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原创]北部海岸线7.7更新7(阿布 迪斯 米诺斯相关)
查看: 7616|回复: 14
go

[原创]北部海岸线7.7更新7(阿布 迪斯 米诺斯相关)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4-15 16:49 |显示全部帖子
阿布罗迪第一次见到雅柏菲卡是在他十二岁时的某个夜晚,那时他正在做梦。在阿布罗迪的梦里,雅柏菲卡并没有像一个双鱼座圣斗士通常的那样,站在一片美丽的玫瑰花海之中。阿布罗迪看到的,是他死去后一个月的样子--------腐败的身体几乎与泥土同样的颜色,白色的骨头已经从肌肉里脱出,全靠几根肌腱挂着才没有掉下去。阿布罗迪从来就不知道雅柏菲卡是什么人,但这个名字却像冬天的穿堂风一样进到了他的脑子里。那具僵尸带着让人恐惧的平静向他走来,还要清楚地让阿布罗迪看到他正在微笑……

这个梦的后半部分阿布罗迪想不起来了,虽然他又重复做过同样的梦,但每次他醒来时都记不住后半截的内容。倒是带着腐肉的形状端正的头骨上那个清晰无比的笑容,总是能让阿布罗迪能发现新的细节,比如说这个人活着时牙齿很整齐,但下颌骨很纤细,大概吃不了太硬的东西。

而现在,那个笑容从梦中来到了现实,它变成了立在阿布罗迪面前的一扇黑漆漆的门洞。门洞之后是通往地下铁的阶梯。血腥味被楼间风一波一波地送上来,好像特意要会一会双鱼座圣斗士格外敏感的嗅觉。阿布罗迪根本就不需要眼睛去看前面路,台阶梯上、走廊上、月台上、铁轨上,碎成小块的人体残骸正“千姿百态”地躺在地上或贴在墙上。他将要踩着一条红色的路前进,而踩在他脚下的,不仅仅是内脏和骨头。它们曾经组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这些人有家庭、有理想、有的养了宠物,而现在它们看起来和做香肠的材料没区别。

 

够了,你这条蠢鱼,为什么要想那么多?你是个战士,仅此而已。

 

阿布罗迪试着让自己的心硬一些,不过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顺着台阶走入底下那黑暗污浊的空气中时,阿布罗迪为那些变成碎块的人感到难过,但他更为自己难过,因为他必须自己来解决这一切。

快到月台时,终于看到了些光亮。闪烁的光线来自于地下铁站里最后几盏仍然在战斗的灯,时暗时明间,布满鲜血尸块的地面与深沉的黑暗交替着进入视线,让人眩目甚至想呕吐。

“你在吗?”阿布罗迪不是指望地上那些人体碎片的回答,但他此刻真的觉得,那些死无全尸的人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向他吐“是我,双鱼座的阿布罗迪!”

角落里传来一阵轻轻的抽泣声,一个男正背对着阿布罗迪蜷缩在角落里。他全身赤裸,满身的血污倒像一件肮脏的衣服贴在他的身体上。

“是你干的吗?”阿布罗迪走向他时将右手背在身后,右手的食指与拇指间一朵白色的玫瑰正静静地待命。

“对……不……起”男人像一个小姑娘似地哭着“我想控制……我以为……我可以……”

“你尽力了”阿布罗迪轻轻地说,除了难过他并没有同情或是原谅这个人,他只是按照所受的训练试图让对方平静下来“我是来帮你的,没事了,我们走吧。”

“你根本不是来带我走的”男人停止了哭泣“你……你根本就不会说谎……你……”

阿布罗迪拙劣的社交技巧用光了,动手的时候到了。

对方已经转过脸来面对着他了。阿布罗迪记得这个男人的脸以前是怎么样的,健康规正,很长一段时间里阿布罗迪希望自己长成他那个样子------标准阳光少年的样子。但现在,阿布罗迪不知道眼前这个怪物该怎么形容。他的脸完全变形了,长着一层又一层毒瘤似的东西;嘴唇因为极度肿胀的牙床而无法闭拢,牙齿暴露在外面;也许是因为全身无法控制的疼痛,他的眼里透着狂暴。在极不稳定的灯光下,他看起来似乎正在迅速地腐败。

