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查看: 31445|回复: 51
go

[LC]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3 21:57 |显示全部帖子

茫茫夜色中,由远及近传来整齐划一的马蹄声,金色涂装的马车平稳的在青石板路上驶过,渐渐远行。

灯火通明的宏伟建筑外,停着这座王城里近乎全部上层阶级府邸的马车。容克斯熟练的勒住撕疆,马车缓缓停下,他利落的跳下来整整衣摆走到车门前,一手反捏了马鞭倒背身后,一手维持着拉开车门的姿势平举着,垂首而立,“大人,小姐,会场到了。”

“辛苦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沉稳几分温和以及若有似无的一点慵懒,同时探出半个身子,走下马车时礼节性的扶着容克斯的手臂,然后退开一步面向马车举起手,用调侃多于尊敬的口吻招呼,“下来吧,公主殿下。”

少女探出头来,一双翡翠般的灵动眼眸闪烁着纯真且聪慧的光芒,在夜色中更显璀璨,淡紫罗兰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直垂腰际,覆着轻薄的纯色头纱,她握住递到面前的手,提起纷繁厚重的裙摆走下马车。拖地的长裙委实不便利,尽管已经尽量小心,还是绊住,小小的往前冲了下,正好被男人带到怀里扶住,“小心。”

“好麻烦……”萨莎皱皱鼻子,抓着希绪弗斯的胳膊站直抬起头期待的看他,“我们已经来过了,可以了吧?回去吧?”

“小姐,你还没有进会场啊。”希绪弗斯宠溺的笑着,安慰似的拍拍她的手,挽在自己臂弯里,“只是一次例行舞会,就当是来玩的,放轻松。”

“说的简单,是谁看着我背了两个星期的交际礼仪嘛……”萨莎用羽毛扇子挡住不甘不愿嘟起来的嘴,她环视四周,见零零散散步下马车的多是同样华丽装束的男女,也就对自己这身繁琐的衣裙稍微安下心。她想起什么,又抬起头来看身边的男人,明明只是简单的深色礼服搭配着雪白衬衣,穿在他身上却意外的优雅,站在这富丽堂皇的会场入口前也毫不突窘,金色面具相当默契的贴合着脸庞,只露出始终挑着微笑的薄唇和英气的下巴。

没什么好担心的,希绪弗斯在这里嘛。

萨莎轻轻喘了口气,扶了扶脸上的面具,双手挽住他的胳膊,语调回复平日的活泼,“走吧。十五步左右有台阶,三层,上面是地毯。我预计大概要绊到三次,你要负责抓住我。”

希绪弗斯微偏着头听她说话,末了故作恭敬的答,“遵命,公主殿下。”他带着萨莎熟练的走向会场入口,无论是上台阶还是等待侍者为他们开门引路甚至签下龙飞凤舞的花体字母,都丝毫看不出与常人有任何不同,然而还是有些人为他们让路,殷勤的问好。

萨莎学着印象中瑟拉斐娜小姐的样子得体的回礼,大厅中正演奏着一支有些欢快的舞曲,连带着她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轻快起来,作为正式踏入社交界的第一次舞会,这样的开场似乎不错。


正暗自有些得意,几分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姐,可以请您跳支舞吗?”萨莎心里一惊,回头去看,米诺斯公爵那显眼的银发正垂在眼前,随着动作轻微晃动,带起异色流光。她紧张之下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回答,下意识的往希绪弗斯身后缩,米诺斯却像见到可心的小动物一般玩心大起,逼紧一步,“在下很是期盼您的回答,美丽的小姐。”

他朝着萨莎如瀑的长发伸出手,半路却被不轻不重的捏住,希绪弗斯加深了几分笑意,“公爵大人,您吓到这位小淑女了。”

“哎呀哎呀,原来是亲王大人啊。”米诺斯装模作样的语气并不叫人反感,相反倒是察觉的出他并无恶意,大概只是寻个开心的无聊人,“这么说,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真是唐突了,罪过罪过。”

“哪里的话,公爵大人过谦了。”希绪弗斯暗自使劲把萨莎带到身前,“小姐,米诺斯公爵请您跳舞,不要失礼。”

