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游客  请先 登录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经济菜园 论坛 ∵∴蔬菜仓库∴∵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楼主: 南弓
go

[LC] [希熙]宫廷剪影 (我又勤劳的搞死他一次哦耶~)

Rank: 3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09-6-17 18:34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肉……失望中……

看什么看,没看到过喜欢光明正大窥的波斯螃蟹啊! 不过包子还是包豆沙枣泥的好吃啊,做只吃素的螃蟹真难……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17 18:49 |显示全部帖子

水就水了你看哪家菜园子是干的~~排柿子~~~

 

于是说人活百岁终有一死写追悼会怎么了……我会亲自写祭文的,现在就差他死了……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6-18 12:29 |显示全部帖子

………………于是他可以改名叫东风君=v=?

 

好嘛,只要萍萍你不写血书我绝对大力支持你………………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18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血书也不怕……我忽然想写辛勤的园丁版废物点心……

风中柳絮水中萍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菜园总受

发表于 2009-6-21 19:12 |显示全部帖子
菜农比园丁好…相信我
向日葵的花语是……不要抢我的瓜子……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28 01:37 |显示全部帖子

 

【不反白了,不怕(某些人)死的自取~】

 

 

战火燎原,铁骑四踏。


萨莎被宽大的披风兜头罩住,疲惫的靠在坚实的怀抱中颠沛流离,透过素白锦缎隐约知道外面打杀声一片,火枪四射剑影乱舞,怒吼与哀嚎响彻天地。远不足成年的少女徒劳睁着一双翠色大眼微微发抖,似梦似醒的混沌间,一面有个冷然的声音在怒斥她的无能,一面又有个绝望的声音在哭诉她的屈辱,残存的意志几乎要被撕裂。


头被圧低,脸颊抵着熟悉的肩膀,修长手指隔着轻薄的布料从头顶摩挲到脊背,指尖生着厚厚的硬茧,触感让人安心。那只手轻轻拍打,像哄着即将入睡的婴儿一般,略微暗哑的温朗嗓音低声唤着,“不怕,萨莎。不怕。”


那声音轻缓的似是阵风,却掩去了充耳可闻的所有杀戮之声。


恍惚间,一具尸体从高空坠下,落在少女眼前,染满鲜血的手掌仍是持剑的姿势,僵硬的摔在地上,四溅的血珠污了自欺欺人的一片纯白。萨莎半张着樱唇,却连声尖叫都发不出,突然眼前一花,那似水墨画一般渲染的赤红自突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留余地的墨黑。


“别看。”那声音依旧温柔,更是刚硬。


本来颠簸的马车不见了,周围是被流箭引燃的房屋,他们蹲坐在原本整洁干净的街道中间,听着四周兵荒马乱处处危机。


“切,就知道你这家伙命大。”


平日吊儿郎当的声音依旧肆意调侃,却带着声嘶力竭的虚弱。萨莎猛地扯下遮在眼睛上的手,回身去看,马尼戈特满身浴血,右腿染透了腥红,拄着长剑跌跌撞撞的走近,却只是擦身而过继续前行。萨莎被扶起来,伸出手拽他,细嫩的手指扑了空,只有温度过高的空气灼烫了手心。


“前面的路开了。”马尼戈特站住,转过头来痞痞一笑,“丫头,好好跟着这个逃命专家,五年,不,三年以后,我在这里看你登基。”他用提剑的右手竖起拇指,比比挂在胸前微微跳动的赤金族徽,“和老头子,和那群家伙一起。”


随后,他猛的拔出剑来,剑鞘干脆利落的甩在地上,不顾伤痛纵身冲向红与黑交织的深渊。


“不要……”萨莎颤抖着双唇,艰涩的挤出哭喊,“不要!马尼戈特!回来啊!希绪弗斯,阻止他……求你……”她脱力的身体几乎再次要跪下来,却被一双大手稳稳托住,拿捏精准的力量带着她向前疾走。


“看前面,萨莎,不准回头。”


他们向前奔跑,有耀眼的光线穿透厚重战火烟幕,巨大的门敞开着细小的缝隙,一线生机。


希绪弗斯突然停下,将萨莎护在身后,阴影中显出追兵的身影,箭刃与枪口反射着青白的锋芒。希绪弗斯挑起唇角冷笑,稍微偏了下头,继而电光火石间完成拔枪射击装弹并搂着萨莎隐身到断壁残垣的掩体之后。因为误差肩膀和脊背狠狠撞到坚硬的石砖,细碎的呻吟不及出口便咽回喉咙里,握枪的手再次稳定的端在胸前。


在他再次举枪射击的同时,伏兵阵营中在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同时响起惨叫,其中一端愈演愈烈,一些杀戮者退缩了重新隐到浓重的阴影中,另一些则在摧金断铁的斩击下四分五裂。慢慢的,凄厉惨叫消退了,留下的仅剩蒸腾起来的血腥。沉重的脚步伴着甲曳摩擦平稳的踱到他们身边,断去右手的臂膀血肉模糊,“殿下,请移驾。”


“史昂和童虎在外面。”希绪弗斯握枪的手松了又紧,紧的几乎让坚硬的金属扭曲变型。他用另一只手贴在萨莎脸颊上,“记得我说的话?”