“为什么只有你没事?!”男人的举动开始变得狂野,他一步步逼向阿布罗迪“大家每天都一样的呆在毒花之中,可是你却仍然像河蚌里的珍珠一样干净,你才是那个怪物!”他一边靠近,一边用拳头砸烂身边的地面。

“别逼我伤害你”阿布罗迪向后退去。

“动手呀,让我解脱吧!”他脸上的毒瘤一个个破开,里面粘稠的液体滴了下来,落到地上那些尸块上,很快尸块像被淋了浓硫酸一样融解了。

至少现在阿布罗迪知道这里的人不是被撕碎的,他们是被活活融掉的。

 一种近乎疯狂的想法从阿布罗迪的脑海深处冒来。

 

如果让他把我也融了,他会不感觉好些?

 

但是,当那一口被肿胀的牙床挤得东倒西歪牙齿几乎贴到他脸上时,手里那朵白色的血腥玫瑰却毫无迟疑地飞了出去,正中目标。

没有多余动作,没有另外的痛苦,战斗干净利索地结束了。很快在外面待命的警察就会进来;卫生防疫署的人也会来;圣域外联部和政府相关部门将编造一个天衣无缝的关于恐怖分子袭击的谎言;各大媒体的头条也将会登载这次惨剧,让公众进一步相信这是恐怖分子所为。

 阿布罗迪终于感觉到了空调系统失灵的地铁站里窒息的闷热,倒下男人的话再次回响在他耳边。

“‘河蚌里的珍珠’”他坐到那插着一朵花的尸体旁边“见鬼,你当我想吗?”

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穿着防弹衣戴着防毒面具,荷枪实弹的警察们终于敢冲进来了。

阿布罗迪听到有人在问他“解决了没有”,他没回答,眼前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他失去了意识。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4-15 19:55 |显示全部帖子

我爱这个风格TVT

世界观(?)很有G的味道><~

然后我果然是重口味蕃茄酱爱好者……||||||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9-4-16 16:24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4-17 00:09 |显示全部帖子

借地反映

BO中海岸线3,9/10的連接有點問題?

主頁那的連接

看!厨房座耶! Kitchen.saints.net.cn 以后请叫我厨房座=v=Y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4-17 18:01 |显示全部帖子
谢谢提醒已经改正。我慢慢搬,一下搬了又要快速填坑,我很懒的。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4-19 12:20 |显示全部帖子

几个月以来北部海岸线的上空一直笼罩着一片粉红色的烟云,不论是起风还是下雨,这团东西就是不肯散开。而且它的覆盖面正变得越来越广,从最开始的只有在海边出现,到现在的几乎遮盖了整个海岸线所有的城镇的上空。

没人能找到烟雾产生的原因,虽然有人曾猜测这东西是从附近的化工厂冒出来的。但化工厂早在烟雾出现的第三个星期就关闭,而烟雾仍然存在而且更浓了。它漂荡在城市的各处,落在每一个角落里。烟雾改变了天空的颜色,甚至改变了人们看东西的视角,但它并没有改变糟糕的天气。

世界上有几座花房会建在悬崖上的灯塔旁?北部海岸不是个适合搞园艺的地方,这里天寒地冻气候恶劣,情绪化的大海一年365天几乎有260天巨浪滔天。海岸的岩壁被千百年持续不断的海浪雕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让人想起火灾过后房屋的残椽断壁。

 

迪斯马斯克觉得如果不是那条鱼真的疯了,就是他自己自讨苦吃,否则为什么他要在这种天气里化妆成一个送海鲜外卖的,并且还要爬上风头浪尖上石头灯塔。

阿布罗迪一直没告诉过迪斯他是怎么找到这座有三层楼的灯塔的,而且还“独具匠心”的在它的旁边盖了座玻璃花房。黑色结实的石头灯塔边,依偎着娇小的透明花房,就像煤矿里掉进了一颗钻石,视觉上倒是挺浪漫的。但实际操作上又会如何?