萨莎有些埋怨的回头看他,意外的发现希绪弗斯的微笑明显是那种看好戏的神情,她牙一咬眼一闭,僵硬的把手伸出去,“我的荣幸,公爵大人。”

四周响起高高低低的善意笑声,萨莎睁开眼,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已经被隐藏在各个角落的亲王公爵将军们围观了,马尼戈特最是不客气的抱着肚子大笑,绕是平日冷静古板的笛捷尔也一边抿着果酒一边微笑,雅柏菲卡走出来牵住她伸出的手以解她尴尬,却也忍俊不禁的调侃,“小姐,米诺斯不会吃了您的,不要用这种慷慨就义的神情吧。”

“希绪弗斯!”萨莎忍住跺脚的冲动,回过头来瞪着希绪弗斯,“你早就知道!”

“我只是闻到公爵身上的玫瑰香。”希绪弗斯摸了摸下巴,意犹未尽似的,“如果米诺斯公爵明明和雅柏菲卡将军在一起还会特意过来捉弄人的话,那只能说明,更无聊的是另有其人吧。比如说我们的掌玺大臣阿释密达勋爵。”——众人的视线滑过去,而那位始作俑者只是不痛不痒的朝这边举了下杯,继续与白礼大公交谈。

稀疏的几下击掌声响起,“不愧是希绪弗斯亲王。”艾亚哥斯公爵叫过隔了条走道的侍者,拿起一杯威士忌,“敢拿未来的女王殿下做赌注,佩服。”

“过奖。”希绪弗斯颔首,并不理会捧着酒水的侍者,倒是萨莎一时也忘了还在跟希绪弗斯闹脾气,自然的选了杯颜色醇正的红酒,挽住希绪弗斯的胳膊递到他手里。希绪弗斯接过酒杯端端正正的举在胸前,等着其他人纷纷与他轻碰杯沿,才放到嘴边轻抿了一口,“各位还是自己去找乐子吧,小姐的第一支舞,可是我从她出生起便预约了的。”

众人调笑几句纷纷散开,米诺斯在与雅柏菲卡并肩离开前犹自不死心的问,“美丽的公主殿下,您真的不考虑换一位更年轻更英俊的舞伴吗?”

萨莎眼睛一转故作懵懂的甜甜笑开,却不是对着米诺斯,“那么,雅柏菲卡将军要请我跳舞吗?”然后她目睹了米诺斯公爵以神乎其技的敏捷迅速抓着雅柏菲卡消失在人群中,抓着希绪弗斯的胳膊笑得乐不可支。


这时新一支曲子的前奏响起,伴着轻快的伦巴舞曲,希绪弗斯抽出被萨莎挽着的胳膊,转到她面前微微欠身,伸出自己的右手,故意压低几分的声音充斥着蛊惑人心的魅力,“殿下,可以请您跳舞吗?”

萨莎眨眨眼睛,细嫩的小手搭在希绪弗斯温暖的手掌里,“我的荣幸,先生。”

他们合着音乐在大厅一角翩翩起舞,萨莎年轻美丽无限活力的曼妙身姿在希绪弗斯旗帜一般挺拔的背影映衬下更凸显出女性的柔美婀娜,她的舞步娴熟且轻灵,在希绪弗斯的带领下配合得天衣无缝。很快附近一对对起舞的男女纷纷停下,观赏,并发出由衷的赞叹,希绪弗斯已有几年未参加这种大型舞会,而萨莎则是第一次踏足社交圈,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无可言喻的默契。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旋转,当他们停下来时,周围响起一片赞许的掌声,萨莎微微喘息着提了裙摆向四周致谢,然后挽着希绪弗斯向休息区走去。

牵着希绪弗斯的手让他触到沙发靠背,萨莎小声问,“我没有踩到你吧?不过我踩到了自己的裙子,希绪弗斯你好厉害居然都不会踩到!”

“没有。”希绪弗斯笑着拍拍她的头,“表现的很好,我想马上就会有绅士来邀舞了,我美丽的小公主。”

像是验证他的话永远是真理一般,史昂毛色鲜亮的脑袋从两人之间探进来,“这位大叔,可以请你女儿跳舞吗?”

希绪弗斯抬手拍开他的头,“你不是只会跳女步么,萨莎,还记得男步的跳法吗?”