萨莎点头,秀白十指扣在泥土中,“看前面,不准回头。不怕……”她抑制住颤抖的声音,“我不怕。”


“好孩子。”希绪弗斯用下巴蹭蹭她头顶,然后不容迟疑的推开她,笑容仍旧属于那位站在月夜下彬彬有礼的将手伸向奢华马车的优雅绅士。


活下去萨莎。

你会活下去。

你会是最出色的女皇。

你会赢得臣民的赞誉与尊敬。

你会重建我们的国家。


希绪弗斯温朗的声音抵消了流弹的炸裂,希望与光明铺陈出一条浅金色的通道,萨莎奋力奔跑,前面有向日葵舒展的花叶,有葡萄藤郁郁葱葱的枝蔓,有流淌的泉水映出一弯七色的虹,有属于父兄姊弟的开怀笑容……


====================


惊醒,剧烈的喘息与滴落在枕头上的冷汗,16岁的准女皇在富丽堂皇却仍旧空荡的寝宫内急促的呼吸。她突然跳下床用力拉开大门,赤着雪白双足奔跑在恢宏的新生宫殿中,随侍的女官只来得及在她肩头裹上一件藏青色的斗篷。


她跑过长长的走廊与楼梯,只有回声与她同行,直到在一面红木大门前停下,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推开,一室漆黑。


“萨莎,做噩梦了?”


简单的轻缓的一句话,比点亮几百盏灯更让她安心,也比几千条伤痕更让她心痛。


那日,她在城外,执拗的看着城门一点点关闭,一排排弓箭手点燃火箭,随时待命彻底摧毁他们曾经的国都,以求浴火重生。史昂紧紧捉着她的手腕,也许是怕她冲动而行,也许是担心他自己,童虎高举起的拳头里攥着三只代表最高军权的戒指,小东西方方正正的棱角硌痛了他的掌心,却怎么也挥不下来。


在城门最后的缝隙消失前,一个身影跌落出来,史昂厉声吓住士兵,同一时刻人已到了跟前。他扶起满身血污与伤口的男人,狼狈得完全不似那个总是笑的高深莫测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习惯捉弄人的希绪弗斯。后跟上来的萨莎轻轻捧起他的脸,紧抿的唇角不带半分笑意,意外的在他脸上看到明晃的水痕——希绪弗斯早已不会流泪,无法流泪,当她捡起落在身边的——属于艾尔熙德的——第四枚戒指时,童虎下了令。


“没有,希绪弗斯。”萨莎站在门口,溢出一个并不甜美的微笑,“只是突然想来看看你。”


“早点睡吧。”希绪弗斯说的很慢,似是真的困倦的厉害,“明天是你的登基仪式,萨莎,不要怕。”


“不怕,不回头,向前看。”萨莎也是一字一顿,“我都记得。希绪弗斯,要看着我登基啊。”


“当然,我的小公主。”


萨莎没有道晚安便退出房间,原路返回自己的寝宫,扑倒在松软的大床上,攥紧了披风的边角。



第二日,女皇登基。


完成漫长的全部仪式后,萨莎头戴皇冠手握权杖,依次与三位重臣亲吻面颊。始终真心微笑着的希绪弗斯没有站起来,萨莎并不介意的弯下腰,娇嫩的脸颊贴到过分冰冷的肌肤。


她含着眼泪轻笑,“晚安,希绪弗斯。”



[END]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6-28 08:00 |显示全部帖子

南瓜瓜混蛋……搞死他这么多次了之后我居然在这儿哭出来了OTLLLLLLL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6-28 10:13 |显示全部帖子

T T

 

/-\    

 

T T

 

不能纯表。。。宇宙人侵略王国了么。

 

城池这种东西不要也罢,你们坐着大篷车逃亡也可以继续田园牧歌啊。。。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6-28 18:00 |显示全部帖子
熙德啊=  =【泪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6-28 20:36 |显示全部帖子

抚摸小雷……其实本来还有一部分是专门用来描写各种的死法。但是后来越写越碎实在跟上下文不连贯就删了,现在有点后悔,摸下巴=v=

 

【我很想看赛奇叔叔换下血衣,优雅的坐在开始燃烧的书房中,身边倒着敌方高官将领,然后对冲进来的大批兵将和蔼微笑,拿起一本精装书,循循善诱的说要听个故事么?随着他翻开书,整做庄园被封闭起来,城堡彻底爆炸。】

 

对……没错,除了外星人侵略地球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啥理由……/-\ 怪就怪他们遇到了落后怀旧少年漫的BOSS,正直的以侵略为己任,以屠杀为乐趣,而不是到处去问人我是谁或者怀着要补完人类的美好志愿的神经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搜索帖子

  

搜索作者

  

查看新帖

热门帖子

发帖排行

最新用户

Copyright ©2003 - 2011 荆棘花园·改

Powered By Discuz! X1.5

页面执行时间 0.224491 秒, 22 次数据查询

RSS2.0  Xhtml手机版  无图手机版


沪ICP备12048288号|