 

阿布罗迪会干泥瓦匠的活儿?我真该带像机来。

 

“阿布罗迪?!”迪斯敲了敲塔楼下厚实的包铁橡木门“你这胖头鱼还活着吗?”

没有人回答。

忍住了一脚把灯塔的大门踹飞的冲动。迪斯转向了花房。

花房的玻璃被海浪溅起飞沫弄湿了,一层层的水痕和海盐让本来透明的玻璃面成了半白色。从外面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绿意昂然。

 

我就这样进去不会被他的魔宫玫瑰给吃了吧?

 

又往里面看了一眼,迪斯没有看到玫瑰特有红色,也没有白色和黑色。迪斯算了算时间,觉得这日子好像不是玫瑰开花的季节。于是他比较小心地进到了花房里。

里面的温度比外面要暖和多了,但潮气不减,有一股植物与泥土混合的特殊味道。迪斯脱掉了自己的厚外套,这时他才想起自己一直夹着个分量不轻的包裹,上面写着“鳕鱼和帝皇蟹”。迪斯把这个蠢透了的包裹和外套一起扔到了地上。他低头看看浅蓝色T恤上那只大笑的红色的卡通螃蟹,觉得现在这样子更傻。

花房里的植物很特别,相对于阿布罗迪来说是很特别-------根本就连一株玫瑰也没有,全是些绝对无害的东西,有胡萝卜和白萝卜、还有甜蕃薯、改良型的矮种苹果树和梨树、甚至还有玉米,一个小水塘建在花房的中心,里面飘着睡莲,一只青蛙正目光呆滞地蹲在睡莲上。每样的植物的中间空隙里,又见缝插针地种着一些鼠尾草之类可以当香料用的矮小植物。最不可思议的是,所有的植物在同一时间成熟了。

 

看来阿布罗迪这段时间里一直在研究立体农业。

 

几只胖胖的母鸡从植物丛里的钻出来,围着迪斯咯咯直叫。显然阿布罗迪在不到60平方米的地方建起了一座神奇农场,就差几头微型小奶牛了。现在迪斯已经复习过了他所知道的全部农业知识,但是他仍然没有找到阿布罗迪。各种各样高高低低的作物,让小小花房里的视野和热带丛林没两样,就算躲进五六个人也不容易被发现。

“阿布罗迪?”迪斯懒得用小宇宙来找他了“你要是没有变成树的话,就回答我。”

“迪斯马斯克吗?”一片玉米突然动起来,有那么一会儿,迪斯以为是玉米在和他说话,但是马上,阿布罗迪就从玉米杆之间冒了出来,然后摔倒在地上。

 “你这该死的鱼!”迪斯立即上前扶起了他,感觉到对方几乎是皮包骨头,不过好在骨头还很硬“你怎么成了这样子?”

阿布罗迪抬起头,他的样子马上让迪斯脑中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叫他“唯美战士”是别人根本不了解他;第二,吃鱼补脑是句屁话。

“我……我好饿……”好不容易阿布罗迪才说出这句话来。

“你……”迪斯松开手,让阿布罗迪又摔回地上“我就不说你了。”

头像被屏蔽

禁止发言

发表于 2009-4-19 13:01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4-19 14:31 |显示全部帖子
很喜欢这文章的那种风格啊!应该怎么说呢,感觉很祥和(我实在找不到适合的词),有点日常生活的平静意味,看了还想回味一下的感觉!
传说中射手座都是崇尚自由的星座,他们都是风的化身,那么,我的两位射手座,你们可以一直守护着我吗? 吾の庭园,忘却の庭园 http://weileida.blog37.fc2.com/ 欢迎大家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4-25 11:40 |显示全部帖子
城区:

ANG="EN-US">下班。垃圾和动物的尸体,依旧每天及时被倒     粉红的粉末并未让城里人们生活改变太多,他们照样忙忙碌碌上班下班。垃圾和动物的尸体,依旧每天及时被倒入背街小巷里的长方形垃圾箱里。平时除了倒垃圾,人们基本上不会到小巷去,肮脏的通道和难闻的气味让人退避三舍。

城区:   &nb 下午ANG="EN-US">4点,垃圾箱边迎来了一位奇怪的访客。它骨瘦如柴,大小与一个成年人相当,任何的活着的生物瘦到它的地步肯定得死掉,但它活着而且相当灵巧。裸露的灰色皮肤像得了兽癣而掉光毛的狗皮,紧紧地粘在它的骨头上。头部如猪鼻蝙蝠,只是没有蝙蝠的大耳朵,这只生物没有耳廓,在耳朵的地方只有两个洞,它像黑猩猩一样行走。它用后腿站起来,前爪在垃圾箱里翻着,它找到一只死猫快乐地放到嘴里咬住,然后接着找。

入背街小巷里的长方形垃圾箱里。平时除了倒

突然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套住了它的脖子,光秃秃的灰色生物发出一声被截断的短促尖叫,它嘴里死猫又掉回了垃圾箱里,然后它被那股透明的力量向后拖去。虽然它拼命地挣扎但是抓住它的力量更强大,它的身体像滑冰一样被拖过整条街道。

城区:   &nb “不是个好习惯”穿着蓝色手术室服的米诺斯,某种程度上比灰色的生物更怪异 “白天出来,还有乱翻垃圾筒,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他动了动手,勒着灰色生物的力量消失了。

sp;  粉红的粉末并未让城 生物跳起来用不满的吼声,向米诺斯抗议。它挥舞着前爪,口水都快喷到对方脸上去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有七个孩子,我也知道食物很难找”米诺斯一边让它冷静下来,一边注意有没人会注意到他这边“可是,你以为我的工作就轻松了吗?我是庭长,实习外科医生”他的手上甚至还戴着一次性像胶手套“以及,食尸鬼监管专员。”

sp;  粉红的粉末并未让城

食尸鬼停了下来,带着点理解又有点不屑的表情,哼了哼鼻子。

下班。垃圾和动物的尸体,依旧每天及时被倒 “虽然正常的时候普通的人类看不到你们,可是显然这座城市现在并不正常”米诺斯向食尸鬼解释“所以,做个黑暗世界的好公民。,这对大家都好。”

食尸鬼挥了下爪子,好像在说“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它向墙角的一片阴影走去。

sp;  粉红的粉末并未让城

“等一下”米诺斯叫住它,扔给它一份香肠三明治“如果医院里有足够的尸体,我不会忘了叫上你的。”

里人们生活改变太多,他们照样忙忙碌碌上班 食尸鬼叼上三明治走入阴影中,然后就消失在了那里,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执法半年来,从来没有被投诉过”米诺斯抬头看着天空中仍然明显的粉红色,不禁皱起了眉头。

下班。垃圾和动物的尸体,依旧每天及时被倒

这些东西减弱了阳光的威力,让黑暗中的生物可以随意到人间活动,出问题是迟早的事。虽然冥斗士从来不干拯救世界、保护人类等等的苦差事,事实上如果有谁干了这档事将会被视为欺师灭祖,被流放驱逐变得连幽灵也不如。但是,一山容不得二虎,如果有另外一股邪恶却非冥界的力量想要改变原来的秩序,冥斗士当然也会毫不犹豫地消灭它们。

下班。垃圾和动物的尸体,依旧每天及时被倒 “是谁害得我每天这么忙,我会把你揪出来的”米诺斯现在变得很严肃“你影响到了冥界高层的公信度。”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5-6 18:45 |显示全部帖子

海岸灯塔里:

ANG="EN-US"> 

灯塔起居室的壁炉里,火焰缓缓的舞动着,吊锅里的汤鼓着泡。迪斯对灯塔了解不多,他一直主观地认为灯塔应该是又窄又挤,而且接满蜘蛛网,偶尔还有迷路的鬼魂来逛逛的地方。虽然他很清楚,他的这种认识来源于他对地下家族式墓室的迷恋。阿布罗狄的小灯塔确实比地下墓室好太多了,有点湿,有点乱,但确实不像鬼魂出没的地方。起居家室就和普通的居家房间一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有医疗和急救设备,甚至还有几样小装饰品。

“我知道你的感觉神经一直不敏感”迪斯把体温计从阿布罗迪嘴里拿出来,他之前有点担心阿布罗迪会把体温计给咬住不放“可是你已经烧到ANG="EN-US">39度了。”

阿布罗迪的头发乱七八糟的,把脸遮了个严实,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全是泥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样式。把他放到靠椅上,还空出来不少地方,这可不像是身高ANG="EN-US">180CM以上的北欧男人该有的体格。迪斯不知道他这种状态多久了,因为到目前为止,迪斯有快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了。

ANG="EN-US"> 

可能阿布罗迪把自己在花房里困得太久了,让某些植物的苞子寄生进了大脑。现在他已经开变异了,马上他就要变成一株可以无限生长的食人植物了。

ANG="EN-US"> 

迪斯佩服自己丰富的想象力。

ANG="EN-US"> 

“你犯事了?”阿布罗迪声音含糊却肯定,似乎要证明发烧对他的思考能力并无防碍 “你ANG="EN-US">……有点心虚ANG="EN-US">……

“你发现了”迪斯冷笑着“你花房里的一只鸡正在锅子里炖着呢。”

“不!是那个灰色带棕点的吗?”阿布罗迪突然跳起来,一点也不缺乏力量地叫道“那是‘安娜’,最好的一只母鸡。”

“你看到我拔鸡毛了吗?被我熟掉的是一条倒霉的鳕鱼,我带来的”迪斯这回觉得阿布罗迪大概真的病了“就是用了一些你花房里的萝卜和土豆。你的那些鸡长得比你壮多了,我可舍不得杀它们ANG="EN-US">……我记得你喜欢鱼腥味儿,所以没扔什么香料进去。”

“你犯了比杀掉我的母鸡更严重的事”阿布罗迪扒开了前额的头发,露出一只目光严肃的眼睛。

“呃ANG="EN-US">~~~”迪斯很僵硬地笑着“你知道……你知道我的工作一直是很‘脏’的。可是只要是上边的命令,我执行起来绝对毫不犹豫,别人怎么说我倒无所谓……反正”

“说关键的”阿布罗迪预感到迪斯现在的问题,比自己这一年来过的日子还要糟,也许更差“你今天特别含蓄,肯定麻烦大了。”

“基本上现在别人认为,我杀了一个17岁的女孩和她三个半月的婴儿”迪斯盯着炉子说,炉火变得特别旺,就像对迪斯怒目而视一般“她们是普通人,和圣域,和我们的世界没有任何瓜葛,也没有谁命令我。。。。。。可我真的什么也没对她们做!”

“没有人相信你。。。。。。”阿布罗迪能够猜到其他人会用怎么样的眼神去看迪斯,还有迪斯现在的心境“你不在乎杀人,可是受不了冤枉。”

“你是条在‘心海’里游泳的鱼”迪斯现在终于可以放心转过头来看自己的战友了“我平时恐怕是这种活干太多了,他们都以为我想用那对母子的皮当挂毯呢,压力太大了,我需要先找个地方呆一阵子。”

“你怎么弄死她们的?”阿布罗迪又变得晕沉沉得,他感兴趣的那一部分已经过去了。

     “我现在不想说,而且你也不会听。你只对与你自己有关的东西感兴趣,不是吗?”迪斯走近阿布罗迪,伸手拔开了双鱼座脸上那英国古典牧羊犬毛发般的刘海“我说,阿布罗迪,你是不是该刮胡子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79072 秒, 21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