“当然。”萨莎豪气干云的站起身,向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史昂伸出右手,“大公家的史昂公主,可以请您跳舞吗?”

“喂!”史昂理所当然的被这一对恶魔伪父女涮了,只得牵了萨莎的手尽快把她带离传染源,希绪弗斯听他们走远,放松的靠在沙发里,面具摘下来放在一边,透过微微有些散乱的金棕色额发隐约可以看到他始终紧闭的眼睛与触目惊心的伤痕。


“哟,怎么落单了,你的小公主呢,年轻人。”白礼大公端着酒杯走过来坐到他身边,看来喝了不少已有几分微醺。

“请您家的长公主跳舞去了,放心,萨莎是好孩子。”希绪弗斯没大没小的开着玩笑,他回身趴在沙发背上,叫住路过的侍者,摊开掌心,“麻烦给我一杯威士忌。”

“香槟。”白礼纠正他,顺便自作主张的塞了一杯在他手里便遣走侍者,“小孩子喝什么烈酒,不像话。”

“大人……”希绪弗斯哭笑不得,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刚刚被史昂称呼过大叔,“我已经离小孩子这个名词太远了吧。”

“嗯?在我跟前也敢卖老么?”白礼故作横眉立目的戳戳他眉心,“你就是活到我这个年纪,在我跟前也是小鬼。”

“是是。”希绪弗斯见风使舵,乖巧的应着,“在白礼大人跟前,我自然永远是个学生。”他轻晃着酒杯,不着痕迹的带开话题,“让叶呢?被哪家的小伙子请走了?”

“那鬼丫头,”白礼摇了摇头,见过世间万物的睿智眼眸带着无限温柔与宠溺,“根本就是冲着自助餐来的,除了跟史昂跳过开场曲后就没离开餐桌。”

“这可不行啊,大公。”希绪弗斯笑着凑近白礼,“做父亲的,要把女儿带上最美丽的舞台,让她成为最耀眼的焦点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3 22:02 |显示全部帖子
呃……他那身子就跟旗杆一样么?……我开始脑补萨沙公主轻巧地绕着一根电线杆子跳舞了……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烈士

发表于 2009-6-3 22:28 |显示全部帖子
QUOTE:
以下是引用水中萍在2009-6-3 22:02:43的发言:
呃……他那身子就跟旗杆一样么?……我开始脑补萨沙公主轻巧地绕着一根电线杆子跳舞了……

为什么这么一说我脑袋里浮现的是……钢管舞/-\

鸡摸啊!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6-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OTL......我回来了................

长翅膀的马啊我错了我再也不试图以各种形式打熙德的主意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4 21:32 |显示全部帖子

 

白礼自信满满的与希绪弗斯碰杯,“我家女儿的舞台,可不是在这里。”他看向阳台上最为耀眼的女孩——金色的长发简单的扎了马尾,一袭鲜亮的红色晚装越发修饰出亭亭玉立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同色的面具简单明快,左侧眼角有一排黑亮的钻石装饰灼灼生辉,上臂的纹身更添几分性感,裙摆将将及地,大概是为了掩饰那双与舞会格格不入的骑兵马靴,正百无聊赖的举着盘子时不时捏颗樱桃丢到嘴里。白礼回过头来,发现希绪弗斯也正面向阳台的方向,“不去请她跳舞吗,年轻人。”

希绪弗斯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沙发边沿,“有心无胆,在下怎敢专美于您前。”

白礼哈哈大笑着着站起身,随手把酒杯交给侍者,走到阳台上沉着声音唤道,“让叶。”

“在。”让叶光速扔下盘子抹抹嘴,鞋跟一磕站的笔直,端端正正一个军礼。

白礼转头就走,知道让叶会跟上来,一直走进舞池,他才停下,转身,朝让叶伸出手,“不介意陪老头子跳支舞吧。”

让叶先是紧张继而惊讶最终难得的红了脸颊,局促的把手搭上白礼的肩膀,声音带着几分兴奋的颤抖,“非常荣幸!”他们随着华尔兹轻慢的音乐挪着步子,让叶始终平视着白礼的肩膀,并不敢想象自那双深邃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这时头顶传来平日绝不会在办公室里听到的低沉温柔的声音,“你是这里最漂亮的公主,让叶。”

