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艾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查看: 374|回复: 0
go

[SS] 【艾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3-1 16:35 |显示全部帖子
[p=24, null, left]本篇的CP是 艾亚哥斯X路尼

[p=24, null, left]大概没多少人喜欢,但是我喜欢。。。如果不乐意看请点X

[p=24, null, left]============下面是正文了================

[p=24, null, left]在世界尽头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每过一千年,就会有一只小鸟从遥远东方的海洋飞来,在飞过山巅的时候,它会在山顶磨磨它的小嘴,当那座山峰被磨平,那就是永恒度过了它的第一秒。

[p=24, null, left]冥斗士们被赋予的生命,正是永恒。

[p=24, null, left]在不朽的永恒中,冥斗士们各司其职地维持着万物的生死与轮回,审判着世间的善行与恶举,维持着一切秩序与公正。他们从古老的神话时代而来,在sheng战之时经历轮回到现世,然后再走向久远的未来。

[p=24, null, left]

[p=24, null, left]1.米诺斯大人的ask

[p=24, null, left]冥斗士们从古老的神话时代而来,众所周知,天贵星·狮鹫·米诺斯原本是神话时代的克里特王,他一直拥有作为一位王者的雍容和优雅,并以此为荣。

[p=24, null, left]米诺斯大人一直保持着作为克里特王时期的古老的习惯,比如,在白天午睡,在醒来的时候喝一杯甘醇的、冰镇的葡萄酒;热爱美丽的事物,会夜幕降临的时刻亲吻他床前的玫瑰;喜欢跟他亲爱的弟弟艾亚哥斯抢食物,而对放在眼前的美味不屑一顾;习惯把工作推给他引以为傲的副官,只是偶尔给予他指导。

[p=24, null, left]米诺斯大人这样的冥斗士,延续着作为王者的古老的习惯无可厚非,而这并不代表米诺斯大人是一位循规蹈矩的刻板的人。

[p=24, null, left]——在圣域水区bbs,米诺斯大人不仅有正装米诺斯,还有小号米诺西公主”……这种事我会乱说?╮(_)

[p=24, null, left]——米诺斯大人的ask,在冥界被尊为把妹圣经”。米诺斯大人与圣域D某和海界K某合称为三界妹神。……这种事我敢乱说?╮(_)

[p=24, null, left]大冥界盛传,把妹路上若得米诺斯大人指点一二,没有把不到的人。

[p=24, null, left]只是,米诺斯大人的回复,是可遇不可求的。


[p=24, null, left]我大哥老抢我的蛋糕,偷懒把工作推给二哥和他秘书(有时要我帮忙),二哥顺着他,秘书是丫的脑残粉,有这种哥哥我该怎么办!  V587大巨鸟

[p=24, null, left]你可以勾走他的秘书,看他什么反应?(你这个月的蛋糕都木有了!

[p=24, null, left]                                                  2位用户赞赏此回答
[color=#198ed8 !important]大约23小时以前

[color=#198ed8 !important]米诺斯

[p=24, null, left]默默关上电脑,米诺斯嘴角微挑,夕阳色的眼眸在隐匿过长的刘海之后。

[p=24, null, left]艾亚哥斯,马甲的名字真蠢。

[p=24, null, left]不过,你得到想要的答案了是吗?我亲爱的弟弟。


[p=24, null, left]2.“大家都爱我的睡前故事”

冥斗士们维护着世间的公正与秩序,他们与守护着爱与正义的圣斗士们作战。然而,这并不代表冥斗士们不会或者不需要爱。


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日子,米诺斯大人输了一个没有人关心的赌,代价是为艾亚哥斯讲“大家都爱艾亚哥斯”的睡前故事。

“艾亚哥斯你这个不要脸的苏!”米诺斯大人怒而拂袖而去,“路尼,交给你了!”

