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楼主: 南弓
go

[LC]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5 17:28 |显示全部帖子
我开始想熙德出来得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了……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6-5 18:27 |显示全部帖子
我要熙德!举双手双脚要看熙德啊啊啊啊!!!!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8 00:31 |显示全部帖子

 

(熙德是低调的好孩子……才不像某人那么装腔作势……)

 

 

平日各自忙碌的好友难得聚到一起闲聊,从合约说到领土,从经济改革说到律法修订,三天之后笛捷尔要送瑟拉斐娜小姐回领地,一来一往总要少半个月,也算是为他践行。酒过三巡尽了兴,希绪弗斯小声问过时间,“我去找找萨莎。”


“我去吧。”史昂也站起来,“在花园了。”


希绪弗斯一歪头,“一起。我连见见那个叫天马的孩子。”史昂没辙,只得扶了他手肘带他出去,阿释密达在一旁直念佛号,“又一无知少年要遭毒手。”


萨莎正和天马坐在花园里一棵大树下面说话,远远的看到希绪弗斯来寻她,跳起来跑过去抓住他双手,“你怎么出来了。”


希绪弗斯掸下她衣服上的草叶,“该回去了,去和你的朋友道别。”


有着棕红色眼睛的年轻人突然在身边挺大声的叫,“你是希绪弗斯!”


难得被朋友以外的人直呼了名字,希绪弗斯却并不感意外,只是朝声音的方向伸出手,“对,我是希绪弗斯,萨莎小姐的代理监护人。阁下是?”


“诶……?我,我是天马。”年轻人这才想起礼貌这种东西,抓抓头发握住希绪弗斯的手,“我在课本上看到过你!谢尔德据点战役和索托之脊的合约!还有收复阿夏尔盆地的赌注——啊!”


随着天马的抱头惨叫,史昂收回一巴掌拍在他后脑的手,甩了甩,挺无辜的说,“有蚊子。”然后他点着天马的头数落,“童虎带了你三年也不见你记得他打过的一战一仗,倒跑这崇拜个闲人来了,不知道书本上的东西都不靠谱么。”


天马吐吐舌头,小声道,“师娘教训的是。”惹得史昂又一巴掌拍下去。


希绪弗斯不紧不慢的笑,“没记错的话,阁下和耶人少校是同期?”


“诶,你认识耶人啊?”


“耳闻而已。”希绪弗斯一面心说让叶那有点风吹草动白礼大公都能召集一次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一面与天马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对方仍是少年心性的半大孩子,他也乐得不必使用外交辞令。交谈了一会,希绪弗斯察觉到萨莎在身边缩了缩肩膀,探出手去贴在她露在外面的肩膀上,“冷了?回去吧。”


萨莎点点头,又凑到天马跟前嘀嘀咕咕说了什么,才回到希绪弗斯身边,恶作剧似的冲天马行了个标准宫廷礼,“天马阁下,少陪,期待下次再会。”希绪弗斯朝天马点头示意,“先告辞了。”



花园的小路有些崎岖,他们走的不快,远远的仍能听到萨莎软软的声音,讲着天马说给她听的趣事。他们没有再回会场,萨莎披着希绪弗斯的外套钻进马车,麻利的在座位上多垫了一层软垫,等着希绪弗斯上来引他坐下。史昂嘱咐了容克斯几句,转到希绪弗斯那边车窗,“我回去告诉他们一声。”他歪了歪头,朝萨莎笑笑,“小姐好好休息。”


伴着几声低低的嘶鸣,马车缓缓前行,再次投入暮色中。


回到王宫,希绪弗斯执意要把她送进去,萨莎拗不过他也只得跟着下了马车,一路走上不算短的台阶。门口早有女官候着,道过晚安,希绪弗斯亲耳听着她们把小姑娘送上楼,才整了整挂在臂弯里的外套走出去,扶着栏杆步下台阶。


马车再次行进起来时,清冷的晚风掀起绒布窗帘,希绪弗斯靠在座椅里用力揉着抽疼的太阳穴。整个晚上都紧绷着神经着实不轻松,光是在与别人交谈的同时记忆走了几步路转了多少度的方向就足够他打醒十二万分精神,即使知道那些过命交情的朋友随时愿意伸出手来扶他一把,这个习惯还是无论如何也改不掉的。