不远处,一群甚少有机会参加上流舞会的年轻人慈悲的围观耶人少校蹲角落画圈中……


听得一曲终了,希绪弗斯整整衣襟坐正,面具重又扣回脸上,叫过侍者拿了杯苏打水,等着史昂把萨莎送回来。

“累死了累死了。”一走到沙发边,萨莎便不顾形象的歪到希绪弗斯身上,小猫一样舔着递到嘴边的饮料,嘟着嘴告状,“史昂不肯跳女步,他还一个劲的让我转圈。头都晕了。”

“一会我教训他。”希绪弗斯随口应着,“饿了么,阳台有吃的。”

萨莎点点头,“你想吃什么?我一起拿过来。”

“我不饿,让史昂陪你去吧。”他用手指梳理着萨莎的长发,“头纱呢?”

萨莎吐吐舌头,把团在手心里的头纱塞给希绪弗斯,“掉了,我不会戴。”

“你给我我也不会啊。”希绪弗斯摇摇头,摸索着边沿在自己膝盖上展开,又来回折了几次,覆在萨莎纤细的手腕上绕两圈打了个结,“先这样吧,一会看见瑟拉斐娜小姐的话让她帮你戴。”

萨莎站起来甩甩手臂,轻薄的织物随着动作飘舞,带出几分随意潇洒,她若有所思的盯了会希绪弗斯,肯定的下结论,“希绪弗斯你以前一定很会讨女孩子欢心,花心萝卜!”

希绪弗斯忍俊不禁,“怎么是以前,明明我现在也宝刀未老。”

萨莎俯身戳他胸口,一字一顿,“我?会?告?诉?艾?尔?熙?德?的。”随后跳着轻快的步子扬长而去。


希绪弗斯笑着去拿矮几上的酒杯,殊不知刚刚史昂怕被萨莎碰掉给挪了地方,他手伸出去落了空,向四周试探几分也没有碰到,皱了皱眉又立刻故作无事的收回手,这时一只大手搭上他肩膀,“少喝点酒吧。”

“怎么连你也这么啰嗦了,哈斯加特。”希绪弗斯往沙发的一侧靠了靠,听动静就知道这群家伙又是一帮一伙的行动,“你家赛琳莎呢?”

“喂喂,你有点人性好不好,就算老少通吃也别把主意打到同僚家的女儿身上吧。”马尼戈特斜倚着沙发靠背,不停的往嘴里丢花生米。

“我不过随口问问嘛。”他若有所思的面向马尼戈特,“说起来你怎么在这,没有陪赛奇先生跳舞?”

马尼戈特差点被花生米噎死,咳了半晌才缓过气来,看妖怪似的盯着希绪弗斯,“你确定你神智正常么?”

希绪弗斯耸肩,没事人一样转回头去,“真是不贴心的小孩,这种时候应该打扮成漂亮的小公主给爸爸撑面子嘛。”然后他灵巧的偏头躲过一把暴雨梨花花生米。

“不要浪费粮食。”笛捷尔扫过来一眼,平板的叙述语气十足像念法律条文,然后他转过头去看另一边,用同样的语气开口,“也不要用粮食做情趣用品用于调情。”

正拆着鸡翅骨头的德弗特洛斯朝他呲了呲牙,继续用叉子戳上香嫩多汁的鸡肉,然后放到阿释密达手里。阿释密达不慌不忙的咬上一口,清清嗓子道,“粮食是指烹饪食品中,作为主食的各种植物种子总称,也可概括称为“谷物”。粮食基本是属于禾本科植物,所含营养物质主要为醣类,主要是淀粉,其次是蛋白质。鉴于我现在吃的是以蛋白质和脂肪为主要成分的肉用家禽类,故可裁定指控不成立。”


卡路狄亚手疾眼快堵上笛捷尔仍要继续辩论的嘴,“你还不去请你的梦中情人跳舞?快去吧快去吧拜托你了。”

“哦,谢谢提醒。”笛捷尔礼貌的点点头站起来走了,卡路狄亚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在众人的捶桌哄笑中,笛捷尔又走了回来,身后远远跟着挽着尤尼提胳膊笑容如春日阳光一般的瑟拉斐娜小姐。他走到希绪弗斯身边按着他左臂手肘,一本正经的问,“卡路狄亚口中的我的梦中情人问她的梦中情人愿不愿意请她跳支舞。”

无视众人“你丫果然大小通吃!”的鄙视以及“我们真的会告诉艾尔熙德!”的恐吓,希绪弗斯优雅起身,由笛捷尔引着绕过散乱的座位,极为绅士的征得尤尼提的同意,挽着瑟拉斐娜小姐步入舞池。

“那个家伙强在哪了!”卡路狄亚愤愤不平,“脸长的也不好看,头发又奇奇怪怪的,咬文嚼字的小家子气……”发现被众人惊讶的围观,他一甩头不屑道,“干吗?有意见啊!”