银发的副官从未让天贵星大人失望过,只要是米诺斯大人交托的工作,无论何事,路尼永远忠诚、智慧、高效地完成,即使是杰克苏的睡前故事。


冥界的永恒是无星无月,冰冷的风无论白昼还是黑夜都是一直在吹。

安提罗拉之外,路尼月色的长发在被风吹起,墨色的法袍隐藏了他的躯体,只有白色的脸和手像在深沉的夜里漂浮着,远远望去与银发的米诺斯有几分相似,然而,冥斗士们从来不会认错米诺斯大人和路尼,因为米诺斯大人无论面对什么事都不会露出这种无所适从的表情。即使手捧着白天已经编好的故事,路尼也不知如何敲开安提罗拉的大门。

“路尼~”开门的艾亚哥斯已经换好了软绵绵的睡衣,他的笑容暖和得就像他喜欢的热可可,“我一直在等你,很久了。”他攥着路尼的手穿过大厅和起居室,再到床边,并不长的路,却足以把路尼的手攥暖。艾亚哥斯是冥界三巨头中最年轻的,他像最乖巧的小孩子那样躺在床上眨着眼睛,盯得路尼有些窘迫。


“那么艾亚哥斯大人,应您的要求,遵从米诺斯大人的命令,由属下为您讲述‘大家都爱您’的睡前故事。”

第一夜:豌豆公主米诺斯

在很久很久以前,艾亚哥斯大人是一位王子,他希望找一位“真正的”公主作为新娘。为了这位真正的公主,艾亚哥斯大人走遍了整个世界,他遇到过的公主许许多多,有被黄金装饰着的东方公主,有头上插着鲜花的小岛公主,也有眼角抹着美丽染料的埃及公主,她们很美,也很多,可是艾亚哥斯王子无法判断她们是不是真正的公主。经历的许久的游历,艾亚哥斯王子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公主,他只好回家。

有一天晚上,一阵暴风雨毫无预兆地席卷而来,紫色的闪电撕裂了天空,雨水倾泻而下,这时,有人敲门。

城外是一位旅者,冰冷的寒风吹得她原本雪白的脸色发青,雨水淋湿了她银色的长发和衣服,看起来狼狈极了,可她坚称,她是米诺斯公主,艾亚哥斯王子正在找的那种,真正的公主。

智慧的臣子法拉奥为艾亚哥斯王子出了一个主意:这样我们就可以考查出米诺斯公主是否是一位真正的公主了。

佣人和厨师陆续走进厨房,他们要为这位可怜的、为冷得发抖的米诺斯公主烧水泡红茶。他们按照吩咐,用四十桶水盛满了王宫中最大的一口锅,用这口锅子烧水,并且在锅里放了一颗豌豆。

烧好的热水冒着蒸汽,被倒进白瓷的茶壶中,经过最细心的女佣人的冲泡,正宗的锡兰红茶在茶壶中快乐地打旋,茶水再被倒进金边的白瓷玫瑰花瓷杯中,在合适的温度时递到了那位“公主”的手中。

米诺斯公主微笑着接过白瓷的茶杯,微笑着,露出了美丽的夕阳色的眼眸,细细抿着,然后她喊道,“啊,这是豌豆汤!”

大家明白了,米诺斯公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用四十桶水之中只混合了一颗小小的豌豆,她居然还可以品得出。除了真正的公主,任何人都不会有如此精确的味觉。

因此,艾亚哥斯王子选米诺斯公主作为他的妻子,因为他知道米诺斯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挑剔的红茶公主,真的很适合米诺斯呢。”故事讲完了,艾亚哥斯揉了揉笑得抽筋的肚子。他看着路尼手里被握皱了的草稿,“明天不要叫我艾亚哥斯大人,你是米诺的副官,而不是我的属下,所以叫我‘艾亚’好吗?路尼。”

被艾亚哥斯看的有些心慌,路尼点点头,逃也似的溜出了安提罗拉。


第二个夜晚,路尼敲开了安提罗拉的大门,如第一夜一样,由艾亚哥斯牵着他冰凉的手,把他拉到床边,

“非常荣幸,为您讲述‘大家都爱您’的睡前故事。”路尼的脸红了,轻轻吐出最后的称呼,“艾亚。”

第二夜:灰姑娘拉达曼迪斯

从前,有一位非常勤劳的姑娘,她的名字是拉达曼迪斯。她经常被继母和姐姐欺负,被指使做佣人才做的繁重肮脏的工作,因为工作的繁重,她时常身上沾满了灰尘,所以西路费多姐姐和巴连达因姐姐都称她为“灰暗警报冲击波”。

