却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如此的知“错”能改。
于是他忍不住对着他露出了翼龙那尖锐森白的毒牙利齿。

[曾经欺骗过海皇波塞顿的邪恶的你,居然对圣斗士们说教,真可笑。]
[让我见识一下你所谓的真正的黄金圣斗士的力量吧!]
[怎么了加隆?在这黑风谷中你无处可逃。]
[是坠入地狱底层还是吃我的拳头,你自己选吧。]

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淋漓的感觉,因为战斗的势均力敌而渐渐升腾。
灰暗警告冲击波的余韵还未消去,阻碍者就又出现。
他忍住诅咒的欲望,搁下狠话离开,不忘提醒那些看不清实力差距的愚昧部下不要自己把自己往第一狱的审判庭送。
但是之后爆裂开的强大小宇宙以及六个紫黑色小宇宙的衰竭却证明他的警告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效果。
一切就如同他所不希望看到的预料的一样。

于是他回到朱迪加,在御座之前杀了逆袭而来的天琴座白银。
他还记得这个白银总是温柔的收集着冥界稀有的鲜花放在被石化了下半身的女友身边。
他还记得这个白银总在第二狱边的花海里为女友弹奏着优美忧伤的乐曲。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捻熄人类的生命之火,他却感到了微稍的罪恶感。
那个总是微笑而深情的陪伴着女友的青年,就在他的一击之下断了呼吸。
他突然有点不想面对他紧闭上的双眼,于是转身走出了神殿。

米诺斯和艾亚哥斯追来的时候,他和加隆又一次的势均力敌。
他拒绝兄弟的帮助,却换来艾亚的不以为然和米诺的轻声冷哼。
神鹫展翅和星辰傀儡线轻易的压制了骄傲的双子战士,他无力的看着他们将他摆布于股掌之中,就如同前代、前前代、以及之前的每一代一般,将战斗当成一个愉快的游戏,并且沉浸其中。
他们毫不疲倦的嘻笑,扯着无辜却冰冷的声线将敌人玩弄到尽处,然后微笑着撕毁。
每一次每一次,这个时候的他们就会让拉达曼迪斯不寒而栗。

凤凰的翎羽滑破空气,艾亚哥斯终闹剧一般的死去,就如同他平时所期望的一样,回复自由之身,化为金翅鸟乘风游遍天下清丽之地。
他无声的咽下突然涌起的悲伤,和米诺斯面面相觑。
[米诺斯,加隆是我的敌人。]
他要的是堂堂正正的胜利与征服,而不是以多欺少后虚伪的卑劣光环。
那个骄傲放肆,连神都不放在眼里的男人只能由他亲自去打败!!

一头月光般发丝的男人微微抬手控制着傀儡丝,细密的丝线勒住了加隆的脖颈与四肢,使之扭曲的几乎快要崩断。
可拉达曼迪斯却无法从他眼里看到任何的慌乱与放弃。
[我的对手,是你。]
深沉而冷静的淡定视线越过米诺斯包围了拉达曼提斯,就如阵风席卷而来,一下灭顶。

米诺斯的动作乍止,目光刹那迷离。
于是拉达曼迪斯再一次透过米诺斯厚重的浏海窥探到他内心的迷惘。

他蓦然想起二百多年前,似乎曾经有一个同样骄傲孤高的天之骄子曾对向来游戏人生的格里芬说过同样的话语。

243年前那场鏖战。
血雨腥风的倾城之恋。
天贵星与双鱼座的殊途同归。
从此无缘的雅柏菲卡。
从此无心的米诺斯。
从此默默远望注视,默默寻找那样刻骨深情的拉达曼迪斯。

——拉达曼提斯,你决定了。
——是。
——即使付出生命也不后悔?
——即使付出生命也不后悔。

短暂的目光交流后,两个人达成了默契的协议。
银发的男人抬手由回细细亮亮的傀儡线,转身而去。

——米诺斯,你可曾悔。
——米诺斯,你怎可能悔。
——米诺斯,你如何能悔。
——米诺斯,那种深刻的情感是你用最痛苦的血泪点点滴滴教给我的。
——所以一旦有朝一日,我能与当初的你一般,我势必不会轻易放手。
——哪怕,是尽我所有。

243年前的米诺斯和雅柏菲卡。
243年后的拉达曼迪斯和加隆。
一切似乎都已经沧海桑田几经变化。
但一切却又如此的相似,如此的似曾相识。

急剧增大的被压迫感,燃烧的大气磨擦周身,火灼般痛苦。
渐渐爆碎的金色光芒中,拉达曼迪斯却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就算两人本是殊途,而如今却能同归。
就如同243年前一样。
也许在加隆像阵风一般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开始,这个结局就本是他所希望的。






—阵风—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7-10-6 18:45 |显示全部帖子
红叶·——·!!你们爬这儿来了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0-6 21:20 |显示全部帖子

恩,我们像辉火君一样,在爬向花园的途中迷了路,而且一迷就是好几个月。

现在,在“红”和“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终于找到组织了~

兴奋的泪奔下~

Rank: 1

发表于 2007-10-7 02:06 |显示全部帖子

啊……嗯……呃……

就是这样……

以上

祥林嫂状:如果我有翅膀我一定比辉火强呀你们相信我……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0-13 22:12 |显示全部帖子

殊途,却能同归。

好啊~~!

皆无居然会掉了前一个注册马甲!重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90292 秒, 16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