“没。”马尼戈特摇头,“只是没想到你今天胆子这么大。”

卡路狄亚顺着他手指看到舞池里和瑟拉斐娜小姐相拥漫步的希绪弗斯,狠狠打了个寒战,“我是说那个尤尼提!”

“哦~~”众人看看远处低声交谈的二人,恍然大悟,异口同声的说,“至少他认识的字比你多。”


“亲王大人已经很久不在社交圈露面了呢。”瑟拉斐娜小姐璀璨的笑容始终是无可比拟的神话,“可真伤淑女们的心。”

“家里孩子大了,身不由己啊。”希绪弗斯故作一派成熟沧桑,与他仅仅三十出头的年纪大大的不兼容。

瑟拉斐娜小姐低低的笑出声,“可是笑话我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在下惶恐。”希绪弗斯也笑,“瑟拉斐娜小姐的玩笑可要谨慎,莫让我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能邀得亲王大人共舞一曲,怕我才是成了公愤吧。待会要让我弟弟好好谢谢笛捷尔,只要卡路狄亚勋爵不介意。”

“我想,”希绪弗斯故意把重音咬得古怪,“是只怕卡路狄亚不介意吧。”

一曲终了,他们走到舞池边缘,希绪弗斯站定,彬彬有礼的左手背到身后,右手横在上腹,微微鞠躬致谢,“实在抱歉,不方便送您回去。”

瑟拉斐娜提了裙摆回礼,“您多虑了。保重身体。”随后走向已等候多时的护花使者,“怎样,你姐姐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吧。”

尤尼提朝笛捷尔点点头,挽着瑟拉斐娜离开,隐隐传来他头疼的声音,“是啊是啊,您只要小心不要被亲王的爱慕者报复就可以了。”


笛捷尔摇头笑笑,也去把那个仍一派潇洒站在原地的旗帜领回座位,结果他自己却因为休息区光线昏暗,差点被阿释密达的盲杖绊到。“喂,收起来吧,你又不需要用到。或者借给这个找不到路回来的家伙。”

“谁说用不到。”阿释密达双手交握支在膝盖上,“它的作用就是让人知道我是个瞎子。”

“于是说我们招谁惹谁了?一个生怕别人知道,一个生怕别人不知道。”史昂总结性发言,“可真是灾难。”

希绪弗斯听到他声音一愣,“萨莎呢?”

“在阳台遇到那个叫天马的准将,跑掉了。”史昂满不在乎的摊手,“放心,萨莎是好孩子。然后童虎说他用人格担保天马也是好孩子。”

“嗯哼,童虎的人格值几块钱?”

“最起码比你值钱。”众人再次异口同声。

[TBC]


(耶人又被我降职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4 21:35 |显示全部帖子

又要开始重新排版生涯了么囧……怪了之前word直接贴过来+清除格式就可以的啊抱头

不管了先这样……明天答辩回来我再排……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4 21:39 |显示全部帖子

于是这社交圈的气场就是装模作样王道啊!!!

艾亚家姑娘快伴着斗牛士之歌豪情万丈地冲进来~~~~~~~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4 22:51 |显示全部帖子

你先用记事本倒一下就好了摸……WORD就是乱码……

 

于是旗杆子……旗杆子……旗杆子……爬走……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6-4 23:08 |显示全部帖子

(捂脸)熙德啊快来吧………………快把那谁谁捡回去………………

 

阿释好萌OTLLL……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6-5 12:54 |显示全部帖子

萨沙姑娘好萌捂脸><

熙德你快出来快出来~

目光凝,看遍凡尘夜空幻 心如箭,穿透末日的那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182362 秒, 2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