有一天,住在漂亮城堡里的艾亚哥斯王子要选新娘,邀请城里的每一位女孩参加,然而继母和两位姐姐不允许拉达曼迪斯去参加舞会,她们知道,拉达曼迪斯的美貌一定可以吸引艾亚哥斯王子的目光。

拉达曼迪斯非常伤心,她哭泣着,这时候一位仙人米诺斯出现了,他用南瓜变出了精致的马车,把老鼠变成拉车的白马,蜥蜴作为驾车的车夫,而拉达曼迪斯的灰色裙子也变成了只有公主才会穿的、闪光的华服。除此之外,米诺斯还送给拉达曼迪斯一双精致的鞋子,这双鞋子是用星辰傀儡线织成的,在幽静的暗夜中,会闪烁着星辰的柔光,穿着它跳舞就像踩在银河之中一样。

“但是你要赶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回来,否则魔法就会失灵,你会变回‘灰暗警报冲击波’。”拉达曼迪斯点点头,乘坐着南瓜马车去了城堡。

舞会中,艾亚哥斯王子果然被她吸引住了,一直与她共舞而不看其他人一眼。转眼就到了午夜十二点,拉达曼迪斯必须马上离开,她一把推开了艾亚哥斯王子,却在城堡的台阶上留下了一只闪着银光的鞋子。

王子捡起了那只美丽的鞋子,星辰傀儡线织成的鞋子是有魔法的,鞋子渐渐化作丝线,缠着了艾亚哥斯王子的手指,并且牵引着艾亚哥斯王子找到了那位“灰暗警告冲击波”拉达曼迪斯。

艾亚哥斯王子很开心,向拉达曼迪斯求婚,星辰傀儡线织成的鞋子渐渐散开,在他们的脚下化作一条美丽的银河,王子和拉达曼迪斯踏着这条美丽的银河回到了城堡,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直到很老很老。


“我的脸颊都酸了,路尼。”笑够了的艾亚哥斯握住了路尼的手,“请你明天讲睡前故事的时候牵着我的手好吗?米诺以前是这样做的。”

也许是艾亚哥斯的眼神太真诚让人无法拒绝,路尼低着头不敢开口,只是轻轻点头。


第三夜的风如往常一样冰冷,如之前一样,由艾亚哥斯牵着路尼的手把他来到床边,只是牵着的手,没有分开。

第三夜:玫瑰公主雅柏菲卡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美丽的公主雅柏菲卡,雅柏菲卡公主拥有世人无法描述的美丽,她自出生以来就受到祝福,而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然而不幸的是,雅柏菲卡公主在被恶毒的巫女诅咒,在十六岁的时候会被纺锤刺死。一位善良的仙女解开了这道诅咒,公主不会死去,只会沉睡一百年,等待着王子吻醒她。

雅柏菲卡公主十六岁的时候,真的被纺锤所刺,昏睡过去。在一百年的沉睡中,公主所生活的城堡被荆棘包围,荆棘有着硬朗的枝条和尖锐的刺,保护着城堡和城堡中的公主不被外界所侵扰。同时,这里的荆棘也开出了最为美丽的玫瑰,就像雅柏菲卡公主一样美丽的玫瑰。因此,人们都称这座城堡为玫瑰城堡,而雅柏菲卡公主的名字也在一百年中渐渐湮灭,世人称她为“沉睡的玫瑰公主”。

玫瑰花开了一年又一年,芬芳馥郁的气息遍布了整片土地,人们都知道,城里沉睡着世界上最美的玫瑰公主雅柏菲卡,在等待第一百年王子的出现。

百年的时光终于度过,玫瑰与荆棘终于等到了第一百年的王子。那是来自巧克力城堡的艾亚哥斯王子,英勇的王子来到了这片土地,他被芬芳的玫瑰所吸引,发誓要救出那位沉睡的公主。艾亚哥斯王子披荆斩棘、战胜恶龙,来到城堡之中,第一次见到玫瑰公主,艾亚哥斯王子就被雅柏菲卡的美貌惊呆了,他情不自禁地吻了她。