几声犬吠在宁静的深夜里格外引人注意,希绪弗斯一震,放下手靠近车窗凝神听着,“容克斯,停下。”


他自马车上下来,几条猎豹一般迅捷的猎犬从四周猛扑上来,到了近前突然减速,其中一条脖子上挂了赤金铭牌的纯色德国牧羊犬抽着鼻子绕着希绪弗斯小腿团团转圈,喉咙里发出呜咽声。希绪弗斯俯身揉猎犬的脖子,听着马蹄声在身边停下,他抬起头迎着月色笑得一派无辜,“就算我回来晚了,也不用放Vongola出来逮吧,我又不是兔子。熙德。”


一身利落骑装的艾尔熙德坐在马上看了他一会,翻身下来,从车厢里拿出希绪弗斯的外套,希绪弗斯接过来不紧不慢的穿着,艾尔熙德修长有力的手指隔着手套按压他的太阳穴和后脑,“怎么累成这样。”


“人多。”希绪弗斯按住艾尔熙德的手,“今天收获如何?”


“明天看看餐桌就知道了。”艾尔熙德抽出手来推他肩膀,“上车,回去了。”


“容克斯,你回去吧。”希绪弗斯生了根似的站在原地不动,笑容可掬的朝马夫挥挥手,待马蹄声走远,才揽住艾尔熙德肩膀,全然不顾对方的低气压硬拽过他手里的缰绳,“回家了。”



“这是什么?”

“枪。”

“这个呢?”

“匕首。”

“这个?”

“扣子。”

 

【动画乱入:】


 

艾尔熙德一手捉着缰绳,一手扣住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再里面就是我本人了,希绪弗斯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不信。”希绪弗斯笃定不疑的吐出一个单词,感觉艾尔熙德很用力的咽了口口水,他笑着把下巴搭在艾尔熙德肩上蹭他的脖子,“好了我不闹你了,乖。”


艾尔熙德很认真的考虑谋杀亲王的罪名有多重,能轻易捏断一匹野狼喉咙的手摁上希绪弗斯因为汗湿又吹了风而微凉的脖颈,终究也只是逆着他的头发故意乱揉一通。


连自己都不信的谎话,就别想去吓唬别人了。


进入亲王府邸,他们下了马,艾尔熙德呼喝两声,训练有素的猎犬们先是一字排开原地坐下,得到下一步指令后才安静的走进花园深处。他回身看着懒洋洋靠着粗壮树干的希绪弗斯,扯下手套小心把握着力度按压他的额头和眼眶周围,“医生说过不让你骑马。”


希绪弗斯多少有些心虚的笑,“一次两次不要紧。”


“反正疼的是你不是我。”艾尔熙德皱皱眉,手上多用了几分力。


“真的?”希绪弗斯带笑的声音响起,拖着艾尔熙德手臂抵住他额头,“那就好。”


夜风扫过衣摆瑟瑟作响,霜色的月光遍布庭院,随着彼此的呼吸胶着在一起,他们在树荫下接吻,唇瓣契合,肌肤相贴,新冒头的一点点胡渣相互磨蹭,熟悉的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大概每天都会有的亲吻,并不激烈,却足够美好。

 

 

[TBC]

 

(困了……睡觉去……我保证 1这个熙德是活的 2这个希殿是活的 3这次是HEEEEEEEE……)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6-8 09:16 |显示全部帖子
我想问这次你用谁的人格保证。。。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8 09:53 |显示全部帖子
大概又是用废物点心的人格保证的……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8 15:39 |显示全部帖子

原来跳个舞都会有SE的“可能性”的

 

T T

如此思念你们 [IMG]http://img208.poco.cn/mypoco/myphoto/20110714/00/5638839220110714005317090.jpg[/IMG]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8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我就那么一说……

这次我用史昂的人格担保!!再不行就上雅柏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8 18:30 |显示全部帖子
是说史昂加雅柏等于笛捷尔?……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6-8 19:39 |显示全部帖子
我都开始认真考虑这文要SE的话有何种可能性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6-8 20:18 |显示全部帖子
要么……你用老大的人格担保?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15405 秒, 2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