在艾亚哥斯王子第一个吻的时候,巧克力城堡中绽开了第一朵玫瑰,就像玫瑰城堡的玫瑰一样,鲜艳美丽、馥郁芬芳。同时,雅柏菲卡公主缓缓睁开了她的眼眸,一百年后见到了第一个人,拯救她的王子。玫瑰公主雅柏菲卡搂住了艾亚哥斯王子,深深地吻了他,这时,在艾亚哥斯王子的巧克力城堡中,开满了玫瑰。

从此以后,巧克力与玫瑰的香味,甜蜜馥郁一直延续着。

“这个故事如果被米诺知道,不知道我俩谁会更惨一点……”艾亚哥斯捂住了路尼的嘴,“请你给我晚安吻,如果王子的吻可以唤醒公主,那么你的晚安吻会给我好梦。”

说着,他闭上眼睛指了指额头。


3.“我和你的故事”

冥斗士们拥有永恒的生命,却不代表他们拥有永远的记忆。冥斗士的记忆如阿格龙河的河水一般,滔滔而来,汹涌而去,没有谁能够承载永恒,特别是在他们未作为冥斗士醒来的时候。


那一夜,路尼没有吻艾亚哥斯。

在他犹豫着要吻的时候,艾亚哥斯忽然睁开眼睛,“逗你的。”路尼红着脸缩回去,却不知刚刚的那种真心想去吻艾亚哥斯的心情从何而来。

而第四个夜晚,他犹豫徘徊在安提罗拉门口的时候,艾亚哥斯就像往常一样打开门,露出那种温暖的笑容,“路尼,我等你很久了。”并且牵着他的手来到床边。

像往常一样,艾亚哥斯乖巧地躺在床上,眨着眼睛等着路尼讲故事。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路尼,今天的故事是什么?”

“人鱼公主K……”路尼恭敬地回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雅柏菲卡就算了,这位真的不要,”艾亚哥斯起身,抱起还在发愣的路尼放在床上,温热的手掌蹭着路尼的脸颊,“路尼,其实你不太会讲故事,今天你休息,我来讲给你听。”

“可是艾亚哥斯大人……”路尼继续脸红,显得越发无所适从。

“是艾亚!”艾亚哥斯纠正了路尼的称呼,并且把手掌覆盖在路尼的眼睑上,“闭上眼睛,放松,今天我为你讲一个来自我的家乡尼泊尔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p=21, null, left]第四夜:迦楼罗王子与新月新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遥远的遥远的东方,在雪山之下湖泊之边发生的故事。

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度,高贵的雪山女神用云作为面纱,只有在晴空万里的时候,雪山女神才会摘下白色的面纱露出她的姣好的面容;她赐予万物以甘甜的雪水,汇成清澈的泉水和湖泊;在雪水的滋养下,碧绿色的树木和草丛生长得那么繁茂,颜色鲜艳的花朵点缀其间;灼热的太阳蒸腾起河川的水汽,密林之中烟云缭绕,猴子和象群忍受不了热度而则会跳到水中纳凉。


那里的人们,不像你和米诺拥有雪白的肌肤和月色的长发,他们多数都是黑色的头发和麦色的肌肤。男人们勇武有力,用弯刀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姑娘会编长长的发辫,然后用花朵和金饰装饰她们的黑发。

无论男女,他们都有虔诚的信仰,信仰一位小小的女神,库玛莉女神。我们故事的主角迦楼罗王子也不例外,即使他是一位王子,同时又是库玛莉女神的神官。

在一个夜里,金色满月升上蓝色的天幕的时刻,库玛莉女神对迦楼罗王子说,“你的新娘,就像银色的新月。”不笑的童女神的预言从未出错过,她还说,新月新娘会给王子和这个国家带来幸福。


迦楼罗王子对此深信不疑,他想去看更广大的世界,去寻找那位能让他和他的国家幸福的新月新娘。

跨越了七的七倍的高山,越过了七的七倍的河川,迦楼罗王子见到一望无际的大海,搭乘了出海远洋的航船,在经过七的七倍个日夜,航行到了遥远得不知有多远的大洋上。由于海上的暴风雨,迦楼罗王子搭乘的航船沉没了。海中的海豚守护着迦楼罗王子,而风精灵告诉他,那位新月一样的新娘就在不远的地方。

海豚们跳跃着引起了远方的航船的注意,那是一艘巨大如龙的船,船的主人是来自遥远的、极北的月之国度的王,他俊美无比,充满力量,他是满月之王。在海豚的指引下,满月之王派遣他的侍卫去迎接迦楼罗王子,而那位侍卫与满月之王一样,拥有雪白的肌肤和月色的长发,如新月一般美好。

迦楼罗王子随着新月侍卫登上了满月之王的大船。与满月之王一起游历了这个世界,他见到了之前所没见到过的世界,极北的冰雪、南方的热浪、西海的岛屿和东方的朝阳;他见识了数不清的财富和宝藏,未曾想象的异族人和风俗……

可是这不足以吸引迦楼罗王子,迦楼罗王子的目光,停留在那位如新月般美好的侍卫身上。他美丽、优雅而充满智慧,勇敢地战胜旅途中的危险,他熟悉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的一切历史和书本上的知识,仿佛与生俱来的聪慧,这些都让迦楼罗王子尊敬他。

在一个美好的夜晚,新月并不像满月那样让整个天空的星子失色,银色的月光布满整个海岸,那位新月的侍卫在海边奏响了来自月之国度的乐器。乐器上的珍珠光亮柔和,仿佛月精灵的泪滴。音色嘹亮,孤高得就像高远山峰上的狼,就像迦楼罗王子家乡的歌。

迦楼罗王子温柔地注视着他这位侍卫,他知道自己早就爱上了他,他的新月新娘。


在他们的游历结束之后,迦楼罗王子回到了他怀念的家乡,而侍卫也回到了极北的月之国度。他们彼此思念,又对此一无所知。

终于在很久以后的一天,那位新月侍卫走过了比七的七倍的七倍更多的路,来到了迦楼罗王子的国度,成为了迦楼罗王子的新娘。新月新娘带来了他们所不知道是知识和外面的世界,而迦楼罗王子始终坚持人们的幸福是最重要的。


库玛莉女神的预言从来不会出错,迦楼罗王子的新娘真的如新月一般,带给迦楼罗王子和他的国家幸福。

后来,迦楼罗王子成了国王,迦楼罗国王与他的新月新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那个遥远的国度,迦楼罗的雕像永远伴随着月光鸟,即使月光鸟只在月下才会留下淡淡的影子,但是那位新月新娘永远被人们铭记。


“路尼,你在听吗?”艾亚哥斯感觉到掌心潮湿,也许是因为太累,路尼是真的睡着了,只是不知为何有泪水流下。他自嘲地笑笑,“那一世我们都作为凡人生活然后老去,对我来说也是模糊得就像梦一样,你一定不记得了。”

俯下身捧起路尼的脸,吻去他的泪水,“可是,路尼,我不想忘记,也不想让你忘记。”


4.没有槲寄生的接吻日

那一夜路尼睡得很好,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时已经完全不记得。

对于睡在艾亚哥斯大人的床上这件事,路尼觉得很失礼。而且似乎隐约记得艾亚哥斯吻过自己,却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可是无论是哪种,路尼已经无法继续想下去。脸颊发烫,工作都不知如何进行。


“路尼,这里写错了哟~”爽朗的声音响起,吓得路尼忍不住缩了一下。

“艾亚大人……请不要突然……”毛茸茸的黑发从背后蹭过来,脸颊被蹭到,路尼再一次红了,“请问,您为什么会在第一狱?”

“米诺说,今天是接吻日这么有趣的日子不能错过,他有‘有趣的事’要准备,让我来这里帮忙。”年轻的黑发判官少有地换上了法袍,提醒着人们他是埃基娜的王——公正的艾亚哥斯。

“接吻日?就像平安夜的时候在槲寄生之下可以吻任何人那种?”路尼想起前一年自己生日的时候,拉达曼迪斯大人被米诺斯大人吻到窒息,不由地一阵恶寒。

“没那么古老,是一个很新的节日,”他继续笑着,捧起路尼的脸正视自己,“是示爱的吻。”


双唇碰触,唇瓣重叠,深长的吻落在了门外的米诺斯大人眼中。

迅速关上了第一狱的大门,米诺斯意味深长地笑着,为艾亚哥斯大人庆祝生日的冥斗士们不明所以。

“兄弟们!切蛋糕,Party现在开始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11793 秒, 1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